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傲物语 第十章
  依照约定,齐傲来到了曾为黑风组织所拥有,而今已遭充公的四十层大楼。
  他仰视着这已即将改朝换代的大建筑物,景物依旧,人事全非。他今天若是方允哲,能不恨吗?因此,对于方允哲仇视他的心理,他能够明白。
  他进人大楼里头,很容易的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然后他看到忙得满身大汗、神情专注的曲宓。
  “工作进行的顺利吗?”齐傲走到她身后,掏出手帕轻轻的替她抹去脸上的汗珠。
  “方允哲真的是对火药很有研究,除此之外,他的安装地点和时间控制的器械安置也令人折服。”曲宓做完了拆除的最后一个动作后,松了口气。
  “有问题吗?”
  “遇到我就没问题了。”曲宓轻松一笑,“十二处的火药安装位子,方允哲这次是打算死得轰轰烈烈是不是?”
  “他大概觉得对不起他的恩人?只是以死报恩,这方法有点傻。”
  曲宓不明白,为什么齐傲对于方允哲有种近乎痛惋的感觉?那种近乎“英雄惜英雄”的话语令她十分不明白。不得不时时提醒他,方允哲是黑风组织的首领。
  “齐傲,你真的会答应黄娟的请求吗?”昨天黄娟和齐傲一起商量今天的行动时,曾有一项不情之求。她要齐傲去求老爹,想办法给方允哲一个自新的机会。
  给黑风组织的头目一个自新的机会?这只怕不太可能吧?不过,老爹似乎也挺为方允哲可惜的,且他的遭遇也着实情有可原。因此,给他自新的可能性很大,只是,就算组织不追究,警方捉不到他,黑风组织难道不会为难他?成天被黑道人物追杀的日子,方允哲受得了?

  所以喽,待方允哲有了自新的机会,接下来就是换张新面孔。
  黑风组织里头能人多,奇人异士自然也不少。老爹有一个年轻时的好友,他早已在二十年前退出风云组织,那个人有个特殊长才——易容。别以为“易容术”只有博亿堂娱乐平台中才有,齐傲当年就曾经亲眼目睹那位组织的前辈为他一个因车祸坠下山崖,烧得面目全非的弟兄换上新脸皮。从此那个弟兄换了新身份,再投入任务中。
  黄娟昨天和齐傲商议,她在今天要找机会把方允哲的出去外头“讲话”,然后曲宓到这里来拆除火药,约好两个小时后方允哲才会回来。
  在商定计划后,黄娟有了这不情之求,期望齐傲能帮助她,给她哥哥一次自新的机会。
  “方允哲该有一个自新的机会,不是吗?”
  “我可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曲宓其实也不反对,只是担心他仍是死性不改。
  “是不是好主意已经不重要了。”昨天才和黄娟商定完计划后,齐傲立即驱车到老爹的住处和他商议这件事。几经考虑之后,他首允。
  “不要告诉我,老爹已经和你达成共识了。”这简直是“黑箱”作业嘛。
  “正是如此。”
  “那接下来怎么做?”
  齐傲低头看了一下表,和黄娟约好由她拖住方允哲的时间已快到了,于是他说:“你暂时离开这里吧!”方允哲只约自己单独赴约,他可能不希望看到其他人在场。
  “那……你自己小心了。”这里的火药定时装置全给她拆了,引爆不起来了,齐傲一个人应该可以对付方允哲才是。
  曲宓离开的莫二十分钟后方允哲即出现。
  “你挺准时的。”方允哲冷冷的说。方才被黄娟那丫头拖住了不少时间,她一反常态的和自己聊了不少话。这里的装置不会被他看破了吧?方允哲不着痕迹的看了一下四周。
  算了!就算齐傲知道又如何?安置火药的事他一向十分有自信,没人能拆得了他的火药。
  “你约我来这里干么?”
  “我一直挺欣赏你的。”一反常态,方允哲并没有回答齐傲的话,却是提了一句不相干的事,“就算咱们是对头,仍不减我对你的欣赏程度。”他的嘴巴有了淡淡的笑意。
  “同感。”
  “这是所谓的‘英雄惜英雄’吗?”方允哲笑得很寂寞。在黑风组织里他没有知己,没人能了解他。“我想,咱们若不是处于对立的组织,一定可以成为莫逆之交。只可惜——”他垂着头一笑,然后,正色的抬起头来,“这辈子这期盼无法实现了,我真的觉得可惜。”
  “好像不必这么早下定论。”
  “盖棺论定的事还不能下定论?”方允哲一笑。“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约你来到这里?当然不会只是单纯的告诉你我的想法。”
  “你若是如此想,我反倒要怀疑了。”
  “我欣赏你,同时也恨你。你使我丢掉了一个我恩人辛苦打下的一个组织据点。我无颜见我的恩人。”顿了一下,他又说:“除了你之外,我也恨那个偷走文件的家伙,不必问,那铁定又是你们组织派出来的。”那等身手,除了风云组织之外,他想不出谁有那能耐培植那种人才,“只可惜我没法子查出他是谁。”
  “还有机会知道吧!”
  “有吗?”方允哲看着齐傲。“今天——”他顿了一下,脸上有抹痛快的神情。“咱们谁也走不出这里了,我在这里安置了多处火药,那些火药足以炸毁这四十层大厦,这样大的威力,你想,咱们有命活着出去吗?”说完话后,他等着看齐做惊慌的神情,只是齐傲除了那表情还是那表情,这不禁令他有点失望。
  风云组织的人都是如此视死如归、 “呒惊死”的吗?还是齐傲听到自己要丧生于此吓疯了,没知觉了?
  “你不怕死?”方允哲问。
  “怕。”
  “你视死如归?”
  “可能吗?”
  “那你听完了我的话为什么不怕?”方允哲觉得事情有些奇怪。难道——
  方允哲快速的跑到火药安装的位子查看,看到一处处被人动过手脚的火药时,终于明白齐傲的气定神闲从何而来了。他根本是有恃无恐!
  “谁?是谁动的手脚,”他似乎明白方才黄娟为什么突然的约他见面了,想必这些人药就是在那时候被拆毁的。“是谁?!”
  “曲宓。”齐傲好玩的看着方允哲气红的脸。他一定十分不相信自己安置的火药居然被一个女子所拆了吧?
  “她。”方允哲根本不相信。“怎么可能?!她是个学生,哪来机会玩火药?懂得安置和拆除?”怎么从来没听佳萍提过曲宓有这项才能?
  “她是个连教授都自叹弗如的天才学生,能拆得了你们安置的火药并不困难。”老爹果然慧眼识英雄。小曲宓,你的表现令人骄傲!
  方允哲沉默了一下,接着他说:“那又有什么差别?这里对外的出口全部已经封死,我进来后,惟一的出去的门也被我封住了,咱们只是多苟延残喘一些时候罢了。”
  “是吗?”齐傲不急着出去。“咱们要是有机会出去,你打算怎么办?”
  “咱们出不去的。”
  “我是打个比方嘛。”看他沉默了下来,齐傲说:“黄娟一直希望你能改过自新,混黑道不适合你。”
  “适合?”方允哲苦笑,“我有选择的机会吗?这辈子这是遥不可及的梦,而既是梦何必妄想?”
  “人因为梦想而伟大。”听方允哲的语气,似乎对黑社会生活也挺厌倦的,只是脱离不了罢了。
  “是吗?”
  齐傲走近他,出其不意的给了他一针镇定剂,那支药剂是阎焰调好剂量的,足够让他睡个三小时没问题。为了“打针”这动作,自己可是找阎焰试了不下数十回才百发百中的。
  既然方允哲有了洗心革面的念头,那接下来的一切就交给他了。
  封口都封死了吗?慢慢找出路吧!他相信天无绝人之路的。
  只是方允哲醒来时发现自己已在飞注外国的小直升机上,不知会怎样?
  很好奇那位易容大师会给方允哲什么样的一张脸?期待——
  JJWXC              JJWXC                 JJWXC
  “齐傲、曲宓,我哥哥这次的事情多谢两位的相助。”黄娟今天就要搭机回美国总部了,临行前,面对来送机的朋友;她真的有无尽的谢意。
  “他此刻应该已经在‘筹备’换脸的事了吧?”曲宓说。
  “慕容前辈正努力说服他。”黄娟叹了口气。“他对黑风组织怀有愧意,这是他不愿动手术的原因。”
  “慕容前辈会说服他的。”不过,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也不喜欢腥风血雨的日子。“你放心吧。很快你们兄妹就能再重逢了。”
  “那咱们呢?”黄娟也知道方允哲接受换脸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咱们何时再见面?也许……咱们下次见面时就是喝你和曲宓的喜酒了。”她的语气相当平静。感情的事情她一向随缘,就算喜欢齐傲,那并不代表非把他抢到手为止。感情要两情相悦才有快乐可言。她永远相信“强摘的瓜不会甜”这句话。
  齐傲的眼光不会差的。她相信曲宓比自己更适合他。
  “要喝喜酒怕是没那么快,不过——”齐傲看着曲宓,脸上有了淡淡的笑意。
  那是黄娟第一次看到他笑,心里不禁想,这个男人连笑起来都这般好看,只可惜,能使他有笑的心情的女子终究不是她。
  “不过什么?”黄娟问。
  “离订婚的日期不远了吧?”
  “啊?!”这声音是发自曲宓,她红着脸看着齐傲,心里头十分纳闷,怎么她快订婚了,身为女主角的她却不知道此时有外人在场,她不便开口问齐傲,待会儿非得好好问问不可!
  “这可恭喜两位了。”黄娟真心的祝福着,但是,心里头仍泛着淡淡的难过。
  彼此又闲聊了一会儿,黄娟才进了候机室,临走前她仍一再的道谢。毕竟方允哲能重生,齐傲居功厥伟。
  “喂,我们啥时候快订婚了,我怎么不知道?”曲宓在走向停车场时,忽然问齐傲。“我可没答应你。”她顽皮的向他扮了个鬼脸,心里像沾了蜜糖一般。
  “我有把握可以说服你的。”齐傲胸有成竹。
  “你口才一向不好,我才不信你有本事把自己‘推销’给我呢广她拉开车门上了车。“有什么本事尽量使出来吧!”十分好奇“齐傲式”的求婚是如何别开生面、别出心裁。
  “我口才也许不怎样,可是有东西可以代我说话。”齐傲神秘的打住话,把手放进大衣的口袋。
  曲宓屏气凝神.的等着,等了半天齐傲的手仍在口袋里,她急得哇哇叫: “喂,到底是什么?我好奇死了!”东西可以代他说话?!
  他不会买了一个每天说句“我爱你”的掌上玩具给她吧?!唔!凭他那不怎么浪漫的脑袋,的确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才如此想,齐傲的手总算伸出口袋了,是一个红色的绒布盒子。莫非——
  。当齐傲把盒子打开时,一颗亮眼夺目的钻石戒措呈现在曲宓面前。
  “好漂亮!”曲宓开心的把它拿到掌上看。“这么大一颗,想必花了你不少钱吧?”
  “喜欢就好。”他把戒指拿了过来,亲自为曲宓戴上,然后在她眉宇间轻轻一吻。
  “怎么会想去买戒指的?”曲宓喜欢极了这戒指。它的设计十分简单,却呈现出秀雅大方,她由各种不同的角度去看它,愈看愈喜欢。“别告诉我,你又是为了车子停在人家店门口,买颗钻石以示补偿。”
  “停车费太贵了吧!”齐傲眼中有笑意,他看着曲宓。“我认为时机到了,该在你身上留下我的承诺了。”
  曲宓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红着脸把头垂下。虽然已经相处很久了,但是面对齐傲深情的注视,她仍会不由自主地心律不整、面红耳赤。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
  “你的话?!”曲宓疑惑的看着他。“你问了些什么?”
  “戴上了我的戒指,你还能回答什么?”齐傲把额头贴近她的。“说啊——”
  这个时候她还能回答什么?当然是——“我愿意。”
  JJWXC              JJWXC                 JJWXC
  走进了许久没造访的咖啡屋,齐傲很快的在角落找到了裴宇风。
  这家伙仍是喜欢老位子。他在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喂,好久不见了。”能在这里看到他,想必他日本那头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是好久不见了。”裴宇风已经为他点好了他每到必点的维也纳咖啡。“能看见你还活着,为你庆幸。”
  “彼此!”早已经习惯他的关心方式。这家伙挺适合对上阎焰的,不知他们两人碰面会是怎样一个情况?想必是热闹异常肥?
  “我听说……你即将‘出阁’啦?”
  齐傲方喝下一口冰开水,差些没因裴宇风的话噎死自己。裴宇风能不能留点口德?“出阁”?天啊,他一个大男人,却给他说成好像是大姑娘一样。
  “你才‘出阁’了哩!”齐傲没好气的说。受不了这家伙。
  “说真格的。我听说你快订婚了?”
  “消息挺灵通的!”齐傲并不否认。他和曲宓的订婚就定在下个月仞,距今只剩一个星期多的时间。
  “好小子,真有你的!”裴宇风拍了一下齐傲的肩,“原以为你这座冰雕一定是风云组织里的最后一个王老五哩,没想到你比我快销出去。”他沉吟了一下,然后得意的一拍手,“那个算命的果真是神算,他算准你红銮星动了,你果然是动了凡心的恋爱了。”
  “不过是巧合罢了。”他还是不相信算命这种事。
  “我可不认为那是巧合。”裴宇风挑了挑眉。“喂,你的她和你是怎么遇上的,别告诉我是‘小孩要老爸,不得不娶妈’。根据可靠消息来源,女主角的身份可是相当特殊喔!”哇塞,玩火药的女人,够辣!
  “我的车子撞断了她的大提琴……”
  不待他说完,裴宇风即哇哇大叫:“你……你的车子飞进了人家演奏会现场?要不怎么可能撞断了人家的大提琴?”
  齐傲翻了下白眼,这小子当他是飞车党的吗?无可奈何之下,他得把当时情况略述了一下。
  “一巴掌打动了你的心,从此甘作爱情奴隶?”一想像齐傲当时的错愕表情,裴宇风不由得大拍其腿,大声叫好。 “原来冰雕不能用融的,非得物体重击不可。”
  齐傲这人一向潇脱,事情都过了,说出来给大家笑笑也无不可。同情一下王老五的不平衡心态,就当个笑话安慰他一下吧!
  “那个女孩名叫曲宓,是不是?”
  齐傲看着他,“都已经知道的事情还问我?”
  “好奇嘛。对于你的‘新闻’,我可是百听不厌!”他一笑,“你也真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人家还没加入组织,你就已经把人挑走了。”听老爹说,曲宓可是个美人喔!“又漂亮、又有能力,齐傲,这回真是便宜你了。”
  “别这么酸溜溜的,自己去挑一个吧。”
  “挑?你当挑水果?缘份不来,我这大帅哥也只有继续等下去的份喽。”他摇头说,“你撞断大提琴赢得美人归,那我就选部钢琴来撞好了。”
  “那你准备娶搬运工人吧。”试问哪个女人搬得起钢琴?
  听了齐傲的话,裴宇风不由得笑了出来。这小子愈来愈幽默了,话也回得勤快了些,不知道他自己发现了没有?恋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情?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那位曲姑娘没有非常手段的话,改变得了这座超级顽石吗?唔……很自然的,他又想到了算命先生说的话——
  “喂,可不可以了解一下未来的‘冰雕嫂’的个性?想必是温柔婉的,对人轻声细语的吧?”玩火药的?唔……不会浑身散发着火药味吧?裴宇风看了一眼齐傲,瞧他最近似乎相由心生的“温和”了一些,不会是被驯服的吧?
  温柔婉约?曲宓?会吗? “她长得很温婉。”齐傲并没说谎。
  他这么一说,裴宇风很没风度的笑了出来。“告诉你吧!当时要你听那算命先生怎么说你未来的老婆,你还不领情的拂袖而去哩,现世报了吧!”
  “他又说了些什么?”
  “他说你遇上的会是个‘双面人’!一个看似乖巧,实际上却是鬼灵精怪的女孩,怎么样,他说得准是不准?”听齐傲方才的那句“她长得很温婉”,很直觉的,他就想到了那位神算的话。
  那算命的看来真有两把刷子。齐傲沉默以对。也许他真的是神算吧,那又如何?听了他对未来的卜算也不过是早些知道一些未来的事情而已,对未来事情的发展并没有什么帮助。
  “看来你遇上一个十分有趣的女孩。”
  “她不是有趣,是有个性。”
  “而你却喜欢,是不是?”原以为以齐傲高傲的个性大概只有女人对他屈服的份呢,哪知道在“情”字当头的情况下,他化为绕指柔了?爱情,很神秘的力量。
  “她对我而言——比什么都重要。”齐傲认真的说。
  “是什么样的女子能使你愿为她而改变呢?很好奇喔!”裴宇风从没想到从齐傲口中可以说出那么浪漫、令人感动的话。
  “待会儿你就可以看到她了。”他看了下表后站了起来。“我得先离开了,和她约好一起去听演奏会的。”他看了裴宇风一眼,“不是想见她。”
  “现在——”
  跟随在齐傲后头,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咖啡屋。不久裴宇风看到一部白色的轿车在他们身旁停了下来。齐傲上了车后把车窗摇下。
  从外头往车内看,裴宇风可以清楚的看到一灵秀女子朝着他微笑示意。那女子有双恍若会说话一般的大眼睛。这样美得如同洋娃娃一般的女子,怪不得齐傲会动心。
  “宇风,改天再见——”
  车子开走后,一个红绿灯的当个儿,曲宓问:“他就是裴宇风?”风云组织除了出菁英,还出帅哥吗?到目前为止她所见的,个个都是俊男!除了老爹除外。
  “他是很幽默的一个人。”
  “那你呢?”曲宓笑着回他。“他幽默,你严肃?”
  “严肃的人还是会为喜欢的人改变的。”齐傲香了她一下。
  “我期待!”
  “等着瞧吧!”
  两人相视而笑,爱,在眉目传情中燃烧了——
  一完一
  *欲知官容宽和任革非的精彩情事吗?请看风云组织之一<撞上酷总裁>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