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代嫁 第十章
  走进精神科的时候,花雨涵一阵轻颤,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来到这儿求助,印象中似乎都是极度脆弱的人,才会需要医生的帮助。
  坐在椅子上等候的人们,神情大多是安宁的,偶尔抬起头来看四周一眼,显得有些不知身在何方,或许大家都需要停下来多看看,否则会忘了自己为何来到人间。
  雨涵告诉自己,要想到好友庞嘉丽,确实,面对自己的脆弱并不容易,但继续逃避的话,才是真懦弱。
  赵擎宇握住妻子的手,对她微微一笑,两人进入看诊室,和医生才谈不到三分钟,花雨涵就落泪了,尽管是对一个陌生人诉说,却让她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赵擎宇默默给妻子支持,搂着她的肩膀,为她灌注勇气和力量。
  医生早有经验,递上一整盒面纸,以了解的表情听她说完。「忧郁症是一种疾病,就像感冒或肠胃炎,不只要有意志力去对抗,也需要医生和药物的帮助,妳现在就当作敌人太强,所以要找援军,好吗?」
  「嗯!」花雨涵点头,既然是为了看病而来,她选择相信医生。
  「当然,最重要的是妳自己想好起来,这份动力一定要持续。」医生看了赵擎宇一眼,含笑道:「我相信有妳先生的支持,妳会逐渐好转的。」
  「会的,我会跟她一起走下去。」赵擎宇对医生也对妻子承诺。
  走出医院,赵擎宇牵着花雨涵走向停车场,今天他让司机放假,他要花一整天的时间与妻子单独共处,这比工作或休假都要重要,这是他的感情生活。
  人们总说感情需要经营,却很少付出时间和心力,忘了生命就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不,不该说浪费,应该是享受,他万分享受每分每秒和她在一起的时光。

  「你真的没有重要工作要忙吗?」雨涵再次问,带着不确定的语气。
  「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做妳的丈夫,妳只要记得这点就够了。」他以万分确定的语气说。
  出乎意外的,他们在停车场碰到了好久不见的余家一家人。只见余正峰和谢明静夫妻俩,带着女儿余曼君,刚好走下车。
  「赵先生?!」余正峰一眼认出赵擎宇,那个差点成为他女婿的男人,他一辈子也忘不掉。
  赵擎宇神色没变,轻松招呼。「余先生,你们好。」
  花雨涵愣着了,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他们?之前那自杀退婚的风波,是否将引发彼此敌意?想当初双方可是针锋相对,现在算是狭路相逢吗?
  谁知接下来的情节发展,跟她所想象的完全不同──
  谢明静走到花雨涵面前,端着满面笑容。「赵太太,那时真要多谢妳,不然也不知怎么收场,我们后来看杂志才知道,是妳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哪、哪里……」雨涵差点说不出话。
  「当然,最感激的是赵先生把我们的债务一笔勾销,只要求我们多服务社会,现在我们就是要到医院当义工。」人生境遇多奇妙,谢明静有感谢也有感触。
  「是吗?」雨涵看看他们,又看看丈夫,怎么样都很难想象,这幅和平画面会出现在彼此之间。
  「真的很谢谢你们!」余正峰深深鞠个躬,一家人现在能有安稳生活,他由衷感激这份恩情。
  「你们看起来很相配,祝福你们。」临走前,余曼君终于开了口,她说话还是小小声的,但眼中已经有着过去没有的神采。
  目送余家三人离去,花雨涵不可思议地盯住丈夫。「你怎么会……?」
  他耸耸肩,不以为意。「难道只有妳能做好事?妳能捐钱给猫狗和孤儿,我也能一笑泯恩仇,让大家都好过点。」
  「我真没想到……」他的转变会不会太大了点?她快不认识他了。
  「妳想想,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欠我钱,妳又怎会做我的代嫁新娘?」他仰头一笑,爽朗而愉悦。「说起来我应该多谢他们,我赚到了,太值得了!」
  他变了。她终于领悟到,他不只走出了黑暗角落,甚至为她带来耀眼光芒。
                
  离开医院后,他们开车来到郊外一处山区,那儿有凉凉的风、蓝蓝的天和白白的云。
  是的,地上有些落叶,草地也不那么青绿,这已是秋冬交会的季节,但没有这冬眠的沈淀,又怎能有春日的绽放?
  下了车,他牵起她的手,回忆往事。「以前我妈还在的时候,我爸很喜欢带我们来这儿。」
  「真的吗?」她望了望四周,试着想象十二岁以前的他,那该是他生命中唯一欢乐的时期吧!而后他吃了那么多苦,忍了那么多痛,他这一生是悲伤多于快乐,但为何此刻他脸上写着幸福?
  「我早就想带妳来了。」他随手捡起一片落叶送给她,上面的脉络分明,诉说一个生命的故事。
  她叹口气,由衷为他感慨,「你好可怜,你爸有躁郁症,现在你老婆有忧郁症,你怎么这么命苦?」
  「我不在乎,我只要妳健康快乐。」他冲着她笑,笑得完整而耀眼。
  「我是不是很没用?变成了爱哭鬼,还这么依赖你。」他们的角色似乎交换了,他变得乐观自信,她却忧伤退缩,多奇妙的变化。
  「尽管依赖我,妳知道我需要被妳依赖。」他摸摸她的头,让她靠到他肩上,一个有肩膀的男人,若没有女人依靠他,又有什么意思?
  「如果我好不起来怎么办?」她仍有许多焦虑、许多烦恼,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消除。
  「当初妳把我治好了,我当然也能把妳治好。」不管那要花多少时间,他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用来陪她开心、陪她掉泪、陪她品尝人生滋味。
  「那是因为我爱你。」她提醒他说。
  「那也是因为我爱妳。」他毫无迟疑地回答。
  霎时间,她忘了心跳忘了呼吸,静静看着他好一会儿,搜寻他眼中的涵义,除了爱还是爱,她看得非常清楚,却没想过他会说出口。
  「你第一次说你爱我。」她以为他一辈子都不会说,曾经他对「爱」这个字难以启齿,甚至排斥、否定,是一段怎样的心路历程,让他能脱口而出?
  他将一切归功于她。「妳是个好老师,不只教我笑、教我哭,还教我爱。」
  「你的学习能力让我非常惊喜。」她不得不承认,他吸收得之快之深,远超乎她想象。
  「对于我们之间的感情,我总以为理所当然,不一定要说出口,但我现在才发觉,表达不只是要让妳知道,更是让自己确认,我有多么珍惜、重视这份爱。」
  「谢谢你……」她几乎哽咽,这怎会是他的台词?太动听、太珍贵了。
  「是我该谢谢妳让我爱妳。」他也不敢相信,自己一开口就停不下来。「因为我的伤痕,我不敢谈感情,我也不相信有什么真感情,但是突然之间妳出现了,像一个发光体,耀眼却也刺眼,我一开始很不适应,我习惯黑暗,不想靠近任何光源。」
  「我把你吓到了是吗?」她自己都觉难以想象,当初她怎会疯狂成那样?那个勇敢冲动的女人真是她吗?
  「没错,妳太猛了,超乎我所能想象。」他至今仍感惊讶和欣赏。「那把斧头不只砍坏了门,也打开了我心中的锁,我被妳逼到无路可退,不爱妳都不行。」
  说到那件事,他们忍不住都笑了,阴沈的世界彷佛透出光亮,乌云总要撤去的,当太阳决定出现时,什么都要退让开。
  忽然她想到一个问题。「你想……我们的宝宝现在会在哪儿?」
  「他不在别的地方,他就在我们的心里,还有回忆里。」他深吸口气,将哽咽化为笑容。「我还帮他取了个名字,叫小宇或者小雨,可以是赵擎宇的宇,可以是花雨涵的雨,总之他是我们的一部分。」
  「小宇、小雨……我们不要忘记他,一辈子都不要忘。」
  「不会忘的、不会忘的!」他对彼此、也对孩子承诺。「他将是我们第一个宝宝,以后我们可能会有老二、老三,但小宇他就是老大。」
  「好的,就这么说定……」她告诉自己,她不该再为宝宝伤心,因为他一直都在,他并没有离开。这一切都将被肯定,他们爱过这孩子,也会继续爱他,用一种怀念而珍惜的方式。
  拥抱之后,两人互相凝望,已把宝宝放在该放的地方,最安全也最温柔的地方,那是他们的心窝。
  「我们去度蜜月好吗?我们跳过了这一段,实在太可惜。」
  「可是你公司那么忙……」她知道,为了照顾她,陪伴她,他已花去许多时间,比起以前几乎以公司为家的情形,现在他几乎是个居家男人。
  他摸摸她的头发,爱怜地说:「公司没有我并不会倒下,可是我没有妳就会倒下,我得为自己充电,妳就是我的电源。」
  「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甜言蜜语随手拈来,真让她刮目相看。
  他低沈一笑。「恋爱中的男人无所不能,再低调、再木讷也会开窍的。」
  「赵擎宇,我发现你……有点恶心耶!」这么肉麻,会不会太神奇了?
  「妳最好早点习惯,说不定我还会写情诗、唱情歌呢!」他捧住她的脸蛋,不断亲吻她的双颊、额头和嘴唇,像发了狂一样饥渴。
  她闭上眼接受他的吻,明白他是故意逗她开心,即使她现在还无法笑得灿烂,但眼角的泪已干,有一天她终将能微笑回忆此时,当它是生命中的一段磨练。
  「风变强了,妳冷不冷?」感觉到风的力量,他脱下外套,为她披上,再将她拥入怀中。
  她摇摇头,把脸贴在他肩上,有他温暖的怀抱,她怎么可能会冷?
  风,尽管变强吧,就算下雨了,也无所谓,在这人生路上,只要有他牵手同行,她相信总会走到阳光明媚处,那就写在他爱她的眼中。
                
  两年后。
  「小竹,过来妈妈这边!」
  一个头好壮壮、穿黄色小鞋的小男娃,双手双脚趴在地毯上,前方是他的母亲,还有他爱吃的苹果泥,因此他努力爬呀爬的,眼看即将抵达母亲面前。
  到最后那几步路,他实在爬得不耐烦了,干脆站起来往前冲,反正有母亲张开双手迎接他,跌倒了也是最甜蜜的怀抱。
  「小竹会走路了,小竹好棒!」花雨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儿子的进步神速,让她每天都有新惊喜,此刻她抱起儿子,忍不住欢呼万岁。
  赵曜竹让母亲抱了几秒钟,就开始踢腿伸臂,他想吃苹果泥啦!
  花雨涵明白儿子的暗示,放下他开始喂点心,一口一口的,满满的爱与欣喜。
  「咳!咳!」赵擎宇站在育婴房门口半小时了,始终得不到妻子的注意力,只好咳嗽几声来提醒她自己存在。
  她这才转开视线,发觉丈夫就在她身旁。「你在啊?有没有看到小竹会走路了?」
  他没好气地回答。「我不只会走路,还会跑步、溜冰、滑雪,要我练跳远也可以,妳怎么都不看我?」
  「咦,你不会是在吃醋吧?」她几乎要大笑,她的丈夫似乎变得越来越小孩子气了。
  他从背后抱住她的腰,刻意贴着她摩擦几下。「我当然要吃醋了,妳只爱儿子都不爱我。」
  他提早下班回来,迎接他的只有管家和佣人,却不见他心爱的妻子,这差别待遇太大了。
  「有什么不满,跟你儿子说啊!」她喂饱了小竹,抱他坐进婴儿床,让他自个抓玩具玩耍,他很容易自得其乐,除了会乱丢玩具,几乎是十全十美。
  「希望他赶快长大,不要老黏着妳不放。」赵擎宇摸摸儿子的头发,对小竹的笑容也是难以抗拒,天底下怎会有这么可爱的小东西?
  花雨涵靠在丈夫怀中,故意扭着身子摩擦他,明知对他会有什么影响,就是故意要他难受。「真可惜,就算他以超人的速度长大,我还是没什么时间管你。」
  「为什么?我不是已经排行老三了?难道妳有新欢?」在他们家的排行榜中,天上的天使宝宝是老大,小竹是老二,而他是老三。
  她捏捏丈夫俊挺的鼻子。「亲爱的,我想你可能要排到第四名了,因为我好像又有了。」
  婴儿床上,玩累的赵曜竹闭上了眼,没听到父母在讨论他的弟弟或妹妹,现在只有睡觉最得他欢心。
  赵擎宇惊讶到不能更惊讶。「可是、可是我一直都有戴……」为了能专心照顾小竹,他们这段时间做了防护措施,免得意外受孕,忙不过来。
  雨涵替儿子盖上小被子,耸了耸肩回答。「命运的安排,谁也料不到。」
  为母则强,现在她什么都不惊不惧,反正水来土掩、兵来将挡,面对生命的种种考验,她已有领悟,如果爱的代价包括叹息、眼泪和心痛,那么她愿拥抱、她愿体会,无论如何她就是要爱。
  「我的老天、我的老天……」虚弱的反倒是他,低下头靠在她肩上,一副承受不了的模样。
  「你这什么反应?」她拍拍他的脸,捏起他的嘴角。「你应该开心的笑,不是皱眉头吧?」
  「我的排名又下降了……不过我确定,妳就是我的第一名。」他先叹口气,而后笑起来,为自己的结论感到满足。
  「乖孩子。」她给他一个奖赏的吻,他还真是个大孩子呢!
  「命运的预兆告诉我,我应该把握时间,多多灌溉我的小花。」他将她打横抱起,暗示意味明显。
  「哪儿又来命运的预兆?」她搂住他的脖子,好奇问。
  「亲爱的,刚才在妳眼中划过一道流星,妳看不到,但我看得非常清楚……」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