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结婚吧 第十章
  颜甄不开心,甚至可以说是有点难过。当她明白自己的感情之后,竟忍不住生起自己的气来。
  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自讨苦吃?明知道一谈起感情,就免不了伤心又伤身的,为什么她还要一头栽进去呢?
  这下可好,感情已经放出去了,哪能要收就收得回来?她恐怕是做了一门赔本的生意。
  唉……她不该遇见卫逸书,不该想出那个鬼主意,不该和他住在一起……
  总而言之,这些全是她自个儿招惹回来的麻烦,如今又怪得了谁?
  颜甄又叹了一口气,看样子她是爱上卫逸书了。要不然她怎么会在看到秦虹虹对卫逸书好时,就觉得好象心爱的东西被抢走一样难过呢?她如果不在乎卫逸书,为什么每天总要想起他好几次呢?
  每当想起两人亲密的情景,想起那些吻,她的脑袋就会昏昏沉沉的,根本没法子做事;更糟糕的是,最近连她发呆的时候,卫逸书的脸孔都会浮现在眼前,挥都挥不掉。
  这种情形平均一天出现好几次,她一定是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该怎么跟卫逸书说呢……不不不,她不能说,那天卫逸书到素玉家接她的时候,脸色难看的要命,又暗示她不更再提起结婚那档事……她知道,卫逸书只想安安稳稳的和她离婚,是她自己违反了游戏规则。
  可是她又不是故意的!要不是他偷亲了她,要不是他曾经睡在她身边,要不是他经常对她轻声细语,她也不会……不会一头栽了下去,弄成现在这种不知如何是好的局面。
  为什么爱一个人会这么为难呢?三个月的期限快到了,她该怎么办?她好不容易才敲开爱情的门,难道如今要任凭它再度关上?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掌握住自己的幸福呢?

  颜甄提早下班,特地转去超市买了些东西,她打算好好下一次厨,做些好东西让卫逸书尝尝——不是有一句话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
  她准备确实执行这句话。
  她已经决定向卫逸书表白自己的感情,无论结果会是什么。她不是那种遇到挫折就打退堂鼓的人,凡事总得先做了再说。
  门铃突然响起,颜甄以为是卫逸书忘了带钥匙,连忙跑去开门——没想到来的却是一名不速之客。
  “颜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没想到你这个人奸诈无比,早知道我就不该信任你,听信你的谎话。”秦虹虹一进门就怒气冲冲地指责颜甄。
  “你凶什么?我哪里奸诈了,你不要随便乱骂人,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颜甄才不会任由别人骑到她头上撒野。
  “好,我问你,你明明说好要撮合我跟卫哥的,为什么却出尔反尔?亏我这么信赖你。”秦虹虹一针见血地提出问题。
  “我……”颜甄顿时说不出话来,当时她并没有想到自己会那么在乎卫逸书呀。
  “枉费我把你当好朋友、好姊妹,是你劝我要好好努力的,可是你却扯我后腿!为什么?
  如果你也喜欢卫哥,为什么不干脆地说出来,这样畏畏缩缩的,算什么嘛。“
  秦虹虹不是傻子,她看得出颜甄也喜欢上卫逸书了,不过她不打算让颜甄好过。她得不到的东西,凭什么让颜甄坐享其成?。
  “我……我的确喜欢他。”颜甄终于把心底的话说出口,她彷佛放下了心头的大石,脸上的表情明显地松弛下来。
  秦虹虹不禁咬牙切齿,“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明明就告诉我,你对他没有特殊的感觉,你怎么可以反悔?!”
  “感情的事本来就很难说,我也是最近才发现自己很在乎他的……之前对你说的话,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欺骗你的,只是当时我还不晓得自己真正的心情。”颜甄诚恳地说着。
  “你……不要脸!”秦虹虹动手打了颜甄一巴掌。
  “你怎么随便打人?实在是太没教养了。”颜甄气急败坏地瞪着秦虹虹,只觉脸颊火辣辣的。
  “打你又怎样?我就是要打掉你虚伪的面具,我要让卫哥知道,你根本就比不上我。”
  秦虹虹泼辣地冲上前扭住颜甄的手,准备痛殴颜甄一顿。
  可惜她忘了,颜甄是体育系出身的,怎么可能让她随便修理。
  颜甄施展巧劲把秦虹虹架开,开玩笑,她可是大专杯空手道冠军,秦虹虹要动手前也不打听打听,她可不是好惹的。
  “你实在太过分了,文明人有话应该好好说,你干什么动手动脚地找人打架?好,既然你喜欢。我就奉陪到底。”颜甄气极了,秦虹虹简直是欺人太甚。
  秦虹虹像发疯似的死缠烂打,颜甄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用力打了秦虹虹几下,希望她能就此收手。
  秦虹虹见蛮力打不过颜甄,竟从口袋里掏出预备的小刀,猛力往颜甄的身子刺过去。
  颜甄早就看清楚秦虹虹的动作,她轻易地抓住秦虹虹的手,使劲要秦虹虹松开小刀,没想到秦虹虹坚持不肯松手,逼得她只好硬夺。就在颜甄正要把刀子夺下来的瞬间,秦虹虹一个挣扎,使颜甄不小心在她的手腕上划了一刀,看着眼前鲜血淋漓的画面,颜甄不禁吓傻了眼。
  “这是怎么一回事?虹虹怎么了?!”卫逸书从门外进来,刚好目睹颜甄手上的小刀,以及秦虹虹腕上的伤。
  秦虹虹的眼泪顿时大颗大颗地落下,“颜甄怕我对你好,就拿刀伤害我,卫哥,我的手好痛。”
  眼看着秦虹虹手腕上的鲜血不断涌出,颜甄害怕不已,“我不是故意的,谁教你一直不放手,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卫哥,她威胁我,她说要霸占你,不准我破坏她的计谋,所以她就伤了我。卫哥,我会不会死?”秦虹虹忍住痛,为了让戏逼真点,她宁可多流一些血,以换取卫哥的信任。
  卫逸书眼神冰冷地看着颜甄,“没想到你是这么残忍的女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说完,他就抱起秦虹虹转身离开,完全没注意到颜甄惨白的脸色。
  颜甄心灰意冷地扔下刀子,喃喃自语:“你竟然不相信我,你不相信我……”
  她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回房间,不仅心在淌血,脸上也多了些泪痕。
  她收拾好行李,打算离开这住了将近三个月的房子;临走之前,她环顾室内一眼,依依不舍的向这充满回忆的地方说再见。
  经过医师的诊治后,秦虹虹已无大碍,卫逸书将她带回自己的住处,免得她带着伤回去阳明山,让父母担心。
  他们回到家里,却遍寻不着颜甄的身影,卫逸书不禁有些心急。经过冷静的思考后,他越想越觉得颜甄不可能动手伤人,也许这当中真的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相对于卫逸书的着急,秦虹虹则是雀跃不已;没有颜甄的存在,她和卫哥之间的事就容易多了,她的计画又往前推进了一大步。
  卫逸书在卧房的梳妆台上,找到了一封信及一份离婚协议书,他翻开离婚协议书,清清楚楚地看见颜甄已经签名盖章,他惊慌的把信打开——逸书: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你,我想是因为不习惯吧!你不也一直都叫我颜甄?
  这三个月的日子,承蒙你的照顾,感谢你陪我度过这个难关,也谢谢你愿意和我合演这出荒腔走板的戏,我由衷的感激。
  很遗憾不能当面向你辞别,此时的你,可能非常不愿意见到我吧!
  我不想增加你的困扰,所以我走了。我会申请调校,你不必担心将来还会见到我——我想这样对彼此都好。
  虽然我不告而别,但我绝对不是为了逃避责任。关于刺伤秦虹虹的事,纯属意外,绝非存心故意,这点希望你能谅解。我很遗憾误伤了她,至于她的指控,聪明如你,应该分辨得出谁在说谎,我不想再多做辩白,只希望你能好好地过日子。其实秦虹虹是因为爱你至深,才有这么多不当的行为,我想请你别太责怪她,毕竟勇于把爱表现出来这种事,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得到的,我羡慕她。
  别怪我走得太仓卒,抱歉把一切的善后工作全丢给你了。最后,请你保重,我祝福你。
  颜甄卫逸书紧捏着颜甄的信和离婚协议书,心里充满了痛苦与懊恼。
  “卫哥,你别伤心了,我想颜甄也不是故意的,她可能只是嫉妒我吧!既然她人已经走了,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好不好?”秦虹虹一相情愿地编织着美梦,一点都没发觉卫逸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虹虹,感情不能勉强,就算没有颜甄,我也不可能接受你的。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关心你,纯粹是出于兄妹之情,如果你能把我当哥哥看待,我会很高兴的。”卫逸书语重心长,希望秦虹虹能就此醒悟,不再执迷下去。
  秦虹虹退后好几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虹虹,感情是要你情我愿,而不是一方想要,另一方就一定得接受,这样强求来的感情不会幸福的。就算我的人在你身边,我的心也不会在,这样子你不是也很痛苦吗?”
  秦虹虹愣愣地坐倒在地板上,一时之间无法彻底地吸收这些讯息。虽然这些话她已经听过了好几回,但她以前总认为卫哥是在自欺欺人……如今她才发现,原来在自欺欺人的一直是她。
  卫逸书丢下发呆的秦虹虹,他打算去追回颜甄,因为他也有话要说。
  “颜甄,你把所有的家当都搬来我这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游素玉对好友的举动忧心不已。
  “你的窝借我住几天,我不会叨扰你太久的,只要我一找到房子,就会立刻搬家。”
  颜甄抱着枕头,不太想说话。
  “什么话,我这朋友是当假的吗?你有难,我会弃你于不顾吗?我只是担心你而已,至于这里,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不过我可是要收慰安费的哦!”
  游素玉故意以轻松的口吻说道,希望能化解颜甄的忧愁。
  “好素玉,看在你这么够朋友的份上,想吃什么,我请客。”
  “哈!你不怕我狮子大开口?”
  “没关系,我请客,你出钱。”
  “去你的,这种话也说得出口,小心我修理你。”
  “哈哈!”颜甄笑得泛出泪水来。“我要出去办一些事,你一个人待在这里不要紧吧?”游素玉怕颜甄会想不开。
  “快去,快去。我才不会怎样。”颜甄很自然的把游素玉给推了出去。
  这些天来,她心里简直难过死了;虽然信上写得很漂亮,但只要一想到卫逸书可能拥着其它女人入眠,她就好心痛,埋怨自己为什么不勇敢一点。
  她每天都是浑浑噩噩地过日子,生活没有重心,脑子里不断回想着两人相处时的点点滴滴,然后就悲从中来。
  为了不让素玉担心,她不得不强颜欢笑。好几次她都想回去卫逸书的房子看看他,可是又觉得没有理由见人……
  唉,爱情果然是一件麻烦的事。
  颜甄倒了杯开水,站在窗边眺望底下的车水马龙,突然间,她彷佛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的心脏怦怦跳动,眼看着那个身影渐渐往这幢大楼走来,她不禁扪心自问,该见他吗?
  就在她的心绪百转千回的时候,门铃已经响起,她不得不面对现实。
  “你好吗?”卫逸书看起来有些落魄。
  “我……很好。”颜甄勉强挤出笑脸,看着头发凌乱、下巴满是胡渣、眼睛又泛红的卫逸书。
  “可是我不好,我非常不好。”
  颜甄有些心惊,她退后几步,卫逸书乘机进屋。
  “为什么?这一切不是正如你意?”颜甄问出心中的疑惑。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原因,我过得不好是因为你啊!你怎能不懂?”卫逸书抓住她的双肩。“你……想说什么?”颜甄的心中掠过一丝欣喜。
  “你呢?难道你没话要跟我说?”
  “我……怕你不爱听。”颜甄支吾其词,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我心平气和地听着。”
  颜甄垂下眼帘,不敢直视着卫逸书。“我……其实不想……不是……哎哟,你知道嘛!”
  卫逸书被颜甄断断续续的话弄得哭笑不得。
  “小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颜甄抬起头,看到卫逸书嘴角的笑意,她突然觉得自己被耍了,便赌气地别过头,“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你真的没话跟我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哦。”卫逸书渐渐靠近颜甄,把她逼到墙角动弹不得。
  不晓得为什么,她那个空手道冠军的头衔,在面对着卫逸书时,竟然一点用处都没有。颜甄突然觉得室内燥热无比。
  “你到底来做什么?”颜甄咽了下口水。
  卫逸书伸手抚摸她的发丝,手指顺势滑过她的面颊,“我想你,所以来看你。”
  “想我?”颜甄颤抖地问着。
  “是啊。你呢?想不想我?”
  卫逸书的手指更加大胆了,除了玩弄她的长发之外,还来回不停的在她唇上游移着。
  颜甄的双脚几乎都站不住了,她的身子虚软无力,而且极度口渴……卫逸书的手指突然变得十分诱人。
  卫逸书慢慢地缩短两人的距离,他把头挪向颜甄的耳后,轻轻吹气。
  “你想做什么?”颜甄虚弱地问。
  “我想做一件老早就想做的事。你知道吗?你让我等了好久,我觉得自己简直就像圣人一样。”
  卫逸书深深地品尝着颜甄的小嘴,他的舌尖灵活的滑进她的口中,不停的拨弄勾引;他左手紧紧地揽住颜甄微翘的圆臀,右手技巧地采进她的衣服里。
  颜甄倒抽了一口气,慵懒无力地推拒着,“你可以继续当圣人呀!又没人逼你。”
  卫逸书坏坏的笑着,“不,我喜欢当坏人,女人不都是喜欢有点坏又不太坏的男人吗?”
  他的手掌覆盖住颜甄丰满细嫩的胸部,手指轻巧地逗弄着她的蓓蕾。
  颜甄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支撑不住地倒在卫逸书的怀里,她含糊不清地间了一句,“你爱我吗?”
  “我爱你。”卫逸书字正腔圆,清晰地说出这三个字。
  他把头埋进颜甄的胸前,解开她的内衣,让她洁白的身子完全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不禁赞叹,“你好美,比我想象中的还美。你知道吗?我连作梦都会梦见你姣好的身影,害得我连续好几个晚上都失眠。”
  颜甄害羞地闭上眼,想象着自己邀游在天空里,在大海中,说不尽的舒服惬意。
  卫逸书轻轻含住她的蓓蕾,她忍不住嘤咛一声,他轻声安抚,“别怕,我会很小心的,安心的把你自己交给我吧。”颜甄张开眼,看见卫逸书眼里的深情,她放松自己,心甘情愿的把自己交付给他。
  在萧瑟的秋天里,室内春意正浓。
  颜甄睁开眼睛,随即察觉自己一丝不挂,她腼腆的把身子偎紧卫逸书。
  “你醒了?”卫逸书柔声询问。早在颜甄蠕动的时候,他就已经醒来,默默地欣赏着颜甄娇羞的模样。
  “奇怪?”颜甄玩弄着他的手掌,突然心生疑问。
  “什么事奇怪?”
  “素玉怎么出去这么久,都还没回来?”
  卫逸书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颜甄不解地抬头看他。
  “因为我已经跟她借了房子,所以今天一整天,她都不会来打扰我们了。”
  “你……连我身边的人都被你收买了,以后我被你欺负的时候,该怎么办才好?”
  颜甄气嘟嘟地说。
  “有我爸妈当你的靠山,你担心什么?我看到时候倒霉的准是我。”卫逸书哀声叹气。
  “哼,这还差不多。”颜甄作势不理会他。
  “那我是不是该索取一些赔偿,免得将来亏大了。”卫逸书紧紧抱住颜甄。
  “什么?”颜甄故意装傻。
  “还装傻?!我会要你付出代价的。”卫逸书毫不客气地吻上她的胸前。
  颜甄一阵轻颤,边笑边叫:“救命呀!”“叫老公,我就可以处罚轻点。”卫逸书奸诈地笑了几声。
  颜甄笑不可抑的猛摇头,直呼不肯。
  “那就别怪我痛下杀手了。”卫逸书开始卖力的挑逗她。
  “别……不行了,求求你……好,我说……好老公。”颜甄轻喊出声。
  卫逸书微笑着吻上了她的唇,一切尽在不言中。
  尾声
  距离两人言归于好的日子,已经过了一年,颜甄和卫逸书的宝贝儿子也已呱呱落地,两夫妻对这个小恶魔是又爱又怕。
  卫广泰依然身强体健地活着,有时还会前往屏东乡下,和颜福一起泡泡茶、逗逗宝贝孙子。
  卫逸书不免要怀疑,当初是不是让老爸给骗进了礼堂。
  他和颜甄的结婚证书依然摆在床头,据说要摆到两人入土为安的时候,再陪同下葬。
  秦虹虹不久之后也嫁人了,还发誓说要生个女儿,给卫家做孙媳妇。
  游素玉不仅找到了如意郎君,而且还是嫁入豪门,每天幸福的不得了。
  大家似乎都很快乐,只有颜甄在哀声叹气,因为她好不容易才平坦下来的小腹,如今又渐渐隆了起来。
  “老公啊!我又怀孕了……”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