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相思 第九章
  严桀将带著酒意的商柔抱回家中的床上,才放下她转身想进浴室拿毛巾,商柔却从背后将他抱住。
  “不要走……”
  “商柔,我只是去拿毛巾。”
  严桀试著与她沟通,但喝醉酒像个小孩子的商柔却拚命地搂紧他,怎么都不肯放手。
  “严桀,别离开我……”那是商柔的内心话。
  “好,我不走。”他回过身陪她躺在床上,但商柔却是不安分地开始扭动身子。
  “我好热……”
  商柔双手扯著衣服,想要脱下它们。
  “商柔!”
  看著她毫无意识的表情及动作,严桀不以为自己可以心无杂念地搂著她,他怕自己会一时克制不住地要了她,而事后可能造成她对他更多的怨恨与轻视。
  “别凶我嘛,你为什么不能对我温柔点,我又没做错,为什么总是要骂人?”

  说著说著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下。
  “商柔,告诉我,我是谁?”严桀抬起她埋于胸膛的小脸,要她注视自己。
  “我不知道。”因为酒意甚浓,使她撒娇地说著,那更教严桀倾心地想搂紧她。
  “不,你知道,告诉我。”
  他低下头吻著她的唇,想要软化她的心,温柔地与她的唇舌纠缠。
  当两人的唇分开之际,喘息声不住的传来,他将唇滑向她耳边,逗弄那里的敏感,一双手则是熟练地解下她的衣服。
  “说,我是谁?”
  那道很轻很柔的嗓音使商柔迷惑,但她认得那双眼睛,那是她看了十多年的眸光。
  “严桀……”
  在她喊了他的名字后,严桀再也无法按捺情绪,翻身将她压在床上,没一会儿两人已裸裎相见,这一次,他带著挑逗,完全温柔的爱抚著她的曲线,打算挑起一直深藏于她心底的热情,那只为他燃烧的热情,他要一一亲证。
  他的唇,炽热地逐渐往下探,经他吮吻过的地方像有小火苗燃烧,使她不住地蠕动身躯想要更多,却又怕这火苗带来的燥热。
  “商柔,感觉我。”
  没有先前的抵抗,商柔柔顺的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任他的吻落在她胸前,任其一再拨弄……***
  半夜,当商柔带著头痛还有疲累醒来时,发现她正与严桀躺在床上,而且两人还亲密地相拥,吓得她猛地坐起并缩著身子想远离他。
  “商柔,你怎么了?”
  严桀敏锐地醒来。
  “为什么我们……”
  她记得自己是在喝酒,而且是和柳圣风,但是为什么最后会与严桀躺在床上,同时在她身上还留有欢爱过后的痕?,这一切都说明了先前他们做过的事。
  严桀将她后缩的身子搂进怀中,安抚她的激动,让她靠在他身上。
  “难道你忘了?”
  “忘了?”
  她根本没有印象哪来的忘了,就连她是怎么来到这里,她完全都不晓得。
  不过有件事她倒是记起来了。“对,我是忘了,我忘了该向你恭喜。”那女人的话跃进脑海,使她再次板著冷漠的脸。
  “恭喜我?”
  “不是吗?你不是又要结婚了,而且连我退给你的戒指都已经送给对方。”
  想到那只戒指,她的心更是发痛,曾经她那么舍不得地将它退还给严桀,只?那是她与他之间唯一的回忆,可他呢?她前手交出,他后手送人,在他看来,那戒指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他的情人开心。
  “戒指?”严桀终于想起,当商柔把戒指拿来还他时,安琪也看到了,后来她向他要,自己因为不想收回所以随口同意,谁知如今却成了自己的麻烦。
  “商柔,你误会了,我是打算要结婚……”
  不待他说完,商柔扬手又是一巴掌甩向他,不过这次让他眼明手快地抓住她的手。“你有动手打人的习惯?”
  怎么以前他一直认为商柔没脾气,如今看她动不动就生气,动不动就来个一巴掌,根本不是他所认识的她。
  不过,这时的商柔,更能撼动他的心,让他甘愿倾心于她。
  “是你的错,放开我。”
  “不行!我不再让你离开我了。”
  “严桀,你都要结婚了,还不让我走?”他的话让她气得动手捶他,想要发泄心中的不平。
  “你走了谁当我的新娘?”
  他的话教商柔愣了好一会儿,就连严桀乘机偷个吻她都忘了反抗。
  “你说什么?”她坐在他腿上,不置信地反问。
  他刚才说要她当新娘,这是真的吗?
  “我要跟你结婚,不只当我的女人,更要当我一辈子的妻子,成为我人生的伴侣。”
  商柔难以消化他的话,频频摇头,又挣扎地想推开他,心中思忖著这绝对不是真的,严桀怎么可能会向她求婚,他说过这辈子不会与她共老,所以才会离婚。
  “这不是真的?你根本不喜欢我。”商柔红著眼眶将事实说出,而那一直是她心中的痛。
  “我喜欢。”他吻了她滚出眼眶的泪珠,带咸的泪水说明她的感动。
  “你不爱我。”
  “我爱你!”这次他更坚定地吻住她的唇,深情的眼眸中闪著深深爱意,那不会骗人。
  商柔怎么都难以相信,在她等了这么久的时间,都已经决定放弃了,严桀却告诉她,他爱她。
  “对你而言这只是暂时的,有一天你还是会离开我。”
  他曾说过,没有女人困得住他,若有,那个女人就要有与人共用他的胸襟,曾经她是,她安静地任他胡来,但他最后还是赶走了她。
  “我不会,因为我只爱你。”
  “我不想跟别人共用你……”
  那些痛她不想再经历一次,想起他每一次的出轨都是她心中抹不去的伤痛,更是难以消去的痕?,总让她哭干了泪水还无法忘怀。
  “没有别人,我不要别的女人,我只要你!”
  严桀不舍地将她搂得更紧,明白她何来的反应,只?过去的他带给她的伤害实在是太重、太深了,让她一时无法回复过来。
  商柔没有开口,只是静静靠在他温热的胸膛里,感受他?自己跳动的心,她几乎要以为这是真的了。
  抬起她的脸,严桀以额头轻碰她的额头,带著疼爱的语气道:“永远都不准你再离开我,就算你已经不爱我,我也绝对不放你走。”
  两人混乱的呼吸,交杂了彼此的气息,还有逐渐明显的爱。
  “不会再赶我走了?”她的一双小手小心地抵在他胸前。
  他坚定地回答:“永远不会。”
  “没有其他女人?”
  “永远没有。”
  “你只爱我一个人?”她真能相信这一切吗?
  “我爱你,我的商柔。”
  压抑不住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她埋于他怀中哭著,那放纵的哭泣使他心碎,因为他晓得商柔这一哭,不只为他的爱而哭,更是哭出她十多年来所受的委屈,为了爱他而受的种种,现在──她拥有了他!
  “别哭了……乖。”
  两人赤裸的相拥,肌肤的碰触带来难以言喻的刺激及挑逗,但此时严桀只想安慰她,其余的,等过了今晚再说。**
  *
  一年后经过许多的风波,两人的感情早已密不可分,但是商柔却迟迟不肯点头答应嫁给他,急得严桀都要绑她进礼堂了。
  “商柔,我们结婚好吗?”每天一早,严桀醒来的第一句话,总是这么问她。而她的回答也总是──“我再想一想。”
  明明两人相爱,也确定是彼此的伴侣了,严桀不明白?何她还不肯嫁给自己,尽管受挫,他还是每天如此问,期望有天能得到她的首肯。
  因为专注思绪,没注意到商柔已走出浴室,淡笑地走近躺在床上的他。
  “严桀。”
  见她没再多说,严桀在她上床缩进被单里时,将她拉进怀里爱怜地轻抚著。
  “怎么了,为什么一脸愁眉不展?”
  自他们重新在一起,商柔脸上荡漾的是小女人的甜笑,但今晚的她不太一样。
  “我们这样下去好像也不是办法,你说对不对?”她边说还边瞧著严桀脸部的变化。
  “然后呢?”
  他的心在期盼,为她接下来的话。
  “好像该有个结果才对。”
  明示地给他一个微笑,这话他不会不懂吧。
  严桀自然地翻身使她伏于他身上。
  “你是在向我诱婚?”
  她只是笑而不语,最后在他的要求下轻点头。
  “我们结婚好吗?”这次改由商柔开口。
  毋需言语,严桀直接以行动证明他的回答,一个热情又旖旎的夜晚正在展开,房间里昏黄的灯光下,纠缠的躯体深情地结合,吐露彼此的爱意。
  -完-★〈女人相思四问〉系列──1.欲知系列一的缠情爱恋,请看《初问相思》2.想看系列二的缱绻情爱,请翻阅《再问相思》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