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在身边 第十章
  “恭喜恭喜,抱得美人归。”莫熙一见到一脸意气风发的方柳时,懒懒散的笑着说。
  “谢啦!”他倒也不客气的接受他的道贺。
  一场慈善晚会,由童氏企业主办,身为童氏企业总裁的童罄磊自然是偕同娇妻出席。这对企业界的金童玉女早已引起众多媒体的关注,只见他们周遭围了一群人墙,各家新闻记者争相采访,倒是其它人反而落得轻松。
  罗盼彤穿着一件高领米白色七分袖衬衫,搭配一件及膝的黑色窄裙,一头长发轻绾了个髻,小巧的脸蛋上略施薄妆,脚下那双五公分高的高跟鞋让她走起路来格外别扭。
  索性将手勾在方柳时健壮的手臂上,让她减轻脚的负担。是谁发明这种害人不浅的玩意儿的?若不是要出席这种正式场合,她绝对不会做这种打扮。
  “小彤,柳时他的个性比较躁进一点,你要多担待一些了。”莫熙将眼神转向她。
  看着莫熙颠倒众生的俊美笑容,她的心忍不住漏了一拍,这么近距离的看他,才发现这男人简直漂亮得不像话。
  发现莫熙正朝他的女友狂放电,方柳时浓眉微抬,一手扣住她的腰,俊脸有着不易察觉的怒气,若不是这里是公共场合,他绝对会当场痛扁他一顿。
  “你的猎艳目标在那里,少来打她的主意。”他指了指会场上的千金小姐们。
  “吃醋了?”莫熙笑得开怀。
  “这很正常,毕竟我也曾经深受其害。”阎谨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

  “柳时,你也交女朋友啦?”孙湘菱睁着明亮的双眸,打量着站在他身旁娇小玲珑的俏人儿。
  “是呀!她很漂亮吧?”他好不得意的捧着自己的女友。
  被方柳时这么一说,所有人的视线全集中在罗盼彤身上,她忍不住红着脸,眼前的女孩长得清丽动人,她哪有脸跟人家比呀?
  阎谨淡然一笑,新匿的搂着孙湘菱,两人间的浓情蜜意足以教人羡煞。
  输人不输阵,方柳时用力搂着罗盼彤,以前只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这两对甜蜜的情侣,现在他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压根没什么好感到寂寞的。
  “你好,我是孙湘菱,他是阎谨,很高兴认识你。”孙湘菱主动朝她自我介绍。
  “你们好,我是罗盼彤。”她甜甜一笑,露出小小的虎牙。
  “你长得好可爱,柳时看起来这么魁梧,不怕把你压坏啦?”她忍不住惊呼。
  听着孙湘菱毫不掩饰的话,阎谨和莫熙唇角微扬,强忍着笑意。
  罗盼彤尴尬的扯动唇角,这么暧昧的问题,要她怎么回答嘛!偷觑了方柳时一眼,只见他丝毫不以为意,还笑得一脸暧昧。
  “怎么可能?我可是很温柔的。”
  “喂!闭嘴。”大庭广众的,他不要脸她还要。
  “你敢说我一点都不温柔吗?”他低头在她耳边轻喃。
  闻言,她俏脸瞬间爆红,看着众人饶富兴味的表情,她垂下视线,这男人还真是不知羞,这种事一点都不适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说。
  “方柳时,你给我闭嘴。”罗盼彤斜睨着他。
  “唉!有什么好害臊的?反正我们也快要结婚了,再说他们都是我推心置腹的好朋友,不用担心啦!”他依旧不以为杵。
  “你们要结婚了?”孙湘菱惊呼。
  “是呀!”他颔首。
  “动作真快,这回你还真顺了你妈的意。”莫熙淡笑。
  “那也是因为我找到了我的真命天女。”他深情的望着身旁的人儿。
  瞧他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俊脸上净是喜悦的笑容,原本还有些扭伲的心反而也释怀了,若不是他真心爱着她,怎么可能会有这些举动呢?
  思及此,罗盼彤甜美一笑,虽然说要结婚这件事他们还没有正式讨论过,不过她也不想当场和他辩论这件事情,到时若成为众人的注目焦点,她搞不好会羞愧至死。
  “不过听说你为了小彤和别人起了冲突,脸上还挂了彩?”阎谨突然想起这件事。
  方柳时笑容瞬间凝结在脸上,依偎在他身旁的罗盼彤反而强憋着笑意,粉颊因此而涨红着。
  这件事肯定是莫熙去昭告天下的,毕竟当事人只有他们几个,压根不会有第三者知道。
  “你们不知道他当时多勇猛,我才一恍神,他就冲去揍人了。”莫熙热心的还原事实。
  “可惜我不在现场。”那天他陪湘菱去看电影,没去单身公害。
  “有什么精彩的事情,我错过没听到的?”童罄磊蓦地开口。
  “罄磊,你来得正是时候,正讲到柳时为了佳人,勇猛的当街扁人的那一段。”阎谨笑道。
  “哪个人这么倒霉?”唐以珊掩不住好奇。
  眼见人愈聚愈多,方柳时笑容不再,无奈的看着罗盼彤。
  她笑意盈盈的拍拍他的肩,既然大家这么有兴趣,她一点都不介意让大家知道。
  反正打错人的是他,一切都不关她的事,她只是一个无辜的路人甲而已。
  “那天这小子跑去我那儿喝了十几瓶啤酒,才一走出店门,就朝一名无辜的路人拳脚相向,可怜的路人就这样被打得鼻青脸肿,丢了小彤妹妹就跑了。话说回来,那位被打的路人究竟是你的谁呀?”莫熙将问题丢回给她。
  只见罗盼彤再也隐忍不住,咯咯直笑着,眼角淌出了泪水,哎哟!肚子好痛!看着方柳时一脸铁青的模样,她这才忍住笑声,俏脸仍是带着浓浓的笑意。
  “不准说。”这事若让这些家伙知道,他还有脸见人吗?
  “这有什么好不能说的?敢做敢当呀!反正都事过境迁了,当事人也不追究了,说出来又有什么关系?”她滔滔不绝的说。
  “闭嘴!”他眯眼警告着。
  “闭什么嘴?你一天到晚只会叫我闭嘴,我就偏要讲,那天被你打的倒霉男人,就是我那个不成材的——”瞬间,她的朱唇被他吻住。
  又来了!
  他真的很差劲耶!每次讲不过人家,或是不想让人知道的,就用这招来制伏她,偏偏这招还真是她的致命伤,光是沉浸在他的柔情里,她就全然忘了自己是谁。
  “当众拥吻,这招不错。”童罄磊若有所思的说着。
  “看他们卿卿我我的,还真甜蜜得很。”阎谨颔首。
  “等他们表演完,再继续追问吧!”莫熙笑道。
  到底那个倒霉的男人是谁呢?他们可是好奇得很。
  热情奔放健身中心。
  罗盼彤穿着一身简便的运动服,一头长发扎成了马尾,看着课堂上的学员,除了何宇陶一个男的之外,又新加入了一名男性学员。
  “各位同学,请将双手拇指相扣,向上伸直,尽量往后伸展。”她噙着笑意,房间走到后头。
  只见那名人高马大的新成员动作有些生涩,她轻拍着他的背,略微调整他的姿势,而后又慢慢晃到前头。
  “往前弯,将你的前额靠在你的膝盖上,如果没办法碰到的同学尽量就好了,不要勉强。”她继续指导着。
  全体学员动作一致的往前弯,就连站在最后面的新成员也是乖乖照做,她笑意渐深,视线始终没离开过他。
  “接下来请蹲下,背脊挺直,手碰地。”她边说边做动作。
  众人一气呵成,开始依照她的讲解和动作做着,看着后头僵硬的身子,她清了清喉咙,缓缓的走到他身边。
  “不对,腰要再往前倾一点……你太僵硬了,这样哪里像月亮了?”她轻攒眉,好好的拜月式被他做得乱七八糟。
  方柳时依照她的指示调整动作,俊脸有着怒气,若不是她说要他来上她的课,她才愿意下嫁,他又何必来学这种让身体扭来扭去的瑜伽?
  论起运动体能,他可以得意的向人夸口,没想到运动满分,可不代表做瑜伽也能上手。
  瞧其它人轻而易举就能下腰伸展的,就连站在他身旁的何宇陶也比他做得好,思及此,他就满肚子火。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她是他的未婚妻吗?居然还敢来上她的课,回去他肯定要好好跟他“沟通”一下。
  “罗盼彤,不要太过分。”他咬牙警告道。
  “我过分?我又没拿枪逼你,你若不想做,大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呀!”她不置可否的耸耸肩。
  斜睨了她一眼,方柳时闷不吭声的继续这种磨人的动作。
  该死的,亏他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他不可能来学这种女人家的运动,结果他非但打破了誓言,还在这里忍气吞声的上课,全是为了这个女人。
  她简直是他的克星,想他堂堂方氏企业的总经理,居然要为了一个女人忍气吞声,为了取悦她,他还得抛下公事,每天来她的瑜伽教室报到,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看他咬牙切齿的,罗盼彤得意的笑着,好不容易捱到下课,方柳时整个人瘫在垫子上,只觉得全身酸痛,再也没力气说上一句话。
  “总经理,你也来上瑜伽课?”何宇陶看着倒在地上的上司。
  睁眼看着居高临下的何宇陶,他坐了起身,俊眉微挑,冷冷的看着他。
  “嗯,你倒是勤快,天天来报到。”
  “呃,练瑜伽对身体有好处,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就来动动身体。”感受到他凌厉的视线,何宇陶有些害怕。
  “没什么事?看来资讯部还挺闲的。”回头他就多派些工作给了。
  自从上回看到方柳时和罗盼彤亲吻的那一幕,他就知道他的单恋结束了,只是既然不可能成为恋人,他也宁可遥望着她,就算不说话,至少也能补偿他破碎的心。
  只是方柳时似乎视他如眼中钉,时时针对他,教他感到心惊胆战的,说不定哪天会因此丢了工作,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总经理,最近有些程序要更动,我……我先回去了。”他牵动唇角,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差点撞上迎面走来的罗盼彤。
  “他是见鬼了不成?”逃得那么快。
  “大概吧。”他哼了声。
  “你身子骨怎么那么僵硬啊?亏我还以为你常在健身的人,柔软度应该会好一点。”她轻拧着眉。
  方柳时抬眸望着她,这种高难度的动作,没学过的人就没办法轻易上手的,看到其它还没走的学员看着他在窃窃私语的,他就感到一阵窘迫。
  “够了吧?我都这样牺牲了,你什么时候才要答应嫁给我?”
  “你才来上第一堂课,问这个问题未免太早了吧?”她笑道。
  “才上第一堂课我全身骨头都快散了,再上个几天我不是挂了?”他翻了翻白眼。
  方柳时无奈的表情令她感到好笑,坐在他身旁,拿了条毛巾,贴心的替他拭去脸上的汗水。
  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他双眸炙热的看着她,看得她俏脸微赧,忙不迭的想将手抽回,但他强劲的力道反将她拉进怀中。
  “喂!这里还有人啦!”她亟欲推开他。
  “有人又怎样?让他们看。”他只想抱着她。
  “别这样。”她可不想成为舆论的焦点啊!
  “除非你答应嫁给我。”他索性耍赖。
  “哪有人这样的啦!”罗盼彤嘟着嘴,这样岂不是便宜他了?
  “有啊,就是我。”他正经八百的说。
  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汗水味,罗盼彤仰头看着他,他俊目如星,宽厚的唇微泛着笑意,她拿起握在手中的毛巾,猝不及防的往他脸上抹去。
  “很累吧?去冲个澡。”趁他忙着将脸上的毛巾挥开时,她动作敏捷的跳离他怀里。
  “该死的,你搞什么鬼?”他拿下毛巾,难掩愤怒的说。
  “我看你全身是汗,好心替你擦汗呀!”她一脸灿烂。
  “擦汗?”他倏地起身,缓缓的走向她。
  “你要干嘛?”她警戒的看着他。
  方柳时扬唇一笑,也不理会现在还有其它人在,迅速的一把搂住她,将她扛在肩上。
  罗盼彤只觉得一阵混乱,等她回过神来,张眼所及的,却是他宽厚的背。
  血液逆流至她脑里,她面颊绯红,这才明白自己被他当成布袋扛在肩上。她辛苦的撑起头,看到许多学员惊讶的表情,顿时感到羞窘,天啊!这样她还有脸见人吗?
  “方柳时,放我下来!”她爆出一声尖叫。
  “没问题,等到了冲洗室,我再放你下来。”他刻意放大音量。
  “你胡说八道什么?快点放我下来啦!”她都快脑充血了。
  “小声点,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吗?”他语调暧昧的说。
  原本已经涨红的面颊更是变本加厉,她用力拉着他的衣服,看着自己严然成了众人的注目焦点。忍不住低吟,看来只要和他在一起,她想不出名都难。
  “我不用嚷嚷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她哀怨的说。
  “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我马上放你下来。”他笑道。
  “你想得美!”用这种手段胁迫她,门儿都没有。
  “那只好麻烦你委屈一下了。”他倒是乐意得很。
  可恶!她几时这么丢人现眼了。?
  瞧他自得其乐的将她扛出教室,步伐稳健的往更衣间走去,看着旁人对她行注目礼,她索性闭上双眼,最好是让她脑充血不省人事,她也不用面对这些奇怪的眼光。
  全是他害的啦!罗盼彤欲哭无泪的吸着鼻子,蓦地,一只手拍上她的臀部,令她惊呼出声。
  “你干嘛?”
  “别紧张,冲洗室到了,不过有男女之分,你想在哪里洗呢?”他笑问。
  “你去男生那边洗,我去女生这边洗。”她镇定的回答。
  “可是我想跟你一起洗。”
  “方柳时,这里可不是你家,我总不能你进来女冲洗室呀!”想被当成色狼丢出去吗?
  “但我也不想扛你去男冲洗室洗……这样吧!回我家洗。”他兀自做了决定。
  等等,他的意思是,想这样扛着她到他家去洗澡?
  天啊!在这里扛着她四处晃已经够丢人现眼了,他还想扛着她出去?那她干脆当场咬舌自尽算了。
  “你这个大变态!放我下来,我不要去你家洗澡。”她双腿狂踢。
  “急什么急?我们马上回去。”他压住她的腿,转身往大门走去。
  不不不!她死都不想这样出去,这个男人是脑筋有问题吗?非要成为话题焦点就是了,幸好她不是什么知名人物,否则岂不是会登上明天的早报?
  “算我怕你了,麻烦你放我下来好吗?我快要脑充血了。”呜呜呜,她几时这么窝囊了?
  听着罗盼彤软化的语调,他将她横抱在手中,看着她异常红润的脸蛋,俊脸上有着一丝心疼。
  唉!若不是她一直不点头下嫁,他又何必使出这种手段?况且他若再继续来上这折磨人的瑜伽课,下回挂掉的人就是他。
  为了自己的未来着想,只能用这种方法威胁她,这一切全是为了她。
  “那你愿意嫁给我了吗?”方柳时不死心的追问。
  “你真的很执着。”就连这一段时间也不愿意等,让她一点成就感也没有。
  “当然,因为我爱你呀!”他深情款款的说。
  听着他的爱语,罗盼彤轻笑出声,纵使他说过不下百次,每次听到他含情脉脉的真情告白,还是令她感到脸红心跳,欣喜若狂。
  “反正如果我不答应,你用绑的也会把我绑上礼堂。”她闷声说道。
  “是啊,你真了解我。”他笑得一脸开怀。
  “不过,你还是要来上瑜伽课。”她也有她的坚持。
  “为什么?”原本得意的笑容垮了下来。
  看他瞬间变脸,她心里有一丝丝得意,没道理总让他占尽上风,偶尔她也得扳回一城呀!
  “你的筋骨太硬了,练瑜伽对身体有益,所以你还是要继续上。”
  “一定要吗?”方柳时无辜的看着她。
  “一定要!”她铿锵有力的说。
  “如果我答应,你就要嫁给我?”他质疑的看着她。
  “对。”反正她也躲不掉。
  犹豫了好半晌,方柳时一咬牙,为了迎娶美娇娘,他这一点点的牺牲压根不算什么。
  “好,我答应你。”他表情古怪的说。
  闻言,罗盼彤乐不可支的拉下他的头,给了他一记缠绵悱恻的热吻,没料到她会主动,方柳时化被动为主动,侵入她的唇舌,汲取她芳唇里的蜜汁。
  “哇塞!刚才听别人说盼彤被一个帅哥扛出来,本来我还不相信,没想到是真的。”张语芹错愕的看着眼前打得火热的两人。
  “跟这个猛男一比,何宇陶就逊掉了,难怪盼彤不会选择他。”刘雨竹分析道。
  “只是这个帅哥好像有那么点眼熟……”在哪儿见过呢?
  “我也这么觉得。”刘雨竹拧眉。
  蓦地,两人杏眼圆睁,极有默契的望着彼此。
  张语芹拿起手中的财经杂志,动作迅速的翻到其中一页,上头四个帅哥中的其中一个不就是眼前的男人吗?
  “方……方柳时!”张语芹惊呼。
  “单身公害之一吗?”天啊!没想到会见到本人。
  “盼彤几时交了个这么优秀的男朋友?”而且还瞒着她们。
  “我也不知道。”
  “可恶!我非得要对她严刑拷打一番。”亏她天天在她耳边唠叨,有这种好康的也不会跟她说一下。
  “呃,我看,还是改天吧。”刘雨竹尴尬的拉着她。
  看那两人吻得难分难舍,她们这两个电灯泡还是自动消失比较实际一点。
  罗盼彤穿着一件短袖白色T恤,搭上一件黑色短裤,甩着一头俏丽的棕色短发,尖挺的鼻梁上还戴着一副深蓝色墨镜,她提着一袋轻便的行李,悠闲的踏进“活力度假村”里。
  她身后紧跟着一名高大俊挺的男子,身上也是穿着和她相同款式的衣服,肩上扛着一袋行李,气定神闲的跟在她后头。
  “方先生,方太太,房间已经替您准备好了,请跟我来。”一名甜美女子客气的招呼道。
  “方太太?这称谓我真不习惯。”罗盼彤拧眉。
  “你都嫁给我半年了,还不习惯?”方柳时扬眉。
  “这要我怎么习惯?还是叫我罗小姐吧!”叫太太感觉像被叫老了。
  去年底,两人在众多人的祝福下走向红毯的那一端,就此告别了单身生活,而她的身份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瑜伽老师,变成方氏企业总经理夫人,更是方家的长媳,想到她就感到头皮发麻。
  幸好他父母对她是百般呵护,甚至是有了媳妇忘了儿子,有时她都忍不住要替丈夫叫屈,不过方柳时似乎是乐得轻松,最好是别来烦他更好。
  这回旧地重游,罗盼彤才知道方柳时也是这家度假村的股东之一,而且还享有特权,这也难怪她会在这里遇见他,且服务人员对他必恭必敬的,看来这项特权比她的头奖奖项更吸引人。
  “老婆,你该习惯才行。”方柳时亲匿的吻着她的脸颊。
  “我想我这辈子都没办法习惯。”她叹了口气。
  “嫁给我有这么难受?”他无辜的问。
  “不是难受,是不习惯。”
  要她改掉二十九年来的习惯,真是太难为她了。
  “好吧!我有足够的时间等你习惯。”他笑道。
  好不容易将她拐进礼堂,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他有一辈子的时间等她适应。
  看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湖光水色,想起她为了一顶帽子,奋不顾身的朝他飞身扑来,他莞尔一笑,捏捏她的俏鼻。
  “很痛耶!”罗盼彤挥开他的手。
  “记得你在这里为了一顶帽子扑在我身上的事吗?”
  闻言,她轻笑着,若不是那顶帽子,她说不定不会认识他,很可能两人毗邻而居,却互不相识,更不可能相爱相守一辈子了。
  “当然,那顶帽子我还留着。”
  “你还留着?留着做什么?”他脸色丕变。
  “我说过,那顶帽子对我意义非凡,怎么能随便丢掉?”她理所当然的回道。
  方柳时双眼微眯,意义非凡?他就知道她对她那个前男友余情末了!
  “罗盼彤,你还记得你是我老婆吧?”他笑得格外温柔。
  “是啊!怎么了?”她纳闷的看着他。
  “那么,你认为你留着前男友送的东西对吗?”他再问。
  听出他酸不溜丢的语气,罗盼彤先怔愣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俊脸微寒,额上青筋直冒,她搂着他的手臂,唇边漾着一抹笑靥。
  “又吃醋?你真是可爱。”
  “别跟我打马虎眼,回去马上把那顶帽子扔掉。”他火大的说。
  “我不要。”她摇头。
  “你心里还爱着他是吧?”他沉下脸。
  看他怒火攻心的模样,她放声大笑。
  每回见他吃醋的表情,总会让她心花怒放的,不过若再让他这么生气下去,到时候玩过头就不好了。
  “笨蛋,我爱的人是你,不然我干嘛嫁给你?”罗盼彤轻敲着他的头。
  她娇柔的嗓音稍稍平息了方柳时的怒火,既然她爱他,又何必留着旧情人的东西?是想证明她曾经多专情吗?
  “那就扔了它。”他哼了声。
  “那顶帽子可是我和你相遇的关键物,你怎么舍得扔掉它?”她笑着解释。
  “你是说,是因为我?”他诧异的看着她。
  “当然啰!我早就说过,我前男友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爸了,你究竟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老是怀疑她。
  原本的满腔怒火瞬间被浇熄,他吐了一口气,一脸歉疚的看着妻子。
  不能怪他爱疑神疑鬼,实在是他太爱她,太在乎她,否则他何必管她要留着谁的东西?
  “抱歉,我太冲动了点。”他道着歉。
  “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她一向有容乃大的。
  他轻搂着她的腰,飞快的轻啄了下她的唇,罗盼彤羞红了脸,匆忙的环顾四周,幸好没人注意他们,否则岂不是羞死人了!
  “这回我们就待个一个月再回去吧!”方柳时笑着提议。
  “这个主意好!”她百分百赞成。
  “上回才住没几天就被召回去,简直是浪费我的假期。”他叹着气。
  “我还不是一样?要不是某人不告而别,我也不会郁郁寡欢,让我一个好好的假期变成不堪回首的记忆。”她意味深长的说。
  明白她摆明着在说他,方柳时摘下她的墨镜,罗盼彤呆愣了一会儿,连忙伸手要抢他手中的墨镜,只见他贼贼一笑,一手压住她的后脑勺,吻住她娇嫩的红唇。
  既然她对他还有怨言,那他就还她一个美好的假期,这回,他如影随形的随侍在侧,让她有个充实又愉快的甜蜜假期。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