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没道理 第3章
  「对不起……」除了道歉,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她虽然不是帮凶,但他确实是因为她而出车祸的,她难辞其咎。
  「对不起?事情经过两年,你只有这句话要对我说而已吗?」他气怒地以双手再度紧紧握住她的肩膀,并且用力地摇晃。
  他真的好生气,他以为她会有更好的说词,更合理的解释的!
  结果,她就只知道道歉。
  这样一来,不就等于她已经间接坦承自己犯错了吗?
  「我真的很抱歉。」豆大的晶莹泪水从她的眼中不停地掉落,像断线的珍珠一样。
  泪水滴落她的面颊,流到他的心湖里,让他的心狠狠地揪疼着。
  他倏地放开她,别开脸,不想被她的眼泪影响。
  「我不想再听道歉的话。」她的眼泪是一种武器,也是他的致命伤,只要她一哭,他就完全没辙了。
  「请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找出事情的真相。」她语带哽咽。

  连她也不知道两年前那场车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除非找到齐谚柏,否则,这件事永远都会是一个谜团。
  雷正罡铁青着脸,下颚的肌肉紧绷着。他沉默了半晌,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
  「好,我会给你时间,让你找出真相,给我一个交代。」他终究还是不忍心苛责她,也舍不得看她掉眼泪。
  不管这次,她是不是故意用眼泪攻势诓骗他,他都认了。
  谁教他这么在乎她的眼泪。
  「谢谢你。」绍雨馨一时太过兴奋,满心雀跃地握住他的手,没有发觉这样的举动很不适当。
  她完全没有想到,他已经不是从前的祥哥,他现在是冷酷无情的雷总裁。
  雷正罡被她突然握住手,大手像是被电到一样,赶紧甩开。
  他的手掌心留有她小手的余温,让他的心里产生一种复杂又异样的感觉。
  他故意忽略心里那股莫名的悸动,冷声道:「你的衣服应该干了,我去拿来给你换上,等一下顺便送你回家。」他跨步离开,结实的身躯显得有点僵硬。
  绍雨馨呆愣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双手交握,搁置在心口上。
  以前,那个有着宽大肩膀的男人已经变了,曾经,他愿意为她撑起一片天,替她遮风挡雨;如今,她却只能远远地看着他的背影,什么也不能做,连向他撒娇的权利都没有了。
  她的心中涌上一股无奈感及满满的惆怅。
  过没多久,雷正罡便开着他的银色林宝坚尼跑车载绍雨馨回家。
  性能卓越的跑车在夜里的道路上呼啸而过,拉风而抢眼。
  绍雨馨要求在自家的两条巷子外下车。
  「雷总裁,到这边就可以了,谢谢!」她客气地要求。
  雷正罡明白她心中的顾虑,并没有为难她的意思。他停车熄火,让她下车,待她走进巷子里时,他才悄然跨出车外,偷偷跟在她身后,想知道她现在住在哪里。
  她走进一栋五层楼的公寓,公寓外表看起来很老旧,墙壁上的漆都已经斑驳剥落,到处都看得到裂缝。他估计这栋公寓的屋龄至少有二十年以上,不仅没有电梯可坐,公寓大楼的大门门把甚至已经生锈,若是有人存心闯入,应该很容易破坏。
  住在这么危险的地方,让雷正罡忍不住为她捏一把冷汗。
  她能安然无恙地住在这里将近两年而没有出事,实在是老天保佑。
  望着这栋老旧的公寓大楼良久,他点起一根烟漫不经心地抽着,思绪回到了几年前,当时,他还没有改名,他叫雷奕祥,随着帮佣的妈妈住在华丽气派的绍家。
  那天,绍父为绍雨馨举办豪华的派对,庆祝她大学毕业。
  就在那时,她第一次见到外表光鲜亮丽,很懂得打扮及花言巧语的齐谚柏。她几乎是第一眼就喜欢上齐谚柏,只不过,心机深沉的齐谚柏深谙女人的心理,他始终没给绍雨馨好脸色看。
  派对才开到一半,她就跑到后花园躲了起来。原本在大厅帮忙接待客人的雷奕祥,趁空到后花园透口气,突然听到细微的啜泣声。
  他寻找声音的来源处一会儿,才发现绍雨馨蹲在花圃的一角。
  「雨馨,是你吗?」他蹲低身子,往那抹娇小的桃红色身影走去。
  她倏地转过头,两人皆同时吓了一大跳。绍雨馨哭得梨花带雨,脸上的妆早就糊掉了,双眼红肿,鼻头红通通的,模样说有多丑就有多丑。
  心情不好的她,在看到来者是谁后,哭得更伤心了。
  从没见过她这副模样的雷奕祥,一时之间愣住了,什么话都讲不出来。
  今天是属于她的日子,绍伯父特地为她举办了大型的生日派对,她应该感到很开心才对,怎么会哭得这么伤心?
  「别看我,我现在很丑。」她赶紧摀着脸,转过身去。祥哥平常待她很亲切,就像自己的大哥一样,被他看到这么狼狈的模样,让她觉得好丢脸。
  雷奕祥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来。「雨馨,你怎么哭了?是谁欺负你,你告诉祥哥,祥哥一定帮你出气。」「没什么啦!你不要管我,你去忙吧!」现在的她只想独处,好好地静一静。
  「你哭得这么伤心,我怎么可能狠得下心丢下你不管,告诉祥哥,你到底受了什么委屈?」他好声好气地劝慰。
  身为独生女的她,上头只有一位哥哥,绍家父母对她极为疼宠,将她当成掌上明珠,从来没有人舍得对她说一句重话。
  「就是那个『华兴』企业的小开齐谚柏,他说……」她咬住下唇,欲言又止。
  「他说什么?」他亟欲知道下文。
  从没听雨馨提起哪个男人过,她的话勾起了他极大的好奇心。
  「我刚才听到他跟朋友说,像我这种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只会打扮得美美的在派对上钓金龟婿,实际上我什么都不会,只会处处仰赖家人,他最讨厌像我这种女孩。」她瘪着嘴,小脸看起来很委屈。
  雷奕祥叹了一口气,用大手在她的肩上轻轻一拍。「不必为这种小事伤心,那个男人根本不了解你,不知道你为善不欲人知,常常捐钱给育幼院及老人安养院,并定期去探望他们,天底下没有人会讨厌你的,因为你的个性纯真又善良。」「祥哥,你对我真好,如果齐谚柏能有你对我一半的好,我就很满足了。」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男人,结果那个男人却对她没有好感,她觉得挫折感好重喔!
  「雨馨,你真的很喜欢那个男人吗?」见她原本散发着光彩的小脸瞬间变得黯淡失色,他觉得心疼又不舍。
  「嗯,我喜欢他。」她害羞地点点头,随即又想起什么似的,急急地交代。「祥哥,这件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而已,连我爸妈及大哥都不知道,你要为我保密,好不好?」雷奕祥的心猛然一跳,胸口空荡荡的,好像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看来,雨馨是想谈恋爱了,她的确也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才对,只是,他觉得好失落,胸口像是被人紧紧掐住一样,又闷又疼。
  见他沉默不语,绍雨馨急了。「祥哥,你怎么都不说话?」他该不会是想将这件事告诉她的家人吧?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悠悠说道:「雨馨,如果你真的很喜欢那个男人,我……可以帮你。」思考良久,他才做出这个沉重的决定。
  他很喜欢她,喜欢了好久好久,只可惜,他明白自己的身分配不上她,先不说她自己的想法好了,光是门第观念很重的绍家父母这关,他就过不了。
  因此,他将心里的这份爱意藏起来,甚至转化成对她的关心。
  「祥哥,你……愿意帮我?」她惊讶地睁大盈满水雾的圆亮大眼。祥哥一直很疼她,甚至比她的亲大哥还疼她,但她没想到,他会连感情方面的事都愿意帮她。
  「我可不希望看到你成天为了一个男人而垮着一张小脸,这样太不像你了,你应该是个快乐无忧的小公主才对。」他咧开嘴,捏了捏她柔嫩的小脸。
  原本红润的双颊,被他一捏之后,变得更加嫣红,像红苹果一样。雷奕祥盯着她的脸,不由得看得心醉神迷,但他的闪神只有一瞬间,随即又回复正常的神色。
  「可是,我还想不出来该怎么做才好?」她一脸苦恼,秀气的眉宇纠结。
  毕竟,她还没有与男人正式交往的经验,不知道该怎么投其所好。
  雷奕祥掐着下颚沉思了几秒,才道:「我敢说,天底下没有男人会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女孩,那个男人应该只是装模作样,以退为进,故意刺激你而已。不如,你也学他用激将法。」虽然,他不喜欢这种心机深沉的男人接近雨馨,但看在她那么喜欢那个男人的份上,他就勉为其难帮她吧!
  如果两人交往后,她真的能幸福,他会真心祝福他们;但如果他根本不适合雨馨,她也才能早早醒悟。这是他目前抱持的想法。
  「听你这么说,他应该是有点喜欢我,对吗?」她不敢置信地摀着唇。
  虽然很不想说实话,但他刚才的确瞄到那个男人的视线一直飘到雨馨的身上。「以我身为男人的直觉来看,他应该是喜欢你的。」他不想探究那个男人的心态是什么,他只是单纯地希望她快乐。
  「嗯,那我大概知道该怎么做了。」她的眼中闪烁着晶亮的光芒。
  他就知道聪慧如她,一定一点就通的。
  「你想怎么做?我可以全力配合你。」见她已经不再愁眉苦脸,他的心情顿时轻松许多。
  「祥哥,我想麻烦你,暂时充当我的『假』男友,来刺激一下齐谚柏。」她双手合十,诚心请求。左思右想,她只想得到这个老套的方法。
  「『假』男友?」他仔细地咀嚼着这个词。
  以他目前的身分,他的确只能当她的「假」男友。
  虽说,他在学时成绩不错,几乎每学期都有申请奖学金,现在也有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但他没钱没势又没金援,实在很难在商场上有所作为。
  见他有点迟疑,绍雨馨忐忑不安地扭绞着双手。「如果祥哥觉得不妥,那不用勉强了,我不希望让你为难。」「我愿意,我愿意当你的『假』男友。」不想看到她失望的表情,他爽快地允诺。
  「谢谢!我就知道祥哥对我最好了。」她主动握住他的大手,晶亮的澄眸中流露出感激之意。
  雷奕祥摸摸她的头顶,勉强扯唇一笑。
  他的笑容带着深深的无奈及无力感,不过,他掩饰得很好,没有让她察觉出一丁点不对劲。
  无法当她的真男友,让他深感遗憾,但若能当她的「假」男友一阵子,也算是上天送给他的一个小小补偿,他会尽力帮助她,让她得到她想要的爱情。
  接下来的日子,他觉得自己恍若置身梦中,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们借故出现在齐谚柏经常出现的pub、派对现场、餐厅或者小酒吧,由于两人假装成男女朋友,雷奕祥可以光明正大的握着她的小手。
  有时候,则是搂着她的肩膀或纤腰,他最喜欢抚摸她那头光滑柔顺的黑发,感受发丝在指尖滑过的触感。
  而绍雨馨则将他的疼宠当成理所当然的事,她认为两人只是在演戏,从未对两人异常亲密的举动有所怀疑。
  其实,只要她愿意好好地仔细推敲自己的感情,不难发现,她自己对雷奕祥有着莫名的好感,如果她不喜欢他,怎么可能这么自然地与他假扮成情侣?
  有一次,两人去电影院看电影,突然下起雷阵雨,他们在骑楼前等雨停,旁边刚好有一间珠宝店,她随意往橱窗里看了一眼,看到一条做工细致的钻石手炼。
  由于太过喜欢这条手炼,她看得目不转睛。
  「怎么了?看到喜欢的首饰吗?」循着她的视线望去,他看到她似乎很喜欢橱窗里摆放的那条CARTIER钻石手炼。
  她赶紧别开脸,故作没事地环起手臂。「没有啦!我只是随便看看而已。」她一直觉得珠宝首饰这种东西一点都不实用,只是满足女人的虚荣心罢了,有或没有她都无所谓,只是,那条手炼真的好漂亮,让她头一次兴起了想买手炼的念头。
  从小到大,她什么都不缺,只要她开口,父母亲一定会尽量满足她的要求。
  只是,她只要一想到育幼院的小朋友们朴实纯真又无欲无求的模样,她就觉得自己已经够幸福了,不该再向家人要求什么。
  「是吗?」明知道她口是心非,但他没有马上点破她的心思,而是悄悄地将她喜欢的手炼款式及品牌记在心里。
  他从来没有送过她什么贵重的礼物,他记得再过不久,她的生日又要到了,也许刚好是送她礼物的大好时机。
  隔日,他就开始每天晚上加班,忙着与客户应酬,积极争取案子,以提升自己的业绩,他想靠自己的能力,买下那条钻石手炼送给她。
  不明所以的绍雨馨,则频频抱怨他每天晚上都加班,没空陪她。
  她在电话里娇嗔地抱怨着。「祥哥,你今晚又要加班了吗?」「嗯,最近工作比较忙。」他轻描淡写地带过,不想透露太多。
  「可是,最近齐谚柏比较常来爸爸的公司洽公,而且,他还会主动找我聊天,由此可见,我们的计策奏效了,如果我们两人不加把劲,一切就会功亏一篑了。」她垮着一张小脸。
  其实,她比较在乎的是雷奕祥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每天都陪伴着她。
  她现在已经渐渐习惯有他陪在身旁的感觉,反而对齐谚柏的迷恋,好像有越来越淡的倾向。
  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真的喜欢过齐谚柏吗?还是,那只是她一时的意乱情迷而已?
  祥哥带给她的感觉是稳重又值得信赖的,而齐谚柏带给她的感觉则是深沉得让人无法捉摸。
  「雨馨,对不起!请你再忍耐一阵子,等我工作忙到一个段落,我一定会每天晚上都陪着你的。」他语带歉意。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她失落地叹了口气。
  祥哥是义务性帮她的,她怎么能强占他的时间呢?
  幸好他现在没有女朋友,否则,他一定更没有时间可以陪她。
  一想到他将来可能会交女朋友,她的心就好像被掏空了一样,变得空荡荡的。
  祥哥那么会照顾人,当他女朋友的人一定会很幸福。
  越想越觉得胸口冒起一股莫名的酸意,她索性摇了摇头,想将脑海中雷奕祥的身影甩掉,无奈,她还是不停地想起他。
  想起他阳光般的笑容,温暖的大手,宽阔得足以撑起一片天的肩膀。
  有他陪伴在身旁的日子,她觉得理所当然;没他陪伴的日子,她觉得寂寞。就这样过了两个星期后,雷奕祥终于有空与她共进晚餐。
  两人选在知名的法国餐厅用餐,气氛很好,餐厅的菜肴也很美味,最让她感到开心的是雷奕祥终于可以跟她约会。
  用完餐,雷奕祥突然握着她的手。「雨馨,请你闭上眼睛,我有一样礼物要送给你。」「礼物?为什么突然想送我礼物?」她纳闷地眨着鬈翘的长睫。
  「你的生日就快到了,我想送你一件生日礼物,毕竟,我们认识好几年了,你一直将我当成大哥看待,我却从没送过你任何礼物,这样有点说不过去。」他说着冠冕堂皇的理由。
  「祥哥,你真的不必对我这么好。」她是何其幸运,能够得到他的疼爱。
  「这是我心甘情愿的。」「祥哥,我真的……」她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
  「现在,闭上你的双眼。」他用低沉醇厚的嗓音哄道。
  然后,他朝服务生弹了一下手指,餐厅里的电灯瞬间全部都被关掉,只留下每张桌子上早已点亮的蜡烛。
  他将一条钻石手炼挂在她的手腕上,接着道:「雨馨,可以张开眼睛了。」绍雨馨睁开眼,看到手腕上的钻石手炼时,惊讶地睁大眼,眼中盈满泪雾。
  「祥哥,这条钻石手炼……」不就是两个多礼拜前,她在电影院旁边的珠宝店看中的手炼吗?
  他怎么会知道她很喜欢这条手炼?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很喜欢这条钻石手炼,没错吧?」他的唇边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的浅笑,让他原本稍嫌刚毅严肃的脸庞多了几分柔和的感觉。
  「我的确很喜欢这条钻石手炼,只是,我不懂你是怎么发现的?」她记得,当时她把自己的心思隐藏得很好,应该是没有露出破绽才对呀?
  「认识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只要你一个眼神或一个动作,我就能察觉出你的心思。」他有点自豪地挑眉。
  绍雨馨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她从没想过,祥哥竟然是个心思这么细腻的男人。
  「这条手炼这么昂贵,我不能收。」她忙着解开套在手腕上的手炼。
  雷奕祥赶紧制止。「雨馨,这份礼物你非收下不可,这是祥哥送你的第一份礼物,你忍心拒绝吗?」她为难地看着他,刚好瞥见他眼窝下方的黑眼圈。
  「祥哥,你前阵子拚命加班,是不是为了买这条钻石手炼送给我?」她抬眼直视着他。
  祥哥一向将薪水交给母亲保管,并没有多余的零用金可以花用,为了存钱买手炼,想必他一定拚命地拉客户、接案子吧?
  「不是,你别胡思乱想,区区一条钻石手炼,祥哥还负担得起。」他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事实上,他已经有两个礼拜都没有好好地睡上一觉了。
  「祥哥,我……」她欲言又止,犹豫着该不该收下他送的礼物。
  为了这条手炼,他拚命工作存钱,如果她不收,岂不是辜负了他的一番心意?
  可是,她若收了,她该拿什么东西来报答人家?
  当她正在苦思的时候,餐厅里的人开始鼓噪着。
  「哇!好浪漫喔!那个帅哥是在求婚吗?」「不知道耶!真希望我的男朋友也能够像他一样,送我一个惊喜。」「你少做梦了啦!你男朋友没送你一个惊吓就不错了,还惊喜咧!」「吼!你很坏心耶!」不知是谁带头的,现场又响起一阵鼓噪的声音,还夹杂着拍手的声响。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绍雨馨及雷奕祥顿时变得有点坐立难安。
  为了安抚周遭不断鼓噪的客人情绪,雷奕祥只好勉为其难地开口要求道:「雨馨,你就亲一下我的脸颊,意思意思就好。」他没想到,他只是送个礼物,居然就让餐厅里的气氛High到最高点。
  「好,麻烦祥哥站起来,弯低身子。」她羞赧地低垂着小脸。
  他照着她的话做,把上半身压低,并往前倾。
  接着,她也站起身,快速地在他的薄唇上印下浅浅的一吻。
  这个吻很浅,她在他的唇上停留的时间不到两秒钟,但感觉却像是一颗大石重重地投入他的心湖里,掀起一股滔天巨浪。
  他张大眼睛望着她,不解她怎么会突然吻上他的唇?
  绍雨馨吐吐小舌,顽皮地说:「对不起!因为你的唇形看起来很性感,我就情不自禁地吻下去了。」刚才的她,突然很好奇他唇上的味道,而且,她在饭后喝了杯红酒,已经有点微醺,再加上刚好有群众助阵,她便大着胆子直接吻上他的唇。
  她不知道祥哥会不会生她的气?
  应该不会吧?
  这样的吻在国外算是礼貌之吻,他应该不会介意吧?
  再说,他送她这么贵重的礼物,她只回敬一个吻,严格说来,他还吃亏呢。
  因为一个吻,两人之间的气氛渐渐变得暧昧起来。
  他们两人都没有注意到,齐谚柏就坐在角落的位置,刚好与客户在这间餐厅应酬,他将这幕完全看在眼里。
  他的眸中燃烧着怒火,双拳紧握,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他不相信自己的魅力居然会输给雷奕祥——那个绍家下人的小孩!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