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倾心 第九章
  闻声,冷剑修转过身来。
  「为什么……不一剑杀死我?」魔狼喘息着问。
  冷剑修望向满脸疑虑的魔狼,又看了看脸上犹挂着泪痕的小小。
  他若有所思的说道:「我看着小小姑娘,就忍不住想起了我的女儿。」他仰望夜空,「不知道冰儿和阿炼他们怎么样了?」而后,他的目光移回到雪地上的两人。「上天有好生之德,魔狼,你这回没死在我的剑下,今后自当多多行善。」
  魔狼很讶异冷剑修竟然真的放过他!在冷剑修离去前,他忍不住的冲口说道:「你的儿子和女儿……要救他们脱离『心魔』……唯一的法子……得有个人……肯为他们两个献出自己的生命……」
  小小看见冷剑修的脸上乍现又惊又喜的激动表情,她搂着喘吁吁的魔狼问道:「你跟老先生说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礼尚往来……送他一个礼……」魔狼瞥视着大步离去的背影,视线很快地又回到小小的脸上。「谢谢妳……小不点儿……妳又救了我一次。」
  「是你救了我才对!」小小情不自禁的掉下泪。「刚刚若不是你,我早从二楼摔到地上了。」她颤抖着说,手指轻柔地拨整黏在他脸上的乱发,「你流了好多血……快吸我的生气吧!」她不敢扶起他,只能再一次主动俯首吻住他的嘴。
  「别哭……」魔狼舔吻着小小唇边的泪珠,却不吸她的生气。「刚才……妳说了要跟我一去长白山……」
  小小连连点头。
  「妳原谅我杀人……」

  小小愣住了,直觉的说:「我得跟着你,劝你行善。」
  小不点儿仍然不肯原谅他呵,魔狼喜悦的心情顿时消失。「妳不爱我……又何必……勉强自己跟着我……」
  惊见魔狼沉重的脸色,她以为他因她的话而加重伤势。「我爱你啊!」她恐慌的出声,「我就是因为太爱、太爱你了,才不要你再杀生,才要一直跟着你……魔狼?」
  见魔狼似是因为她的话而心痛地逐渐呈现昏迷,她不知所措的搂紧地,哭喊道:「你不能死啊!你不爱听这些,我就不说了……魔狼,不要死……我爱你啊!我们两个要一起去长白山……你说你的故乡有一大片、一大片的森林,很漂亮的……我要你带我去看。」
  小小的最后一句话终于拉回魔狼的意识,他睁开双眼,凝视着担忧他的小脸,不由得笑了。
  「是啊……我得活着……带妳去看……」
  他断断续续的说着,朦胧之间,他感觉到天空飘下了雪……
  「当时,天空就像现在这样飘着雪。」
  石府废墟里,一个头戴破帽,穿着和乞丐没两样的少年正比手画脚的说着话。
  「那雪花儿飘呀飘、飘呀飘的……」
  几名围着乞丐少年的富家公子瞪大了眼睛,随着少年比着的手势忽上忽下地看着,聆听他讲述引人入胜的诡异故事。
  乞丐少年见富家公子们听得入迷,便就此打住。
  「后来呢?」
  「你快说啊!魔狼死了没?他和小小姑娘后来怎么样了……」
  听故事的人急了!看见乞丐少年伸手要「说话钱」,他们毫不犹豫的纷纷解囊掏出银两。
  乞丐少年眉开眼笑地瞧着双手捧着的银两,这才接着说道:「魔狼是妖魔,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地死在白发道士的剑下呢?他当然没死。」
  他边说,边将腰上的布巾抽出来,把银子包裹住,系在腰带上,然后向旁边跨出几步,指着雪地说:「就是这里,小小姑娘就是跪在这里,她的嘴正着急的吻着魔狼,要他赶快吸走她的生气,救回他自己呢!」
  「魔狼那时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身上好多的血都流到雪地里了……最后,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吸取她的气,但就只吸了这么一丁点儿喔!」乞丐少年向身边的富家公子们比着手指。
  突然,乞丐少年像在营造气氛似的放大声音喊道:「吓!魔狼立刻生龙活虎的站起来,还一个翻腾上了屋顶,又飞到那里,还有那里──」他伸臂连指了几处残破房间的屋顶,「妖魔舒展够筋骨以后,才下到地上,站在小小姑娘的身边。」最后,他的手才又指回了地面。
  「好耶!」富家公子们听见魔狼没死,不由得拍手,着迷于乞丐少年舌粲莲花的叙述缠绵悱恻的人魔之恋。
  「然后魔狼娶了小小姑娘为妻,带着她离开,从此以后便消失无踪了,对不对?」
  「非也、非也。」乞丐少年摇了摇食指,纠正富家公子的话。「魔狼和小小姑娘是结为夫妻,可他们没有消失无踪,而是先把石家仅存的一个生还者石艳梅厚葬了,然后打发走曹大婶,便留下来,一直住在这里。」
  「住在这里?!」听者莫不惊心。
  「对啊!」
  富家公子急问:「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你们若是想知道,就在这儿等到天黑,亲自问一问妖魔啰?」乞丐少年丢出一句,还看见富家公子们怕得直东张西望。「你们现在见不到他的啦!因为魔狼总是昼伏夜出,回避凡人的。」
  他仰望将近黄昏的天色,严肃的说道:「他虽然听小小姑娘的劝不杀生了……不过啊!当他兴致一来,还是会从大厅里飞出来,狠狠的作弄、吓唬人们!」
  富家公子被乞丐少年陡地拔尖的声调骇了一大跳!
  「真的假的?」昏暗阴森的废墟令他们恐惧得想马上离开,可心里又好奇这里是否真有妖魔鬼怪出入,这念头驱使他们挨近大厅门口……
  接着,乞丐少年竖起耳朵倾听着黑压压,还长满灰尘与蜘蛛丝的大厅。「喂!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声音……什么声音?」富家公子们紧张的问。
  「嘘!仔细听……」乞丐少年要身边的人安静下来。
  「我好像……听见了耶……」
  「狼叫……」
  黑暗里,似有若无的声响,再加上心理作祟,立时吓得富家公子们彼此抱成一团!
  乞丐少年也顿时变了脸色。「难……难道说……魔狼正在里面?他不喜欢我们谈论他和他妻子的事情?」
  大伙面面相衬,有着准备闪人的打算。
  「嗥──」一声兽吼响起,从漆黑的大厅里窜出一条长毛身影,登时吓得所有的人哇哇大叫作鸟兽散。
  「啊呀──」乞丐少年走避不及,竟让黑影给握住,被他的利爪划得浑身鲜血淋漓。
  「救命……你们别丢下我……救……命啊……」
  「哇啊!妖……妖魔出现啦──」富家公子们听着乞丐少年凄厉的叫喊,逃跑都嫌来不及了,哪还有闲工夫去管乞丐少年的死活啊!
  「吼!」
  「啊……别丢下我……」乞丐少年被发出怒吼的妖魔扑倒在地上,哀哀惨叫。
  片刻后,乞丐少年见富家公子们连滚带爬的跑得一个不剩,他不禁「噗哧」一声喷笑出来,伸手拍打压在他背上的「妖魔」。「哇哈哈哈……竹竿!人都跑光了,别演了啦!快起来。」
  「哦?唬人成功啰?」竹竿随乞丐少年笑着,他立刻拉他起身。
  乞丐少年帮忙竹竿卸掉身上披挂着的兽皮和手上戴的假爪子与暗藏的血袋,「妖魔和小小姑娘最后怎样了谁知道?不过,他们肯定是不会住这儿的。」回想起刚才的画面,他便忍不住再次大笑。「一群傻瓜!」
  「你骗了不少钱耶!」竹竿忍不住朝乞丐少年腰身所挂的鼓鼓布包抓去。
  「慢着,」乞丐少年立刻护住布包,瞥视着一脸喜孜孜的竹竿,然后从布包里拿出两、三颗碎银子递给竹竿。「这才是你的工钱。」
  「啊──」
  乞丐少年白了竹竿一眼。「啊什么啊呀?这骗钱计划是我想的,给公子哥儿们说故事是我出的嘴,你只是躲在大厅里等我的暗示扑出来,随便吼几声而已,你有什么好抱怨的?」
  「可是我被着兽皮蹲在墙角好久耶……」竹竿忽地住嘴了,他脸色微变的缓缓回头看向暗黑的厅堂。「喂!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乞丐少年单手摇晃着布包,「有啊,我听见钱的声音。」他把布包放到耳边,聆听钱与钱相互碰撞的美妙响声,同时一耸肩,抖掉竹竿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想吓唬我?你再去练个十年吧!嗟!」
  「嗥……」
  陡地,大厅里隐隐的传来兽吼,这会儿两个人都听见了。
  难道……难道这荒宅里真的住有妖魔?!
  「哇啊──」骤见随着兽吼而飞出的身影,乞丐少年与竹竿骇然大喊,拔腿便跑。
  彷如刚才的闹剧重演一般,乞丐少年登时被莫名的东西攫住,迅速被拖入黑漆漆的厅堂内。
  「救命啊!竹竿,别丢下我……」乞丐少年大吼大叫,眼见伙伴早就跑出了废墟,他怕得拚命挣扎。
  突地,他被箝制他的「东西」狠狠地甩到墙上!
  乞丐少年整个人结结实实的撞到壁上,在痛得倒地之前,还撞上倾斜的桌角、损坏的椅子,甚至黏了一身的灰尘和蜘蛛丝。他连连哀叫,强忍痛楚地想起身,却立刻又被人一脚压住胸膛,动弹不得!
  乞丐少年本能的仰望黑暗──
  黑暗之中,一双闪耀着金黄颜色的眸子正看着他,乞丐少年不自觉的怪叫「鬼……鬼呀!」
  抓住乞丐少年的正是魔狼!
  「没礼貌的小子……我是魔!可不是一般下等的鬼怪。」魔狼俯视吓傻了的乞丐少年,笑说:「你刚才说的故事很精采呢!连我都忍不住停下来听你说故事。」他加重脚上的力道。「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当我受重伤的时候,我并没有吸我妻子的气,而是招来了石府附近的犬只借用牠们的生气。」
  「你……你是魔狼?!」乞丐少年被压迫得呼吸困难。「对不起……我说错的地方……你大魔有大量……就原谅我吧!我发誓……下次绝对不会再说错了!」
  还有下次?魔狼皱眉瞥视着他。「我和小小的事情,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咳──」胸上的压迫感令乞丐少年急喘一口气,「谢府的曹……曹大婶……告诉我……」若是曹大婶还活着,他绝对不会出卖她的。
  其实,曹大婶是在临死前不经意的向他吐露她以前在石府里的事情、小小的事情,还有妖魔大开杀戒,他又是如何与白发道士打斗的种种……
  以前,他总是存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因为,曹大婶的确待过石府,小小也真有其人,不过,石府是否是因为被魔扰过而从此闹鬼不休……他压根儿不信!
  这世上根本没有鬼,
  那些妖魔鬼怪全是人们杜撰出来吓唬人的,只是……乞丐少年瞠目结舌的仰望黑暗中的魔狼,脑中原本的信念正迅速在溃决。
  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啊?竟真教他碰上了邪门的事儿……
  「曹大婶?哼!」魔狼冷然地道:「你好得很呀!加油添醋的拿我和我妻子的故事来赚钱。」他似是对乞丐少年所供出的事并不意外。
  乞丐少年直打着哆嗦,感觉到魔狼的利爪刺上他的脸。「别杀我!」他急呼,两只手胡乱忙了一阵,终于扯脱腰上的布包,「钱……统统给你……」他慌张的一个拿不稳,使得整包银两全都掉在地上。
  「我要凡人的钱做啥?」魔狼的爪子划破乞丐少年的面颊。
  「别──」乞丐少年惊骇得大叫,「别杀……你答应你的妻子……不杀生……你若杀死我……她一定会好伤心……伤她的心……你会更伤心……」
  魔狼皱紧眉头,一把扯起油腔滑调的乞丐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小刀,」乞丐少年双唇发白地重复一遍自己的姓名,「梁小刀!」
  「梁……小刀?」和小不点儿的名字同样有个「小」字啊……魔狼盯着紧闭眼睛不敢看他的少年。
  「你知道吗?」他邪恶的一笑,同时揪紧乞丐少年的衣领。「我啊!到现在还是会瞒着我的妻子杀人喔!而且在杀人之前,总要先问问对方的名字,慢慢的折磨够了,再一口咬死他!」
  乞丐少年吓得手软腿软,让魔狼差点笑出声来。
  「狼?」
  大厅之外的一声轻柔呼唤教正在吓唬人类来打发无聊时间的魔狼一掌击昏乞丐少年,然后将他丢到毁损的桌椅背后。
  他大步跨出大厅,投入暗沉的天色中。
  魔狼盯着光亮中那名身披雪白貂裘的纤美女孩儿。「小不点儿,妳回来啦?」
  小小手提油灯,望着朝她奔来的英挺身形。「我刚刚好像听见声音……你在和谁说话?」
  「没有啊!」
  魔狼耸耸肩应了一声。
  小小仰望着魔狼若无其事的俊脸,片刻后,她还是走向前跨入门坎内,用灯火照耀遍布蜘蛛丝的大厅。
  「怎么了?」魔狼不高兴的出声,「咱们在一起十三年了,妳还不相信我绝对不会再杀人了?」见火光没照到人,却即将要照到地上的银子,他连忙伸手接过她的油灯。
  小小立即为自己的多疑感到不好意思。「我当然相信你。」她任由魔狼牵起她的手,随他一同走出厅外。「只是,这里不比长白山上,我担心人多,你会受不了诱惑,想食人的生气……」
  「受不了诱惑时,我就咬妳!」
  「啊──」小小突然被魔狼张口吻咬她颈侧的动作引得惊呼。「好痒,呵……快停下来啦……」
  她咯咯娇笑,推拒吹上她耳朵和脖子的热气。
  四周虽是冰天雪地,但她此刻的心情却满是暖烘烘的快乐,她不由得回想起十三年前……
  她担惊受怕地看着在众多犬只包围底下的魔狼逐渐恢复气色,她破涕为笑,才知道妖魔只要不伤到心脏,就能继续存活!
  魔狼仅休养了一、两天,便又能活动自如了,于是,在他的「勉强答应」帮忙之下,她将艳梅小姐葬在邻近石府的一处幽静竹林边,同她的家人团聚,又叮咛曹大婶通报石艳梅在宫中的贵妃姊姊。
  然后,魔狼恐吓曹大婶莫要泄漏当晚她所看见的一切。
  曹大婶不舍得她离开,她同样也舍不得曹大婶啊!于是,她又苦苦哀求魔狼,让她可以和曹大婶保持书信联络。
  他不情不愿的点头同意后,就带着她离开洛阳,一直往北边去……
  魔狼和她出了关口,在长白山上落脚。
  那儿真如魔狼所说的,是一整片被白雪衬托着,美得无法形容的茂密树海。
  长白山,魔狼的故乡呵!
  她立刻爱上了眼前的辽阔天地,在兴奋的心情下,她点头答应做魔狼的妻子!
  她和他开始崭新的每一天,同时,她好高兴他真的做到了不再杀害人类……
  山上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足可供应他们衣食不虞匮乏,她兴味盎然地同夫君一起过这不同于中原的野性生活。
  不过,两人相处的日子也不全然都是甜蜜的,因为时有碰上被胡人逼得上山躲避的汉人同胞,她总会冒着惹夫君生气的风险救助他们,偷偷带他们下到山脚。
  除了和魔狼在善恶观念上仍存有好大的差异之外,这十多年来,收到曹大婶捎来的信息,是她最开心的事了。
  她虽识字不多,但有魔狼教她,慢慢的,她也能回长长的一封信给曹大婶,告诉曹大婶她的近况。
  可最近这两、三年,她开始担心曹大婶患了心痛的毛病却老是省钱不就医,还继续待在谢府里辛勤的做工……每每在回信的时候,她总会劝曹大婶要照顾好自个儿的身体。
  只是一年多了,她竟没再接到曹大婶的半封信。
  曹大婶怎么会没有回信呢?所以,她一有机会,便会到山脚附近的商铺里看看有没有来自洛阳的讯息。
  然而,依旧没有曹大婶的消息。
  当她的疑惑日渐加深时,终于又盼到自洛阳城来的信!
  但是,一摊开信纸,竟是写着「曹大婶重病不治,已经死亡」的陌生字迹……
  魔狼瞧着爱妻的表情由喜转悲,他不禁问了声,「曹大婶那儿,妳看完了?」
  小小点头。「曹大婶的墓有谢家的人在打扫,我就放心了……」她还顺道弯去探看石家的墓呢!见老爷、夫人、小姐和少爷他们有宫中的人照看着,她便完全安心了。
  「既然这样,那就别再不开心啦!」魔狼搂着小小的肩。「妳十多年没来中原了,哪!我们就留下来玩几天再回北方吧?」
  小小知道勉强陪她由北边一路来此,还闹别扭不跟她去看曹大婶的魔狼,实际上是想早点回长白山去,她感动于他的体贴,也不禁想起了冷剑修……
  若不是他的手下留情,现下她和魔狼也不可能在一块儿呢,她脱口而出,「狼,不知道当年那位同我们在这儿的白发老先生怎么样了?他的儿子和女儿的麻烦可解决了?」
  小小让他在这废墟里等了这么久,还让他碰上一些吵吵嚷嚷的人们,听见一个小乞丐滔滔不绝的述说着他要曹大婶保守的秘密……这些已经够令他发火了,她竟还不识相的提起那个胆敢叫他「多多行善」的狗屁臭道士?
  魔狼怏怏不乐的开口,「妳管别人做什么?」
  他暗忖:曹大婶已经死了,那些吓得逃跑的凡人他不屑理会,该处置的,就只剩下昏死在大厅里的乞丐少年了。
  魔狼一撇嘴角,「只要我们两个过得好就好了。」他搂紧小小的肩头。
  现下,他只想珍惜与爱妻相处的每一刻,才懒得去想该如何整治那个油嘴滑舌的小乞丐呢!
  「你呀!」小小伸手推着魔狼搭在她肩上的大手。「你将你自己修练得来的长生不老分给了我,对我呵护备至,可我何时才能说动你出些力量去帮助需要帮助的弱势人们?」
  魔狼握紧了想推开他的小手,轻柔的说:「小不点儿,这恐怕得花上妳好长好长的一段时间才能说动我了!」
  他怦然心动的凝视着在灯火照映之下,她那可爱善良的模样,一如他初次遇见她时的模样……
  
  备注:冷冰儿、梁小刀、冷炼的故事,请看下一本新书:魔.诱心!
  
  若是我们的社会能多一些像小小这样的人,想必能减少许多的暴力和贪婪吧?战青觉得小小适合当立法委员……咦?她的个性似乎不太适合质询别人喔?魔狼就让他当行政院院长,因为他有法力嘛!既能把政府的预算变多,又能命令人听他的,执行国家政策;而冷剑修就是司法院院长。(你觉得呢──)
  再来说说本书里的SEX,战青写得很过瘾!每当魔狼与小小在一起时,战青就会联想到Discovery频道中所记录的野性动物之间,狩猎与被猎的关系……性、血腥暴力、死亡,这三者常相伴出现呢!
  如果你在看这本书的SEX部分,脑海里会浮现出血色的诡异美感时,那么,那就是战青想要表达的了!(又有点想写吸血鬼的故事了……怎么办?)
  最后是「永生」(本书第七章前的插图的诗句,出自汉朝,作者不详)。永远不死的生命,战青不想拥有。
  可是,战青希望全世界伟大的艺术创作者们都能够「永生」!这样的话,战青到很老、很老的时候,还是能到艺术家的面前,询问他们、跟他们讨论,「妳为什么能创造出这么美的作品?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