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10
  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48
  48
  我匆匆做完了该做的事,在下午五点时走出了家门。然后在俊赫家门前犹豫了一下,小心地按了门铃。。
  但没什么回应……按了好几次还是没有回应。
  什么呀,那么拜托我过来,竟然不在家?因为休假说一整天都在家,稍微出去一下了吗?我觉得他可能马上回来,所以在门前继续徘徊。
  过了一段时间,腿开始疼起来,但俊赫依然没有回来。我蜷缩在大门前,继续等但俊赫还是没有出现。
  左等右等,等累了的我只好坐在了地上,看着表开始上火。
  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不来?去哪儿了?我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为什么不来?什么呀,也该打个电话呀……一大早就叫我起床,还不如别让我这么等。我给他打手机也不接。
  断开后试了好几次,但还是不接。为什么不接?是不是忘了约定?没办法了,我明明来了,是你不在,这不能怪我。
  我为了准备回家站了起来,但好像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腿,脚步就是不肯移动。总是担心什么,感到不安……会不会出什么事了?是呀,再等一会儿应该回来了。早晨还叫我起床,应该会回来的。
  想想回家可能会更不安,不如就这样等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坐在了原地。

  时间越流逝,我就越疲惫,现在我只希望他回来,我咬着牙只等这俊赫回来。
  哼,看你回来我怎么收拾你。先拜托的是谁呀,干吗让我在这等?等着吧,我会发牢骚烦死你。不,当面骂你个狗血淋头。
  我发善心才来的,这个人竟然让我等了三个小时。他到底为什么不来?都等这么长时间了还不来我该回去了,可这脚为什么就是不能挪动呢?
  就算不回来,我还是要等到他回来。快回来,我在等你一个小时,快回来!拜托你,你要是不回来我没办法放心回家,我一定等你回来。让我再看看你那张帅的不行的脸。
  你这坏小子!
  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49
  49
  俊赫喝醉了酒,在那边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呵,可能是很长时间才醉,心情不是太差。我有一阵还中了酒精中毒……这点酒应该什么也不是……和这点酒就醉成这样,我看我也完了。
  现在想想我今天在会社想干什么来着?明明有什么事呀,分明是因为重要的目的去的……因为李正旭这小子给忘了。真是!
  还有想再看看有点模糊的你的脸。笑得灿烂的你的脸……还有总是让我开心的你,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真的很想见到你。
  早晨还记得她,但因为李正旭这小子怎么也记不起来了。名字也想不起来,明明是很好听的名字……但可笑的是,明明对你毫不知情,却就是想见到你,想得都要发疯了。
  俊赫觉得像这样的问题很可笑,边笑边从口袋里拿出了钥匙。正要进屋,突然发现不知是谁蜷缩在门前。
  俊赫不知道是什么事让他这么高兴,脸上满是微笑。这地方还有露宿街头的人吗?反正也喝醉了,要不找个酒友怎么样?
  俊赫低着头真的靠近了那个人。随着距离的靠近,被路灯反射的那个人的轮廓逐渐清晰了起来。
  俊赫直到完全到达了家门前,才知道清晰的轮廓是谁,瞬间就把钥匙弄掉了。
  可能因为是凌晨两点,太安静太寂静了,所以掉钥匙的声音特别大。
  听见声音,他面前的形象……孝彬终于睁开了眼睛。然后好像等了好长时间似的,条件反射地把头抬了起来,一看到俊赫皱紧了双眉,一下子跳了起来。
  但可能是蜷缩了太久,站起来不久就晃晃悠悠再一次坐到了原地。
  "哎呀,我的腿--什么时候变这么暗了?现在到底是几点?什么,都过凌晨两点了。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今天不是说在家吗,一天都跑哪儿去了?"
  俊赫为了看清孝彬,慢慢地压低了身子。然后靠近了孝彬,这一下孝彬闻到了刺鼻的酒味,马上堵住了鼻子,烦躁的声音响彻在周围。
  "呜--什么呀,这么大的酒味,离我远点!难道是为了喝酒才来这么晚吗?真是,我连那都不知道,一直等到现在了呀!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俊赫死死地盯着孝彬,什么话也没说。然后把手伸出来,把孝彬轻轻地拉向了自己的怀里。
  "是你吗?我那么想看到的人是你吗?像疯了似的怀念,想看到的人是你吗?孝彬……"
  孝彬并不了解俊赫的心,仍怪他让自己等到现在,一把把他推开。但俊赫却更加紧紧地抱紧了世彬。
  "啊啊--闷死了。放开我,什么呀,你想就这样混过去吗?门都没有。到底喝了多少有这么大的酒味?"
  孝彬按计划发起了牢骚,但马上被俊赫的问题弄得稀里糊涂。
  "赵孝彬……那是你的名字没错吧?是吧,孝彬?"
  "一直教得好好的……啊,你干嘛老是转换话题?问你去哪呢?你知道我在这等了多久吗?"
  "知道。我能猜到你在这等了很久,身子很凉。因为是春天温差很大,冻坏了吧?"
  "当然冷了。知道还让我等到现在吗?所以为了发你牢骚等到了现在……可看情况只能推到明天了,你先进去吧,太晚了。"
  "再等一会儿。就这样再等一会儿……"
  "!!……"
  我想从俊赫的怀里挣脱出来,但俊赫好像根本不想放开我。就算我喜欢在凌晨这样是很尴尬的,如果有人路过肯定以为我们是不正常的情侣……
  "不要误会,我只是因为你的身子太凉,想给暖暖而已……"
  这小子,真是!我还能对你有什么期盼呢?还以为喝醉了可能会变得善良一些……什么呀,还是保持原来的本性嘛!不过还是多亏俊赫温暖的体温,我的身子也慢慢暖了起来。
  真暖和!看来这小子也是有人性嘛!因为表情太凉了,还以为心脏也会很凉,不过很暖嘛!
  俊赫可能感觉到了我的身子稍微有些暖了,这才放开了我,这回又用大手捧住了我的脸。没办法和俊赫的眼睛对上了,这小子的心脏又开始不老实了。不过好像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清楚地看他的脸。
  想想好像还曾和这个人结过吻。在那噩梦般的聚会后被李正旭抢走了初吻后,回到家后又被俊赫强吻,是这样吧?
  可那时因为避开视线,没看清他的脸,这么近距离仔细一看,长得真的很帅,就像精雕细琢的一样。
  在江源道时怎么擦干眼睛也没一个像样的家伙,可来了汉城一进合租公寓,李正旭,智道贤,江道镇,虽然都不是什么好鸟,不过一个比一个耀眼。然后到了酒家还认识了细刻的章俊赫。
  看来无论如何我和这小子好像不是平凡的姻缘。那时在那个酒家救我时,我真的以为他是世界上最帅的王子……
  "丑八怪。"
  那时是王子,现在却是恶魔!
  
  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50
  50
  "那放开吧。真是,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放开我快进去吧!"
  看到我生气地把他的手甩开,俊赫笑了一下。
  "不过还是谢谢你能够遵守约定。"
  "什么,是我该感谢你能够现在才来。那我真的走了。"
  我想那么站起来,俊赫再一次抓住了我的手。
  "不走不行吗?我想,我今天想和你在一起。"
  "什,什么话?"
  我被俊赫突然说出的话弄得很慌张,到底我该怎样理解这句话呢?俊赫顿时看出孝彬的反应,微微笑了一下。
  "傻瓜,你可别想歪了……就像原话,只是想和你在一起……今天,就今天而已……如果你要是真的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
  那放开了我的手,就那样坐在了地上。俊赫那个样子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感觉很凄凉很孤独,没有人在他旁边恐怕不行。
  如果连我都不在他旁边,这么大的房子只有他一个人连个回应的人都没有。想到这真的不能放下他自己走。
  结果我也坐在了俊赫的旁边,俊赫看见那样的我笑得那个叫高兴呀!
  该死的家伙,笑那么灿烂让我怎么办。真的只想呆一会儿就走来着,可这么一来就回不去了。
  "还以为你会走呢,没想到还是留在了我身边。呵,看来我的样子确实很狼狈呀!"
  "不是,我是想回去但已经过了凌晨两点了。现在回去的话,肯定都会装着睡觉不给我开门。我总是被那些合租公寓的小子们耍……"
  "谁耍你呀?虽然表面吵个没完,但看来都过得不错嘛!"
  "嗤--你什么也不知道,根本不是那样。刚进合租公寓为了受他们的气,我不知道有多累,你知道吗?现在我不在意,才能过下去。"
  "谁欺负你了?我出面教训教训,怎么样?"
  "行了,我也悟到了怎么活下去……他们以为自己是k大的大学生,以为多了不起,但都是些单纯的家伙,很好对付。"
  "是吗?他们单纯?那些小子可都是k大公认的秀才,说他们单纯的人可能你是第一个。我觉得很奇怪,举个例看看!"
  俊赫老是微笑,这下我可来劲了。
  "多简单呀,就说说江道镇这小子也很单纯。如果不理他的话,他会被自己气得发疯。智道贤这小子,他的问题绕来绕去回答就行了。还有李正旭……!"
  瞬间,我不知不觉愣了一下。这人可能还不知道我已经了解了正旭和他的关系……所以更不应该故意防范,可为什么老是不愿提李正旭呢?
  俊赫好像看出了这样的我,沉默了一下马上笑出了声。但比刚才的语气稍微变得小心了一点。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我和正旭的关系。"
  "啊,那个……"
  那一刻,我无法回答是或不是。只是觉得很对不起俊赫,低下了头。
  俊赫看着那样的我,轻轻地靠在了我的肩上闭上了眼睛。然后好像安慰我似的,温柔地对我说。
  "没关系,你知道的话没关系。你肯定会理解我的……只有你才帮我。"
  "俊赫君,有……什么事吗?"
  感觉俊赫和平时完全不一样。就算喝了酒,也没想到会这样,总觉得充满了悲伤。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感觉,他好像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虽然没想过,但觉得应该有人倾听他的心事。
  "哇啊--在你嘴里竟然把我的名字和尊称叫在了一起。真是很大的光荣,俊赫君,多好听呀,天天都叫什么您,那边,听听俊赫君真是不错。"
  "叫那个有什么可难的……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继续叫你俊赫君。"
  有点难为情的我这样答道。
  这会儿,我和俊赫之间又变得很尴尬。我觉得该打破这种沉默,但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时俊赫又慢慢开了口,那声音马上就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可俊赫的话却让我感到很意外。
  "孝彬,在你看来我也是很幸福吗?"
  为什么用那么伤心的眼神,说出那样的话呢?真的有过什么事吗?
  总以为这个人是用针扎都不会出一滴血的那种有毒有强的人……原来他也有这么脆弱的一面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稍稍犹豫了一下,马上答道。
  "这世界上有几个人认为自己幸福呢?都得看自己的想法,俊赫君觉得自己很不幸吗?"
  俊赫好像很满意我的回答,点了点头。
  "确实,你可能不相信,我到现在为止一直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虽然表面看来没什么让我羡慕的,可实际上我什么也没有。"
  "那确实很不幸嘛!"
  "你说得可真容易呀,我说得很认真呢。"
  俊赫从我的肩上起来后望着很黑的天空。那一刻一股冷风吹起了俊赫油黑柔顺的头发。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俊赫的眼睛好像湿湿的。
  "现在开始我就把以前的事一个一个讲出来……你要听吗?"
  我点了点头,俊赫好像等了很久似的,马上开起了口。
  
  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51
  51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有个少女作为一个家庭的独生女没有一点缺憾。
  那个少女是非常自信,傲慢的性格的所有者。她一直认为自己肯定会活得很潇洒。当然看到他的所有人都会那么认为。表面看来,钱,名誉,外貌……那个女人拥有了世界上所有人都羡慕又贪恋的所有一切……
  那个女人也一直坚信那些物质的东西才是测量幸福的尺度。当然丈夫也是和他很般配的最高财团的继承人,双方家庭也很满意……可就在那时让那个女人终于尝到了什么是不幸。
  在结婚的前几天,那个傲慢的少女突然和另外一个男人相爱了。那个男人的外貌简直和现在的订婚者完全无法比,更别说是家事了……但那个女人毫不在意这些,就是爱上了那个人。可能是神嫉妒那个女人。
  他当然说爱上了别人,说不能和未婚夫结婚。但他的反抗当然不能让两家信服,结果她可以说是强制结了婚。
  但是她当然不能满足于婚后生活。无论丈夫怎样爱她宠她,甚至还生了孩子,但再也不能让她恢复曾经的笑容。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女人又开始满面笑容。他丈夫虽然很高兴妻子的转变,但一方面觉得很奇怪。好几年都不笑的妻子为什么会突然开始笑了。所以找人调查了此事。
  可后来才知道,妻子在外面又组成了一个家庭。对方就是结婚前那个女人爱过的男人。
  在那期间还有了一个孩子。虽然家庭有些艰苦,但在那男人旁边抱着孩子的那个女人好像显得很幸福,露出迷人的微笑。是那种在丈夫前面从未露过的笑容……
  丈夫对背叛自己和孩子的妻子充满了愤恨,代价就是对那个男人做出了很残忍的事,也监禁了妻子使她好几年都出不了家门。
  结果,看不到自己所爱的人的那个女人,选择了最极端的方法--自杀。
  就那样那个女人在34岁年轻的年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她的遗书上写着,直到最后也爱着那个人,死也要爱着那个人……丈夫痛哭着叫喊,说死也不会原谅那样的女人。
  俊赫说完那些话,把泪流在了手背上。
  "就那样去世了。我的妈妈直到死也抛弃了我和爸爸……直喊着那个男人和正旭。真是,咳--"
  看着俊赫哭的样子,我也跟着流下了眼泪。我紧紧地抱住了泪流不止的俊赫,俊赫也是第一次那么无声的,委屈地哭着把泪流在了我的肩上。
  就那样,漫长的黑夜逝去了,天边开始出现曙光。
  和平时一样合租公寓的早晨还是很热闹。就在大家都在吃早饭时世彬从阶梯上跳下来大声说。
  "哥!昨天孝彬是不是没回来?我去了孝彬的房间,没有回来后又出去的痕迹。"
  这下道贤的心往下一沉,手中的勺掉了下来,慌忙问世彬。
  "说孝彬没回来……那到底去哪儿了?天天在那撼什么朋友朋友的,赵世彬你连朋友去哪儿都不知道吗?"
  旁边的道镇皱了皱眉头,反问道贤。
  "干嘛责怪世彬?就算是朋友世彬也不能管赵孝彬的私生活吧?赵孝彬没回来怎么是世彬的错呢?"
  "我没说是赵世彬的错。我只是说那么好的朋友,怎么连朋友会没回来都不知道。"
  就在道镇和道贤你来我往的时候,史宾仔细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什么睁大眼睛说。
  "对了!仔细想想好像是昨天迟些出去的。好像是因为保姆的事出去的……那可能是在章俊赫家住的……"
  "!!……"
  那时正旭马上吃完了饭静静地站了起来,然后一下子进了自己的屋。道贤也是听到世彬的话变得很冷……吃完饭拿着书包就出去了。
  世彬看着这些人,拿出椅子小心地坐下了。然后这回把视线转向了道镇。
  但道镇好像也是很生气似的默默地吃起饭来。看着那样的道镇,世彬小心翼翼地问道。
  "哥,哥可千万不要生气。我只希望哥能笑一笑,不然氛围也太紧张了。"
  "你来之前也一直这么紧张来着。没什么可新鲜的……"
  "不过哥不是比较开朗吗?哥的表情那么暗,我从早晨就心情不好。"
  听了世彬的话,道镇为了她只好强作出了微笑。
  "哥心情挺好的,世彬。所以你也快吃饭,去晚了要迟到了。"
  "嗯,谢谢哥……"
  虽然在表面都没什么表示,但无论是世彬,还是道镇结果还是心情沉重地走上了上学的路。
  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52
  52
  觉得早晨到了,睁开了眼睛。看看周围,我睡过的这地方不是别处,就是曾住过的俊赫家的我的房间。
  昨天好像在俊赫的家门前,和俊赫一起睡着了……现在躺在这肯定是俊赫把我抱到这睡着了。和以前一样,肯定是俊赫君做的。
  那俊赫君还在睡吗?我怀着好奇心从床上慢慢起来,开了门走了出去。
  刚走出门刺鼻的这香味……嗯,好香……这是什么味道呢?还以为这家里只有我和俊赫,他不会又找了个新的家庭保姆吧?
  我想不会吧,然后下楼梯走到了厨房,小心地向里面伸出了脑袋。
  可眼前竟然展现了我无法想像的场景。
  "!!……俊,俊赫君?你是俊赫君吗?"
  俊赫可能听见了我的声音,转过来的样子把我吓了一跳。
  白色衬衫,蓝裤子,前面带上挂裙,手上拿着大勺的样子太稀奇了,让我看得目不转睛。
  "起来了?睡好了吗?"
  "现,现在……穿着挂裙了,是吧?唔哇--"
  "什么呀,有什么可感叹的……感到稀奇的样子可不让我高兴,快坐到餐桌前,真是什么样子都被你看见了。"
  说着脸红的俊赫的样子真是可爱。虽然有些抱歉,但还是很可笑,简直没想到。呵呵-
  "说你呢,不要笑马上到位置上坐下。昨天喝多了才在你面前丢脸,所以才这样。不要刺激我,希望你能吃好。"
  "噗噗--不是。只是因为太配了……比想像的还要配。可是您还会做料理呢?真是意外。"
  "从小没有什么没学的,当然料理也学了一些。说实话保姆给做的饭不合胃口,所以不忙的时候我会自己做着吃。
  "嘿嘿,看来会成为可爱的丈夫呀。呵呵,太好奇了,快点给我。味道倒是很香,不知道吃起来会怎么样。"
  "好吃的话,把我加到你新郎官的候补怎么样?"
  在大呼小叫的我面前,俊赫端来一碗汤,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听了这话我开始紧张,心脏跳得厉害,脸都热了起来。
  "!!……"
  俊赫看到我的表情,做出逗我的样子。
  "呵呵,玩笑,跟你开玩笑呢。快吃吧,怎么把玩笑当真了……"
  "哈哈……哈,玩,玩笑,当,当然了,当然是玩笑了。
  玩笑……真的是吧?是玩笑吧?那也是,什么呀,随便说出那种话……就算是玩笑,做出那种脸说的话,哪个女孩子都会相信的。
  就算这人不用强调是玩笑,我也知道是玩笑。可我为什么要在这人面前动摇?真,真讨厌这样的自己。
  我叹了口气,拿起勺吃了一口汤,惊讶不已。
  "怎么了?不好吃吗?好几个月都没做了,是我退步了吗?"
  看到我的反应,不放心的俊赫马上自己尝了尝。然后俏皮地对我说。
  "这种程度应该算不错呀……不合味吗?"
  "不是,太好吃了。如果以后没什么可做的开饭店也能糊口了。"
  天啊!这程度可不是什么还不错,怎么吃着这样的饭,上次竟然吃下我做的饭……太好吃了,不是假的……是我吃过的饭中最好吃的。
  我真是流着感激的眼泪,眨眼间就把饭都吃没了。俊赫一直看着我吃饭,然后露出了微笑。
  "还是,能吃那么香真是很有福气嘛。我最讨厌女孩子装淑女细嚼慢咽了,在我眼里那都是做作。"
  "话是那么说可肯定在心里骂我。不过,我吃得很饱。谢谢,吃得太好了,如果有机会的话再给我做吧!"
  "别开玩笑了,不会再做了。不想在你面前再出这种洋相了。"
  "反正你也做过一次了……我不会再笑了,再给我做吧。真是印象深刻的料理。只是一碗汤让我吃得这么香还是第一次。"
  俊赫看着我笑了,然后好像很闷似地把挂裙拿了下来,伸了一个懒腰。
  "啊,真想永远休假就这样生活。不是,要不不去会社得了。"
  "最近失业率多告净说些风凉话。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大富翁的儿子吗?"
  就算是一小会儿,但我还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可说完了话我才堵住了嘴,然后马上看了看俊赫的表情。想像之外她的表情还是很开朗。
  "没什么,我是富翁家的儿子……所以才很容易说出这些话。"
  "对,对不起。我没想说这些话……可不知不觉……哎呀!"
  我的话还没说完,俊赫掐着我的脸靠近了我。
  "傻瓜,不要太在意。单纯地这么对我就是为我着想。我不喜欢你这么刻意,所以像平时一样说话就好。知道了吧?要不然我可能会后悔。"
  我点了点头。可俊赫又突然拉了拉我的脸,然后又按了按,这还不够还抓了抓我的鼻子。好像在捏橡皮泥。
  "你,你在干什么呢?"
  "没什么,觉得太稀奇了……人的脸就像橡皮泥。很好拉嘛!看侧脸的话,鼻子比嘴多出了一块。哈哈……"
  我很生气,马上甩开俊赫的脸,喘着粗气怒视着他。看见我生气的样子俊赫这才把我抱入怀中,
  "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很稀奇……别生气,我周围没有像你这么胖嘟嘟的,全都瘦得只有骨头,没这么好玩。"
  什么,胖嘟嘟?我是猪吗?我这可是标准体重,竟然说什么胖嘟嘟。
  "行了,我走了。"
  "别生气,我只是想夸夸你。再说这都是事实,不是吗?"
  "你那叫夸吗?"
  也是,你的周围当然都是瘦瘦的女人喽。像模特似的胳膊腿都很长,瘦得像杆的女人们都去诱惑他。我是够稀奇的,不过还是很生气。
  就在和俊赫你来一句,我说一句的时候,电话声响了。
  "稍等一下,哪儿来的电话?现在应该没人来电话呀。"
  俊赫走到大厅接起了电话,可没过一会儿,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我担心他,也走到了大厅。俊赫提高嗓门,和刚才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变得冷淡。
  "我分明在休假,所以不能去出差。当然休假也是经过会长的同意的,老反复说那个……难道我还不如一个普通社员吗?"
  对方说了一段时间,俊赫对眼使了使力,低声谩骂了一声,把电话摔倒了墙上。
  什么都好,只要改了那摔东西的毛病就好。比我刚来时东西少了一半。
  俊赫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不再摔东西竟然用拳头去打墙壁。
  是啊,还是打墙比较好。反正墙也不会碎,怎么想也很实惠。不过打墙只会自己吃亏,手会疼的。想到这,我突然看见俊赫的手上开始溢出了鲜红的血。
  我跑过去用全身挡住了他打的那片墙,俊赫烦躁地把我推到了一边。但我再一次挡在了墙前面,这回直接抓住了他的手。
  "算了吧,不是很疼吗?手上都出血了………先坐吧!"
  我慌忙拿着急救箱,给俊赫的手上打起了绷带。俊赫用比刚才更不满的眼神看着我。
  "你以为我是什么?看你弄得绷带多难看。"
  "你老实呆一会儿。真是……到底想干什么做这些傻事?就算生气,也该用别的方法出气呀。天天摔东西,还这么自残……这算什么?"
  "……"
  俊赫什么也不说只看着虚空。我看着那样的他,也闭上了嘴,认真帮他绑绷带。
  绷带快绑完的时候,俊赫看着虚空慢慢开了口。
  "赵孝彬,如你所愿,可以两周不做家庭保姆了。"
  "那是什么话?"
  "我……这两周,要到海外出差。公司突然出了一些事。不是我的话合同好像谈不下去。"
  "啊,那,那两周都见不了了吗?"
  "好像是那样。"
  我虽然因为一段时间看不到他而感到舍不得,但俊赫的工作当然最重要,我不想让俊赫看出我的不高兴,笑嘻嘻地说。
  "哇--那去海外呆两周呀。真好。我打出生以来从来就没去过海外旅行,当然也是为了以后新婚旅行留下来的……一定要给我带礼物呀,那我看看你诚意也会联络你的……"
  俊赫报以温柔的笑容,让后轻轻抚摸了我的头发,
  "呵,好吧。那你要拿什么?有什么需要的吗?"
  "嗯……等一下。"
  我抓着头凝思苦想,看到这里俊赫吐了吐舌头敲了敲我的背。
  "行了,我自己想想再给你买吧。反正两周时间,你要好好过……偶尔回来打扫打扫也好,也能想想我……"
  "嗯,希望你能安全回来。去了要小心染上传染病,坐飞机也会倒霉的出事故,所以也要小心那个,你那种性格不要碰外国的吗啡呀什么的。一定要小心,安全回来。"
  "够了吧,好像你倒是希望发现那些事。那种事发生的概率能有多少呢,亏你我原来根本都没担心过这些。"
  "我只是让你小心。那一路顺风,回来再联系吧!"
  俊赫点了点头,跟我说了再见。看他现在就跟我说再见,我走后不久就会离开。
  我怕妨碍他,告完别就出来了,可走到合租公寓前面才开始后悔。
  一般男朋友要离开,女主人公大概都跑到飞机场要吗是热吻,要吗是热拥,然后才分开……如果我那么做的话,俊赫会怎么样呢?
  我现在想像中,可马上觉得浑身不自在,摇了摇头。不过就那样让他去飞机场,确实有些放不下。
  不过也是,像这样的状况还是很少,大部分都是很平凡的。如果我是爱人的话,当然会送到飞机场……反正也不是,有什么可想的。你是我爱人吗?如果我有那样的反应,你肯定又接受不了。
  再说又不是去很远,两周就回来了没什么可担心的。再说俊赫也没希望我会那样……
  不过还是很不舍。什么呀?两周见不到面了,竟然那么简单告别……就那样我的满脑子里都是俊赫,可突然在公寓面前谁在叫我。
  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53
  53
  "赵孝彬!"
  "??……"
  在远处看不太清,但模模糊糊还是觉得是个很熟悉的公寓里的谁。奇怪?这个点应该都去学校了呀……到底是谁?
  带着疑问慢慢走近,那个人的形态展现在了眼前。
  李……正旭?
  那个……不是李正旭吗?怎么也像是李正旭呢?那恶毒的家伙连课也不去上,在家门口干什么呢?会不会是已经知道了我在俊赫家过了夜,想盘问我什么吧?
  我走到公寓门口,正旭那小子死死的盯着我。然后突然露出迷人的微笑,伸出了手。
  "什么呀,这手!你想要什么?我可什么也没有。"
  "我也没想在你那要什么。你只要把手给我就好。"
  我觉得有些奇怪,把手伸了过去,正旭抓着我的手就开始拉。
  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这么做呢?肯定是因为俊赫才这样,可干嘛老找我呢!你不是很讨厌我吗?干什么呀,这是,还有那微笑是什么……
  还是血浓于水吗?和俊赫长得也很像,感觉也很像。看来两个人都太像妈妈了?两个人的性格……也很像她吗?在李正旭小子那看到俊赫的样子,确实兄弟还是兄弟呀!
  慢着,我现在好像被李正旭拉到哪……傻瓜,现在是比较的时候吗?竟然走神……你这可以了,赵孝彬!
  "喂,李正旭!这是去哪呀?手给你了,想把我拉到哪去呀?"
  "!!……"
  什么?是不是以为我把手伸给他,当成了那种意思去哪呢?不是,臭小子,我只是没什么想法单纯把手伸给你,你可别胡思乱想……
  昨天因为俊赫冻到凌晨,今天又轮到李正旭吗?真是一个个……到底想干什么!
  我用力从李正旭的手里抽出了我的手。这下李正旭奇怪地看着我。
  什么呀,那好意思的眼神……你干嘛用那种眼神?慌张的认识我,该我用那种眼神才对,立场变了不是吗?真是……
  "不要胡思乱想!要去哪你自己去,我要进去了。"
  "站住,赵孝彬!"
  "干什么?平时连话也不跟我说,竟然叫我名字,真是不习惯。"
  "哼,所以很不爽是不是?"
  "没有那样的事,你就安心吧!别说那个了,说说叫我的理由。"
  "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想让你和我约一天会……"
  "约,约会?"
  我被李正旭的话吓了一跳。
  约会……和李正旭约会?我不敢相信,摸了摸李正旭和我的额头。
  这下正旭笑着把我的手从他的额头上拿了下来。
  "别担心。我没什么不舒服的,也不是疯了。而且正常的恨。"
  "可在我眼里可一点也不正常。怎么了?"
  "我说约会可能太唐突了。只是偶然得了两张票,都去上学没有人一起去。"
  "所以随便找个人要去,是不是?"
  "也不是那样。你正好是公寓里一起住着的人,再说你最近因为学习很累了吧?也想让你换换心情。"
  "行了。我不喜欢电影。再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我了?不招惹我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你自己好好去看吧。"
  说完后把头转了过去,不想正旭再一次抓住了我。看来我要是不去的话,他是不会放过我的……我都能看到他的心思,可还是不太适应。
  这时应该明确地拒绝才行。如果无端端掺和,肯定没什么好事。
  "我今天为了看电影连学都没去上。所以你一定得陪我去看。"
  "谁叫你不去上课看什么电影了?是你自己决定的,你自己处理吧。"
  "因为我不是章俊赫,所以去不了吗?"
  "!!……"
  我看正旭看了好长时间,走近他对他说。
  "去不去是我自己的事,跟章俊赫君有什么关系呢?"
  "章俊赫说要一起去的话你一定会去的……不就是因为我不是章俊赫吗?"
  "…………"
  我一句话也没说怒视着正旭。正旭也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再一次反问。
  "我说的不对吗?难道我的话错了吗?"
  "李正旭……我看你不是一点点地别扭啊。"
  我回避李正旭的话,冷冷地看着他吐出了这句话。李正旭表情僵了一下,马上又露出了笑容。
  "哼,你才知道我别扭吗?我也不想别扭,但没有办法。世界上哪有自己想别扭的人?不是吗?我再问你一次。如果这次在拒绝的话,我不会勉强你的。怎么样?真的不去吗?"
  没完没了的正旭的催促,我只好点了点头。
  "好吧。不知道是多有意思的电影,我去不就行了。反正也不是我拿钱,有什么可推的。走吧,李正旭……"
  正旭这才觉得满足,跟在了我后面。
  和正旭去的地方是汉城的一个剧场,是个比较舒服,设施不错的地方。但电影可不怎么样,加上我也不是太爱看电影,简直是折磨。
  还以为是轻松有趣的电影,竟然是个艺术电影,是那种在暗示什么的寓意很强的电影。
  看了一会就困得不行,我瞥了瞥李正旭,看他竟睁着大眼看得津津有味。
  结果我后悔莫及,看着被电影迷住的正旭……眼睛就是不听我的话,慢慢地往下沉了下去。
  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54
  54
  好像时间过了不少,我睁开了眼睛。然后觉得嘴边湿湿的,马上用袖口消灭证据。然后把视线移向正旭。
  多亏正旭好像并不知道我睡觉,一直盯着荧幕。因为没戴表不知道时间,可看到现在这电影可真是够长的。
  每次看电影睡觉时,都要朋友叫醒才能够醒。这次能够自己醒来,这电影可真是超长的电影。
  李正旭是从哪弄来这种电影的票呀……过了不久,主人公被刀一刺,流血后倒了下去。超长的台词后电影终于结束了。
  都被刀刺了,直接死就得了吧。都快死了哪儿来还那么多话呀……反正结束了,也就算了……
  我到这时才伸了伸懒腰,跟正旭说。
  "哎呀,这个电影真是深刻,真不错。我还没看过这么完美这么有趣的电影呢。不是吗?"
  "谢谢你能这么想。难得你能喜欢。结束了我们走吧。"
  我们就那样以喜悦的心情要走出电影院时,突然剧场职员笑着对我们说。
  "客人,这么坐着连续看三个电影可真不是容易的事,看来电影不是一般的有意思呀!"
  正旭听到那话没有说什么,而我却听得稀里糊涂。什么?三个电影?这职员是不是搞错了?
  在我凝思苦想时正旭开门出去了,我奇怪地看了看职员想跟着正旭出去。
  那时职员马上抓住我,语意深长地对我说。
  "男朋友真是很体贴。不但是帅哥还这么体贴,真是让人羡慕。"
  "体贴?那个……我现在要走了能放开我吗?"
  那个职员慌张地放开了我,然后郑重道歉。
  "啊,对不起。可多出来的费用可能是您要拿吧。因为男生先出去了,没来得及对他说。那么请在拿14000元吧。因为连续看了不少,就免费提供一部吧。"
  什么呀这女人,明明看了一部干嘛老说看了三部?看来她在误会什么。
  "那个。我们只看了一部……您是不是看错人了。那我就先……"
  女职员听到我的话,奇怪地再次确认了电影票,然后指着对我说。
  "您看,应该是从12点25分到15点的电影,可现在已经是20点20分了。其实刚才电影结束了您还在睡,您的男朋友叫我们不要叫您,一直坐着连续看了三篇。所以说您的男朋友和体贴嘛!"
  "!!……"
  听到职员的话,我只好张大了嘴。
  李正旭……因为我在睡觉,所以连续看了三篇没意思的电影吗?什么呀?李正旭这小子,这叫体贴我吗?
  慢,慢着!刚才我好像说了一些把电影都看完似的话……那时他对我说的话……也就是说那小子明知道我在睡觉还装作不知道是不是?
  哼!这个无耻的家伙,看来很喜欢体贴嘛!心里不知道怎样嘲笑我呢?我囚大了,早知道这样老实呆着好了,还讲什么观后感呀?不过李正旭这小子真么行动,真让我刮目相看啊!
  这小子会不会表面装着为我,让我拿多出来的费用,自己想多看电影呢?
  刚才明明看得津津有味嘛……哼,肯定是那样。结果我发着抖拿出了14000元,马上逃出了那里。
  然后和正旭走了一会儿,可突然这小子笑了笑吐出了一句话。
  "谢了,借你的光,看了三篇电影。"
  "你是不是计划好的?故意看没意思的电影,等我睡着了白看电影?"
  "我什么时候让你睡了?是你自己睡的。也是我早知道会这样。"
  "李正旭,你没资格说那样的话。"
  你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早知道会这样还跟他出来来干嘛?真是大错特错,不应该理会他直接进屋的,都怪我想着俊赫……
  我自言自语,瞪着正旭往前走。可我这么怒视着他,不应该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吗?可这小子别说什么不好意思了,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理直气壮地走自己的路。
  疼的只有我的眼睛!真奇怪,瞪着的人怎么吃亏呢?被瞪的人却什么事也没有……
  也不知道时去哪,一直瞪着他,眼睛疼得要命,直拿手去搓……
  这时突然感觉有一丝凉风吹过。我抬起了头看了看前面,谁知我的前面出现了夜晚的江水,华丽的船支,简直像一幅画。
  我被这诱人的风景迷住了,可马上又回过神来了。
  "什,什么呀?你什么时候走到这来了?"
  "傻瓜,一直那么瞪着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跟来了?"
  "不,不是,我知道才跟着来的。"
  哎,瞪着他能出来什么呀?本人都不在意,瞪有什么用呀?他感到愧疚,瞪一瞪才有用嘛!
  可我的眼睛太疼了,瞪着李正旭这算什么呀--不过看看这风景也不错,可能是江边风很大,我冷得受不了。我用胳膊包住了全身,然后哀求正旭。
  "喂,多亏你能看到这么好的风景。不过你不冷吗?还是走吧。"
  "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子因为太浪漫,就算是冷也会忍一忍,可你怎么一来就要走呢?"
  "好的景色以后也能再来看,要是病了的话什么都没用了。我是重读生,身体一定要健康。"
  正旭根本不理会我的话,只是望着眼前的江。我看他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好自己动了动脚。
  可正旭马上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拉到了他的旁边。
  "李正旭,你到底想怎么样?陪你一起看电影不就行了吗?我都要冻死了,要看你自己看,我要回家了。"
  "真是拦不住你。呼--真不知道你到底哪儿好,章俊赫为什么喜欢你?"
  "你别再说章俊赫了,反正我要先走了。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在世界上最讨厌冷了。"
  我正要转过身走,正旭又抓住了我,这回把我拉到了更远一点的地方。我忍无可忍,甩开他的手,大声喊了起来。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就让我走吧。让着让着,你是不是以为我好欺负呀。我生气是很可怕的。"
  "呵,知道了,知道了。我知你可怕,反正来了就再呆一会儿吧,好久才来一次,我想再呆一会儿。"
  这小子是不是耍人玩呢?看他那语气,还哄我呢……看来他时常来这,这么熟悉。
  哎呀,那不是我想知道的……啊,冷死了,我是不是真的感冒了?就在我冷得发抖的时候,正旭突然脱下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
  这,这是什么事?李,李正旭现在在给我披衣服吗?慌张竟然比感动更先一步,我死死地盯着正旭。
  这下正旭向我笑了一下,马上把视线转向了那条江。然后慢慢对我说。
  "不用那么惊讶,以后也有很多机会做出绅士的举动……"
  "不是惊讶,是慌张。李正旭,你真是奇怪,是不是又是因为章俊赫才对我这样?"
  "赵孝彬,我们俩在一起就不要提章俊赫了。"
  我,我们俩……这小子,又想搞什么鬼?正旭好像知道了我想什么,看着我,两个眼睛放着光,然后用低低的,湿湿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赵孝彬,我喜欢你。怎么样?要不我们俩交往怎么样?"
  "!!……"
  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