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之舞 尾声
  水晶号是一艘豪华客轮,可乘坐逾千名的乘客,船上设施齐备。
  客人,一样分三六九等。
  一日,昂星独自站在甲板上,一位艳女走近来,向他搭讪。
  望着艳女红色的高跟鞋,昂星想到了玫瑰,心中一动,表情有点怔。
  艳女以为是自己的美色使昂星动容,颇得意。
  倾城走了过来,从背后伸手环住昂星的腰,望着艳女一笑。
  昂星清醒过来,看看倾城,伸手揉乱他的发丝,亲昵地冲倾城一笑。
  艳女看在眼里,似有所悟,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的表情,只是打量一下倾城,转身走开。
  “真讨厌,”被昂星抱在怀里的倾城,捶一下昂星的胸膛,”走到哪里都有女人向你搭讪,你有什么好,老粗一个,害得我时时提妨。”
  昂星揽紧倾城的腰,”我有什么好,你不是知道么。”
  “船上仿佛一个小小社会,三教九流什么都有。”

  “是。形形色色人等,都靠着这船吃饭。”
  “也有我的同行。”
  “哦,”昂星应一声。
  “没有我长得美。”
  “是,你是最美的。”
  船经过直布罗陀海峡,已是夜晚,昂星和倾城一起站在甲板上,看着周围,夜空中,繁星点点。
  “多美。”
  “是。”
  “爱我吗?”
  “爱。”
  “有多爱?”
  “很多很多,多到无法计算与表述。”
  倾城突然转到昂星身后,”你背我好不好。”
  昂星背起倾城,两人一起抬头,看着夜空。
  倾城的下巴抵在昂星肩头,在昂星耳边轻声说:”走到哪里,我都要跟着你。”
  昂星向着夜空微笑。
  突然,昂星将倾城举起来,将他扛在自己的肩头,倾城起初哇哇怪叫,发现两人的姿势,很像小孩子玩的”骑马打仗”的架势,就乐了起来。
  昂星扛着倾城,在甲板上跑起来,倾城乐的大喊大叫。
  可惜的是,这两个人都是几乎没有任何童年回忆的人。
  船在希腊靠岸,停留一天,补充所需。
  昂星带着倾城,在港口游玩。
  悄悄查看过日历,昂星知道自己时间真的不多了,于是背着倾城,买下一只小游艇。
  倾城想回船去,昂星对他说:”你先去吧,我买点东西就来。”
  “好。快点回来哦,我等你。”
  倾城转身要走,昂星突然一把拉住他,紧紧拥他在怀中,下巴抵着倾城的头,却不说话。
  “怎么了你?”倾城在昂星怀中问。
  “没什么?”昂星松开手,极力掩饰,伪装平静。
  昂星望着倾城离去,当那穿著纯白T恤的纤细背影消失在人群中,昂星抬手捂住自己的脸,眼眶灼热,几乎无法呼吸。
  昂星只身来到海边,找到自己早已买下的船,扬帆出海。
  船越驶越远,直到进入深海。
  夕阳缓缓落向海平面,平静的海面洒满金光,一切都那样的安详宁静。
  昂星静静地注视海面,等待着。
  突然,他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慢慢转过身去。
  倾城手背在自己身后,正静静地看着昂星。
  “你!”昂星十分惊讶。
  “你瞒着我自己出海来玩,不是说好去到哪里都要带着我的吗?”
  “不是,我。。。”昂星想解释,但是觉得当务之急是送倾城回去,于是马上想掉转船头。
  倾城走过来,拦住他。
  “景色这么美,再多呆一会吧。”
  “你怎么知道我。。。”
  倾城顽皮地笑,点点自己的额角,”第六感。别想甩掉我。”
  倾城伏在昂星的肩头,望着海面。
  又坐了一会,昂星说:”还是回去吧。”
  倾城伸手自背后抱紧昂星的腰,脸贴在昂星肩头,”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独自出海为了什么?”
  “什么?”昂星掩饰地笑。
  “你才不是想一个人出来玩呢,你是来等死。”
  昂星无比惊讶,说不出话来。
  过了片刻,昂星咪起眼,缓缓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林医生告诉我的。”
  昂星气得几乎跳起,倾城伸手按住他,仍然把脸贴在昂星肩背上。
  “他怎么告诉你这个,我明明告诉过他不让他说!他怎么能这样!”
  “那么你是打算瞒我一辈子?”
  “。。。”昂星无语。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一生堂的规矩,而且,我杀了人,自然要接受惩罚,却没有,唯一的答案只能是有人代替了我,不是吗?你不告诉我真像,你是打算让我以后都不知道你已经离我而去,让我在无边的等待的痛苦中渡过这一生,让我一辈子内咎?如果这是你的安排,我不接受。”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始新的生活。”
  “但是我不要没有你的生活。”
  倾城转过来,被昂星拥住怀中。
  “去到哪里我都要跟着你,即使是不归路。”
  “你疯了!”
  昂星似乎有所查觉,他紧盯着倾城,”什么意思,你干了什么?”
  “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你身上的那个东西,我也装了一个。”
  昂星大惊失色,紧紧抓住倾城的肩头,摇撼着他,”你疯了!你真的疯了!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倾城揽住昂星的脖颈,语气十分轻柔,”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独自走,我要陪在你身边。”
  “你为什么!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这么不理解我的苦心!我希望你能重新开始,好好的活着,好好的活着,我希望你能活下去,懂吗?!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等昂星的激动情绪平复了一些,倾城慢慢开口。
  “你希望我幸福对不对?”
  “当然!”
  “我的幸福,就是和你在一起。去到哪里也要和你在一起。”
  倾城温柔地笑着,看着昂星,夕阳下,他的脸,英俊秀美的无法形容。
  “我觉得很高兴,最后的时候,我还是美丽的,我希望在你眼中,我永远是最美丽的。我帅不帅?”
  “帅,”昂星点头,语不成声。
  倾城抓起昂星的手,看看他手腕上的表,”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倾城靠近昂星,吻他,昂星只觉得眼前发黑,心口疼得发紧。
  “我从没有后悔认识你,没有骗过你,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日子,真的。我一直觉得,自己像阴沟里的老鼠,人不人,鬼不鬼。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真正过了一段属于自己的生活。“
  停下来,喘了一口气,倾城靠近昂星,脸贴着他的脸,”我真的没骗过你。我说爱你,都是认真的。我对你的感情,是认真的。我真的没有骗过你,我爱你。”
  倾城深深地看着昂星,突然,他的身体震动了一下,接着,一缕鲜血,自他的嘴角流下来。
  昂星慌忙抱紧倾城。
  倾城的脸上,浮现出灿烂明亮的笑容,眼光无比的澄澈动人。
  “我这一生,曾被你呵护过,珍惜过,我不后悔。”
  慢慢地,倾城眼中的光消失了,他缓缓合上眼睛,喃喃低语。
  “我要和你在一起,不管去哪里都要和你在一起。我爱你。”
  昂星拥紧倾城的身体,泪,滴落在倾城脸上。
  夕阳落入了海面。船慢慢地沈没入水中,然后,海面又归于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月亮升了起来。
  香岛市。
  林子心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望着窗外,一角南海的海面。
  海平如镜。
  林子心的机械人家务助理----玛丽安,捧着茶杯走过来。
  “医生,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为什么我能做的,这么少。”
  林子心望着海面,深深叹息。
  天空城,依旧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玫瑰出埠回来,自黑风堂返回天空城,先来见鹦鹉。
  “好吗?”鹦鹉问。
  “还好。”
  “明天就返来?”
  “想休息个一、两天的。”玫瑰笑。
  “那你自己安排就是了。”
  鹦鹉和玫瑰从楼上往下走,玫瑰听到大舞厅里人声鼎沸,不由十分好奇。
  “这么热闹。”
  “是。生意好的不得了。”鹦鹉不无得意。
  “有新人来?”
  “你去看不就知道了。”
  玫瑰拉着鹦鹉来到大舞厅。
  “自从倾城和牡丹走了之后,好象就没有太热闹过了。生意是不差,但是没有了那样好的招牌人物。天空城就是不能没有招牌。“
  鹦鹉摇头,”那到也不是,好人物也有。接收时,人事上比较乱一点是真。”
  走进大舞厅,玫瑰一眼看到高台上,一大群人正在热舞,领舞的,也是一个少年。
  新来的领舞少年,一头飘逸的金发,一望可知是天生的而非染出,灯光下十分明亮耀眼。少年身材高大,金棕色的皮肤,脸容无比的英俊,浓眉长睫,一双棕色的眼眸好似最名贵的琥珀一般,晶亮剔透。当他望着人,会令人产生一种被这眼睛吸过去的感觉,高挺的鼻子,薄唇,浑身充满活力与动感。
  少年穿一件迷彩的背心,黑色的宽松长裤,战靴,浑身上下一股英气逼人而来,小小年纪,豪气十足。裸露出的肩与臂上结实的肌肉,让人有一种想抚摸的冲动。
  玫瑰看在眼里,不由在心中暗暗赞叹,真是后浪推前浪,新人胜旧人。
  鹦鹉的语气不无得意,“新招牌,很帅吧。”
  “是。真的很帅,绝不在倾城之下。”
  天空城自当年的水玲珑之后,历任招牌人物均以漂亮的男生居多,而且他们个个都绝无脂粉气,所以更加吸引客人。
  “身材也很好哦。”
  玫瑰瞪一眼鹦鹉,”口无遮拦。”
  “实话实说么。”
  玫瑰看着舞动的少年,不由地想到了倾城,然后又想到昂星,是,昂星现在在哪里呢?
  “是我们的人。”
  玫瑰自沉思中转过来,”哪里来的这样出色人物。”
  “本想请牡丹客串几天,但是她不肯,所以朱雀向青龙借人。”
  “是黑组的人?”玫瑰闻听不由一惊,这样说来,此人必是杀手无疑,呵,太年轻了,年轻的让人不相信他是杀手,年轻的让人心惊。
  “看不出吧。”
  “是。真看不出。”
  “青龙真识人。这点不能不让人佩服。”
  “是,青龙总能找到奇人。”
  “还没有毕业,拿了假期过来这里,算实习吧,要走的。”
  “谁的门下?”
  “鬼爪。”
  “哗”,玫瑰更是惊叹,不由更是对眼前的少年另眼相看。鬼爪是名师,他的徒弟,个个不凡,看来,人真不可貌相。
  “所以才说青龙识人嘛。”
  “他叫什么?”玫瑰问。
  “米迪。”
  “和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米迪斯,名字只差一个字。”
  “不错,不过人家也衬得起这个名字了。”鹦鹉悄声又道,”听说,将来可能会做龙王的护卫。”
  玫瑰又是”哗”一声。
  鹦鹉拍拍玫瑰的肩,转身离开,”慢慢介绍你们认识好了。”
  玫瑰望着台上,和自己同组的少年。
  台下的人,都只望着台上的少年。
  乐声响得震天。
  大家,早已忘记了倾城。
  人,是很善忘的。
  玫瑰有点黯然,转身走开,来到静一些的酒吧,挑了一个窗边的坐位独坐。
  看着窗外的星光,玫瑰又想到昂星,昂星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
  正想着,有人走过来,玫瑰抬眼一看,是灵芝。
  “你怎么来了?”
  “小师弟过来,我自然要捧场。”灵芝笑眯眯说。
  玫瑰想起,灵芝亦是鬼爪的高足。
  “你可要多关照他一点。”
  “那是自然。”
  灵芝要了酒,敬玫瑰一杯。
  玫瑰只托着腮,看着窗外。
  “这次回来,很累么?”灵芝关切地问。
  “没有。”
  “你好象有心事。”灵芝笑问。
  玫瑰抬起眼,看向灵芝,”你知道昂星现在在哪里么?”
  灵芝意味深长地看着玫瑰,”你不知道么?”
  玫瑰茫然地摇头。
  “咳,你倒像新来的似的。”
  “什么意思?”
  “灵芝看看表,露出怪异的笑容,”现在,昂星不是在天堂,就是在地狱。”
  玫瑰一呆。
  “喂,你不会真不知道吧。”
  玫瑰看着灵芝的表情,不像是玩笑,颤声问:”他,死了?”
  “是。”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这是当然的了,没有人可以离开一生堂。”
  “但是,他不是已经,我是说,他的右手,他。。。”
  “亲爱的,一码归一码。手是手,人是人。”
  玫瑰眼眶发热。
  昂星,真的已经死了,死了,再也不会回来,再也见不到他,再也没有人,会呵疼她,叫她”小玫瑰。”。
  玫瑰不是不知道一生常的规矩,有进无出,但是,她仍然幻想着,念在昂星多年跟随青龙的份上,青龙可以放他一条生路。昂星不是已经废掉一只手了么?
  灵芝看着玫瑰的表情,露出淡然的表情,”这是他自己选的。他以自己,来换取倾城一命。组织这次,已经是特别对待他了,让他平安地住在巴塞罗那,一年多,直到他见现倾城,又过了三十天,才。。。”
  玫瑰抬头,”他在巴塞罗那?”
  “是。也是他自己选的。”
  “倾城和他在一起?”
  “被治好之后,林医生就送他过去了。”
  “他们在一起,真的只共同过了三十天?”玫瑰无法相信。
  “是。”灵芝点头。
  “那,倾城现在呢?”
  “和昂星在一起。”
  玫瑰愣住,随即明白,倾城也死了。
  “倾城,为什么。。。”
  “那是他的选择。”
  玫瑰低下头,真没想到,倾城对昂星,是如此真,他竟随他而去,自己一直不相信倾城,看来,昂星比自己识人。
  “倾城真的也。。。”
  “是。”
  玫瑰用手托住头,”真没想到他会这样。”
  “是,昂星没有看错人。还真是没想到。他爱他,跟他一起走了。”
  玫瑰长叹,”是,他爱他。”
  “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放过他们。”
  “生,是一生堂的人,死,是一生堂的鬼。当初的誓言,绝非儿戏。”灵芝一副”这你应该很清楚”的表情,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可是昂星也是付出代价了的。我以为,会得放他出去。”
  “谁答应的?你?我?”灵芝的语气,有点冷,”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也没有办法是不是?”
  不,这并不仅仅只是规矩不规矩的事,这是当初,大家血的誓言。
  玫瑰握紧拳头,”那,林医生,他竟然没有发现么?”
  “发现了又能怎么样?”灵芝说,”他是人,不是神。即使他可以修补人的身体,修补不了人的心灵;即使他可以修补人的心灵,也修补不了人的命运。”
  玫瑰的手轻轻的抖动着,指甲嵌入肉里。
  过了好一会,玫瑰轻轻地松开手,抬起头,凄然地看着灵芝。
  灵芝脸色缓和下来,摸摸玫瑰的手,轻叹一声,起身离去。
  玫瑰注视着灵芝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她看向窗外,夜色中,繁星点点,玫瑰看见了银河,突然,她仿佛听见耳畔有哗哗的声音,而银河,似从自己心底倾泻下来一般。
  全文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