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娃娃 尾声
  终于盼到一年一度的纸鸢大赛,段绝垣和段飞鸢以及殷垩、迟怒,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会场,胡国伟和几位社团里的朋友们早已在会场上等候他们多时。
  瞧见他们出现在会场,胡国伟立即急如星火地冲到他们面前,“你们终于来了,许多参赛者的风筝都已经升空了。”
  段绝垣看着胡国伟心急的模样,也急忙催促:“现在我们人来了,你还不赶紧放风筝?”其实他也急着想见到段飞鸢的风筝在空中飞扬。
  胡国伟迫不及待地回头叫唤着伙伴,一群人合力让段飞鸢的精心作品飞起来。
  在一旁看着大伙儿合力让段飞鸢的心血飞扬在蓝天中,段绝垣心里有着莫名的感动。
  段飞鸢站在段绝垣身旁,既担心又兴奋地看着  自己的风筝如愿地飞上青天,飞扬在数不清的作品  中,她终于能亲身体验这一份特殊感受。
  段绝垣掩不住兴奋地拥着身旁的段飞鸢,“瞧!多壮观、多美!”
  “真的很美,这还是我第一次亲临现场,亲眼看着自己做的风筝飞上天,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记忆。”段飞鸢忍不住赞叹。
  看着每个评审面色凝重地拿着记分板一一观察每个风筝,段飞鸢不由自主地紧挨着段绝垣。
  段绝垣感觉到她的紧张,搂住她肩膀的力道逐地加重,无形的.给予他全部的支持。
  “放轻松,不论成败,我们就当是一次户外活动。”

  段飞鸢仰起头看了他一眼,“嗯。”
  段绝垣望着天空中五彩缤纷。各式各样的风筝,突地进出一句:“嫁给我吧!”
  段飞鸢不由得一怔,愣愣地仰望着他,却见他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禁好奇地在心中自问她是否听错了?可是她刚刚好像听到绝垣说——嫁给他!
  段绝垣等了半晌没听见她的回答,质疑地低头瞄了她一眼,低声问道:“要你嫁给我,怎么吓傻了?”
  这回她确定自己没听错,神情激动地望着他,“你真的说要我嫁给你?”
  “你什么时候变成重听了?每一句话都要我重复一遍。”段绝垣不耐烦地看着她。
  “我……我怕听错……”  段飞鸢顿时被惊喜包围,拉不回神。
  “你没听错,我要你嫁给我!”段绝垣加重语气地重复。
  “哪有人这样求婚的!”段飞鸢喜出望外地羞红了脸,娇嗔地跺着脚。
  “如果要我像电视里的男人一样手捧着玫瑰花跪地求婚,我可是办不到。我再问你一遍,你要不要嫁给我?”段绝垣沉着一张脸等待她的回答。
  “好嘛!我嫁给你。”段飞鸢也知道,要他罗曼蒂克的求婚比登天还难,她呀!最好别指望。
  “瞧你。心不甘、情不愿的,好像我架了一把刀在你脖子上逼你似的。”他得了便宜又卖乖。
  段飞鸢噗哧一笑,踮起脚尖亲吻着他的脸颊,  “我非常愿意嫁给你。”
  “这还差不多。”
  他一把搂住她的纤腰,将她揽到面前,用他强而有力的双臂牢牢地将她锁在怀里,粗狂、公然地吻住她。
  沉醉在飘飘然的感受中,此刻台上却传来一阵嘈杂声,让段绝垣不得不放开段飞鸢。
  这个举动是那么的猝然,让她完全反应不及,害她不得不赶紧抓住松开的大手,趁自己还没失去平衡之前攀住他,靠着他的支撑才免于当场跌倒的窘状。
  “第一名……”
  此时,段飞鸢紧张得一颗心几乎快从喉间进出。
  “段飞鸢的相依相随!”
  顿时,全场爆出震天价响的掌声、欢呼声。
  下一刻,段飞鸢已被胡国伟和社团的人团团围住,惊呼尖叫声不断。
  段绝垣虽然被这些人挤在外围,但是他却一点都不生气,段飞鸢的成果受到肯定,亦令他欣喜若狂。
  ****************
  殷垩和迟怒在人群外欣赏着数不清的风筝。
  “看来绝垣和飞鸢已成了定局。”殷垩欣然说道。
  “可不是!没想到此趟回来,能目睹绝垣寻到一份真情挚爱,也算不虚此行。’迟怒打从心里为段绝垣感到高兴。
  殷垩不语,只是望着蓝天中飞舞的风筝。
  “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准备离开这里?”迟怒突地进出这样的问话。
  “我是准备离开。”殷垩莫测高深地露出诡谲的笑,“你想说什么,说吧!”
  面对直率的殷垩,迟怒深沉地缓缓开口:“你又接下一个案子了?”
  殷垩嗤笑一声,“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能说来听听是件什么样的案子吗?”迟怒好奇地问。
  “救人,在尼泊尔。”殷垩轻描淡写地道。
  迟怒不再多问,只是出自朋友的关怀地说:“小心点。”
  “放心,万一真的有事,我会向你这大律师求救的。”殷垩纵声大笑。
  迟怒知道殷垩向来喜欢冒险,放下公司总裁的悠闲日子不过,他总是努力地去寻找刺激。
  好在幸运之神也一直不忘眷顾他,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完成委托人的任务。
  希望这一次也是一样!
  **************
  会场边一堆女孩簇拥着一个戴着运动帽的女孩,“柔慈,你到底相中目标了没?”
  柔慈拿着望远镜不停地逡巡会场中的所有人,“吵什么吵,总要看准目标才能动手吧!”不悦地斥骂。
  周遭的女孩顿时噤声。
  柔慈的眼睛突地睁得四大,“他怎么也在这里出现?”
  女孩听到她的嘟囔声,莫不好奇地问:“柔慈,你在说谁?”
  柔慈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美丽的大眼一溜转,“我发现大鱼了。”
  “真的?在哪儿?”女孩们欣喜若狂地问。
  “在前方五十公尺处,不过……我们得小心点。”
  柔慈诡谲的贼笑,她就不相信在机场里栽了一次,还会栽第二次!
  她决定要扳回面子!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