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诱娇妹妹 尾声
  晚餐时间,韩妮正准备动手煮饭,一阵规律的门铃声响了起来,她从门孔看了看,是个完全不认识的外国人。
  “请问你找谁?”韩妮很纳闷的开门。
  “这是我的名片。”男人说著流利的中文,自动自发的踏进门,接著回头说:“进来吧。”
  隐藏在男人身後的向匀英跟著大大方方的走进韩妮眼帘。
  “你要做甚麽?”上当了!
  韩妮後悔不及,真不该给不认识的人开门。“他是我朋友,我叫他来解释。”向匀英找了个舒适的座位。
  男人拿起韩妮的手,握了一下,立即喋喋不休的说明。“美丽的小姐,你一定要相信他对你的忠贞!除了你,他对别的女人都丧失了男性的能力,简商像个废物!他之所以会晚归,喝得醉醺醺,那全是我的错,我找他作陪,但我以人格担保,他绝对没有背著你和别的女人寻欢……”滔滔不绝的话语砸得韩妮神经抽搐,她不知所措的望著向匀英。
  向匀英见缝插针的声明:“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我真的做了就不怕你知道,我没做的,你也不能随便安罪名冤枉我。”
  他是诚心来讲和的,韩妮垂下肩膀,面色和善了一些。
  向匀英看到效果,再接再厉。“我答应你,再不让任何陌生女人送我回家,行了吗?”
  韩妮犹豫的确认。“你为甚麽没有和她们……”“我只想著你,想打你一顿……我是比喻,你不要抖;我觉得被你遗弃了,很沮丧,丧到没力做别的……”

  “我的任务完成了吗?”站在一边的男人朝向匀英摊了摊手,没他的事了。
  “到隔壁去等我吧。”向匀英走到韩妮身边,握住她有些汗湿的手心。
  “你可别搞砸了。”男人退出之前,不忘劝告。
  “只求她快点软化。”向匀英回了一句韩妮听不懂的外语。
  男人笑了笑,慢慢的关上门,声音从门缝传过来。“如果你真的爱她,想和她长久的相处,就不要只想著怎麽让她软化,征服她,逼她顺从,尽做一些控制她的事,会适得其反的,改改你的脾气吧。给予女人的,除了宠爱,还需要平等和自由。”
  对方用英语说的话,韩妮听了十分震撼,与向匀英之间的心结竞被外人一语道破了。
  “你的朋友似乎比你更明白我需要甚麽……”韩妮苦涩的笑。“以前你常常忙於工作,我们分别多於相处,一起分担的事务很少,只顾著享受恋爱的感觉,所以没察觉彼此相处的不适。”
  “你觉得我甚麽地方不好,提出来,我尽量改吧。”为了说服韩妮赶紧嫁给自己,向匀英随和的让步。他迫切的希望建立一个新的家庭!
  “我怕……”韩妮忘情的举起手,轻抚他留有伤疤的脸颊。“怕你被别人抢走,就想自己乾脆放弃算了。我很胆小的,如果你是为了孩子来追我,早晚你会讨厌我的性格。”
  “我习惯了,认识你以来,我充分的了解到你消极的个性,多麽容易遇到困难就缩进自己的躯壳。”向匀英吻着韩妮血色淡薄的唇。“不过,你愈是畏缩,我愈是想把你拉出来,拨光你的保护膜,让你赤裸裸的无法抗拒我。”他乌黑的双眼燃起兽性的光,全身彷佛著了火,把她苍白的肌肤感染得泛开淡淡的嫣红色。
  韩妮悸动了,这世上只有向匀英能令她产生爱的欲望。“我不想有一天,步上王蔷的後尘,不想被你遗弃,为你失去理性。”“说实在的,我被你丢到一边的次数比较多吧?”向匀英看不出她有那么在乎他?哪一次不是我拚命追著你不放,你却拚命从我身边逃开?“”你真的没和那个女人做甚麽?“
  “我那麽不可信任吗?”
  “必要时,你会是全世界最完美的骗子,我亲自领教过你的本事。”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向匀英哭笑不得。“我们结婚吧,我等著你慢慢学著相信我。”韩妮烦恼的仰望他,求救似的问:“如果我暂时不想结婚呢?”“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他学著耐心。
  韩妮视线乱移,有些难为情,不好意思说,她想再观察看看,他对她的爱是否足够?他是想要孩子,还是想要她?
  於是,她找著藉口。“我想等你再成熟一些。”“你的意思,是我很幼稚?”
  “不是幼稚,是自私,任性,为所欲为……”“原来在你眼中,我有那麽多缺陷。”他的腔调透露出几分不愉快。
  韩妮怯怯的问:“你愿意给我多一些时间吗?”“晚上一起吃饭吧。”他答非所问,走向她的厨房。“我_一个人在外面学会了做菜,一直很想做给你吃,可是你都不在……我先看你的冰箱有甚麽。”韩妮怔了怔,望著他忙碌起来的背影。知道他在逃避话题,想和她打含糊。
  不过,她不介意,虽然他没亲口承诺给她时间,但他不逼她结婚,就算是一种体谅了。
  只是不知道,他的体谅能维持多少天?
  韩妮走到门口。“我去请你朋友来一起用餐。”说著,她到了隔壁,正要敲门,却发现门没关。“先生,你还在吗?”
  韩妮走进门,发现地上堆满了物品,刚搬来的向匀英甚麽东西也没整理,衣物乱丢一地。
  脚下不知踩到了甚麽,韩妮赶紧後退,低头一看,发现是一箱照片,照片中的人是自己。
  “等一下,别过去……”向匀英像有甚麽见不得光的秘密,急忙从隔壁追来阻止。“我还没整理。”
  进屋的刹那,他见到韩妮凝固在原地,手上拿著照片,一张一张看下去。
  照片中的女人,有一张图脸,一双大眼,表情带著忧郁,那是向匀英独自到异国後的韩妮,每一种思念他的表情。
  韩妮的眼眶微微的红润了,慢慢的转动视线到达向匀英有些羞赧的脸。
  “你那麽喜欢我吗?”她彷佛能看见,他凝视她的照片思念她的神态,必定带著眷恋,真的是爱。
  “我也不知道。”向匀英挫败的叹气,这世上,只有她会令他心慌意乱。
  丢不开也放不下。
  “刚才,我其实,不是很相信你没有在外面乱搞的……但是现在,”韩妮硬咽的说:“我愿意相信了。”
  在她要求他宽容一点的同时,她是不是也该勇敢一些,多为他付出一点?
  与其分开後彼此苦苦思念,不如绑在一起互相纠缠,即使有磨难,两令人的力量也胜过一个人,足以度过难关。韩妮羞愧的掉下眼泪,每次遇到难题只想著逃避的她,太对不起他了。
  “匀英……”韩妮哽咽了。
  “别哭啊,我又没凶你。”他痴痴的望著她含泪的眼,有些慌乱,不懂她怎麽流泪不止。
  “对不起,没听你的解释就跑开了。”当时,在异国,那个冰冷的夜,她不该转身就走的。“以後,我不会再丢下你了。”
  他微微一头,潜伏在心底最深处的委屈,被她一句话消灭得一空而散。
  “我……”情不自禁的抱住她。“即使你再犯,最後,我还是会追上去。”
  因为他希望看著她圆圆的脸对他展开温和的笑容,或是气愤的表情,只对他,有感觉。
  ‘啪嗒、啪嗒’屋外忽然脚步声响起。
  “学姊,王跃打电话过来,说他姊姊清醒了……”找不到韩妮的艾媚,纳闷的走出门,看到隔壁屋的房门大开,好奇的走去一看。“呀!”她惊呼出声,没想到,学姊在隔壁和男朋友激情拥吻。
  艾媚赶紧退回去,然而,韩妮在向匀英怀中柔媚的模样已深深印在她脑海。
  这段日子,韩妮苦闷忧郁的神态,在向匀英出现後,彻底抛开,犹如一朵即将凋谢的花,恢复生气,重现娇态。
  艾媚不禁为她高兴。相爱的人,只要不离不弃,互相尊重,互相信任,再艰难困苦,也会闯过去吧?
  她想,不用多久,她就该搬出去,把学姊完全的让给那个男人吧。
  —本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