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转弯 第十章
  "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在维贞的劝说下,晶晶半推半就的接受明哲的邀约,走出杨家大门。
  阳光在沉默的两人之间闪烁,晶晶不晓得明哲要带她到哪里,直到迎曦门巍峨的建筑进入视线,一抹领悟从眼中飞溅出来,某种烫热的情绪在方寸间汹涌,目光情不自禁地转向他。
  明哲也正朝她看来,晶晶被逮个正着,粉白的颊肤烫熟起来。
  "记得这里吗?我们约会的老地方。"明哲深情款款地凝视她,浓浊的嗓音充满回忆,"虽然跟以前不太一样,可还是东门没错。有别于我们脱去了年少时的青涩,迎曦门则是从传统走出来,经过规画后,脱胎换骨成为一个结合传统与现代科技的市民广场,被称为'新竹之心'。它是新竹文化的象徵地标,也是多少新竹人最甜美、难忘的回忆……我刚回来时,连续好几天站在这里……想着你,想着如果有天能牵着你的手,像以前一样……散步,该有多好?"
  他询问地朝她伸出手,晶晶怔忡了几秒钟,彷佛受到催眠般地把手递去,随即感觉到明哲手上传来的颤动,她狐疑地看向他,捕捉到他眼中的一抹激动,心房跟着一紧。
  "我们走。"压抑下喉头的哽咽,明哲挽着晶晶过马路,来到新竹之心。
  当他们走到透明材质架成的人行步道──走在下层人行道的人,一抬头便可看到上层的行人,他突然拉着晶晶停下来,一把抱起她。
  "你干嘛?"她惊呼地扶住他的肩,以免重心不稳地跌下来。
  "你穿洋装。"他严肃地宣称。
  "我穿洋装?"晶晶困惑地重复,低头检视自己的一身装束。

  她是穿着洋装没错,想到这里,双颊再度燎烧起来。
  听了明哲那番掏心挖肺的表白,她哭得唏哩哗啦,维贞陪着她回房清洗一脸的狼藉,劝她与明哲谈开。她边听边打开衣柜,等她发现自己换上洋装,梳好头发,已经焕然一新地下楼,随着明哲走出杨家了。
  天呀,她是怎么了?
  不是固执的不肯接受他吗?为什么……
  急促的心跳和呼吸,泄漏出答案。
  如果不是还爱着他,如果不是还渴望着他,怎会随他出来?
  心里那块年深月久的浮冰,在听完他这几年来的遭遇,承受的压力,随着一股源源不绝涌出的暖热情绪快速融解,过往的惨痛回忆在那刻全都不重要了,只剩下对他的深深怜惜。
  他承受的苦,不比她少呀!
  至少她还有维贞姑侄和母亲的关爱,明哲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外遇不断的父亲,得忧郁症的母亲,以及接踵而至的学业和事业的压力,没有人可以分担心事,他比她苦百倍、千倍!
  比较起来,她过得太幸福了。
  可是他对生命没有任何怨慰,对她这些日子来的拒绝也没有一丝怨恨,仍痴心地等待她回心转意,坚持用四千朵玫瑰等待她,这份痴心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都求不得的。她却……
  想到这里,晶晶不由得汗涔涔了起来。
  她还要固执到什么时候?等到四千朵玫瑰全送完,等到明哲心灰意冷离她而去,再来懊悔吗?
  不,她抓紧手下厚实的肩膀,像在汪洋中抓住救命的浮木一样紧。
  "到了。"明哲含带笑意的声音在耳际回响,晶晶猛然回过神,发觉他已经抱着她走到步道的一端。
  "你不用害怕,我们已经过了。"他的声音轻轻的,眼中荡漾着款款情意。
  晶晶眼眶灼热着,一种深刻的感动在心里荡开,彷佛他话里的"过了",不仅是通过步道,还包括两人分开了十一年的隔阂,这段日子他的努力挽回她,她的固执拒绝,这些艰辛、风雨,全都过了。
  没等到她的回答,只有她沉默的瞅视,明哲的心情有些慌乱,呼吸和心跳却莫名地急促,男性的感官也跟着活跃。
  怀里的人儿有着柔软的身段,带着清新葡萄香息的体味随着呼吸进入他鼻腔,一双氤氲着烟雾的眼眸闪烁着某种情意,形成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女性魅力撩拨着他体内的男性需要。
  太久了。
  身与身总是如宽阔的河堤两岸遥遥相对、看不到对方,心与心却暗系彼此,不肯承认。但这一刻,他们的身体靠得那么近,心灵也在触手可及之处,所有的嫌隙和距离彷佛不存在了。
  像是为了证明这点,他缓缓将她放下,但双手仍环在她纤细的腰上,任那窈窕的身体抵住他男性的身体,感觉体内的欲望逐渐攀升。
  "我担心……"他沙哑的呢喃,目光如火地瞥了一眼她的裙摆,继续解释,"你的裙底风光会被人看见,才抱你走过。不会怪我这样独断独行吧?"
  下头的人行道有没有人经过,晶晶不知道,但她看见了明哲眼中浓烈的独占欲,与充满欲望的光芒,不由得身心一阵酥茫,扶在他肩上的手缓缓抬起,抚向他的脸。
  再没有比这个动作更强烈的暗示了,明哲逸出一声呻吟,低下唇捕捉住她调皮的指头,亲吻她柔白的掌心,然后……不知是谁先采取的主动,两双饥渴已久的唇瓣叠在一块,像沙漠的旅人渴望一滴甘泉般的深深的汲取着对方的津液,沉醉不能醒,周遭的一切都淡化成风景,他们吻得那么激狂,那样的不顾一切,好似要把十一年来错过的热吻都一次补足似的。
  许久,在体内急迫需要着氧气的情况下,他们不情愿的分开,气喘吁吁的凝视着对方,但仍紧紧的拥抱着彼此,不愿放开。
  "我爱你,晶晶。再给我一次机会。"他喘息着说,眼光温柔而狂野,有着不容人拒绝的执拗和深情。
  "我能拒绝吗?"她呢喃道,倾身过去,热烈地含住他的唇,直到再次的喘不过气来才放开,瞅着他,呐喊道:"知道自己有多可恶吗?"
  "可恶?"体内仍残存着热吻的影响力,一时间,明哲无法体会她造句话的深意。
  "拜你之赐,我成为公司的名人了!"晶晶的声音虽是气恼的,眼神和嘴角的笑窝却隐隐带着喜悦。
  "名人?"
  "都是你送的那些花害的,现在总公司没人不认识我了!同事每次看到我,女的就用一种'我是人在福中不知福'的眼神瞪我,同办公室里的尤大姊、晏青,更时时提醒我,别太固执,等到你心灰意冷,看破爱别人时,我就悔恨不及了!男的则开玩笑问我,还有没有五元一枝的玫瑰可以买!更糗的是,有次遇到总经理,他意味深长的对我说:'年轻人别太倔强。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世间像何副理那样优秀的痴情男人不多了,要懂得把握。'"说到这里,她气愤的掐了他手臂一下,明哲不敢呼痛,只能无辜地眨着眼。
  "什么嘛!为什么全天下的人都为你说话,认为我是在拿乔,你送我花,我就一定要理你吗?"
  "我……"明哲苦不敢言。怎么刚才还热情地吻着他的女人,这会儿翻脸比翻书还快地指责他?
  "你说自己可不可恶?"
  "可恶,可是晶晶……"他着急地想为自己辩解。
  "干嘛?"她凶巴巴的问。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吗?"他可怜兮兮地问。
  晶晶呼吸一窒,千百种思绪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她无法违背自己的心说不愿意,更害怕一旦拒绝,会真的失去明哲,但要她就这么承认,面子上又有些挂不住,一时之间,在那里不上不下地尴尬着。
  "我真的爱你,不要拒绝我好吗?"他捧住她垂低的脸,深情的注视着她,低哑的语气伴随着灼热的呼吸扑向她,晶晶感到头晕目眩了起来。
  "我……"她口齿不清地顿了顿,一贯强硬的拒绝,此刻暂时软折成──"交往看看是可以,但你别以……"
  话还没说完,却悉数吞没在他倏然俯下的嘴巴里。
  就像溪水急着流向海洋,始终活在她心中的情意热烈地奔向明哲;宛如浪潮渴望重回土地,明哲以海啸般的热情吻着晶晶。
  再没有嫌隙,再没有顾忌,他们终于又在一起了。
              
  位于法国阿尔萨斯省的尚家堡,今晚正在举办一场婚宴,晶晶有幸成为主人夫妇力邀的贵宾之一。
  唯一的遗憾就是,明哲无法随她成行,看着满室的衣香鬓影,俪影双双,晶晶心中萦绕着强烈的孤寂。
  "美人儿,我们又见面了。"
  充满磁性的愉快嗓音听起来有些熟悉,晶晶转向说话的男人,看进一对璀璨如宝石般的绿眸里。
  "你……"她困惑地眨着眼。
  好帅的男人!
  她在哪里见过?
  "你忘了吗?德雷和维贞重逢那晚,我们在PUB见过呀!"
  "啊!"晶晶恍然大悟,语气充满指控,"是你!"
  "就是我。"他朝她行了个十足的绅士礼,戏谑地道:"在下泰勒?卓古拉,给晶晶小姐见礼了。"
  "泰勒?卓古拉?听起来好像吸血鬼的名字。"她咕哝道。
  "小姐这么说太伤我心了!"他捂住胸口,一副心要碎了的模样,无辜地眨着眼问:"我像吸血鬼吗?"
  "像,像极了!"挽着春天走来的志烨狠狠地道。"专门抢人家美酒喝的吸血鬼!"
  "呵呵……"春天掩着嘴咯咯娇笑,"晶晶,你别听志烨的,他心理不平衡。"
  "我哪有……"
  "走啦,陪我跳舞!"春天拉着老公走进舞池,不让他找泰勒麻烦。
  乐队正演奏着一曲曲脍炙人口的情歌,晶晶没留心去听,反正她对欧美的歌曲又不熟,听了也等于白听,目光仍专注地瞅着笑容灿烂的泰勒?卓古拉。
  "那晚是怎么回事?"她忍不住询问。
  从德雷那里知道,那晚跟他一起上PUB的还有凌志烨和眼前这位泰勒?卓古拉。
  志烨在台湾时,晶晶已经结识了,也询问过那晚的情形。
  "我端酒回来时,德雷带着维贞跑得不见人影,现场只剩下你跟泰勒。我看你神情恍惚,泰勒说你喝醉酒了,提议送你回家。后来遇到那个何明哲,泰勒就把你交给他……怎么了?难道那个何明哲对你做出了不可原谅的事?我就知道泰勒那家伙不可靠!"说到后来,志烨握起拳头,眼睛冒着凶光,一副随时要为她出头的模样。
  她只得赶紧安抚地解释,明哲没非礼她。
  "算那小子识相,不然我一定拆了泰勒的骨头!"
  哇咧,就算明哲对她怎么样,要拆的也是明哲的骨头,怎会是这位泰勒?卓古拉的呢?
  看到刚才的情形,晶晶可以肯定的说,凌志烨与泰勒?卓古拉很不对盘。
  "那晚……"泰勒沉吟了一下,眼中笑意不减,"就你喝醉了……"
  "我没喝醉。"她斩钉截铁的说。
  "如果你没喝醉,难道是我会催眠术,把你催眠了吗?"
  她认真思索这个可能。
  "还是我真是个吸血鬼,以法术迷昏了你?"他半开玩笑的继续道。
  晶晶狐疑地瞅着从他艳红的朱唇露出的森森白牙,呼吸一窒!
  "你听!这是Endless  Love!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呢。"他欢喜地眨眼道,朝她伸出修长的古铜色手掌邀请,"我有荣幸与你共舞吗?"
  那似曾相识的旋律令晶晶有些恍神,等她稍稍回神,人已被泰勒带进了舞池。
  "……you  will  always  be  my  endless  love……Two  hearts  two  hearts……"
  醇酒似的嗓音在晶晶耳畔浅唱低吟,也将她的回忆带到某个特定时间──她与明哲共度的圣诞夜晚,他送她的那只音乐盒相框,播放的正是这首曲子的旋律。
  "你唱什么?"她呢喃的问,神魂随着歌曲旋转。
  "嘿,这首Endless  love可是Lione  Richie  和Diana  Ross合作的情歌呢!销售量招过四百万张,你不可能不知道吧?"泰勒的语气充满揶揄。
  晶晶脸一熟,娇嗔道:"谁说我一定得知道的?我不知道不行吗?"
  泰勒连忙耸肩,以示他不敢那么想。
  "你要底要不要告诉我,这首歌词在讲什么?"
  "我说,我说……"泰勒拗不过她,只好当场译起Endless  love中文歌词。
              
  飞机降落在中正机场,晶晶取好行李后,从海关出来,出境大厅里挤满等待接机的人潮,晶晶一下子就看到明哲高大的身影,眼眶潮热。
  "明哲!"分开了十天,像隔了一年那么长,她投进他宽大深情的胸怀,闻嗅着他的体息,磨蹭着舍不得离开。
  "怎么了?"女友突然变得这么热情,让明哲有些受宠若惊。
  "人家想你不行吗?"她掷给他一个又娇又媚的白眼。
  明哲被迷得晕陶陶。
  "走,我们快点回家,我有带礼物给你喔。"她挽着他手臂道。
  "什么礼物?"
  她没回答,嘴角噙着抹神秘的笑意。
  除了德雷和维贞送的尚家堡酒窖所藏的精酿外,还有Lionel  Richie和Diana  Ross的Endless  Love专辑。
  然后,她要找出藏了十一年的相框音乐盒摆上,把他们断续的过往连接到现在,重温那个圣诞夜的甜蜜。
  "我爱你。"她大胆地抱住他,送上热烈的香吻,心里哼唱着:吾爱,我无尽的爱。
  在那个圣诞夜,他对她许下永远相爱的誓约,给了她爱的结晶。虽然失去了,但她相信孩子有灵,必然会回来。当他们重新相爱,再次毫无保留的付出彼此,爱情的结晶就会回来。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