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知道我是谁 10
  她调皮地对妈妈一弯腰说:“您要是没意见,我想约您女儿出去过一个浪漫的十七岁。”
  “去吧,去吧。”妈妈挥挥手说,“不过要早点回来。”
  莫丽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一瓶精致的CD牌香水。我埋怨她阔气,她说是佳妮的主意,女孩要香香的才可爱。我问她佳妮和她男友怎么样了?莫丽说你真的要听吗?我疑惑地看着莫丽,她说今天跟你说这个怕你扫兴啊。
  “说说说。”我直催她。
  “佳妮又特意去了东北一次,回来就告诉我他们分手了。”
  “为什么?”
  莫丽耸耸肩说:“我哪里知道,只知道她说她再也不会相信网恋。”
  我叹气。
  “你真的要见小蛮子吗?”莫丽试探地问我。
  “为什么不?”我说,“我和小蛮子之间与佳妮跟她的男朋友之间是不同的。”
  “嘴硬。”莫丽骂我,然后告诉我说:“对了,多米在小区门口的游乐场里等你。他说要亲口对你说声生日快乐。”

  “他这人,为什么不打个电话?”
  “我们去看看吧,”莫丽说,“我是理解他的。”
  我认同莫丽的话,点头和她出了家门。
  我说不出话
  和多米谈话的时候,莫丽并不在,她说她答应了多米让我们单独谈。我骂她连好朋友也出卖。莫丽笑得甜甜地说:“我就不信你连我的面子也不给?”
  我拿她真的没有办法。
  其实我拿多米也没有办法。
  我一看到他就头疼。
  但奇怪的是,他今天并没有跟我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只是祝我生日快乐,告诉我他寄了贺卡到学校,过两天开学该收到了。我埋着头说谢谢。他又说:“开学前我们想去看看乔,你也算一个吗?”
  这是一个比较轻松的话题,我赶紧说:“好啊,是该去看看他了。”
  “听说你今天要见网友?”
  “莫丽真是个大嘴巴。”我不满。
  “其实我们这些同学会永远支持你,三年的同窗情谊谁也忘不掉,对吗?”
  我被多米感动了,我好像还是第一次被他感动。我点点头,看他骑上车走了,听他掉头丢下一句话说:“替我好好谢谢莫丽,记得哦!”
  我告诉莫丽多米谢谢她,莫丽摆摆头说:“神经。”不愿再多说。
  不一会儿,我们坐在麦当劳里,按约定的时间,小蛮子应该还有一个小时才能到。我真是紧张,不停地喝可乐,一下子就喝光了一大杯。莫丽安慰我说:“放下心啊,等他一来我就撤退。”
  “别,”我说,“你得陪我。”
  “玫瑰,你怕过什么呀?”
  “我怕我让他失望。”
  “不会的不会的,你这么可爱。”莫丽的手从桌面上伸过来握住我的手说,“其实你是怕他让你失望,对吗?”
  “我不知道。”我说,“我现在脑海里一片空白。”
  “那就什么也别去想,既来之,则安之。”
  然后我们不再说话,一向叽叽喳喳的莫丽很懂事地让我沉默。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莫丽手中的电话终于响了起来,那是她专程从佳妮那里借来的手机,以便小蛮子方便地找到我们。几乎是与此同时,麦当劳的门口走进来一个男孩子,准确地说,是一个男人,他的手机就拿在耳边,我已经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
  我的心一下子狂跳起来。他很成熟,很帅气,和我想像中一模一样的小蛮子就站在那里。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
  然后他走了过来。
  我无论如何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微笑着把手伸向了莫丽,然后说:“你好啊,玫瑰,我们终于见面了。”
  “我不是我不是,”莫丽拼命摆手,直指着我说,“她才是玫瑰啊。”
  “调皮。”小蛮子坐下,仍是对着莫丽说,“我人都来了还捉弄我?”
  “我真的不是,你和玫瑰好好谈,我先走了。”莫丽拿起背包落荒而逃。这下只有我和小蛮子了,我听到自己伤心的呼吸。天!我没想到他竟然会不认得我,我曾经以为我们心心相通,那么熟悉。
  小蛮子看着莫丽的背影,回头无奈地对我一笑说:“这个玫瑰真是的,可能是看我和她想像中不同,吓跑了。”
  我说不出话。
  “你是玫瑰?”小蛮子好像一下子反应过来了,问我说。
  “不,不,我不是。”我也抓起包,逃也似的出了麦当劳。莫丽早已不知去向,我慌乱地搭上一辆不知开往何处的公共汽车,拥挤摇晃的人群掩饰了我滚滚而下的眼泪。
  三天以后,我收到了小蛮子给我发的一封E-mail,那是他在网上给我的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信,小蛮子在信中说:玫瑰,你真有意思,我大老远地来看你,你怎么一见我就跑呢?不过我不怪你,小女生都这么有意思的,呵呵。我会一直记得你这个可爱的妹妹,记得我们聊天时种种的快乐。还记得我曾对你说过,网络是成年人编织的童话,当我们在现实中为自己的生活和爱情而奔波,我相信会有一份牵挂是你我都愿意珍存和享有的。如果它能长久,就让我们把自己编织的童话,作为彼此的礼物永远珍藏,你说好吗?
  PS:小蛮子还真想知道,那天那两个可爱的女生,究竟哪一个是玫瑰呢?
  看完这封信,我又哭了。我相信小蛮子是用心地写这封信的,那些藏在字里行间的意思我想我也是读得懂的。不过,我也知道,我那美丽朦胧的初恋是真真正正地结束了,再也不会回来。
  我会永远记得你,我亲爱的小蛮子,只是你不必,不必知道我是谁。
  期待一场完美的演出(1)
  这两年来,做得最多的事是敲字。
  好友美美笑称我们为“码字机”。
  机器是没有情感的,所以我说,应该改为“会哭会笑的码字机”。
  被写作左右感情的事件的确有许多,但写作于我,这么多年来,始终是快乐的。
  因为快乐,就有了继续的理由。
  有很多人不知道,在很多年前,念高中的时候,我曾写过一些在当时看来很“言情”的东西,埋头在课堂上写啊写,写完一张纸,递给后面急等着看的同学,再写完,再递。我超速的写字能力,其实就是从那时开始锻炼出来的。
  有一次,我辗转接到一个旧时同学的电话,她花了很多的心思和力气才找到我,只为了跟我说一句话:“我在书店看到你的书了,原来你真的成了作家了,了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我差一点儿哭出来。
  原来有人关注着你的理想,比本身实现理想还要动人。
  其实,现在的感觉和高中时挺像,因为总是有一大帮小孩在网站上急急地喊,在留言板上拼了命地催:“雪漫姐姐你快点,你快点,再快一点!”
  恨不得我有三头六臂。
  最可笑的一则留言是:“饶雪漫你最近简直太懒了,不像话!我代表我们全班同学在这里严肃地批评你。希望你看到此帖后赶快上网传新作!”
  天知道,我不过是一周没有贴新作而已。
  但有人支持和盼望,就有了更多继续的理由。
  还有一些时间,我在电台做DJ,读书节目和文学节目。相对于写作而言,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达方式,但幸运的是,我一直在表达。一直有这样的机会和平台,来和你交流一些看法及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渴望。于是,就有了这些交流之后的故事,在感动过我自己后,试图再来感动你。
  仿佛一种习惯,我的故事,总在各种各样的女孩子身上流连。她们的成长,她们的爱情,她们甜蜜的伤口和迷惑的表情。我一直希望,可以牵着她们的手,陪着她们一起走过有一些孤单的日子,希望听到她们说:雪漫姐姐的故事,是一种安慰和鼓励。所以你看到的这本书,也是这样。其实我最想说的是,不要为她们偶尔的“不乖”而大惊小怪,女孩子的成长,往往就是在这短短的一瞬间。
  谢谢本书的编辑,她们在做书过程中对每一个细节的考虑和注重无疑让我的文字更加地有存在的价值和前途。
  谢谢我的好朋友辫子和美美。因为你们,我才有了更多坚持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当然,更要谢谢你的翻阅。
  有人说,我和我的“花衣裳”是在用文字进行着我们的表演。我相当喜欢这个比喻。我一直都在期待一场完美的演出,而现在,我已谢幕,期待你们的掌声。
  或大或小,我同样感激。
  相关链接:玫瑰女生四重奏雪漫的话:在我的“花衣裳”网站,有四个很有名的小女生,这是她们看完我的小说《不必知道我是谁》后不约而同写下的感悟。这些文字轻巧透明,散发着玫瑰一般的甜美和芬芳,让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她们有一天可以比我做得更好。
  期待一场完美的演出(2)
  深海鱼:展翅高飞I want to live. I want to grow. I want to see. I want to know. I want to share what I can give.——John Dever下过雨之后的天空变得干净明亮,所有的植物在经过一番洗礼后变得愈加生气勃勃。耳机里王菲的《当时的月亮》也不记得放了多少遍了:“回头看,当时的月亮,曾经代表谁的心,结果都一样。看,当时的月亮,一夜之间化作今天的阳光。”我拨开额前的几缕头发,把并不漂亮的额头露出来。额头上面有一道是凹下去的,是妈妈当年难产的见证。还有一些淡淡的青春痘曾经占领过的痕迹,各种各样的护肤品都在上面和它们作过一番殊死搏斗。
  我羡慕那些额头饱满的孩子,阳光洒在上面是最美丽的图画。冬天的时候我写过一张帖子:“将来我会有一个小孩,天气好的时候我要带他出去晒太阳,让阳光洒在他饱满的额头上。”一个在复旦读书的大姐姐给我回帖说:“这真是一个不错的理想。”忽然之间,我就想流泪了。
  很久很久没有人夸过我了。
  我发短消息给在扬州的姐姐:“外面的一切都在变变变,只有我一直站在原地。”她说,好了大小姐,我要读书了,没空听你发感慨了。那是中考分数出来的上午,我坐在家里一直诚惶诚恐。想到考前一个星期做过的那些数学题目,想到那些脸,各种各样奇异的表情,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焦虑。还有我曾经浪费过的时间,初一初二,我一直放肆又无所畏惧地过着,最终的结果是我的初三充满了混乱和恐惧。
  我记得数学考八十五分的那天晚上,爸爸接我回家时,路上的路灯通明,前方的黑暗像是一个无法填满的洞,在两边的路灯的照耀下愈加显得神秘和无可奈何。我想飞过去,因为我猜测前面的天空一定会很晴朗。
  我记得在南京喝的那杯橙汁,颜色温暖甜蜜,可是流进体内的时候却感到彻骨的寒冷。还有秦淮河,多少纸醉金迷的年华过去后,她变得沉稳平和。
  我记得日记本里那些恐怖的数字,三次模拟的名次,数学考试的分数。这些都把我那可怜的单薄的自信撕得粉碎。
  但是还是得感谢上苍,走过血泪初三之后,我更懂得珍惜眼前的一切。
  高山流水,钟子期与俞伯牙相遇在古老的山涧中。
  我喜欢在电脑上不停地放这支曲子,一遍一遍,无休止的样子。
  拍毕业照,女生都穿得像仙女一样风情万种。我在家里找了很久,还是选择像平常一样穿那件蓝色条纹的针织衫和柔软的墨绿色裤子。或者说我的衣服真得很少。一直都是不喜欢逛街的孩子,更不用说去买衣服。
  高山流水,高山流水,伯牙和子期终于相遇。
  我从背包里找出很久以前买的《八月未央》,Ann说,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在寿司里放很多芥末,好让自己的眼睛有潮湿的理由。同桌开始抢我的书,我抗议地喊:“别看别看,这是流行美,不是你的艺术美。”
  我记得过去他曾经说过他只喜欢艺术美,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想笑。越来越多的人喜欢附庸风雅了,我和我的朋友们却依旧固执地选择在世俗里头真实地生活。
  很多人在忙着写同学录,我的面前会有彩色的带香味的纸,几乎是一样的内容。我高兴地填写,因为这说明我没有被别人遗忘。我一直惧怕被别人遗忘。窗外的云杉枝叶繁茂,我在心里不住地喊,真美啊真美啊。
  毕业典礼的时候,学校把我们放在大门内的广场上爆晒。很多人拿着刚才的同学录遮着像钢刀一样的阳光,拼命地鼓掌:“放学放学。”有人哀叹着:“老天爷下雨吧!”我的胳膊上已经被晒得红肿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对这里都没有留恋?
  高山流水,高山流水,子期离开伯牙。
  隔了半年,若水的声音还是温和沉静。她说,你们考完了,一定很开心吧?我们还有八天呢。我说还可以。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地挂念着自己的分数,我的数学和化学都没有考好。挂电话的时候,妈妈说你应该祝人家考试顺利。我不说话,走开。
  妈妈,我早就不相信什么祝福了。假的,都是假的。
  期待一场完美的演出(3)
  醇厚的绿色在剧烈地滚动,就像无数的新生与死亡。晚上我梦见古城西安,有个女孩穿着红格子的长裙俏皮地坐在一块碑石上,身后隐约可见大雁塔。我走过去,她跳下来拥抱我。我说若水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原来网络上的友情也是可以这样真切美好的。她说姐姐你终于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切美好的。
  睁开眼睛时,碰触到的却是满屋子的阳光和夏天独有的厚重的空气。
  高山流水,伯牙为子期砸琴。
  有些人来了又走了有些话说过却忘了有些事做过就算了曾几何时你还会在老地方唱那首淡然的歌昨天 今天 明天雪漫姐姐说:“女孩如花,茉莉也好,蔷薇也罢,各自优雅或芬芳。”当我打开《不必知道我是谁》时,最先跃入脑海的就是这句话。我不禁想,那我是什么呢?不是茉莉,也不是蔷薇。我只能做非洲菊,有夸张的形状和颜色,却没有香味。没有香味的花朵,就像是没有灵魂的木乃伊。
  但是我的心里也有柔软的一面,小时候养过的一只小鸭子被人摔死了,现在想起来还是很难受。小鸭子刚来我家的时候,头上还有一大块毛没有了,走路一瘸一拐。几个月过去后,毛终于长齐了,走路也开始变得像普通鸭子一样正常。它一声一声清脆的叫唤是当时的我最大的满足。我想等它长大以后就把它送到乡下去,和别的鸭子一起生活,或许它将来还会做爸爸。可是我还没有等到那一天,就眼睁睁地看着它被别人高高地抛起,又重重地摔在水泥地上。小鸭子死前的眼睛睁得很大,肚子一起一伏。我看到它的眼角,有泪。
  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养过任何小动物。生命是这样的脆弱,由不得我们去把玩。
  非典的来临让整个国家都陷入恐慌。我问同桌:“你怕吗?”他说:“心里堵得慌。”然后他说:“你怎么还是这样嬉皮笑脸的?”我说那是因为我相信人有灵魂。
  我相信人有灵魂。我执著地认为在每个夜晚,空气里都会有一大群一大群小小的精灵,它们在花丛间跳舞,在空中飞翔,在云端轻轻唱歌。它们是死去生命的延伸。只要灵魂能够存在,永远就不再是什么奢侈的东西。
  北校区的春夏两季是学校三个校区里最美丽的。各种各样的鲜花和树木在经过许多年的成长以后变得更加精神抖擞。紫藤萝,月季,迎春,樱花,还有各种各样不知道名称的野花,相继绽放。坐在鹅池边上,四周繁茂的树叶将我包围,这时候会感觉自己是与世隔绝的。鹅池偶尔漾起的涟漪,灰色的小鱼,它们都见证了我们的初三,浸透了汗水和泪水的初三。成长是这样的困难,不经意间回首,那些伤痛都历历在目。当时的月亮,曾经代表谁的心,结果都一样。
  初中三年,就好像一路飞行过来。好在有雪漫姐姐的文字一直陪在我左右,她教会我懂得珍惜。
  不管前面的路有多崎岖,我都要勇敢地走下去。过往的这些点点滴滴都汇成了爱的饱和溶液,滋润着我的心田,总有一天,上面会开出一朵百合花,这代表我已经长大。
  秦猫猫:青春绽放在路旁很多个雨天,我打开文档,一点一点地读雪漫的文字,大部分是小说。
  现在,窗外大雨如注,不厌其烦地敲打着玻璃。长长的水痕滑落下来,有时候,它们就像眼泪。玫瑰的故事在我的眼前舒展开来,她的欢笑,羞赧,执著,摔倒,每一幅都是动人的画面。
  是谁在上演一场不孤单的戏剧是谁说一切都是那样忧伤如歌的青春绽放在路旁那舞台上的脚步有一点慌张
  期待一场完美的演出(4)
  我想起这些句子,在那本纸张粗糙的日记本上,我一笔一画重重写上。日记本是一个现在已彼此陌路的男生在我十三岁那年的夏天送给我的。倾诉在上面的许多纯真而固执的心事和烦恼,现在记起,心底依然百转千回。
  我无法忘记那个深夜,妹妹蜷缩在我的身边嘤嘤哭泣的情景。小学时和她亲密无间的男生现在却行同陌路——她能够很轻易地复述出他们之间任何一次交谈,她记得他常有的动作,习惯的姿势。他们喝过一个杯子里的牛奶,一起说过奶奶家屋后的山坡和青草。
  可是,到了初中,再见那个男生——每次见到他,他都是沉默着低下头悄悄离去。他的眼睛里看不到我的妹妹,他有了新的朋友和生活,他懒于记得或者干脆忘了我的妹妹。
  妹妹低低的呜咽声融进那个长长的黑夜,她不停地说,为什么呢?人为什么要长大,为什么要改变,他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样子,他再也再也不会和我说话了。她的泪水流到我的背上,温热的液体潮湿了我,我的心里却充满着无可奈何。我不知道该怎样劝慰她,我想告诉她,长大就是要面对分离,面对所有的愿意与不愿意。可是我开不了口,聪明的玫瑰知道这点,可是我的妹妹她并不晓得,即便她真的晓得,她也无法理解。我了解她的疑问,她不需要回答,只是自己的感伤和无奈逼迫得她不能自已罢了。就像那个送我日记本的男生,好久以后我质问他,他嗫嚅半天说,我想你误会我了。
  误会,青春是多大的一个误会呀。完整抑或残缺,有谁说得清。
  我见过她说的那个男生,很高的个子,木讷的神情。也许他永不曾知道,他对一个女生,有过这样深刻的伤害。
  让我们原谅一下男生吧,他们的残忍,并非有意。他们总没有女生那样敏感细腻,有一天他们听到来自心底“哗啦啦”生命拔节的声音,才会真正懂得这些。
  不得不说一说多米,“如果记起的都是快乐,我会选择记起。如果记起的都是烦恼,我会选择忘记”,这样大气落拓的青春宣言,我看到的时候,嘴角禁不住上扬。它让我想起另一个男生,三年前,大家坐在一起讨论将来要念哪所高中的时候,他说,如果考重点让我不快乐,那么我说什么都不会考。他是我们全班成绩最好的,当时大家笑得稀里哗啦,没有人在意。现在想起,我惊讶于他不露声色的智慧,那么小的年纪,就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和多米如此相像。
  而苏玫瑰,女孩子的迷惘和犹豫,注定了她的旅程不能像多米一样从容潇洒。
  她只能背负着伤害与被伤害,一路跌跌撞撞地走来。因为一颗执著自尊得不可改变的心,玫瑰无法接受母亲再婚的事实。她用刺武装自己,妄图伪装坚强。偶然的一次经历,在网上结识幽默善良的小蛮子,于是年轻骄傲的刺逐渐被软化,她寻找到新的自我。就像花朵要开放,再倔强的孩子也要呵护和阳光。
  苏玫瑰终于拥有了属于她自己的小小爱情。
  我想我们该为她高兴的,在她青青涩涩的成长里迫切需要这慌慌张张的甜蜜,它不单单是如玫瑰和莫丽之间的亲密友情,更多的是一个姑娘在青春的路旁采摘到的另一种芬芳,它静静地羞涩地弥漫着,催促着玫瑰,快快开放。
  玫瑰说,年轻的时候,有很多事情是不由自主的。命运是一只无情的大手,揉捏着你的将来,你还必须从容和微笑,不然一定会有人说你做作或是不够坚强。
  雪漫笔下的这个姑娘,真的太过玲珑懂事,我们和她有相似的年龄,可是却没有她敏锐独到的目光,于是为着太多无谓的事自怨自艾,错失了太多美妙的风景。也许,真的需要一个人,在关键的时刻,搀扶一下我们,给我们一点建议和叮咛,让我们走得更踏实平顺。我想,苏玫瑰和她的经历,会是很好的青春教材。
  有些人错过了,有些事改变了,也许青春不够完美恢弘,也许生活不够缤纷多彩,可是苏玫瑰告诉所有的人——再也没有什么,比活着更让人庆幸。
  在这样的新世界里,啦啦啦……一起唱首歌也是好的。
  至少,你知道我快活的原因。
  我们太需要坚强和自信,在雪漫的文字中徜徉留恋,我感受着自己正被无形的力量注入这一切。不必知道我是谁,也不必知道为什么成长会改变自己,只要记住:如果真的愿意,那么随时随地,你可以更美好幸福。
  蒋璨:留恋昨日
  期待一场完美的演出(5)
  我不知道,在这所高手如云的国家重点示范中学里,是否有像我一样如此留恋昨日的孩子。我只知道,每天我总是看到我的同学们骄傲地昂起他们的头颅,迈着优越的步伐从我面前走过。他们总是背着很重很重的书包,带着很黑很黑的眼圈,走得气宇轩昂,似乎他们就是明天的Bill Gates.我知道我是没法和他们比的,他们总是放弃了所有爱好和休息的时间埋头做习题。而我不能,我总是有太多的爱好和梦想。我喜欢看书写字、练钢琴、舞蹈、篮球、画画……这些都需要我用时间。我是个聪明的孩子,于是我明白为什么我成绩上初中后一直都不特别拔尖的原因了。
  小的时候我最喜欢和爸爸妈妈去郊外还在修建的火车站玩。那种沿着铁路走的感觉真的十分好,令我多年后的今天想起仍然深深地留恋。我常常在窄窄的铁路上踮起脚尖走,爸爸和妈妈一边一个拽着我的手,扶着我。我脚步轻移,得意地告诉妈妈这是刘老师舞蹈课上刚教的碎步。风轻轻地吹,夹着花香的味道,铁轨两旁有不是很灿烂却依然很美丽的各种野花。爸爸遵照我的“命令”把它们采下来,插在我的头发上。我仰起头,面朝阳光微微地眯着眼睛笑。我是魔法中的小魔女,练好了魔法就要去天上飞翔。妈妈指着铁轨告诉我:“璨璨,你将来就要沿着铁路出去念书啊,去遥远的北方也好,去大洋彼岸也好,都要记着回家的路。”我于是便装作很懂事的样子点点头。我想,我都明白。
  小的时候,我总是扎着两个长长的羊角辫,妈妈会在辫梢上给我系上两个粉红色的蝴蝶结,当我顽皮蹦跳的时候,它们便随着我的节奏飞舞。我穿着繁琐华丽有很多花边的公主裙,一脸幸福懵懂。
  小的时候我总是毫不费劲就拿很漂亮很漂亮的成绩,所以爸爸妈妈给我的成长环境也特别的轻松。很漂亮很漂亮的成绩使我被所有人宠爱着,老师,爸爸妈妈,同学和亲戚。我害怕会失去他们的宠爱,所以我现在仍坚持着很努力很努力,因为我是个人人夸奖的好孩子。
  这是我十年前的样子。
  十年后我变成了这样的孩子。
  我背着大大的书包在这个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游走,包里有不尽人意的数学试卷。我总是把耳机塞进耳朵里,里面是疯狂喧嚣的重金属音乐。我想,只有这样我才能暂时忘记寂寞。偶尔我会抬起头,对着天空笑笑。可是我会很快地低下头,我害怕我会看着天空哭泣,因为这个城市的天空和云朵已经不像十四年前那么清澈。
  我想,十四年前我出生的时候,天空一定一片清澈透亮的浅蓝底色,白白的云朵在上面轻移。那是春天,田野里的桃花像是一片绯红的云朵,金黄色的油菜花也在微风中招摇。那是春天呵,一年中最最温暖的季节。
  妈妈告诉我,我出生在春天三月,一年中最明媚的季节。而且妈妈认真地跟我说,我是出生在早晨九点的孩子。据说出生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时间的孩子一定会有着出色的成绩,很容易能够实现梦想。
  希望是这样。
  但愿不要物是人非。
  玫瑰是个单纯的孩子,我可以毫不吝啬地说,我喜欢这个孩子。
  就像喜欢我自己一样。呵呵。
  在初三和高一的日子里,她经历了一段难忘的日子,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爱情的存在。那么恭喜她,说明她已经流连在长大里,成长的忧伤和烦恼也接连而来。从玫瑰和小蛮子认识的开始,成长便来了,她的变化微妙着细腻着,充满了一个女孩即将长大的无奈和快乐。她曾说:“还是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开始和结束都是那么地让人不可思议?”可是这是我们上一辈人的爱情,也许和我们的真的不一样。
  我们是成长于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电子文明、消费主义的时代背景下,在麦当劳、肯德基、百事可乐、卡通、Flash、QQ文化灌注下成长的一代。我们的爱情在青涩少年时也是有可能建立在相隔万水千山的状况下,因为有网络。
  玫瑰的爱情应该就是大人们所谓知道了便会惊骇失色的网恋了。可是它没有人世间的尘埃和丑恶,反而在一个普通女孩子的演绎下显得如此清新和美好。
  虽然结局也许并不让人很快乐。可是玫瑰的成长仍然继续着,它也许给了玫瑰改变的勇气。不知道是小蛮子还是网络改变了玫瑰,使她自己不会刻意让自己的刺去刺伤深爱她的亲人,不再冷漠,流露多了宽容和可爱,有了很多朋友。
  爱情的出现就是那么慌乱和美好,不管它是在所谓虚幻的网络上,还是在现实的生活中,就像我们的爱情。
  期待一场完美的演出(6)
  可是我不相信爱情,真的。我总觉得它是小孩子的把戏,现实不像童话故事,长大了就不会有爱情了。朋友们一直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你这么小就不再相信爱情了;为什么一个读着美丽童话故事,向往着白马王子的女孩子不相信爱情;为什么一个从来在长大中没受过挫折的女孩子会不相信爱情?那么我来告诉你,因为我们的成长,实际上就是一场空前残酷绝伦的选择和放弃。选择和放弃中有着欢乐的明媚和忧伤的泪水。它们让我已经衰老起来,十四岁的衰老和苍白。
  也许有点残酷,我还这么小就不相信爱情了。到底是谁偷走了我的快乐,谁掠夺了我的祝福?可是真的不甘心呀,一个人一辈子就这样……
  我觉得累了,也许是看了太多的故事,风云变幻,世间荣华,在温暖如春天阳光的小孩子的爱情里都不重要。有的时候我也被它们温暖。可是我也看到了太多的分离,猫猫和时漆,他们的分离甚至让我掉眼泪。两个温暖明媚的好孩子,真的清澈得像阳光一般。可是猫猫终于在她《亲爱的时漆》发表时离开了时漆,比玫瑰和小蛮子还要戏剧性的结尾。我和诺儿都同样难过,和猫猫一样的难过。猫猫和时漆也许就是我恋爱的榜样,可是他们分离了。其他还有很多很多人也是这样。曾经的山誓海盟,曾经的欢乐和悲伤,都轰轰烈烈地丢下他们随着时间向前大步奔跑。
  一路狂奔。
  其实我早已经习惯这样的离别。
  习惯其实是一件好事,至少它不会让人那样的伤痛。
  于是,习惯离别。
  习惯哭泣。
  习惯孤独。
  习惯寂寞。
  我是一个好孩子,是的。现在是,将来是,永远是。小的时候,我总要求自己要做个好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总是拿回漂亮的成绩。是的,我一定要做到让别人一说到我就称赞。我做到了吗?我不知道。我只是记得在昨天那次升高中的实验班考试中我有两道数学题没来得及做完;我只是记得昨天英语考试中我改错了一道两分的阅读题,这两分甚至可以使我的名次下滑好几十名。
  我突然害怕起来。
  这种感觉就像潮湿得没有见过阳光的灰绿色的苔藓,或者是苍白的天空,最最寂寞的心灵。我想我是那样的孩子,在阳光下走着会感觉特别疲倦,心里一小块阴郁的地方隐隐作痛,心情在明媚忧伤间跌宕沉浮。
  我的一切正在离我远去,我的朋友,我的钢琴,我的画,我写字的力量……也许,还有我的爱情。而我没有办法去抓住它们,因为,在我的身后有我的前途。
  我不害怕寂寞的忧伤,总是有文字可以使我快乐起来,使我的记忆不再沉淀,让它们飞舞在我们冗长而又漫漫的成长中。雪漫姐姐的文字就像一个个音符,在五线谱上流动,在字里行间浮现,抹去我们长大中的忧伤。于是真的很感谢雪漫和她的干净聪明的文字。
  我生长的四川真的是个很有灵气的地方。
  因为雪漫姐姐也生长在这儿。
  嘻嘻~~许诺儿:勇敢一点又一个夏天到了,时间和回忆在阳光和燥热的风里穿梭着。
  充满阳光的午后,房间里冷气足够,我光着脚丫坐在地板上,微微眯着眼睛看外面细碎的阳光洒得到处都是。心头有一首歌轻轻流淌过,有钢琴的伴奏,是我那么那么喜欢的。我想起了那一张张稚气年轻的脸,那些走过路旁大树抬头看到的阳光透过绿色树叶洒下来的斑斑点点,在空气中裸露的皮肤与风擦过的热烈的快乐的感觉,还有阳光和希望在澄澈湛蓝的天空下蹦跳飞舞的样子。只是这短短几天,我却感觉自己苍老了许多。不停地有人跟我说,马上要初三啦,只有一年的时间了。我只是点头,然后悲哀和无奈地微笑。
  初三,日子飞快地过去,我终于迎来了初三。我跟一个高一的姐姐说,马上要初三了,我觉得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了,我怕我一放松就会被现实撕碎。她的目光越过我,看着外面热情洋溢的夏天,只是轻轻地对我说,我们都是这样一路紧张着过来的孩子。
  只是如此。
  期待一场完美的演出(7)
  所以,我与夏天还有年轻的快乐都因一扇透明的玻璃而被隔开,快乐终于变成过眼云烟,已与我无关。回忆就是在那个时候浮上心头,在眼前的阳光中变得清晰的。我开始浅浅地微笑着回忆着,过去的一个个瞬间,都重叠了起来,所有的情绪都混合在一起,过去的心酸,感动,心悸,失落,欢笑,不舍……都交织在一起。我慢慢地回忆,把它们说出来,感受时间抚摸过它们的痕迹。那些冲动而美丽的年轻,都已经沉淀,现在那么清澈。听别人说,只有在一个人心情平静的时候,才会开始回忆过去的事情。如今,我回头观望那些记忆深处破碎的画面和片段,心中感慨万千,也有感叹也有遗憾。那些因为年轻气盛而亏欠的对不起,我们都没说。可是,我真的已经谅解,原谅了那些哭过笑过的日子,原谅了那些被深刻误解过的坚持,原谅了那些曾说过的要永远记恨的冲动。在漫长的时间和脆弱的生命面前,有什么是不能被原谅的呢?
  只要还活着,就永远有机会改正。这是雪漫告诉我的,我一直记着,却到现在才真正领悟。那些青春的仇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不断掠过的时间和花样的年华中,只留下了一片温暖的背影,让人不禁微笑,是真正的释然。在回忆的终点,这些长大的勇敢的领悟,给那些还在心头徘徊的过往做了一次完美的谢幕。在这个恍然长大的瞬间,我和玫瑰一样,都听到了生命拔节的声音,清脆动人。
  面对长大的蜕变和生活的压力,我突然感到手足无措。我烦恼着,感觉自己就要被慌乱和不安吞噬。但雪漫给我看了玫瑰的故事,她说长大就是要面对分离,面对一切的愿意和不愿意。我知道她并无心说教,她只是个善良的天使,在“哗啦啦”起飞的成长旅程中,用温暖的眼神注视着所有感觉孤单和慌乱的孩子。他们并不是做错什么,只是面对长大有太多的不解和紧张,他们只是不知所措。
  年轻的灵魂感觉到漫无边际的空虚和绝望,他们需要对话,和成人的对话,了解成人的世界里是不是有太多规律定律条例。雪漫像个会魔法的天使,她只是那么轻轻地微笑着,用轻柔的语调,不快不慢地诉说着,却让人从中感悟出成长的艰辛和美丽,以及人生的含义。突然间,我觉得自己对生命,对成长有了新的认识。年轻是一种幸运,更是一种责任。长大代表着磨难,更意味着接受生活的挑战,接受生命的又一次升华和完整。想到这里,我不禁感到一阵轻松。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成人世界里永远不变的信条,是成熟是稳重,是要学会勇敢一点。
  一整天,我都在玫瑰的故事里轻悠悠地飘荡着,在成长和美丽的梦里流连着。仿佛是瞬间长大,我似乎又听见了生命拔节的声音。在质朴而华丽的舞台上,平凡的玫瑰,莫丽,多米,小蛮子,许景云……都演出了一场感人肺腑的成长故事。他们对人生都有了不同的看法和见解,更有了深刻的体会和感知。穿越长大漫长的摸索和迷茫,生命有了不同的意义。对于生活,他们都能够更加坦然,都能够更勇敢一点。而最后,我相信我也登上了这个舞台,在不知名的角落,有一束灯光为我打亮,我深深俯首,对回忆,对生活,对成长,我想这都是次完美的谢幕。
  感谢雪漫,感谢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对年轻和生命有了全新的感知。背负着期待和鼓励,在即将开始的一次新的生命旅程中,我会勇敢一点,快乐一点。因为我终于明白,生命就是在这样一步步的磨练和体验中走向华美和丰富的。然而,在生命的旅途中,你我一样,不是吗?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