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旨到 未竟之章
  本朝女帝性好男风,喜对朝中官员做男男配对之设想,满朝文武,竟无一幸免。天官宰相,为端正帝王癖好,以身合德,入主东宫,为臣民谋福祉,帝乃稍敛其好,勤于政务。
  ——不著人撰《皇朝见闻录•帝王殊癖卷之四》
  ☆☆☆
  某年月日,午后,帝王气呼呼地捉着一本听雪楼刚出版的新书闯进天官府里,对着宰相劈头就嚷:“乱写!这书压根儿乱写,都是胡说八道!”
  正与僚属议事的宰相抬起头瞥了一眼麒麟手上的书名,想起日前麒麟见了一本坊间传述当朝宰相魅惑帝王,以床术取得权力的野史,也是气得不得了。
  他放下手边政务,起身将帝王带往府厅的后院,免得她失态的模样被人看见。
  一到后院,帝王便开始数落坊间不道德的商人为了书籍的销售,竟然拿不实的传言来作为卖点,炒热书市。
  宰相默默地看着那本才刚上市不久的《皇朝见闻录》。
  待帝王数落得累了,回过神来,看见宰相竟然读野史读得津津有味,唇边还挂着一抹引人遐思的微笑,一时间,竟不知道该继续忿忿不平,还是倾身上前吮吻那两片看起来好看又好吃的唇瓣才好。
  “麒麟……”蓦地被吻住的宰相搞不清楚自己是哪里又挑起了帝王的色欲。
  还怪别人乱写!当今帝王是真的很喜好男风没错啊,更不用说她还专将那些喜好全数用在他身上呢。

  待吻得连自己都气喘吁吁,麒麟才将脸颊贴着娄欢的颈项道:“那本书乱写。”
  娄欢忍不住笑出声,扶着麒麟的腰笑道:“不然陛下要颁一道旨,将那本书列入禁书名单吗?”
  “那样一来,下一次我就会被传写成爱乱下圣旨的帝王了吧。”麒麟圆睁着眼说。抱怨是一回事,但她并不打算走上禁书的回头路。
  其实早就是爱乱下圣旨的帝王了吧!天底下哪里有帝王像麒麟一样,竟然把圣旨拿来当情书用的?但娄欢聪明的没点出这个事实。
  他笑着告诉麒麟:“你瞧,这条记闻最后写你‘勤于政务’,这算是赞美吧。”只是前因后果被人家加油添醋一番罢了。也幸好麒麟有那样的雅量,他知道她只是故意做做样子,来寻求他的关心。
  麒麟眯起金眸,语气危险地道:“宰相,你这是在嘲笑朕吗?”
  娄欢微笑。“岂敢,我是在示爱。”
  “宰相示爱的方式还真奇怪。”嘴巴这样说,心里却喜孜孜的。
  “都是被谁调教出来的呢?”娄欢把问题丢回他的帝王身上。
  麒麟蓦地脸红,赶紧装模作样地说:“嗯,嗯……天很蓝呢,是春天了吗?”
  娄欢没答话,一迳儿看着麒麟,看得她窘迫不已,却又倔强地不肯示弱。
  是娄欢主动解了转,他挽起麒麟的手,紧握着。“是啊,天很蓝,是春天了。”
  而他们君臣之间,才刚要起步……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