转世格格 第10章
  天色灰蒙蒙,雾气弥漫,湿气相当重,鸡还未鸣,躺在床榻上整晚辗转难眠的瑞亲王,几乎是睁著双目到天明。
  他的眉心在送蝶前往蛮方回来后始终没有舒展过,更别说要入睡了,只要他一闭上双目,蝶的模样、蝶的神色,蝶的姿态就会浮现在他的脑海,只要一想到她离别时的那双眼眸,他就心痛得无法自拔。
  他错了,错了,怎么会犯下这个天大的错,他怎么会亲手将她送给别的男人?
  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侵入他的灵魂、他整颗心,为什么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想失去她。
  坐起身,懊恼的抱著头,他头疼得无法自己,蝶……蝶……
  他再也管不了什么大清、什么国家、什么子民,他现在只想将他的蝶给夺回,光是想到达不多碰他的蝶,他就难受得无法平静的待在这里。
  他要去找蝶,他要他的蝶回到他身边,他不要达不多碰他的蝶……他不要任何男人碰他的蝶!
  瑞亲王起身,忙不迭的拿起他的披风,他一刻都不能再等下去,他现在就要前往蛮方去找达不多,就算会得罪他们,他还是执意要他的蝶回到他身边。
  他拉开帐幕,而帐外竟然聚集了众多士兵,而水镜也在其中。
  “你们在做什么?”没他的命令他们怎敢私自聚集?
  气氛相当的诡谲,他们的神色充满了震惊及哀凄,而他也注意到连水镜的脸庞也挂著难过的神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瑞亲王犀利的眼眸扫看他们,发现军医玄彻正蹲在一具已掩盖著白布的尸体前痛哭,他突然心口很闷,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他不愿意承受的事情已经发生。
  玄彻突地抬起眼,含恨的瞪向瑞亲王,他冲动的站起身,直往瑞亲王站的方向冲去,他要他还蝶福晋的命来。
  “都是你,才会害蝶福晋死得那么惨!”他发了狂的想要捶打瑞亲王,可是围绕在他们周围的士兵,很快就抓住已经发了狂的玄彻大夫。
  玄彻杀红了眼,只能不断的朝瑞亲王嘶吼:“为什么你要将福晋送给蛮方?才会害她死得那么惨。”他真的不能接受,想必任谁也不能接受,明明昨天福晋还好好的,怎么才送给蛮方不到一天的时刻,福晋却成了冷冰冰的尸体,早知如此,他不管福晋愿不愿意,他都要强行带她离开。这样她也不会发生这种惨事,也不会连命都没有!
  瑞亲王皱著眉心,有点不能理解玄彻的疯狂,也不是很清楚玄彻在对他说些什么?难不成现在躺在那里冷冰冰的尸体会是……
  不!不可能!
  瑞亲王冲向那具覆著白布的尸体前,颤抖著双手将白布给掀开,当他一看到那具尸体的主人,整颗心瞬间像是被人掏空。
  这会是真的吗?这会是真的吗?他震惊得说不出任何一句话,只能愣愣的盯著那张早巳无血色的面庞。
  那容颜没有了任何生气,那双清幽的水眸不会再张开,那嫣红的唇不会再有任何温度,那双细致的小手再也不会拥抱他,因为她……
  死了……
  “啊——”瑞亲王狂声嘶吼,他扑下身抱著那具早巳僵硬冰冷的尸体,完全不敢置信现下被他抱在怀中的会是蝶……
  “啊——不可能——”他生平第一次失控,明明昨天还亲自送她至蛮族,但如今却换了一具尸体回来……
  “我要杀了达不多!我要杀了达不多!”他嘶声狂吼,他的蝶为什么会死了?
  看著她身上的伤痕,他知道她是在痛苦中失去了生命,他不能原谅达不多……
  “我要杀了他!”
  蝶,为什么你要离开我……
  生,是王爷人,死,是王爷魂……
  只要能够再回来剑时身边,这一切都值得了,纵使,她已经死了……
  当她从催眠中转醒时,她落泪了,泪水横布在脸上,她好像能体悟到催眠中那种揪心之痛。
  “蝶……死了……”她的心好痛好痛,不是为了蝶福晋死去而痛苦,而是剑时失去他的最爱时那种痛楚。
  “为什么直到蝶死了,他才能深刻的体悟到自己深爱著蝶……”
  她哭得不能自已,陷在催眠的思绪当中。
  “蝶死了,瑞亲王才知道自己心中的最爱是蝶啊……”如果蝶福晋没有失去性命,或许他还是无法深切的体认到心中的最爱,人。往往都是在失去的那一刻才懂得珍惜。
  “那瑞亲王呢?他真的杀了达不多吗?”她还想知道他们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瑞亲王的确在战场中杀了达不多,用达不多的尸体慰藉死去的蝶,也就是你的前世,但是失去蝶的瑞亲王也像是活死人那般,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他认为蝶的死是因为自己,而失去斗志的瑞亲王在下一场战役中也失去了生命。”她是亲眼见证著他们前世的爱恋。
  右蝶摇摇头,难受的频啜泣,原来自己与剑时在前世是这样的关系,难怪她总是抗拒不了他、总是没办法要自己讨厌他,因为早在前世她就深爱著他了,因为太爱了,所以就算转世,都无法将对他的感觉给遗忘。
  因为,那是刻骨铭心的爱恋,就算喝下了孟婆汤也无法遗忘前世最爱的男人。
  “他也死了……”她想起来了,在她第一次做这种奇异的梦时,她就是在地府哭喊著要等剑时……原来他们是同一时间再度转世。
  “剑时的前世觉得对不起蝶,觉得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也是因为自己对蝶心怀不轨,将她当做一步棋,才会害蝶死得那么惨,所以在过奈河桥时他毅然决然的喝下了孟婆汤,他不希望他们之间再有任何恩恩怨怨,他希望蝶能够有新的转生,可以遇到一个好的曩人疼爱,他不想再伤害她了……”
  而水镜在他们两人合葬的墓地前发了誓,不管自己轮回转世多少次,都一定要将他们的缘重新牵起,他们的缘分未尽,所以她等了他们好久,终于在这一世可以碰到他们两人,冥冥中,好像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将他们牵在一起。
  “骆水镜。”黄剑时打开门,倚在门边,对于她的胡言乱语相当不感兴趣。
  “可以把我的女人还给我了吧。”他在外面等了很久耶,等到都没耐心了。
  右蝶没好气的瞪了黄剑时一眼,她才正和水镜讨论得兴致高昂,这男人竟然跑来打岔。
  黄剑时大步往右蝶的方向走来,牵起她的手。“别理这巫女疯言疯语了,约会要紧。”
  黄剑时拉著右蝶准备要甜甜蜜蜜的一同去约会。
  而水镜只是带著浅浅的微笑,她的责任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她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才等到蝶与瑞亲王的转世,也达成了她曾经对他们许下的承诺,他们是命定的恋人,虽然在前世错过了彼此,但今生他们终于可以再续前缘,而她的任务完成了,也该离开了。
  瑞亲王、蝶福晋,你们要一辈子幸福……
  “剑时,你不要老是骂水镜好不好?”
  黄剑时看了心爱的女人一眼。“你不会也中了水镜的毒了吧?”
  他扳正她的脸,眼瞳直视她那双闪亮的明眸。“我真怕你和她走得太近,也会疯言疯语。”
  “水镜才没有疯言疯语,你不要乱说。”
  要不是水镜用催眠让她看到自己的前世,她也不会知道原来自已的前世爱这男人爱得有多深刻,难怪她就是无法拒绝他、无法讨厌他,因为在她的心中,早巳用力刻下了他的记忆。
  她扑进他的怀里,听著他那沉稳的心跳,觉得好安心。
  蝶,前世的你虽然最后无法与瑞亲王相守在一起,但最后你是幸福的,因为瑞亲王早在不知不觉问爱上了你。
  你已经得到了他的心。
  现在,我抱著的男人就是瑞亲王的转世,我会和你的份一起好好的爱他。
  “管他什么前世还是转世之类的,我一概不相信。”水镜老是讲些奇奇怪怪的话,老是对他说他的前世是王爷,他才不信,他只相信自己,都已经作古的事有什么好谈论,现在该好好珍惜的是他怀里的人儿。
  “可是我相信。”
  “水镜说的话哪能听?”
  “水镜说我们前世是相爱的。”
  “哼。”黄剑时冷哼,继续说道:“就算没有前世,我也一样会爱上你。”
  “好啦好啦!”这男人怎么那么不浪漫,美丽的故事被他一搅相都不美了。
  “那你爱我吗?”
  “你说咧?”
  右蝶感受著他身上的温度。嗅闻著他身上的淡香,她能体会到自己的前世是如何深爱著眼前的男人,因为……
  她也好爱他。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