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菊开 第十章
  “天姿去哪了?”
  秦方大律师沉着一张脸,心情不佳地回答他:“我不知道。对不起,我很忙,我现在有点私事要处理,再见。”说完就匆匆离去。
  一旁的助理们开始小声聊天,话题围绕着一向温婉贤惠的秦夫人忽然不知道为什么,跟秦大律师闹起别扭,分居而住。而两个儿子也同仇敌忾地站在了秦夫人那边,所以,现在秦大律师被家事搅和得头疼无比,无心再理会任何事。
                
  官小澜一见到他就睁大眼睛,眼睛成心心状,“哇,哇,哇!二少!真的是你吗?天啊,真的是你来找我,我好激动哦……我太幸福了……对了,你有没有看见我戴的这条手链,是不是觉得很熟悉?我告诉你哦,其实这根本就是你的手链嘛,上回落在天姿家她让我带来送给你,我一忙,就忘了,不好意思啊。不过你也不在乎这么一个小东西了对不对?就把它送给我吧……”
  这个女人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愣是没说到重点上去。
                
  Hellen笑瞇瞇地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半天,才回答说:“对不起哦,学姐在休假,她所做的任何事都不必向我报备,所以我不清楚呢。”
  在他沮丧地转身离开时,她又加了一句:“那个……可不可以给我签个名?”
                
  卫淡嵘一脸惊讶地看着他,半晌,说:“你……找我……打探她的下落?”

  毕非焉一愕,好像是的确找错了人。
                
  毕非焉开着BMW在街上转悠,能问的人都问遍了,可都没有欧天姿的下落,她到底去哪了呢?为什么一句话都不留就走了?她为他牺牲了自己的前途,她会不会因此而后悔,因而开始憎恶他,所以不再见他?
  毕非焉一想到这点,就心乱如麻。但更令他害怕的是:万一,万一欧天姿是因为承受不了那些舆论压力,所以躲起来一个人独自舔伤口去了,那该怎么办?他不要她受伤,不要她难过,更加不要她因为自己而受伤和难过啊!
  两旁的建筑屋飞快地向后倒去,随着跑车车速的加快,显露出其主人越来越焦虑的心绪--她会在哪里?会在哪里?
  这时,欧天姿曾经说过的话涌到了脑中:
  “我那天问你,如果不当明星你会选择干什么。现在换你来问我吧,如果不当律师,我会选择干什么。”
  “其实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个画家……你说如果我现在去开始学的话,年纪会不会大了些?”
  “支持我吗?我想去学国画,非常想。”
  难道她去学画画了?但那也没必要躲起来不见人啊。毕非焉当即抱着一线希望的去各大国画培训班寻找,其结果是不但没有找到人,反而所到之处纷纷引起一场轰乱,被人潮包围,差点脱不开身。
  最后他筋疲力尽地开车到清竹小区,却在小区楼下看见了那辆白色伊兰特,顿时眼睛一亮--她回来了!
  搭电梯上5楼,几乎是手指刚碰到门铃,门就开了,里面站着的可不就是欧天姿?只见她身穿一身白色的针织短袖休闲装,不像以往穿职业套装时那么严肃干练,而是懒懒散散的,有着居家的安然和恬静。
  “嗨。”似乎早就知道敲门的是他,她朝他扬眉露出个熟络的笑容。
  毕非焉怔怔看着她,有点人在梦中的感觉,似乎眨眨眼睛,她就会消失。
  欧天姿转身走到客厅,把沙发上大大小小十几个口袋指给他看,说:“你是不是在想我这几天去哪了?你肯定猜不到,我去妈妈的墓上献花了,顺便买了一大堆土特产回来。看,这些都是我爱吃的,笋干、霉干菜、紫菜和虾皮,我都流口水了……”
  毕非焉一言不发地走到她身后,忽然伸出双手搂住她的腰,将头埋到她的肩膀上。
  欧天姿的笑容僵了一下,放下手里的口袋,轻声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毕非焉沉声问道:“为什么事先不告诉我?”
  欧天姿转过身,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说:“因为7月8号是妈妈的祭日,所以没能等你,自己一个人先去……”
  “我指的不是这个。”
  欧天姿的唇动了几下,推开他走到沙发边坐下,笑笑道:“你是指出庭作证的事?”
  “他们说因为这件事,所以妳以后没法再当律师了……”
  “他们胡说八道,你也信?是我自己不想当了好不好?”欧天姿抓过一只抱枕,不以为然地说。
  “天姿……”
  “好啦!这件事我不想再提了。你对我这两天待在妈妈那干了些什么一点都不好奇吗?我说给你听,我在那碰到了……”欧天姿忽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见了毕非焉眼中的泪光。两人的视线在空中胶凝,好一阵子的地老天荒。
  欧天姿轻叹一声,伸手拥他入怀,呢喃道:“你这么会哭,真像个孩子一样……”
  毕非焉哽咽着说:“对不起……”
  “非焉,”欧天姿捧起他的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道:“你听我说,我不要你说对不起。这件事是我自己选择的,既然我这样选择,我就不要你的歉意。一直以来,我是个替别人处理麻烦的人,但我自己从来不沾染任何麻烦上身,不屑、也不愿。认识你以后,让我发现自己原来还有另外一面,艳丽而多情。还记不记得你请我看电影的那天?其实我去了,我还买好了饮料和爆米花准备尽情享受我们的第一次正式约会,结果,我在那碰到了卫淡嵘,他向我暗示警方找到了新证据要起诉你。于是……我就走了。”
  看着毕非焉吃惊的样子,她淡淡一笑,继续说了下去:“那个时候我意识到了危机,意识到如果自己再和你交往下去,将无可避免地面临前程和爱情之间的两难选择。在第一时间里我做出决定,在还没有到那一步前,将我和你的关系提前结束。”
  是谁说过的?回忆其实是在舔舐自己的伤口,让自己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看得更加清晰,痛苦的,更加痛苦;甜蜜的,更加甜蜜。
  欧天姿笑了笑。如果在回忆那段往事时,并没有太多后悔的感觉,那应该算是选了正确的一条路吧?
  “可是你来了,你按着我家的门铃,一下又一下,不肯放弃,每一下都好像敲击在了我心里。在开门的前一刻我还想着也许可以和你说清楚,该了断的做个了断,但开门的后一剎那,看见你全身湿透站在门外,我原本的决定顿时不翼而飞,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欧天姿咬着下唇,“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
  毕非焉情不自禁地将她搂得更紧了些。有些话如果对方不说,永远不会知道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她那天晚上那么平静的表情下掩藏了多少暗潮汹涌?在十字路口面临抉择的那一剎那。自己胜得那般侥幸,如果他当时没有锲而不舍地去敲那道门,没有非要问一个答案,很可能后来很多事情都会完全不一样。好一头冷汗,心有余悸。
  欧天姿伸手抚摸他的脸,微笑了起来,“所以,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对我来说,最为难的时候是那个失约的雨夜,而不是后来出不出庭当你的证人。”
  “我该怎么做?”毕非焉低声喃喃,“我该怎么做才能补偿妳所为我做的这一切?”
  欧天姿“哈”地笑道:“你现在说的这句话就跟那天爸爸跟我说的一模一样,连表情也一样。”
  他抬起头,看见她戏谑的表情,不但没有觉得轻松,心里反而更加沉重了起来。她为他做了那么大的牺牲,可他就像个幸运而无知的小孩一样自得地享受着别人对他的宠爱,没有反过头去为她做一点点事情。
  看出他的内疚与不安,欧天姿扬扬眉毛说:“如果你真的觉得要报答我的话,其实也很简单,答应我一件事就可以了。”
  “什么事?”
  欧天姿一本正经地说道:“钟蔚蓝。”
  “呃?”什么意思?
  “拍完这部电影后不许你跟她再有什么接触,别以为我不知道她对你有企图,我不说不代表我不介意,如果流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来让我看见的话,你就死定了!听见了没有?”欧天姿说着说着,连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难怪野蛮女友如今这么流行,这种撒泼耍赖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啊!
  毕非焉却没有笑,不但不笑,看起来还更黯然了,“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啊。”
  “妳……”毕非焉深吸口气,站了起来。
  欧天姿察颜观色道:“生气了?”她想了想。站起来自后抱住他,将脸贴到他背上,柔声说:“傻瓜,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愿意为你背负麻烦,那些在以前看起来避恐不及的麻烦,但因为你的缘故,都变作了甜蜜啊。我的这片苦心,你不明白吗?”
  她转过他的身子,让他看自己的眼睛,那盈盈的瞳仁中,有坚决,有不悔,更有爱恋。
  毕非焉动容,脑中灵光忽现,一个念头逐渐成形,“这样,那我有份礼物要送妳。”
  “什么礼物?”
  毕非焉微微一笑,学她的样子眨了眨眼睛说:“暂时保密。”
  现世报,果然来得都很快。
                
  盛大的《静默之堂》关机仪式在富豪酒店二楼的展厅里举行,吸引了不少媒体捧场。
  由主职人员共同切蛋糕、开香槟大肆庆祝一番后,男女主角和导演分别被请到另一边的看台上接受采访。其中最受关注的当然是两进法院最终沉冤得雪的毕二少,他穿着再简单不过的白衬衫,但就是说不出的抢跟。其它人坐在他旁边,愣是给比了下去。
  一时间,镁光灯闪烁不停。
  “请问王导演,这部电影会在什么时候上映?”
  “目前还在做幕后配音和剪辑等工作,但是我想年底就会上映。”
  “你对自己的这部作品有什么评价吗?”
  “非常满意。尤其是男女主角,到时候观众们可以亲自看,蔚蓝虽然是新人,但表演不俗;而二少更是在演技上有了很大的突破,把人物演绎得非常生动。”
  记者感兴趣地将话题转向女主角钟蔚蓝。
  “请钟小姐谈谈对这部电影的看法好吗?”
  钟蔚蓝已全不复当初开机接受记者采访时的紧张不安,坦然自若地笑道:“这是我拍的第一部电影,也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部电影。我对它很有信心。”
  “听说在拍摄期间传出你与二少并不太和谐的传闻。这会不会影响你们的配合度?”
  “怎么会呢?我和二少没有任何不和,请不要相信那些没有根据的流言。我非常希望今后还能和他有合作的机会。”
  记者纷纷看向异常沉默、一言未发的毕非焉。
  “二少,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谈点什么吧。”
  毕非焉接过话筒,沉吟了一会儿,开口说:“首先,我要谢谢导演。能够参与这部影片的拍摄,真的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期间因为我的官司的缘故,给整个摄制进程带来了很多麻烦,但是导演一句话也没有抱怨过,反而安慰我说没关系,慢慢来。能够和这样体贴的大导演合作,真的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情。我相信,《静默之堂》一定能取得很好的收视率。”
  导演王子恩不好意思地笑笑,脸居然红了,嘴里直谦虚道:“哪里哪里,说得太夸张了,太夸张了……”
  “其次,我要谢谢Venus,尤其是桂姐和Peter。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对我非常照顾,而这次出事时,他们一直站在我身后鼓励我,支持我,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说实话,其实我一直都不太听话,经常会任性妄为,闯祸什么的,然后他们就得一直帮我收拾烂摊子,现在想想,真的觉得很惭愧。桂姐。Peter,谢谢你们!”
  远远站在台下的Peter完全呆住,万万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招,又是感动又是不好意思,只好学王子恩那样摇头叹道:“说什么傻话哪?真是的……”
  “然后,我更要感谢一个人。”毕非焉说到这时放慢了语速,声音也变低沉了,“在整个事件中,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不可能现在这么轻松地坐在这里参加这个关机仪式。她所给我的,足以让我铭记一辈子。这个人,就是我的女朋友--欧天姿小姐。”
  “哗--”此言一出,底下顿时炸开了锅,Peter欣喜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听见这话后立刻转为僵硬,目瞪口呆,差点没晕过去。
  虽然一直有报导说毕二少与欧天姿之间关系暧昧,但由于Venus公司一直否认的缘故,谁也不敢肯定他们是否真的在交往,而欧天姿因为毕非焉一案退出律师界,从此不再出现人前,因此这段绯闻已过了最高潮期,风平浪静了好阵子。没想到在这次关机仪式上竟被毕非焉主动提及,并且承认了!新闻,绝对的大新闻!
  记者哪肯放过这种机会,连忙发问,一时间,展厅里全是声音。毕非焉最后不得不伸手做了个手势,将大家的话压下去,然后说道:“关于我和天姿的事情,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6月份她成了我的辩护律师,我第一次在看守所里看见她,当时就觉得心里一震--这个女孩子很特别。不能说是一见钟情,但此后的每一次接触都让我对她的注意力加深一分,最终变成迷恋,无可救药。之所以公开这件事,是不希望今后再看见有任何对她的指责和猜疑,什么老牛吃嫩草之类的话,我不希望看见。事实上,是我在追她,追得很辛苦才追到的,我希望这段感情能够得到大家的祝福,真心的。”
  Peter面色如土,汗如雨下,“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谁知更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只见毕非焉伸手挽了挽自己的长发说:“最后,我还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要退出娱乐圈了。”
  哗声又起,而且比上次更加轰动。坐在毕非焉身旁的王子恩和钟蔚蓝都有点被吓到的样子,满脸震惊地看着他。
  “我19岁入行,在这行里待了三年,其间经历过了很多事情,但总算还是星路坦荡。不过我自己非常清楚,我并不适合娱乐圈。当时进来是迫于生计所逼,现在手头有了一些积蓄,我想做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我会去念书,会开家宠物收容所,做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我希望和女友外出逛街时不用遮遮掩掩,大夏天还要带帽子墨镜全副武装。”毕非焉站了起来,环视展厅一字一字地说,“谢谢这三年来你们对我的关心和支持,这将会成为我人生里一份永恒的回忆,也谢谢大家来参加这个关机仪式,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这部《静默之堂》将是我在娱乐圈的最后一部作品,谢谢大家捧场!”
  他深深弯下腰去,鞠了一躬,直起身来时,一双眼睛晶晶亮,Crystal  Boy,最后的那一凝眸,被永远地定格在当时参加这个庆祝PARTY的每个人心中。
                
  这一幕,也被摄像机放大了无数倍,定格在当晚播出的娱乐报导里。
  欧天姿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里的这个镜头,斜眼睛睨她身旁的真人,“你就这样给了所有人一个大惊喜?”
  毕非焉露出一副很乖的样子说:“我主要是想给妳一个惊喜啊。”
  欧天姿很不给面子地回答:“你的惊喜从来让我有惊无喜。”比如上次那辆伊兰特。
  毕非焉的脸顿时垮了下去,“我以为妳会喜欢……我主要是为了妳啊……”
  “什么叫主要为了我?难道不是你自己想去念书当兽医?”这么沉重的理由,她才不肯往自个儿身上背。
  毕非焉不知道小声嘀咕了句什么,欧天姿没听清楚,再问时,他却什么都不肯说了。
                
  第二天欧天姿在画室里学画时,一个学姐走了进来,“天姿,妳的快递。”
  “谢谢学姐。”她伸手接过来,看见上面的字忍不住叹气,“哦,字还是这么难看,就这样子去念书?真是老师的悲哀啊。”
  拆开后,里面是张与字迹形成强烈对比的精美卡片.上面写着:“下午两点,五角广场,不见不散。”
  这个小家伙,又想搞什么名堂?欧天姿笑着将卡片放到一边,没有多想,有关于他的所有惊喜举动最后只被证明了一件事情--他的思维非她这种聪明人所能领会,所以,还是干脆不想了。
                
  下午两点,五角广场烈日如火。
  “有没有搞错?这种天气约在这里?”欧天姿一边抱怨着,一边不得不再佩服一下她那位小情人的异想天开。
  然而过了五分钟后,还是没有看见毕非焉的人影。
  欧天姿百无聊赖地在城市雕塑下坐下,期翼能挡去一点阳光,这时远处有几个小朋友手牵气球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
  这些小孩真可爱,她刚那么想,就见他们走到她面前,问道:“请问,你是不是欧姐姐啊?”
  “我是姓欧,你们有什么事吗?”
  在她的讶异中,那些小孩已雀跃道:“欧姐姐,有个大哥哥叫我们把这些气球送给你。”
  一时间,好多只小手伸过来,纷纷要把气球交给她,欧天姿手忙脚乱地接过来,但仍有几只没抓住,就那样袅袅飞上了天空。
  欧天姿的目光慢慢从飞上天的气球往下移,就看见十米远外,毕非焉正笑嘻嘻地朝她眨眼睛。
  她吁了口气,再次觉得自己哭笑不得。那边,毕非焉已走了过来,懒洋洋地说:“没想到妳也有笨手笨脚的时候,那儿只气球飞了,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气球而已。”
  毕非焉挑起眉毛,“妳忘了?”
  “忘了什么?”话说完后欧天姿才想起来,她似乎曾经说过希望结婚时能到五角广场放气球,“你……不会是……”
  “我是啊!”毕非焉点头很认真地说。
  “啊?”这个惊喜比前两个加起来还--可怕!欧天姿觉得自己的头开始隐隐作疼,为难地说道:“可是……我什么准备都没有?不行,这个消息太突然了,我不可能今天就……”
  毕非焉勾起唇角笑了起来,“我说过今天要结婚吗?”
  “那这是干什么?”
  “妳为什么不数一下气球的数量?”
  欧天姿狐疑地看他一眼,低头数数手里的气球,加上飞走的那3只,“26?”
  毕非焉伸出手覆在她的手上,柔声道:“生日快乐。”
  欧天姿一愕,惊呼出声:“哦,老天!”她竟然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一时间,那满目的阳光都灿烂起来,胸口被快乐填得满满的,又是惊叹又是欢喜。
  名副其实的一次惊喜。
  “我们数一二三,一起松手。”毕非焉缓缓地数道:“一、二、三--”
  两人同时松手,那些气球便徐徐升起,在欧天姿凝望天空的时候,毕非焉低头看她一眼,偷偷牵住了她的手。
  那群刚跑远的孩子们此时又跑了回来,每人手里拿了几枝绿菊,递到欧天姿面前,“姐姐,哥哥说送给你的花。”
  欧天姿白了毕非焉一眼,“这又是你出的主意?”
  毕非焉耸耸肩膀,做了个鬼脸。
  欧天姿只好一一接过来,果然,和气球的数量一样,也是26枝。最后还有一个小女孩慢吞吞地走到她面前,双手负在身后,看得出手里没有拿菊花。欧天姿好奇地问她:“你的菊花呢?”
  “我不是来献花的。”小女孩说着把身后的手拿出来,竟是个包装得很漂亮的小盒子,她将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举到欧天姿面前,奶声奶气地说:“哥哥说,叫我送这个给姐姐。”
  “My  God!”欧天姿呻吟一声,用右手摀住自己的脸。
  毕非焉接过她手里的盒子,给了她一张百元大钞,拍拍小女孩的头说:“乖,和其它小朋友们买冰淇淋去吧。”
  小朋友们顿时快快乐乐地走了,一时间广场上,只剩下他和她,两个人。
  毕非焉将欧天姿的手从她脸上拉下来,把盒子里的戒指呈到她面前,不让她有躲闪的机会,“做得这么有诚意,应该答应了吧?”
  “什么诚意,你这是教坏小孩……”欧天姿刚说到这,毕非焉就俯身过来吞掉了她下面的话语。许久之后,他才放开她,朝身后那些探头观望的小朋友们扫了一眼,坏笑道:“这才是真正的教坏小孩。”
  欧天姿嗔视着他,叹了口气说:“老实说,这个惊喜我还蛮喜欢的。”
  “既然喜欢,那就答应吧。”毕非焉凝视着她,温柔而深情地说道:“嫁给我。我会对妳好的,很好很好的。”
  欧天姿转了转眼珠,拿过盒子,“考虑考虑啊。”说完转身就走。
  毕非焉连忙跟了过去,“为什么要考虑?”
  “小朋友,你跟我现在都在求学,结什么婚啊?”欧天姿扬了扬手里的盒子,“戒指我收下了,结婚的事以后再说。”
  “妳收下了就是答应了,我们可以先订婚啊,不许反悔!”
  “喔。”
  “还有,不要再叫我小朋友!”
  “啊。”
  “《静默之堂》年底会上映,一起去看吧。我们好像还没一起看过电影。”
  “哈。”
  “你还有其它单字音可以回答我吗?”
  “很多,还有哦、嗯、嘎、哈、哇、嘛……”
  夏季最后的艳阳下,两人的身影渐渐走远,而那束绿菊,在欧天姿怀中婀娜生姿,美丽非凡。
  今夏菊开。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