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和你之间 尾声
  林子聪弹起琴,不说话。
  这是他一惯的个性,和明很了解,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很少见你这样注意一个人。你应该清楚你和他之间的距离。还有,不要让任何人,抓住你的任何把柄,否则,你就完了。”
  和明走了之后,林子聪一个人,靠在琴旁。
  注意这个小混混?不会吧。
  可是,无法忽略掉,在他身上,那总是萦绕不散的一缕温柔。
  仿佛,可以握在指尖的,一缕温柔。
  有了这一场冲突,阿浩心?有点过意不去。
  再一次来还钱的时候,他又蹲在了琴房的一角。
  “钱你不用还了。”林子聪冷淡的说道。
  “不,还有一半没有还,我会还给你的。”

  “剩下的我不要了。”
  “要不要是你的事。还不还是我的事。”
  林子聪听了,不再说话。
  觉得气氛很僵硬,阿浩开始寻找话题,“你的歌,真的,很好听。”
  知道林子聪不会开口,阿浩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曲风很多变,总能引领潮流之先。音乐很上口,在卡拉OK都很红。连我们老大都在唱你的歌。”
  说著,阿浩流露出向往的表情,“真想知道,那?美的旋律,到底是怎?写出来的。天赋就是天赋,学不来。”
  林子聪走了过来,蹲在阿浩面前。
  “把手伸出来。”
  阿浩乖乖的伸出右手,张开五指。
  林子聪也伸出手,两个人手掌相对,轻轻合在一起。
  “啊,天哪,我的手和你一样大,天哪,我们的手指一样长。”阿浩惊讶的叫道
  一直羡慕林子聪有一双手指修长纤细,美丽的手,阿浩突然发现,自己的手,长的跟他的很像。
  都有纤细的手指,修剪的整齐的指甲,方型掌。
  唯一不同的是肤色,阿浩皮肤黑一点。
  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居然也很好看,阿浩兴奋起来,看著林子聪。
  那张酷帅的脸,离自己这?近,近的可以数的清他的睫毛,冷冷的眼神,勾魂夺魄一般吸引人,黑色的眼眸,仿佛看不见底。
  林子聪垂下眼帘,然后站了起来。
  阿浩无法自控的脸红心跳,逃一般的离开了。
  好一段时间,阿浩都没有再去林子聪的工作室。
  这天晚上,在舞厅值班的阿浩,看到了电视上,林子聪的访问。
  在海边,一辆鲜柠檬黄色的跑车旁,林子聪接受媒体访问。
  海风中,他的黑色长风衣被吹起下摆,仿佛天神降临一般,姿态潇洒的靠在跑车边,一任镁光灯闪烁。
  舞女阿美走了过来,一下子伏在阿浩的背上,把口中的烟喷向阿浩,引的阿浩直躲。
  “看什?呢?哦,林子聪,帅!”
  “没有啦,我在看跑车。”
  电视中,跑车门被打开,不是拉开,而是如海欧之翼般伸展向天,好漂亮。
  “这样的车,你不要想啦。”阿美扭著腰走开。
  阿浩轻叹。
  告诉任何人,都不会被相信,自己,曾经离林子聪那样的近,近的可以看清他一根根的长睫毛。
  那?近,可是又仿佛,是天与地般的距离。
  存够了五万块钱,阿浩来到了工作室。
  把信封交给林子聪之后,阿浩说道:“以后,我不会再来了。”
  林子聪抬起眼,看著阿浩,没有说话。
  “在电视上看到你的访问了,车子好漂亮。”感觉到尴尬,阿浩找到一个话题。
  知道林子聪依例不会说什?,阿浩转身要走。
  “你有车吗?”
  阿浩站住了。
  “有啊。”
  “漂亮吗?”
  “我觉得是。”
  “我可以看一下吗?”
  阿浩惊讶。
  带著林子聪来到楼下,停车场?,放著一辆一看就知道是二手的摩托车。
  “别看旧,马力不错,跟著我好几年了。”
  林子聪抬起眼,看著阿浩,双手抄在牛仔裤的口袋?,“可以,带我兜兜风吗?“
  阿浩一愣,“这个……”眼睛下意识的向楼上望。
  林子聪知道阿浩指的是工作,他酷酷的一笑,耸肩:“管他呢。”
  也许是这句洒脱的话,感染了阿浩,他跨上了摩托车。
  “去哪里?”
  “随便。”
  一阵轰鸣之后,车子飞驰在公路上。
  耳畔,风呼啸而过。
  速度带来的刺激,让林子聪不断的高声呼叫。
  “啊……啊……”
  仿佛是在发泄。
  阿浩也被这速度感染,他也大声的在风中呼叫起来。
  “啊……”
  摩托车风驰电掣,穿过一条条街道。
  一直驶上了半山。
  把车停在路边,两个人下了车,站在崖边,欣赏起都市的夜景。
  “整个城市就在脚下。”
  “很美。”
  “听说是世界三大夜景之一。”
  “好漂亮。”
  靠在一起站著,阿浩和林子聪欣赏夜之风景,谁也没有再说话。
  不知什?时候,阿浩觉得背上热热的,这才感觉到,林子聪站在自己的背后,双手环在自己的腰际,下巴搁在自己肩头,一动不动。
  像是伏在自己背上的一只猫。
  感觉稍稍有点不自在,阿浩又不敢动。
  林子聪呼出的气息,不停的吹拂著阿浩的脖子,刺激他的官感。
  谁能想的到,本市最著名的歌星,万人迷大帅哥,让无数女人疯狂的男人,现在,他伏在自己的肩头。
  林子聪不动,也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
  阿浩伸手,覆盖在搂住自己腰际,林子聪的手上。
  从第一次见到这双手,就很想握一下了,那?漂亮的手,写出过那?多好歌的手。
  只是,单纯的,想要握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林子聪微微一动,阿浩慌忙放开手。
  “送我回去。”
  摩托车再一次在公路上飞驰起来。
  阿浩把林子聪送回了工作室。
  夜色中,空气越来越闷热,仿佛要下一场暴雨。
  坐在沙发?,林子聪盯著盘腿坐在地上的阿浩。
  心?想著要回去了,阿浩却迈不开步。
  这一走,就不会再见面。
  林子聪拿过一个口琴,吹响。
  是一首儿歌,童年时人人都会唱。
  他一遍又一遍的吹著,乐声中有一种呜呜咽咽,仿佛哭泣一般的感觉。
  突然,林子聪停下来,从沙发上像猫那样的爬了下来,爬到了阿浩的身边。
  迎上林子聪黑色深邃的眼眸,阿浩有点紧张。
  看著眼前的明眸被长睫毛覆盖,然后,柔软的嘴唇,贴在了自己的唇上。
  阿浩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僵住了。
  一动不动。
  嘴唇轻轻碰触在一起,很清纯的感觉,宛若十四岁的少年少女。
  青苹果一般的滋味。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霎间。
  阿浩看著眼前被放大的脸,慢慢离开,然后,林子聪慢慢睁开眼睛,长睫轻颤,似蝴蝶翅膀,明亮的眼神,仿佛穿透了自己。
  觉得心?有什?东西,仿佛在一霎间倒塌,阿浩无法动弹一下。
  林子聪又有如猫般的爬回沙发,重新拿起口琴,继续吹著那首儿歌。
  不敢看林子聪的脸,阿浩一直低著头。
  很久之后,阿浩慢慢的站了起来。
  僵在那?太久,几乎无法站起。
  摇摇摆摆的走到门口,阿浩打开门离去,没有说再见。
  林子聪继续吹著儿歌,乐声在?晨的夜色中回荡。
  吹著吹著,林子聪突然低声的笑了起来,最后,笑声越来越大,近乎歇斯底里。
  曾几何时,林子聪那?那?想要追寻到一缕温柔,曾经,那一缕温柔是如此的近,近在咫尺,却不得不,放手。
  阿浩没有再来。
  大雄他们起初的时候,还会念起他,后来,就不再提起。
  林子聪新唱片发片,四处宣传。
  带著大队人马,林子聪去电视台接受采访。
  等待的时间?,大家在化妆间看起了电视。
  女性新闻主播,平板的声调在播著新闻:“近日,有帮派为争地盘而火拼,死伤多人,警方已介入调查……”
  电视上,闪过一张张面孔。
  林子聪原本懒懒的表情,突然僵住了,他瞪大眼睛,死死的盯著电视萤幕。
  一张死者照片,正是阿浩的脸。
  他,死了。
  他死了?
  林子聪跳起来就走,任凭工作人员在身后呼喊他的名字,他也不回头。
  把自己反锁进琴房,林子聪一个人在?面,呆了一天。
  和明一次一次的来敲门,也没有用。
  又过了一整天,琴房的门,终於打开了。
  看著和明,林子聪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该怎?做,你知道吧。”
  “我会联络律师,替他办理后事。”
  七天之后,市立公墓。
  林子聪穿著黑风衣,戴著墨镜,站在一处新立起的墓碑前。
  慢慢的跪坐在地上,林子聪搂住石碑,仿佛拥抱爱人一样,额角抵在石碑上。
  “为什??告诉我为什??为什?会是你?为什?要是你?”
  冷峻的脸,流露出无限的悲伤。
  “你说啊,告诉我,为什??”
  “那天,有句话,我没有对你说。现在,已经没有说的意义了,你听不见了。为什??为什??如果没有遇见你,我不知道原来有你的存在,我不会象现在这样伤心。你为什?要出现?你为什?要出现!不过,有一件事我要庆幸。我曾经,拥抱过你。”
  ——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