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羽佳人 第十章
  林蔷微套上展褛静静地看着躺在她床上的民扬。
  晴儿望开民扬已一个多月了,可是她却没有赢回民扬的心。
  “他还是爱着晴儿!林蔷微苦涩地想着,平凡的五官上也在瞬间布满愁容。
  虽然自晴儿离开后,民扬在她温柔的抚慰下重回自己的怀抱,可是他的眼里心里却没有她的存在。在宴会上拥着她起舞时,民扬的眼神总是落在远方,只有在媒体闪光灯围绕之际,他才会笑容满面的拥紧她做出亲昵的动作,但一旦记者散去,他的眼神再次恍惚。即使在床上火热的共赴云雨时,民扬的眼光也没放在她身上,在几次的激情高潮时,他甚至喊出晴儿的名字,下一瞬间,他则是铁青着脸离开了她的床,冷漠地穿上衣服后驾车离去。她知道他在气自己、怨自己心中对作晴儿的依恋……
  天!一颗莹莹的泪珠滴落衣襟,林著该捂住到口的呜咽,心痛地年头床上平静睡着的他。
  发扬的心已死了!虽然他仍跟自己扮演情人的角色,可是她已清楚的感到他不再对谁用真心了。
  林蔷微伸出手抚摸双颊渐渐憔粹的民扬,她不知自己这样苦心设计、分离民扬和晴儿的举止对还是错?她太高估自己的温柔魅力,也太低估民扬对晴儿的用情至深,所以这会儿的两人全是痛苦的。
  不!还有一直将她视为姊姊的晴儿虽然消声匿迹了,但她知道晴儿一定是躲在某个角落独自饮泣。
  泪水在林蔷微的眼里打转,手上触摸的温热肌肤仿佛在控诉她的奸诈与过错。
  她苦闷地一笑,天知道在看见民扬日渐消瘦与他在激情时身不由己的喊出晴儿的名字时,她的心有多么地痛。
  她爱他啊,她又怎么舍得看他如此消沉度日、笑意渐失?

  她知道民扬是矛盾的,虽然恨晴儿的背叛,但内心对她的爱意与思念却未曾褪减。
  她也曾多次看着陷入沉思的他嘴里哺啼叫着晴儿,在办公室的桌上甚至还有一张晴儿巧笑情兮的照片。她曾想拿走它的,可是民扬不准,他要看着晴儿提醒自己曾做过怎样愚蠢的事!
  可是事实却不是如此啊!她有多次看着他温柔的看着那张照片……
  纵然自己曾刻意地在宴会卜散布叶俊良与晴儿在“今生今世”亲呢选戒并相爱一事.期盼民杨仍陷憎恨中。然而.他的心却未曾离开过晴儿。
  林蔷微知道自己败了,也知道自己县不可能得到日扬的心,甚至可以说她自始至终从来就没有得到他的心过。因为她曾向他问及他曾说的“若一日娶妻,她一定是他妻子不二人选”的话中含意,在娶妻的意义之外,他可曾爱过她一些?
  他的答案很简单-他不曾爱过她,而这辈子他也不会再爱人了!
  酸涩的泪水再度涌现,有多少次看着民扬落寞与悲哀的神情时,她几度出口欲道出一切实情,但她不能也不敢,她没有勇敢去承担在得知她背叛日松后的民扬。可是她明白再这样下去,最痛苦的人绝对会是自己!因为得不到他的爱,内心又背负着背叛日松的沉重自责,她什么也没得到,有的只是日日的泪水相伴与内心自我的煎熬……
  为爱做傻事的女人虽多,但一向冷静的自己在妒火高升之际竟成了自私自利、牺牲他人情爱的恶魔之人?!林蔷微是愈想愈难过,难怪上天会给她这样一张平心的脸,她根本不团拥有一张天使脸孔!
  她颤抖地收起仍眷恋在民扬肌肤上的右手站起身来,在静静地凝视他后,她咬咬牙走到梳妆台拉开抽屉拿出已写了多日的信放到桌上。
  她泪流满面地看着那只封信,他们之间就真的完了,可是……
  林蔷微苦笑,至少他和晴儿能够破镜重园,他的日子也能重抬快乐,而自己的内疚也许能就此降低些吧!
  静静地换上并拉出衣柜里的行李箱,走到门口,她回头不舍地看了沉睡中的民扬一眼。
  她在想什么?林蔷微拭去泪珠地摇摇头,期待他醒来留下她吗?他在睡前已喝了她掺有安眠药的威士忌了,不到天亮他是不会醒来了。
  万般不舍再看他一眼,泪如泉涌的林蔷微快步地朝外奔去……
  早晨的微光往往地将民扬唤醒,他习惯性地将手往旁边一放却没有触摸到林蔷微温热的肌肤。
  他爬了间杂乱的发丝坐起身来,“蔷微?蔷微?”
  她跑到哪儿去了?回身下床,民杨一回头看到床间梳妆台上的信封,“这是什么?”
  他不解地抽出信件观看,瞧着一行行的字句,民扬的田头是愈皱愈紧,他咬紧牙根的止住一这串跳如雷的诅咒,但内心的愤怒如加波涛汹涌地宜涌心坎……
  该死的!急匆匆的容上衣服后,他拿着信驾车直驱叶俊良住所。
  李达忐忑不安地看着眼前一言不发的叶俊良及挑民杨。这蔷薇怎么可以将一切都说了出来?他苦着脸看着刚刚才读过的信函,她真是害死他了!
  这一大份早的就被叫来叶总裁家时,他就有坏预感,没想到真的是……
  叶俊良瞥了身旁脸色沉重的好友一眼,他一早就将自己从床铺挖了起来要求自己帮忙赢回晴儿的心,问题是自己找了晴儿一个多月了都找不着人,怎么帮?
  而听到他答案的民杨则是怔愣一旁多时,也不知在想什么?
  只是既然让他知道了李达这家伙和林蔷薇搭起线,作了欠缺公平的竞赛后,他哪能坐视李达在家中消遥?
  他要先清理门户后再跟那自以为是骂他是卑鄙、没种、弱汉子及瘪三的“兄弟兼换贴”好好谈谈。
  “你没有话说吗?”叶俊良冷冷地看着直抹额头上汗珠的李达,“你在我身边也有好些年,相信你明白以往向一些商业间谍购买商业机密或跟敌对公司互通有无、打交情而为公司打赢战役的下属,除了卷铺盖走路外,还有第二条路走吗?”
  李达几度吞咽到口的惊悸冷汗直冒地看着叶俊良,他知道自己是无望了,因为叶俊良做事一向铁面无私,而在叶俊良的身边多年,他也明白叶俊良此时的神色已将他“驱逐出”了!
  “你很聪明,”叶俊良睨视他一眼笑道,“知道再多说也无济于事,那我也不客气了,就请你吃一道上等名菜‘炒鱿鱼’,算是感激你这些日子让我跟我兄弟感情破裂的酬劳吧!”
  “叶总裁!”李达的脸苦了大半。
  “出去!”叶俊良鄙视他一眼大喝。
  李达双肩下垂沮丧地走出门外,这下真是前途茫茫了。
  叶俊良推着轮椅让自己面对民扬,他举起了自己仍裹着石膏的手脚,“还有两星期这碍眼的东西才能拆掉,这两星期你自己就到慈心院多跑跑吧!”
  民扬的俊脸上满是歉疚,“俊良,真的对不起,我……”
  “别多说了,我都明白。”
  两人诚热的眼眸相对,那股消失已久的友谊总算重回双方的心中……
  “晴儿还是没回你消息?”叶俊良看着一脸落寞的民杨道。
  他摇摇头,“包院长叫我别再打扰她了,而且,他已经将她安排到另一个地方去了,虽然我向他解释再三并求他将我误解她的事向她转述,可是晴儿并没有跟我联络,而包院长则跟我强调他已经帮我代转话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她是对我死心了不跟我联系,还是包院长根本没跟她说。”
  两星期了!民扬几乎是天天到慈心院站岗,但包德林除了要他别再打扰晴儿外,其余的时间都将他视为隐形人,而自己在苦苦等候一整天后也确实没有见到晴儿纤细的身影。
  她究竟跑哪儿去了?尽管他也私下找了私家侦探查访她的下落,但却一点讯息也无,而包德林虽体恤他的心情但对她的去处却一点口风也不露,害自己镇日只能看她巧笑倩兮的照片发呆…… 
  叶俊良看着陷入沉思的民扬,那张俊美的脸在短短几日内是更加削瘦了,以往的意气风发早已无影。
  林蔷微害人不浅啊!只是留信出走的她倒真的消声匿迹了,在商场上全无她的讯息,不过,仔细想想,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
  “唉!”叶俊良叹了一声再拍拍眼前可怜的男人开玩笑地道:“走吧!我陪你再走一通慈心院,叫那个包院长识相些的将晴儿交出来,否则我就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这讨厌的石膏拆了,他终于可以自由行动了。
  民杨回了一个莫可奈何的笑容.知邀他是开玩笑不可能真的来“硬”的!不过,这兄弟实在挺窝心的。
  “俊良,谢谢!”
  “谢什么?走吧!”
  叶俊良拍他的肩一起陪他到慈心站岗去。
  仙羽峰——
  “晴儿,够了吧!”纪蓦是吹胡子医眼地看着专心在磨墨的女儿,“你还要民杨烦包德林多久才肯原谅他?”
  晴儿拿起行笔沾了一下墨汁,对他的话是采取不理不睬政策。
  纪蓦的脸顿时苦了一半,这小女娃个性也倔强得太过火了。
  在包德林听闻民扬说出所有事情的来由后,包德林是日日期待十五日的来临,而在跟纪蓦联系后,包德林作刚迫不及待地以连珠炮的速度跟他这个羽皇告知所有详情,结果……
  他眼前的这个仙羽公主在他苦口婆心的劝慰下,却是稳如泰山、心绪毫无所动。
  而姚民扬现在是日日往慈心院报到,搞得包德林是烦不胜烦,他这个羽皇更是破例的天天跟包德林通话明白最新状况……
  不过,由于他劝这小女娃没劝出个结果,所以他也只好叫包德林跟民杨说出不要再来打扰晴儿等话语。
  不过,民扬也是个有心人,尽管如此,他仍是风雨无阻地在慈心院报到干耗时间。
  晴儿那张纤弱的五营上仍是一脸沉稳,但翦水眸子却隐隐泛起一层薄雾……
  民扬后海又如何?尽管他跟包德林说了那些自责的话语又如何?他爱她却不信任她,一份如此脆弱的爱,她能保有多久?尽管对他仍是满心的眷恋.可是她害怕、她也不想再被伤害了。
  至于蔷微姊姊能在最后坦诚自己错误的行为,即使心中对她仍有恨意,但至少蔷微姊认错了也将她的清白还给了她,这一切已不需多做评断了。
  “晴儿,你的毛笔可以放下。”纪蓦的声音突地响起。
  晴儿摇摇头甩开烦杂的思绪,欲提笔时才发现桌上的那张宣纸早被收到一旁。
  “爹!”
  “别死鸭子哟硬,也别跟自己的心过不去,你回来仙羽峰的这些日子,没有一天是快乐的,你还爱着民扬,而这误会也好不容易解释槽楚,你和民扬也会有个好结局,何必不下去跟他见面合好?”
  “他对我根本一点信任感也无,我为什么还要跟他在一起?若哪天又发生了类似的事情,难道我就得让他向侮辱一次?”晴儿愤恨地放下毛笔道。
  火气还这么大?纪蓦受不了摇摇头,“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情路难行’这句话?但是情路虽难行,但成就一对有情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感情需要培养,有甜也有酸,但随着一次次的阻碍,那感情可是会历久弥坚。”他顿了下又道,“再回头看看你和民扬,你被误会了却做了缩头乌龟躺回仙羽峰,而他呢?在误解你背叛他而和叶俊良狼狈为奸之时,他是气得口不择言的对你大加挞伐,但是在明白是错怪你后,他又是认错又是悔恨日日赴慈心院向包德林央求希望你能重回他身边给他一次赎罪的机会,可你呢?”
  “我小气,我记恨!行吧?!”她高嘟起嘴儿。
  “晴儿,你有没有想过他虽然前前后后情绪的起伏差距如此之大,这背后的主因是什么?”
  “哪有什么?”一想起他对自己那样狠心的模样,晴儿就气得牙痒痒的。
  这女儿也没聪明到哪儿去嘛!纪蓦心想。
  “那全是因为爱!”
  “爱?”晴儿嗤之以鼻地道,“因为爱就要以对我大吼大叫?因为爱就可以在将我骂得灰头土脸后再回过头来安抚安抚我?”
  “晴儿,他是为爱犯错,但他勇于认错,希望再给彼此一个机会,而你呢?你也还爱着他,只是你却没有勇气再给自己也给民扬一次机会,你不觉得自己当起了‘爱情逃兵’?”他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晴儿被说得语塞。
  这小女娃看来还是不肯对自己的爱情低头,看来他得下一剂重药了。
  “你不是一直央求我将你以及你这趟台湾行得知你的所有人的记忆全都洗去吗?”
  晴儿无言地点点头。
  “好了。我将这台湾行所有记忆在你的脑中快速Run一次,若你扔坚持不愿与民扬破镜重圆,那为了你及民扬不再为情所困,也让包德林不必再为应付民扬而头疼,我就依你所愿,将所有相关人员的记忆一一清除。”
  “这……”晴儿踌蹰地看着爹,这阵子她虽口口声声地向他央求除去记忆,可是内心却一直是持反对意见的。这……
  纪蓦施起法术,右手送起一道清风推往晴儿。
  晴儿顿党心思清明,闭上眼眸,她的脑海中开始出现她到姚家的第一天,民杨与小蝶的亲热、她不能自己的陷人民扬温暖胸膛的缠绵、日后渐长的情怀、互诉情衷,到那一日爆发的伤人误解……
  她泪眼汪汪地睁开眼睛,情的酸苦她是百味尽尝.虽然心仍苦涩但为何又牵挂不下?
  “晴儿,你的决定呢?”纪蓦心疼地看女儿。
  “我……我的决定?”她哽咽地看着慈爱的爹。
  他点点头,“幸福是要追寻的。爹让你自己从头至尾再经历一次,无非是让你能考虑清楚,否则当这段记忆在你脑中消失后,你的生命中就不曾有过民扬,民扬的生命也从未有你的存在,你们将各自过着自己的生活。”他叹了口气继续进:“纵然爹知道你的姻缘与他相系,但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不再整日愁盾不展,或许爹该自私的帮你除去记忆,这样你这一辈子就会在仙羽峰陪着我,但是,爹真能如此自私?”
  “爹”
  “爹要你自己作决定,虽然这段被尘封眈大的记忆 不会再出现你的脑海,但至少现在你的思绪是清晰的,我要你慎重考虑。”纪蓦严肃地看着她。
  “我……”
  两个人的记忆中从此不再有双方的存在?她要吗?那段爱恋全成了空白,她要吗?可是她承受得住了一次的伤害吗?她怕啊!
  可是真的不再给彼此一次机会?她的一生就单单纯纯地在仙羽峰当她仙羽公主?
  不!她不要!这段记忆虽苦但却也是她此生最美的回忆,她怎能让它消失?
  晴儿愈想意心慌,她不要被民扬遗忘,她也不要忘了民扬,她不要这段恋情就此画上句点……心中的思绪不知在翻了几千几百翻后,晴儿才吞咽下心中的恐惧勇敢的面对纪宏说出心坎里的那句渴望,“我要彼此都还记得自己,我要他再次爱我!”
  纪骞总算吁了一口气,笑笑地对着女儿道:“那就好好谈谈吧!”
  他的左手一扬,晴儿面前紫光乍现!
  在层层叠叠的紫光与云雾间,晴儿发觉自己再次被一送到了包德林的慈心院门口。
  回到慈心院的晴儿.眼前的一切令她错愕——她面对着的竟然是民扬与叶俊良两人。
  突然看到晴儿的民扬与叶俊良也是顿觉愕然,他们才刚到慈心院,正想着待会儿见着包德林一定又是闭门羹伺候时,没想到出现在面前的竞然是晴儿!
  先恢复过来的时俊良拍拍民扬的肩膀,同开眼笑地邀:“妥当了,妥当了!她愿意见你一切都OK了,那我这电灯泡就别在这里得跟了。”语毕,他还朝晴儿眨眨眼笑笑地邀:“雨过天青了,你那双独一无二的星灿眼眸就不需要再‘下雨’了!”
  叶俊良推了还愣在原地的民杨一把后即开心地离去,看来,自己可以先向担心了两个多星期的姚家两老报佳音了,他们的媳妇终于回来了!
  “你哭了!”民扬仔细地看着的仍旧惹人怜爱的五官,她也瘦了。
  晴儿直觉地摸上脸颊,这才发觉自己不知在何时已是泪流满面,而她也是明白了叶俊良所指的“下雨”是指出脸上的泪水。
  他瘦了也憔悴多了,晴儿睁着眸子打量着民杨,原来包德林说的都是真的,他确实过了一段不算好的日于。
  “晴儿,我……”民扬欲言又止地看着她,他心申有万般的悔意耍向她诉说,然为何见着了面,自己却变得语拙?
  “先走走吧!”晴儿低声地说了后,就往慈心院附近的一家泡沫红茶店走去。
  民杨静静地跟在她的身后凝视她的身影,她似乎成熟许多,那双令人惊艳的眸子中不再只有天真。
  两人进了泡沫红茶店,在服务生将绿茶送上桌许久,两人仍旧看着彼此、静默无声。
  半晌,民扬终于在轻咳了咳喉咙找回声音后低头道歉,“对不起!”
  “你不需要如此!”她凶巴巴地回道。
  虽然已经跟爹言明她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可是真见着了他,心中难免还是怨忿不已,一口闷气发泄怎么成?晴儿心想。
  民扬怯懦地抬起头来,该死的!这辈子他还没有如此紧张与害怕过。
  看她一出口就一改之前的文静而变得凶巴巴,他倒不知该如何应付了。
  瞧他一脸无措,晴儿故意抿抿嘴不悦地道:“除了‘对不起’三个字以外,你没有什么话好说的吗?”
  “呃,当然有!”
  民扬这会儿可不像是那个情场上的玩清高手了,因为眼前这个女人可是自己想一辈子珍藏的宝贝。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子般急急地拉起她的双手到自己的唇边,“我必须跟你解释一切,我不知道包院长有没有将我话转述给你,可是一切真的是蔷薇她……”
  晴儿不耐地打断他的话拉回自己的的手,“包院长跟我说了,我知道是林蔷薇设计的,但是佻对我的信任有多少?零!”她的眼眶开始泛红。
  “我是因为妒意蒙蔽了心智,我真的很抱歉,请你原谅!”
  “你还打我骂我!”晴儿是一条条数起他的罪状,眼泪也开始溃堤了。
  民扬心疼地看着她,“我当时是气疯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样狠心对你,我……我真该死!”他用力地左右开弓打了自己两巴掌。
  晴儿不舍要伸出手阻止他,但到了一半,她又将手给收了回来。
  她干么阻止他打自己?他话该!活该……晴儿在心中拼命对自己道,一方面也握紧自己的双手,抑制自己想再次伸手轻抚他脸上略呈红肿双颊的冲动。
  眼见晴儿对他道歉的举止仍无动于衷,民扬的心是更惶恐了。
  他突然拉起她的手朝自己的脸上打,“你打我骂我也行,直到你气消愿意回来我身边为止。
  “你开始耍流氓啊?”晴儿忿忿地将手硬拉了回来,但他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喂!上次你打到我的手受伤流血,这回是要将它拉断是不是?”
  闻言,民扬霍地放掉她的手。
  晴儿没好气地探揉略微疼痛的双手,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这家伙虽然在情场上是顶呱呱地,但在‘挽回情爱’方面绝对是个新手,也难怪啦!眼前这花花大少哪时需要纤尊降贵的请求女人回到他怀中?
  她不快地脱他一眼,“你要我回到你身边?”
  “当然?”
  当然?才怪呢!“为什么?你这个花心大萝卜身边不乏名媛贵妇,也从未听闻你如此低声下气地请求哪一位女人回来你身边,这事若传了出去,不就毁了你花心大少的名号?”她故意出口讽刺。
  “晴儿,从认识你的那一刻起,我心里再也没有别人了,花心大少的名号我也早丢弃了!
  嗯!这句话是挺中听的,可惜不是她最想听的话。
  “认识我的那天起,你的心里就再也没有别人?”
  “没错!”民扬肯定地回答。
  晴儿不置可否地摇摇头后咬牙切齿地道:“在我回到慈心院后,你就马上跟林蔷微打得火热,那些小报杂志刊登出来的照片都挺亲热的嘛!”
  “那……那是因为……”民扬被问得语塞,那些该死的媒体记者。
  “没话说了?”想起那些亲热照片,晴儿就觉心中的妒火又起。
  “不!不是的!我那时是因为……”
  “因为?”她抬高下巴睨着他。
  民扬烦躁地抓了下掉落在额上的刘海,他该怎么说呢?那时他太气晴儿跟叶俊良.为了掩饰自己受伤的心灵,他不仅接受了林蔷微的柔情,更将自己心中的怨气在林蔷微柔美的抚慰及玲班躯体的包围下用力的发泄“我……我只能说,我当时是完全气泡了,所以才会……”
  “才会向林蔷微来发泄你的热情?!你在骗谁?”晴儿是愈想愈生气。
  她是伤心欲绝地躲在仙羽峰疗伤,而这个男人却沉溺在林蔷微的温柔乡里,这算什么?
  “晴儿,”民杨诚恳地正视着她“我没有骗你,那林蔷微对我而言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可言,我心中……”
  “没有意义也可以上床?!”她气愤地指控。
  “呃……上床,可是我一直将她错认是你,还叫着你的名字,真的,我发誓!”
  晴儿听了之后更加火冒三丈!
  她虽然看到那些亲呢的拥吻照片,心中也认为他们一定上了床了,但这会儿亲耳听见他们“真的上床”了,心中那把愈烧愈旺的炉火简直快要将她给吞没了,“那样城府深沉的女人哪一点像我?你竟然可以将她错认是我?你太侮辱人了!”她气冲冲地想道。
  天!怎么愈描愈黑?民扬不禁无奈地看着七窍生烟的晴儿,他从来不知道要挽回一个人的爱并将误会澄清是这么困难。
  “我不是侮辱你,响儿!”他已经快没辙了,他试着静下心来解释,“我只是想跟你说明即使你背叛我,我心中眼中所看到的仍是你,你明白吗?”
  “不明白!因为我根本没有背叛你!”
  “对对!你没有背叛我,是我不该错怪了你,请你原谅我!”
  “原谅?凭什么?你伤我伤得那么深,我对你已经没有信心了,再说,我已经另外交了一个男朋友,论条件论外貌,他样样也比你强!”想到他跟陷害她的人在床上做那种事,晴儿早忘了原先要跟他合好一事,现在是气得口不择言随便乱诌。
  民扬倒抽了一口凉气,“晴儿,你交了一个男朋友?不!”
  “为什么不?你都能快速找个人来填补我的位置,我就不行?”她上下地打量他,“我虽然不是情场老手,但在你的调校之下,我发觉要钓一个凯子也不是一件困难的 事。”
  “离开他,他绝不是真心爱你的,他有可能只是玩玩你而已!”
  “你错了、我先前被你玩过了,现在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玩我,而是我玩他们。等我玩腻了,我就学你一样一脚将他踢开?’她故意嘲讽地说。
  “晴儿,你别胡说,你不是那种玩得起情爱游戏的女人.”
  “对!我原本不是的,可是是你教会了我,独独对一人倾注所有情爱的人是天下第一字号大傻瓜!”她紧握着手心,一双黑白眼眸布满怒意。
  闻言,民杨的脸瞬间黑了一半。
  “晴儿,你……”他觉得自己的胃起了一阵痉摩。
  “我怎样?在尝到第二个男人的滋味后,我终于明白你为何偏好此道,享受爱欲确实是很舒服的事不是吗?”她抬高下颚斜睨他一眼。
  他不可置信地瞠视着她,“你是说·,…·”
  “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难道你这个在情场上‘身经百战’的男人会听不懂我说的话?”
  “你跟他上床?”痛苦开始在民扬心中加速,他觉得一颗心隐隐抽痛。
  “没错,他的技巧比你高明多了!我必须跟你说声‘对不起’!因为在享受的同时,我将你拿来跟他比较,不过……”她故意无所谓地耸耸肩,“这跟你说的会将林蔷微错认是我似乎一样的过分,是不是?”
  民扬心中的妒火在晴儿挑衅之下迅速烧灼。
  “晴儿!我已经毫无尊严地向你认错,请求你回来我的身边,难道这些对你都无意义?你就一定要紧抓着我曾经犯错的事情不放来惩罚我?”他咬着牙从齿缝间进出来话来?
  “我才没做那种没水准的事!”晴儿亦气愤地回话。
  “我已经将我的心剖开在你面前了,我不但你为何还要搬出你的新任男友,还有你的新爱情观来污蔑我,这样伤我,你很快乐吗?”民扬沉痛地道。
  由于日日担忧这段被他亲手毁掉的爱情不能死灰复燃,他几乎是食不知味、辗转难眠。天天像个傻子般地到慈心院报到一直到夜幕低垂,在慈心的灯火全熄后才开车回家。
  而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了她,原以为一定有了转折,可是这番细谈下来,他得到的是什么?
  晴儿是极尽讽刺之能事,大谈新任男友……自己还要坐在这里任她侮辱?任她嘲讽?可是他真的爱她,他舍不得将她让给另一个男人,尽管他们已有了肌肤之亲
  他有什么资格批判她?他对情爱的忠诚在没有碰到晴儿以前不也是零吗?
  可是她似乎爱上别人了,他该怎么办?成全她还是抢回她?问题是,她肯回到自己身边吗?
  沉痛的思绪逼得民扬在手足无措之际,只能苦着一张俊脸静默无声,
  相对他的沉默无语,原本还气焰高涨的晴儿在听到他沉痛的话语后,也默下来不再言语。
  她在干什么?他为什么要编了那么多的谎言来伤他?
  这样伤我,你很快乐吗?民杨那句伤痛的话在她脑中盘旋……
  不!她一点也没有感到快乐,他脸上的伤痛与无奈反而令她感到痛苦,她知道他是真心在乎自己的。否则他不需留在此地任自己污蔑批评,不需在此地低声下气求得她的原谅……
  他身旁的女人一个比一个美,投怀送抱的女人更是不少,他何需为她如此难过。
  他爱她啊,就如同爹说的,他的一切喜怒情绪都是因他对她的爱啊!
  两人承受的痛苦已经够多了,她何苦再添新伤?
  思绪至此,晴儿怯怯地伸出手握住他放在桌上的右手,“民扬……”
  他抬起头来注视着她,在意识到她纤指的抚触时,他像被电到似地移致开了手。
  “民扬……”晴儿困惑地看着他。
  民杨露出一抹苦笑,这气氛怎么突然变了?她的眼中没有怨意却出现爱意?“你还想做什么?说什么?多日不见,我就捉不着你的思绪了?”他苦涩地道。
  “你别如此说,我刚刚是因为……”
  他摇摇头打断她的话,“我很抱歉对你所做的一切,我真的很后悔伤了你,而且,我也必须劝你别玩爱情游人戏.像我陷了一次。做错事后却永远翻不了身.内心的煎熬与痛楚不是你能想像的,这一段感情即使我有心维护珍惜,恐怕另一方也不会相信的,你说是不是?”
  “不!不是的!我……”
  “我……我希望你的新任男人是真心爱你,我也希望你别因为我而对爱情失望,我是自作自受,这结局是怨不了别人的,你放心,我绝不会再来打扰你,我诚挚的祝福你跟他一切顺利,我走了。”民扬的声音艰涩嘎哑,几度梗住了喉头,语毕,他急忙转身离去,眼眶早已泛红。那些全是违心之论,全是违心啊!他在心中呐喊。
  “姚民扬!”错愕的晴儿在怔愣了一下后气冲冲追了出去,“你给我站住!”
  该死的!他劈哩啪啦地说了一堆让她插嘴的机会都没有,而一说完人就跑了,她哪有机会解释?
  见他仍快步奔跑,晴儿只好高扯喉咙不顾淑女形象地当街吼叫。
  “我刚跟你说的那个男人是假的!根本就没有第二个男人,你听到没有?姚民扬!”
  民扬顿时停下脚步。
  “那一切都是假的,我是气你跟林蔷微做那种事,才会气得口不择言、胡言乱语的!”她气喘吁吁地跑到他的身后,愤愤不平地戳出他的背。“我是真的爱你啊,不然我干么跟你见面还跟你扯那么多?你就那么吝惜说句‘我爱你’?一见面就只会说些让人不快的话,我的心情怎么会好?”
  他慢慢地转过身来,脸上仍有着不确定。
  “我说的都是真的,后过你还要我发誓?”懦弱的泪水已然滑落,先前的倔强与愤怒早已无影,她呜咽地高举起手。
  注视着她晶莹的两行清泪,民扬清楚地在眸中看到满盈的爱意,那是他们相恋时她眼中绝无仅有的瑶珠光芒。
  她是爱他的,她真的是爱他的,他并没有失去她。
  眼泛泪光的民扬急切地将她拥人怀中硬咽地道:“我相信你!你不需要发誓,晴儿。”
  不再言语,他温热的唇在吮于她的泪珠后急切地搜寻着她唇中的甜蜜,晴儿不自觉地呻吟一声,任由他分开她的唇……
  几抹笑意在两人火热却又温柔的拥吻中逐渐跃上双方的唇角,对彼此的爱意在刹那问恍若心有灵犀地往对方传递。
  湛蓝的天际里几朵白云害羞地蒙上眼睛快速飘过,而一旁的翠绿大树则轻摆叶梢随着微风飘送几许馨香,道上的几名路人则是惊喜地看着这对眼中只有彼此的俊男美女共舞春风……
                                                                —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