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龙奇缘 9
  
  翌日白天。
  "皇后!不好了!"龙环握着一张纸,急急忙忙的跑进来,"飞鸽传书上说......"
  雁雪抢过那张纸一看,纸上赫然几个字:"皇上派兵围住龙族,请族长赶快处理!"
  雁雪退后几步,坐倒在椅子里:"不可能......不可能的!他怎么会......"
  "他会,因为在我心中,龙族是最重要的。"
  "他爱我,他希望能成为我唯一爱的人。"
  "他想趁耶律驭风叛乱时借机除去龙族,到时,我就真正的脱离龙族了。"
  "因为我相信他,所以会以为一切都是三王爷做的,不会怀疑到他身上。"
  "......"
  雁雪跑出宫去,上马向龙族疾驰。

  
  祁州边境,龙族之外。
  说不清有多少兵卒,密密围住龙族。
  雁雪全身无力,从马上跌落,舌根一甜又欲吐血,强忍了回去。她跳回马上,挥鞭赶马回宫,任泪水迷住眼眶,洒落风中。
  
  "怎么样?皇后?"龙环问。
  "大概有几万人。"雁雪木然答道。
  "那么是不是我们只能用当初入宫时商量好的计划了?"龙环问。
  "杀掉鸿翊,然后杀带兵的主帅,趁辽国大乱无人领兵的时候迁到宋境。"只要一杀鸿翊,驭风自会叛乱,到时辽国自顾不暇,哪里有闲心阻挡龙族?当然龙族中人并不希望用这个计划,因为他们在祁州边境生活的很好,也与周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迁居就意味着一切的从新开始。但是现在也顾不了很多了。
  雁雪看着龙环:"环儿,我记得你是很喜欢鸿翊的。"雁雪曾看见很多次,当自己和鸿翊在一起时,龙环所露出的忌妒的神情,只是她一直没有问龙环。
  龙环珠泪落下:"龙族是最重要的。不管我喜欢谁,也不能以龙族作为代价。"
  龙环极为聪明,此言一出,雁雪又怎么可能心存侥幸。
  雁雪惨然一笑:"这也是我的命吧......"
  
  是夜,鸿翊回到后宫时雁雪已睡,他轻笑躺在雁雪身边,抱住雁雪沉沉睡去。
  待他睡熟,雁雪从他怀中挣脱,看着他。
  已过子时,月光淡淡照在雁雪身上。雁雪一咬牙,拔出飞龙剑,轻道:"鸿翊,待龙族迁入宋境后,雁雪一定会去陪你的。"剑停在鸿翊心口上。
  雁雪泪已盈眶,手中剑似有千斤重,怎么也难动分毫。月渐渐下沉,月光照在她脸上,她将剑刺下,一分,二分,渐渐刺入鸿翊胸口。
  鸿翊感到了疼痛,他睁开眼睛看着雁雪,也看见了她手中的剑。他眼中闪过了很多情绪,随即一笑,缓缓闭上眼。
  雁雪手发抖,再难向下刺。她拔起剑,苦笑一声,一口鲜血喷出,将剑向自己胸口刺下。
  "雁雪!"鸿翊惊而大呼,上前抢剑,然而剑已深深刺入雁雪胸口。
  半世一梦庄生蝶,梦中寒眸冽。沉醉情绝,身醒梦灭,此生与谁别?
  对君持剑意难决,恩怨心郁结。望月已西斜,不如归去,芳魂化碧血。
  那一瞬,雁雪选择的,是鸿翊!
  
  "雁雪!雁雪!"鸿翊抱住雁雪,泪已落下,用手一探雁雪鼻息,还有一丝气息。他把雁雪放在床上,找出雁雪的金创药,慌乱的把床单撕成一条条。然后一咬牙,拔起飞龙剑。
  血喷射而出,鸿翊忙给雁雪伤口上药,用布条包扎好。雁雪的金创药是她自己研制的,具有奇效,尽管伤口很深,血流的很急,也还是止住了。鸿翊送了口气,忙叫道:"龙环!龙环!快去找御医!"
  龙环闻声而入,一见这场面不禁呆住了:"小姐......怎么会......"
  "不管你们为什么要杀朕,现在雁雪快死掉了,一切都等救回她再说!你快去叫御医啊!"鸿翊喊了半天才发现龙环不对劲,她眼神散乱,牙咬住下唇,双手紧握。
  "为什么......她应该会杀了你的啊!我那么了解她,我想出的计划怎么可能失败?她是那么没有安全感,那么怕被人背叛。当她知道你要灭龙族时,她一定没有力气多想,只会按照原来的计划行事......杀了你,带着我们离开,建立新的家......应该是这样的,她怎么会......"龙环喃喃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害雁雪!你没有理由恨她啊!她为龙族做了那么多,你为什么......"鸿翊的声音被龙环打断。
  "害她?我怎么会害她?我只是想让她离开你,让大家离开契丹,我们开始新的生活,像以前那样......她身边只有我,和她最亲近的人只有我。只有我知道她一切的事情,只有我能一直陪着她,照顾她......"龙环低声道,不像是说给鸿翊,而是说给自己听的,她的眼中有了泪光,"恨她......我怎么会恨她?从我生下来,我就一直在她身边,我怎么可能会恨她?"
  "也许,我也是恨她的,恨她竟然爱上了你。我一直在她身边,她却从来没有在乎过我。对她而言,我就是龙族中的一个人,和其他人没有分别。即使我是她的丫鬟,会跟她到天涯海角,对她来说,我也只是龙族人。我不甘心啊......"
  "为什么,为什么最后的时候她会选择你呢?为什么她会爱一个人爱到超过了龙族呢?她明明那么害怕付出真心的,为什么她会爱上你......不是我......不是永远不会离开她的我......而是......你......"
  鸿翊简直都呆住了,他没想到龙环对雁雪竟然是抱着这样的心思,但此刻哪有闲心听她说话,道:"不管你是怎么想的,雁雪快死掉了,你快去找御医啊!难道你能眼看她死吗?"
  "不会有用的,她是那种激烈的性子,想寻死的话,以她的武功,又怎么会失败?"龙环惨然道,"更何况现在耶律驭风的人已经开始行动,宫里道路都被堵住了,想进到这里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谁说不可能?我们不就进来了?"鸿翊龙环向门口看去,竟然是龙佐,身边还跟着两个人,龙信鸿翊是见过的,龙勤他只闻其名不识其人。
  "你们怎么会来?"龙环惊问。
  龙佐走到雁雪身边,为雁雪把脉。龙信则是淡淡一笑:"亏你自称了解雁雪,我们飞鸽传书上说皇上派兵保护龙族,要她不用担心。但你想想雁雪的性子,怎么可能放心任那么多兵围住龙族?她一定会过来探听消息并和我们商量对策,但我们等到晚上她也没来,当然是出事了。"
  龙勤问鸿翊:"皇上,龙环怎么处置?"
  鸿翊道:"点了她穴道,等雁雪醒来再发落吧!"
  此时宫中烟火四起,那是鸿翊和麒生他们约好的暗号,驭风谋反时以此通知。现下宫中已乱,曲寒率领侍卫和叛军战在一处,叛军势小,造不成太大威胁。萧秀云和李玉莲到处散布不实消息,妄图混乱人心,可惜雁雪早就料到这一点,侍卫见二人出现就抓住她们,任她们说什么都没用。
  鸿翊根本无暇关心叛乱的情形,他的全心都放在床上的雁雪身上,焦灼的眼锁住雁雪苍白的脸,一点不在乎胸前的伤和脸上的泪。
  龙佐为雁雪把完脉,皱眉道:"皇上,雁雪脉息微弱,这一剑几乎要了她的命。加上她已无求生意识,恐怕难以再醒。唯一的方法是尽量唤醒她的求生意识。"
  鸿翊惨然一笑:"她最在乎龙族,你们试试吧!"
  三人在雁雪耳边说了一些"龙族没有事""大家都很好"之类的话,但雁雪一点反应都没有。
  龙佐道:"雁雪武功高强,本来那一剑刺下去应无幸理。若不是她顾念腹中婴儿,剑偏了一点......"
  "婴儿?"鸿翊问。
  "雁雪已然怀孕,皇上不知道吗?"
  鸿翊一惊非小,看向雁雪小腹:"朕......朕的孩子吗?"他伸出手抚着雁雪的脸,表情温柔无限:"雁雪,你一定知道你怀孕了,是吗?你一个人带孩子会很辛苦,让朕和你一起,好吗?不管天上地下,永远不分离,好吗?"从床边拿过还沾着雁雪鲜血的飞龙剑,当心刺去。
  龙佐等三人大惊,正欲阻拦,只见雁雪秀眸睁开,右手伸出抓住剑刃。此时飞龙剑第二层鞘尚未除去,还不是宝刃,但已使雁雪满手鲜血。
  鸿翊大喜之下忙放下剑,为雁雪的手包扎,众人围了上来。
  雁雪轻道:"鸿翊,你怎么这么傻呢?"
  "雁雪......朕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鸿翊声音哽咽,握着雁雪的手,轻轻的,却是牢牢抓住,像是一生也不放开。
  "我是不想醒过来了,要不是见你要死,我再也不想醒来。"雁雪任他握着手,柔柔的笑着,"我不能让你死,如果你一定要陪我,就一起活着,活几十年再一起到阴间,作一对鬼夫妻。"
  鸿翊也笑了,知道从此以后,雁雪会以全心相信自己,爱自己。顺着她的话道:"恩,朕会陪你一直活个几十年,等你与朕都老了,再一起到黄泉。"
  "现在我就送你们去黄泉!"门口忽然传来声音,几人看去,是宋遣为、耶律驭风和李元度。
  李元度道:"耶律鸿翊,算你狠!先杀了大王爷,又派兵围剿我带来的西夏兵,你就不怕我西夏国与你开仗?"
  鸿翊一声冷笑:"你恐怕不知道你父皇已病倒多天,你皇兄正准备登基呢!他巴不得你死在大辽,又怎么会为你与朕开仗?"
  "少说废话,上!"耶律驭风一挥手,宋遣为冲上去,李元度也扑过来。这时曲寒赶过来挡在鸿翊身前,他显然受了些伤,拿着剑盯着三人。
  鸿翊在之前就知道一般人是挡不住宋遣为的,他们本想有雁雪在,再多的武林高手也不是她的对手,就放了心。但此刻雁雪身受重伤,几乎连动都动不了,又怎么拦得住这几人?鸿翊倒是不怕,握住雁雪的手,就算死,也是要死在一起的。
  雁雪知道鸿翊的想法,笑了笑:"鸿翊,你一定早有遗诏,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可是我龙族的主要人物都在这里,我们可不能死。"转而对屋内几人道:"龙信,龙勤,你们围攻宋遣为;伯父,你对付李元度;曲寒,耶律驭风就交给你了,他武功不错,你又受了伤,要小心。"雁雪轻声道,几人按她所说应战。
  宋遣为根本不把龙信龙勤放在心上,及至动上手方才大吃一惊。雁雪走后,龙信龙勤掌管龙族,他们的武功都是雁雪亲传。一个人可能打不过宋遣为,二人一起上,他就招架不住了。龙佑武功不高,和李元度倒是能战个平手。曲寒伤势较重,有些难于招架。
  "三王爷,你又是何苦呢?虽然当初争太子的时候鸿翊可能做过不少对不起你的事情,但他登基以后,你做的事情不是更过分吗?那张龙椅,真的那么重要?"雁雪缓缓说道。
  驭风听她说话,手中招式不由慢了下来:"你又懂什么?"
  "是的,我不懂。我不懂为什么有人明明爱着另一个人,却一定要杀了他。"
  驭风手中剑抖动:"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三王爷,你自己清楚我是不是胡说,你恨他,不是因为他骗了,背叛了你,而是他心中没有你。就算是杀了他,你也要让他记住你,让他死后也记住你!"雁雪道。
  "住口!"耶律驭风眼光狂乱,挥剑跑到床边向雁雪刺去,雁雪微微一笑,手按住床边机簧正要用力,只见一道身影夹着漫天的碧雨针疾扑过来。
  李元度从前面扑过来,用身体挡住了驭风的剑;而一直倒在地上的龙环站了起来,手里拿着碧雨针盒子,盒中小针皆打在驭风身上。鸿翊就在雁雪身边,他抱住雁雪,用身子护着她。
  宋遣为见此大变,拔腿欲走,被曲寒龙信龙勤围住,三人合力将这一代高手毙于剑下。
  雁雪则是呆掉了:"李元度,你何必如此?我在你面前的样子只是我装出来的,我是故意迷惑你的。"
  李元度笑答:"不管怎样,雁雪,我爱你......"他执起雁雪的手,"你......欠我一个人情......"在雁雪手上印了一吻,嘴边带笑死去。
  耶律驭风更是无法置信,他回头看着不知何时自己解了穴道的龙环--龙环的武功完全是实用型的,轻功、解穴都不错,就是不会动手--勉强发出声音:"环儿......你......为什么......"
  "我说过我和你是一样的,你不懂我的意思吗?你只在乎皇上,而我在乎的人,只有小姐。"龙环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怜悯,"我和你合作是为了除掉皇上,让小姐回到龙族;皇上封小姐为皇后,你忌妒小姐,我忌妒的,则是皇上。所以我让你破坏他们,我不会在乎谁占了小姐的身子,只要不是皇上。因为小姐对你无心,即使你们有什么,她也不会为此改变。"
  "留在小姐身边的人不会那么没用,你要是真以为我会被你迷住,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驭风大笑起来。
  "是啊,我为什么会看不出你的心思呢?你明明和我是一样的啊!"针毒发作,他的笑声渐渐低下来,对着鸿翊道,"二哥......或许她们是对的......我恨你,因为我比任何人都爱你......这样也好......死在你面前,你就会永远记得我了吧......"
  鸿翊拿出怀中的芦苇:"三弟,你与朕一母同胞,在朕心中,一直记得当初我们在御花园玩耍的情景。"
  "所以你才一直不杀我......二哥,你的心肠还是太软了......不过,我很高兴......"驭风声音断断续续,终于消失。
  龙环走到他尸体前,凝视他脸上的笑容,从他身上拔下一根针,对着雁雪。
  雁雪已经明白前因后果,拿起飞龙剑,剑尖指着龙环:"环儿,我不想杀你,你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我五岁时,前任族长把你带到我面前,对我说:‘龙环,从今以后,你的任务就是留在她身边,为她打理一切。'而你,对我淡淡的笑了笑。"
  "从那时起,我的生命中就只有你。离开你,我还能去哪呢?"龙环笑着上前,雁雪将剑又向前送了送,龙环抓住剑尖,对准心脏直刺下去,顿时毙命。
  "环儿!"
  
   八 伤心已忘,唯见史载,有凤求凰
  玄旭七年六月,耶律彪汉和耶律驭风发动叛乱,被祐宗镇压。两人皆死在叛乱中,参与叛乱的人也被处死。祐宗妃子萧秀云因参与谋反,被赐自尽。
  同月,西夏使臣李元度及其妹--祐宗之妃李玉莲病死,新登基的西夏皇帝将皇弟李元度的尸体迎回国,李玉莲则葬在大辽。
  
  鸿翊看着这段记载,不禁失笑:"要是有人看了这段话还不知道李元度兄妹是怎么死的,那人一定是笨蛋。"
  雁雪也笑了:"这种东西只要官面上过得去,别人怎么说就无所谓了。"随即敛容,"其实我真的感觉很对不起他们。"
  "朕又何尝对得起驭风?"鸿翊道,"你与朕欠下的,是几笔稀里糊涂的感情帐啊!"
  雁雪不语,鸿翊将头贴在她小腹上,轻轻抚摸着。
  "呀!雁雪!他在踢朕!"
  雁雪不禁被他逗笑:"别开玩笑了,他才一个多月,怎么可能踢你?"
  "我还听见他在叫朕‘父皇'。"鸿翊道。
  雁雪捂住胸口:"不听你胡说,我的伤还没好,不能大笑的。"她看着傻笑的鸿翊,道:"鸿翊,不管我将来会不会生男孩,不要让他当太子,好吗?我会尽力教育昊儿的。"
  "为什么?可是朕希望能由你与朕的儿子当太子,他一定会是最好的皇帝。"鸿翊道。
  "鸿翊,我的孩子有一半的汉人血统,不管怎样聪明也一定会受到排挤。更何况大辽总会对宋朝兴兵的,我不希望哪是我的后代。"雁雪道,"还有,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长盛不衰,我不希望流着我的血液的人是一个亡国之君。"
  "流着朕血液的人就行了吗?"鸿翊板着脸问。
  "反正你是皇上,怎么都得是你的后代继承皇位。要是你觉得昊儿不行的话,你可以找人再生嘛!"
  "你就是喜欢这么说话,除了你,朕还能找谁生?"鸿翊抱着雁雪,"雁雪,朕的一生,只会有你相陪。你不曾快乐过的过去,朕会用你与朕的将来补偿。"
  "鸿翊,幸好我遇上了你......爱上了你。否则,直到现在,我也不会知道,我也是可以欢笑,可以哭泣的人,不是管理龙族的工具,也不是爹的替身。"
  "还提你爹?说起他我就来气,要是他活着,搞不好我会下令把这位国丈给宰了。"
  "越说越离谱了,他好歹是我爹,怎么可以杀他呢?"
  "可是你过去的痛苦都是因为他,要不是他......"
  "要不是他也就没有我了。"雁雪看鸿翊气鼓鼓的,不禁失笑,"对了,鸿翊,你说给这小子起什么名字呢?"
  "耶律承文,怎么样?"
  "不好,一定会重名的。"
  "咦?"
  
  十个月后。
  汉化几乎已完成,新设南北院实行辽汉分治,在鸿翊及韩道开治理下,辽国走向全盛时期。同时,宋逐步腐化,但宋辽间并无战争。雁雪也将飞龙环飞龙剑传给龙信,龙族没有什么改变,融入辽中。
  宫中。
  "他呀,叫做韩承文。"茗雯对雁雪说,看着摇篮中的孩子。
  摇篮中共有两个男孩,都未满月。一个俊俏非凡,也不哭闹,一双大眼圆睁,看着周围的人;另一个则笑脸盈盈,满身绸缎,却在项上挂了一块丝毫不值钱的假玉佩。
  "幸好当日没答应给这小子取名叫承文。"雁雪看着明显精过头的儿子道,"茗雯,你爱韩道元吗?爱他,而不是别人的替身。"
  "他就是他,是我的丈夫,不是任何人的替身。"茗雯笑着。
  一定要幸福啊......
  雁雪也淡淡笑着。
  "母后!母后!"耶律昊跑来,他现在已改叫雁雪为"母后","父皇领我来看弟弟!"他看着摇篮中的两个孩子。
  鸿翊跟在他后面,站在摇篮旁,问起茗雯的近况。雁雪又拿起那个放遗诏的盒子,这十个月来不管她怎么问,鸿翊就是不告诉她怎么打开它,让她自己研究,她闲来无事时就拿着盒子摆弄。
  "母后,这是什么?"耶律昊回过头来看她弄盒子,"咦?这个小孔和你还有父皇耳上的耳环形状很像。"
  雁雪忽然醒悟,拿下右耳环塞进孔中,盒子应声而开。
  里面的纸略有一点发旧,雁雪展开看。
  "朕若死,皇位由四弟继承。"
  "若朕死于龙妃之手,不要追究,那是朕甘愿的。"
  雁雪珠泪盈然,对着鸿翊嫣然一笑:"鸿翊,我爱你。"
  鸿翊不顾茗雯的眼光和耶律昊的叫声,吻住雁雪。
  "父皇,你怎么可以吻母后呢?昊儿长大了要娶她的!"
  鸿翊雁雪茗雯三人一齐大笑,摇篮中的婴儿也不禁笑了起来,韩承文摸着他的玉佩。只有耶律昊嘟着嘴,气乎乎的看着大家。
  
  一阵风吹过,拂动书页。
  页上两个大字"辽史",风翻书页,页头上大字:辽祐宗耶律鸿翊
  ......实施汉化,兴科举,废八部,使辽达到了全盛期。
  ......重用汉人韩道开,建立南北院,实行辽人治辽,汉人治汉......取祁州后,再未对宋兴兵......
  ......最令人称奇的是,他是辽国诸帝中唯一没有娶"萧"姓皇后的皇帝。玄旭七年四月十六立后龙雁雪,同年宫中三妃两位病死,一位因参与叛乱被赐死,此后再没有纳妃,终生只有一位皇后。祐宗死时,皇后亦自杀殉葬......相传龙皇后貌美如花,机智聪慧天下无双,与祐宗共理朝政,女中英豪也。
  
  飞龙戏雪,磊落君子醉灵芙。冠盖京华,斯人去何处?
  鸿翊雁门,弯弓折敌弩。真情故,为君而露,留奇缘回顾。
  
   --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