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珍珠 第十章
  海香雪一直以为放元承硕走出她的生命,她一定能坚强的挺过去。
  
  但是,她错了。
  
  他的离开,只留下了一室的沉寂。
  
  她当初既然是穿金戴银,以硕王妃的身份进王府,现在即使王爷不在家,其它的仆人当然不敢苛待她,但是也没有人理她,所以她的身边总是冷冷清清的,冷清到她的眼前时常出现元承硕的幻影。
  
  在他离开的第一天,她亲耳听见他唤她去替他磨墨备纸的吼叫声,但是当她飞快奔到案桌前时,才发现那里除了一堆书之外,根本空无一人。
  
  那时,海香雪的心里除了怀疑,还有一丝丝的惆怅……

  
  怀疑她的听力,惆怅着她的孤寂。
  
  在他离开的第三天,她在睡梦中明明感觉到有两片温热又熟悉的薄唇贴着她的小嘴辗转吸吮,那激情的索取像是要连她的灵魂都吸走一般狂放而炽热,但是当她猛然睁开眼睛的时候,才看见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这时,海香雪除了惊讶,还有更多的惋惜……
  
  惊讶着梦境的真实,惋惜着她突然被遏止的热情。
  
  在他离开的第七天,她亲眼见到俊帅的他噙着一抹讥诮的微笑在后花园里盯着她瞧,那深不见底的黑瞳像是有庞大的吸力,牵引着她全副的注意力,但是当她聚精会神,双眼一瞬也不瞬,走到那个地方时,早就只剩下空气而已。
  
  发现她依然被自己的幻觉愚弄,海香雪全身一松,软趴趴的跌坐在泥土堆上。直到阵阵凉风为她的脸上带来寒意,她才知道自己早就满脸泪痕。
  
  被元承硕连续似是而非的出现惊吓过后,她几乎可以对自己发誓,她是真的亲身体会过这些事。
  
  那个一去就毫无消息的人真的不只出现在她的梦里,甚至连真实的生活他都没有放过。[热@书X吧#独%家&制*作]
  
  海香雪全身的细胞、五脏六腑、四肢都牢牢的记住了元承硕陪伴她的每一种感受。
  
  每当她在自己的世界里遇见他一次,她的心口就会被一把叫做相思的利刃划出一道血痕……
  
  如果她能够面对坚强后的真心,她就会发现,其实自己已经爱惨了这个男人。
  
  只是她不知道,伤透他的心的她还在不在他的心里……
  
  她这样的为他失魂落魄,应该是伤害他的现世报吧!要不然她不会这么没用,还自以为是幸福的沉醉在往日的点点滴滴里。
  
  元承硕不在,海香雪连吃饭都提不起精神。她总是懒懒的趴在窗台上凝望远方,就像是等着主人回家的白文鸟。
  
  她的肚子一点都不饿,只是有些疼,有些酸。但是这些肉体上的折磨,都比不过在她心底被想念煎熬的痛苦。
  
  海香雪觉得自己已经生病,生了一种思念加上后悔与痛苦的病。
  
  只是这种类似自找死路的怪病,除了换一个心脏、换一副灵魂之外,应该没有任何能治愈的方法了吧!
  
  然而她对元承硕的心心念念、魂萦梦牵全部落入了嫣红的眼底。
  
  一开始,嫣红还很挣扎,不知道该不该安慰海香雪,直到她看见她的好小姐每天只会哀声叹气,忠心护主的勇气让她不得不开口了。
  
  “小姐……呃……王妃,吃饭吧!”她端来海香雪平时最爱的西湖牛肉羹。
  
  “拿走吧!我不饿。”她连头都没抬,维持同一个姿势继续发呆。
  
  “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弄坏的啊。”
  
  “那怎样?”反正已经没有人会关心她了。
  
  “要不,去找王爷吧!”心病还需要心药医,小姐的症状只有硕王爷能够医治。
  
  “找他?”陡然听到跟元承硕有关的事,泪水再度涌入海香雪早就哭到发疼的眼眶里。
  
  “王妃……承认吧!你不能没有王爷啊!”
  
  嫣红的实话震醒了还陷在思念中的海香雪,她瞪着空气里的某个地方,仿佛元承硕就站在那里向她招手。
  
  然后她的知觉逐渐僵硬,直到胸口胀痛,她才发现眼前的世界早就一片模糊。
  
  元承硕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到她的身边了……
  
  而逼走他的,就是愚昧无知的自己。
  
  把幸福握在手中,也不懂得珍惜的自己。
  
  不管她有多沮丧、挣扎,一切都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极端的痛苦袭向胸口,让她紧紧抱住嫣红,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的浮木。
  
  她深吸一口气,终于哇的一声,放声哭了出来。
  
  而这凄凉的哭声几乎传遍了整个王府,大家都知道王妃到底有多伤心。
  
  海香雪埋在嫣红的怀里,哭到声嘶力竭,涕泪俱下。她的眼泪浸湿了嫣红的衣裳,更哭乱了自己伪装的坚强。
  
  她为自己的牺牲哭泣,更为元承硕的离开哭泣……
  
  “嫣红,我好难过。我的心里……好像破了一个大洞……”她抽抽噎噎,哭到哽咽。
  
  “王妃,我们去找王爷吧!”嫣红抱着哭得伤心欲绝的主子,提供唯一补救的方法。
  
  “可是我之前对他那样……我怕……”
  
  “你怕什么?他就是因为喜欢你,才会生气。是你想太多,想牺牲,想成全,想退让……才会把王爷逼走的啊!”嫣红一语点醒梦中人。
  
  “所以……”海香雪似懂非懂的点头,希望嫣红说得更多。
  
  “所以你要把王爷追回来啊!反正你这样大仁大义,替他们皇族着想,可是根本没有半个人会感激你,也不会有人自动抱着几十两黄金来到你的面前,养你到终老。既然这么不值,为什么要把到手的幸福往外推呢?”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一席真心话,嫣红早就想说了。
  
  “更何况王爷如果真的不在意你,为什么要把白珍庄的事往自己身上揽呢?”
  
  因为嫣红的点破,海香雪的泪水稍稍停止奔流。
  
  这么说来,她和元承硕之间还是有希望的啰!
  
  其实如果真的有机会能再见面,她好想告诉他,她真的好爱他。白珍庄在她的心里根本比不上他,她很开心能嫁给他……
  
  如果他听见了,一定会很高兴吧!
  
  她原本灰败的心燃起希望的火苗,似乎看见前途有一丝光明。
  
  “可是他在皇宫……”海香雪质疑的看向嫣红,没忘记现实的严酷。
  
  大家都知道皇宫是守卫多么森严的地方,根本不是想找谁就随便能够进进出出的大食堂,更何况是要找堂堂的硕王爷。
  
  “这样啊……”嫣红开始动鬼脑筋,“我拿钱请总管买通小太监,让小太监告诉我们王爷的行踪。”
  
  “然后呢?”
  
  这个相当可行的方法,让她突然感受到人生出现了一丝曙光。[热@书X吧#独%家&制*作]
  
  “然后?然后我们就请王爷回家啊!”
  
  嫣红实在不懂,为什么一向聪慧的小姐,在遇上跟硕王爷有关的事之后,就会变得傻愣愣的?
  
  “对啊!回家!”海香雪双眸一亮,仿佛终于醒悟的点头。
  
  家,这个字眼对成亲之后的她来说,曾经多么遥远,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哪里才是她真正的家!
  
  但是现在痛过也哭过的她清醒的体会到了,只要有元承硕也有她的地方,无论在何方,那就是她的家。
  
  对,她要找他一起回家。
  
  
  
  “听说……皇儿最近成亲啦!”
  
  不敢直接惹恼叛逆小子的皇帝,只敢在两人对弈的时候,假装不痛不痒的开口询问。
  
  “是啊!”一听见父皇提到现在最让他头疼的事,元承硕连拿棋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改天把新婚妻子带来给朕看看可好?”
  
  没办法,不是他想看,更不是他吃饱了要管皇儿的感情事,而是同样也不敢得罪儿子的玉贵妃整天吵得他实在没法好好睡觉。
  
  说到这个总是把他往外推的小女人,元承硕原本紧锁的眉头皱得更紧。
  
  “她不会来的。”
  
  看见爱子露出这种倍受挫折的表情,皇帝反而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儿媳妇好奇极了。
  
  “喔,是谁这么有胆识,居然拒绝朕的爱子硕王爷?”
  
  当元承硕听到“硕王爷”这三个字时,居然一反常态,沮丧得连肩膀都跨了下来。
  
  “就是‘硕王爷’这三个字,让她不能接受我,也不敢接受我。”
  
  根本找不到倾吐的对象,元承硕干脆对着一向最疼爱他的父皇一五一十说清楚。
  
  “喔……”皇帝了然于心的点点头。“没想到我们父子还真像,不但长得像,连际遇都像。”
  
  皇帝话中隐含玄机,让元承硕再度打起精神。
  
  “所以……父皇能帮我啰!”
  
  但是思绪已经飞远的皇帝似乎没听见元承硕的要求,他的脑海自顾自的回到过去最美好的时光里,缓缓的对着儿子诉说一段好久都没有人记起的故事。
  
  “朕刚当皇帝之时,独宠一位叫莲儿的才人,她柔媚多情又知书达礼,让朕简直离不开她。”
  
  皇帝眼睛里的光彩明明白白的写着眷恋。“没想到她却因为其它嫔妃嘲笑她的身家背景寻常,居然自请服侍太后,而我就在她以死相逼的威胁之下,不得不应允了她……”
  
  “然后呢?”元承硕好奇的问,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希望这段故事能有个快乐的结局。
  
  也许是因为对自己感情的投射吧!
  
  但是皇帝略显哀伤的眸光却让他失望了。
  
  “然后你皇奶奶死后,她就出家为尼,替她老人家祈福。”皇帝的语气淡照,但是很清楚的流露出无尽的惆怅。“而朕终此一生……再也找不到一个能代替莲儿的人……”
  
  元承硕看着父皇悲伤的眼光,似乎对这样的无奈能够感同身受,身为皇族人,高贵的身份并不是由他们自己所选择。
  
  但是如果因为这个原因而被纯净的爱情排拒在门外,那真的是太不值得。
  
  他的语气同样哀伤,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父皇。
  
  “如果当初父皇再多努力一些,也许那位莲儿现在就会陪在父皇身旁。”
  
  “是啊!”皇帝摸了摸胡须。“所以你应该听懂朕的意思了吧!”
  
  他都已经说出自身的悲惨遭遇,点得这么明,如果他的爱子再不明白,就活该他的老婆也跑掉。
  
  父皇把话挑明了说,愿意拉他一把的意思太过明显,那么决定要为爱拼搏一次的元承硕就决定开口……
  
  他立刻离开座位,难得恭敬的向皇帝打躬作揖,表达最高深的巴结之意。
  
  “父皇英明神武,儿臣佩服。不知父皇可愿开启天听,助儿臣一臂之力?”
  
  “你突然这样咬文嚼字,朕还真不习惯咧!”从来没有被这个儿子这样尊敬过,皇帝全身泛起鸡皮疙瘩。“朕当然可以帮你这一次,只是……”
  
  他辛劳的付出,当然要有相等的条件交换。
  
  而老狐狸生出来的小狐狸,怎么会不明白老子的心思?!
  
  元承硕在皇帝的挤眉弄眼之下心领神会,在最快的时间内给了皇帝一个圆满的答复。
  
  “儿臣一定会日夜努力生孩子,让他们每天去烦母妃,到时候就不会再有人吵父皇睡觉了。”
  
  他终于可以一觉到天亮了!
  
  这个完美的答案,让皇帝决定高抬贵手,帮他一个大忙。
  
  “一言为定。”皇帝的眼睛发亮。
  
  “一言为定。”元承硕只差没有跟父皇歃血为盟。
  
  皇帝乐得呵呵直笑,这个聪明的帅小子真不愧是他的儿子,既然人家这么识相,他这个当爹的当然要好好表现一番。
  
  “好,朕现在就收你的王妃做义女,封她为天乐公主,并赏田十亩、食禄千户,再加赠黄金千两、锦缎百匹、汗血宝马五对、宫女十人当嫁妆。怎么样?这样精雕细琢的人儿配你刚刚好了吧!”
  
  想到自己轻轻松松、三言两语就能帮爱子解决困扰,皇帝似乎也能从过去的后悔中得到些许补偿,爽朗的笑开怀。[热%书?吧&独#家*制^作]
  
  “谢父皇。”元承硕的黑眸闪闪发亮,完全取代刚才的萎靡不振。
  
  其实有个皇帝当老子还真好,至少别人就没能像他有这样的特权,能直接把老百姓变成公主,娶来金屋藏娇。
  
  想到这里,元承硕好像又没有这么讨厌他的皇族血统了。
  
  “别忘了你的诺言才是真的,现在赶快领朕的口谕传旨下去,叫龙朔阁的内吏写成诏书。”皇帝知道儿子的细心,先一步把话用白纸黑字写清楚。
  
  “父皇深恩,儿臣铭感五内。”元承硕眼眶含泪的盯着父皇,感动得就要跪下道谢。
  
  “别再说这些有的没的,浪费时间!快去吧!”
  
  他那副热情如火的样子,看得皇帝直想笑,干脆挥挥手赶他走,留自己一个人笑个够,也一次把那个无缘的莲儿想个够。
  
  
  
  正当元承硕兴匆匆的拿着诏书回到硕王府时,才发现府里的人根本没有一个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连守门的侍卫都不见了。
  
  从没见过王府变成这种荒废的模样,他第一个担心的人是海香雪,那个什么都怕,什么都担心的小女人,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过度的忧虑让他难得的在自己的王府里拔足狂奔,在每一间厢房里寻找熟悉的身影。
  
  然后他忙乱的脚步,被花园里大大小小的哭声牵引过去。
  
  “王妃,你要节哀啊!”嫣红站在海香雪的身边,哭得涕泪齐飞。
  
  “王妃,我们会一起跟你守住王府。”
  
  高壮的王府侍卫们一起发誓。
  
  “王妃,我会去联络其它王爷,一定会把硕王爷救出来。”总管哭得眼泪都红肿了,只差没有跪在地上哭天喊地以示忠心。
  
  虽然大家哭得很伤心,但是没有一个人比海香雪哭得更惨。
  
  她泣不成声,连呼吸都有困难,仿佛随时都会晕厥过去。
  
  只是这样诡异的情况让元承硕好奇极了。到底是发生什么事,让大家如丧考妣?
  
  “请问,你们为什么要哭成这样?”
  
  他没有费力的提醒大家自己的到来,缓缓的、很自然的,像个路人甲,插入人群之间。
  
  “你不知道啊?”厨房大婶的衣袖沾满眼泪和口水,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家可怜的硕王爷被皇上关起来啦!”
  
  “为什么?”他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
  
  “还不是因为他先斩后奏,跑去成婚。”总管不胜欷吁的摇摇头,还顺便擤了一把鼻涕。“人家不是说虎毒不食子吗?怎么圣上会这么残忍?”
  
  怎么会?我父皇可好得不得了!元承硕几乎要出声为父皇平反骂名了。
  
  “对啊!王爷不过是想要成亲而已啊!”气愤的园丁一跺脚,还顺手拔了几根草,以示泄愤。
  
  “你们听谁说的啊?”
  
  元承硕简直没见过这么不灵敏的情报系统,骗钱吗?他硕王府的钱居然是这么好骗的啊?
  
  “还不是总管买通的守门小太监说的。”嫣红因为陪着海香雪哭泣,声音变得沙哑。
  
  元承硕实在没心情再听这些连篇鬼话,终于在人群中找到缝隙,挤到聚集眼泪的中心点,海香雪的身边,还神气的拿出刚出炉的诏书,在大家面前摇晃。
  
  “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
  
  “王爷?”
  
  “王爷,你终于回来啦!”
  
  “王爷,王府不能没有你啊!”
  
  此起彼落的惊叫声彻底满足了元承硕的虚荣感,没想到他在大家心中还满重要、满受欢迎的嘛!
  
  一听到大家的吼叫声,哭得梨花带雨的海香雪终于回神,抬起头望向元承硕,几乎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
  
  “是你吗?你……你回家了吗?”
  
  她伸出手向他探询,露出比喜极而泣还哀伤的笑容。
  
  “是我,我回家了。”
  
  他牢牢的握住海香雪发冷的柔荑,暗自发誓,他再也不轻易放开手。
  
  元承硕离开的这些日子以来,她从没想过还能再见到对着她微笑的他,更不要说还是现在为她万分担忧的表情了。
  
  “再看到你真好。”
  
  海香雪软嫩白皙的小手慢慢的抹上他的脸庞,那缓缓的速度像是要记住曾经甜蜜的过往。
  
  然而,重逢的喜悦和被思念、悔恨折磨的疲倦,同时袭上海香雪瘦弱的身躯,欣喜若狂的她还来不及对元承硕说一句她准备好久的欢迎回家之词,眼前一黑,体力不济,就晕了过去。[热%书?吧&独#家*制^作]
  
  “香雪……”他抱住她瘫软的身子,激动的大喊。
  
  “王妃!”厨房大婶也跟着吓晕了。
  
  “王妃……”嫣红抓着海香雪的手拼命摇晃,希望能摇醒她。
  
  慌乱的人群中,只有总管见惯大阵仗,还能保持冷静,他挥开挡在海香雪身边的人群,大骂道:“你们在鬼叫什么?快传御医啊!”
  
  
  
  “承硕……承硕……”
  
  从昏迷中惊醒,海香雪满脸冷汗,一睁开眼睛便急着搜寻丈夫的身影。
  
  “我在这儿。”元承硕很自然的抓住她的手,轻拍着她的背部,安定她的情绪。
  
  “你……”
  
  不知道他现在的情绪是平和还是生气?海香雪好专注,好深情的望着他,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本来他还想硬下心肠,跟她好好的算这笔遗弃亲夫的帐,但是见到她居然为了自己茶不思、饭不想到营养失调,甚至昏倒的地步,他十分心疼,怎么样都无法板起脸孔,只能倾尽所有的柔情,呵护着她。
  
  “怎么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呢?御医说你的身体很虚啊!”他拨开她黏在额头的湿发,温柔的语气仿佛之前的伤害都不曾发生。
  
  而他的态度,终于让她放下心中的那块大石。
  
  “你终于回来了,我……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
  
  再见面的兴奋,让海香雪抛开所有的矜持,扑进他的怀里,诉说所有的思念。
  
  想念,原来是牵系情缘最难割舍的一条线。
  
  也是这条线,让她怎么都放不下他、离不开他……
  
  “承硕,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我有好多话想告诉你,我好怕什么都来不及了。”
  
  两心坦白的瞬间,她好想抱着他大哭,哭尽所有的后悔,哭尽所有的伤悲。
  
  原来她是如此的需要他,她担心他在皇宫里的安危,担心所有有关他的问题……因为如果她的生活里没有他,那么即使给她十个王妃的头衔,她也没有任何为人生奋斗的意义。
  
  自始至终,她的心里满满的都只有他,虽然她曾经很努力的骗过自己。
  
  静谧的气氛中,有了妻子的衷曲,元承硕爱情的灵魂彻底得到救赎。
  
  此刻,他才算安心,终于能够重新把心爱的妻子拥入怀中。
  
  失而复得的海香雪紧紧捉住他的衣襟,抢在他开口之前对他说:“承硕,我什么都想清楚了。对不起,我不会再离开你身边。你对我来说,比白珍庄重要一千倍。”
  
  这些话她在心中反复默念了好几个日夜,她曾经对自己说,如果再见到他,她一定要毫不犹豫的说出来。
  
  现在能偎在元承硕的怀抱里,什么配不上之类的浑话,她都不记得了,也不会再去想起。
  
  因为她好高兴,她还是有机会能开口,面对面的告诉他,她爱他。
  
  “真的?”小妻子的真情告白,让他笑开怀。“你确定?”
  
  “再确定不过。”她望着他的眼眸,坚定的点点头。这一次,她再也找不到后退的理由。“只是以后……”
  
  她深情的凝望着他,希望他能够勇敢到有跟她携手共度一切困难与反对的准备。
  
  海香雪视死如归的表情,让他开心得想笑。
  
  元承硕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轻声的安抚她,“没有你想的那些以后。”
  
  他们两人之间让她忧虑的一切,他都已经为她披荆斩棘,干脆的解决了。
  
  “因为以后你就是父皇的义女天乐公主,我们是公主嫁王爷,完美绝配。”
  
  元承硕缓缓的打开诏书,递到她的面前,让她看清楚里面的每字每句。
  
  他要让她明白,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鸿沟或高墙。
  
  从此之后,他们就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他们要美满到天下人都嫉妒。
  
  “这是真的?”她颤抖的伸出纤纤玉指,轻柔的抚摸着锦布上能让她幸福一辈子的圣恩浩荡。
  
  再一次,她的眼眶里蓄满泪水,只是这次满满的都是喜悦。
  
  “真的。”
  
  他托起她娇美的下巴,在近距离里,让她看清楚他眼里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
  
  而那充满怜惜的目光,也让海香雪的心为他融化。
  
  但是现实过度的顺遂,突然让她有一丝警觉心。
  
  这一切都美好得不像是真的,该不会……
  
  “你是怎么拿到的?”
  
  她好担心,他会不会用什么不得了的条件当作牺牲?例如,以后要娶十个、八个番邦公主,以示报效国家的忠诚。
  
  听见她提到交换的条件,元承硕笑得眼睛都眯起来。
  
  一想到诏书背后的无尽甜头,他就想为自己的好运道喝彩。
  
  第一百次,他在心里面感激父皇的神机妙算,皇恩浩荡。
  
  因为有了她,他这个硕王爷才当得有价值,他的硕王府才不会只是一栋装饰华丽的空屋。
  
  他与她终究能拥有情人间的幸福,完成一个夫妻的圆。
  
  海香雪看着他笑,也跟着沉醉的笑了,殊不知可爱的小绵羊就这么落入了可怕大野狼的掌心里。
  
  元承硕的手缓缓的在她圆润软嫩的肩头滑动,不怀好意的伸出狼爪,准备伺机而动。[热%书?吧&独#家*制^作]
  
  他贴近她的耳畔,暧昧的低笑轻语,“这个嘛……我等一下就告诉你。”
  
  “那……我也有事要告诉你。”
  
  既然两人相爱的心意如此明显,不再改变,那么海香雪干脆把心一横,决定要诚实的对元承硕坦白所有的事情,就是那一壶加了春药的酒让他们……
  
  但是她还没开口,他马上抬起她小巧的下巴,吻上她玫瑰般柔嫩的小嘴,不让她有任何说话的机会。
  
  因为元承硕不想听到,当他的硕王妃听见这个交换条件时,可能会发出的娇嗔。
  
  现在的他,只相信先做了再说。
  
  只是被满满的热情堵住小嘴的海香雪,也顺势放弃挣扎。
  
  既然他对她总是这么猴急,那么就让他以为自己从头开始就是这个鬼样子好了。
  
  一个一辈子都只为她猴急的男人!
  
  海香雪在他辗转吸吮的唇间,得意的轻笑。
  
  真不错……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