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天使 尾声
  几番春秋过后,风雨平息,安神父才收到远方辗转托来的书信。展信之际,有青山气息、流水气息、飞云气息,以及重峦叠翠间隐约传来的神仙笑语。
  “夫人,像你这般国色无双的女子,埋没在此深山里太可惜了,跟我一起下山闯荡江湖吧。”一名十一、二岁的俊丽少年诚挚邀约。
  “不了,谢谢你的好意,我对江湖没兴趣。”美艳绝伦的妇人委婉一笑,继续分类手中药草。
  “这种荒山野岭有什么好留恋的。还是……你舍不下那名大熊似的鲁男子?”
  “是啊。”她笑得好不甜蜜。
  “那种人有什么好的!空有个大块头,粗暴无礼,倔傲蛮横,动不动就以欺负你这弱女子为乐,一点都不懂得伶香惜玉。”
  “请别这么说,他是我丈夫。”
  “可是,像你如此心思细腻的女子,需要的是细致的呵护和关爱,他做不来的。”
  “我没那么娇弱。”她笑笑。
  “你别怕,我会武功,我可以保护你不受他欺负。你就跟我走吧!”
  “小子,如果你敢再勾引我老婆,脑袋掉了可别怪我心狠手辣。”巨大的身影赫然出现厅内,其后跟随着两名十四、五岁的绝俊

少年,哼声讪笑。
  “这家伙又来了,动不动就拐人家老婆。”
  “这种烂招,打从我不做奶娃娃后就不玩了。看他都多大了,还在耍这套。”
  “你们……”小少年气涨了俊脸,“我才不跟你们这两个莽夫一般见识!”
  “额娘,我今儿个练功时被阿玛一掌攻到胸口,疼死我了。”
  “我也是,我的左臂差点被阿玛拧断了。”
  两名少年故作无心地挤掉哇哇大叫的小少年,忙着拉开衣襟卖弄可怜。
  “我看看,严重吗?”
  “他们只是想让你看他们最近练出来的肌肉罢了。”小少年愤慨大骂。
  “你们到底要纠缠我老婆到几时?”狂霸伫立一侧的阿尔萨兰,额角已冷然浮现青筋。
  “额娘你看,他们实在坏透了,你还是嫁给我吧。我带你远走高飞。”小少年急嚷。
  “谢谢你的青睐,可我已经嫁给你阿玛了。”她抱歉一笑。
  “也不照镜子瞧瞧自个儿长相,没本事也敢放话。”两名少年袒露肌肉健美的上身脾睨冷笑。
  “额娘!你看哥哥他们啦!”小少年气愤地跺着小脚。
  “闹够了没有,统统给我滚出去!”大狮子猛爆霹雳咆哮。
  “额娘!”三兄弟立刻楚楚可怜地结盟为同一线。
  “好了,好了,别一回来就吵。”
  “额娘……额娘,人家好怕……。”一旁小榻上被惊醒的七岁小男孩,怯懦地揉着眼睛啜泣。
  “乖,额娘抱抱,作恶梦了吗?”
  “我也要抱抱。”小榻里的四岁小男孩傲慢地伸直双手。
  “把你个头。”阿尔萨兰简直忍无可忍。“你一天到晚就找额娘抱,还抱不够吗?”也不想想他这个做老子的有多寂寞。
  “别大声吼孩子……”她柔声相劝。
  “我早告诉你不要生儿子。你看看,一屋子的小王八蛋,没一个是好东西!”
  “我也不是故意要生儿子……”
  “不是说有什么药膳能保证生女吗?二总管花了多少工夫才由你石五哥那儿带回药方,你到底吃了没有。”
  “我有吃,可是最近吐得厉害……”
  “会这样跟我作对的,八成又是男孩!”阿尔萨兰狠眼盯向她微微丰腴的小腹。
  “我不要弟弟!”
  “我也不要。”
  一窝男孩立即爆出激烈抗议,吵成一片,一屋子哄闹。
  “别吵了,别吵了!”虹恩在混乱之中瞥见院里的村夫和村妇,马上丢下他们。“梁大哥,要和大嫂下山了。”
  “嗳,所以顺道过来看看兰嫂子有什么要托我们带的。”
  要越过两个山头才碰得到面的邻居,哪能是顺道而已。“进来坐坐再走吧。”
  “不了,我们得赶着下山,明儿好乘水路出去。”像这样的好天气可不是常常有的。
  “那……这些,就有劳你们了。”虹恩连忙递上三五封信。“路上小心。”
  “现在不必那么担惊受怕了。”梁大哥憨直的胖脸满是兴奋。“前阵子一直在江上枪劫掳掠的盗贼们最近倒大楣了,好几次打劫
都打到假客船,被教训得惨兮兮,几个残暴的头头甚至还被斩下首级,丢到宫府大门口,痛快极了!”
  那些官府只会表面上通缉,却私下包庇,任他们行抢,一同分赃,黑白两道皆得利。
  “斩下首级?”虹恩责备地瞪向跟出来的阿尔萨兰。
  “真是可惜,被斩的应该是那些狗官才对。”他懒懒回她一哼。
  “斩得好,总得有人出来主持正义。”梁大嫂一改豪气,热切起来。“我说兰大哥,如果你想生女儿,不妨带嫂子到上云峰那儿
的温泉洗洗。它虽隐密崎岖了点,可听说水质不错,对生女儿狠有效。”
  梁氏夫妻才告别没多久,一屋子男人立刻兴奋地闹翻天,火速准备赶往上云峰。
  “萨兰,伸张正义是好事,可是实在不宜如此偏激……”
  “阿玛,我们都准备好了!”整团小狮们兴高采烈地大叫。
  “走吧,咱们去上云蜂玩玩。”萨兰拖着虹恩。
  “不行,不行。”虹恩吓坏了。“孕妇不能泡温泉,对胎儿不好。”
  “你可以在岸边洗。”
  “不行的,我要照料孩子……。”
  “这些不劳额娘费心。”两个大的早把两个小的背在背后了,几只小鬼全笑得眼睛闪闪发亮。
  “我不要,光天化日之下,在外头一丝不挂的实在……”
  “这不是很好吗?享受天人合一的境界!”
  “而且有我们这群武功高手替你把关,保证春光不外泄,绝无危险。”
  真正危险的正是这几只小色狼!虹恩为难地瞥向阿尔萨兰求救,岂料那只元老级大色狼早就一脸垂涎的浪荡相。
  现在他倒觉得生儿子也不坏了。
  “走吧,额娘!”
  “不要,我不想……。”
  “阿玛,额娘不想用走的,她嫌太累了,怎么办?”
  “我来效劳。”他俐落地倏地将她打横抱起。
  “别这样!我真的……。”
  “额娘,如果我也能这样抱起你,你是不是就愿意嫁给我了。”小少年仍死缠不放。
  “快叫你阿玛放手!”她羞愤地狰札着他暖昧的缠抱。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帮你!”
  “额娘如果觉得有孕在身,行动不便,我们很乐意帮你洗洗头、擦擦背!”两个大儿子格外热心。
  “不要!我……。”
  “除了我以外,你谁都不要,嗯?”萨兰咧开狮子般的狂傲笑容。“原来你这么爱我,那就由我为你彻底服务个够吧。”
  “不要,你们实在……。”
  一窝大小狮子联手出击,欺压善良老百姓,强行挟持弱女子,快活地奔向山林,穿梭人间仙境。
  当地都说此山群中有天人隐居,有樵夫曾闻天人笑语,有僧人曾见飞纵林间的轻灵身影,却没人抓得到天人踪迹,传说终究只是
传说而已。
  反正山一带,水一派,流水白云常自在,何须计较与安排?狂舞高歌,无拘也无碍!
  ——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