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儿女皇 上 第二十八章
  李弼沉声说:「雪尹,别离开本王身边。」他抽起腰间佩剑,利刃在烛光烁烁的殿上,冷绽青光。
  「好。」舒雪尹看着将他俩团绕的殿前军,紧张得连手心都发汗,直贴在他的身侧,不敢胡乱动弹,就怕变成他的负担。
  「再不退开,别怪本王无情。」面对下属,他目色寒冽,不念私情。
  「王爷,属下只是奉命行——」
  殿前军指挥话未完,只见李弼反手一挑,眨眼间他已倒地不起,血缓缓地从他身下渗出,教舒雪尹瞠圆了眼。
  殿前军不禁停下动作,一双双眼直睇着他。这支军队里,有不少人曾跟随李弼南征北讨,亲眼见识过他是如何以鬼将姿态如入无人之地,摘下敌将首级,是故无人敢再轻举妄动。
  李弼目色冷绝,单臂将舒雪尹提起,缓步向前,殿前军一退再退,李尔和李劭紧跟在后。
  蓦地,没有防备之地,他的脚下一股刺痛,他垂眼探去,竟是混在殿前军中的穆喀尔,执起弯月刀划过他的脚踝。
  「去死吧!」她狞笑。
  他高大的身形微晃了下,一脚将她踢开。
  「王爷!」舒雪尹紧抱着他的颈项,焦急的想查看着他的脚伤。

  「不碍事,闭上眼。」他沉喃道,目色如魅,一个快步,一脚踩在贵妃颈项上头,用力踩碎,暴厉而无情地抬眼环视众人,四周立时响起抽气声。
  他继续向前,殿前军随即溃散,无人敢拦阻。
  「一群饭桶!」李尔快步追出殿,李劭冷冽地看了眼已了无气息的贵妃,头也不回地跟上。
  出了雀上宫,李弼不朝前廷走,反倒是拐向东行,然而速度却渐渐缓慢了下来。
  「王爷,你是不是脚很痛?」舒雪尹担忧问着,李弼紧抿着嘴没有回答,她轻扯他。「王爷,你放下我吧。」
  他怒目瞪她。
  「我不知道为什么太上皇一直要我当女皇,但没关系啊,我留下来慢慢跟他讲道理,总是会有说通的一天,你不要担心我。」早知道事情会闹得这么大,打他进雀上宫,她就该阻止这一切。
  「那老家伙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哼了声,他脚步不停。
  隐约感觉到李弼对太上皇的不满,她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王爷,你放下我,让我好好跟他说,要不然你这个样子,不是有罪吗?」
  方才在雀上宫时,她就明显发现太上皇势在必行的决绝,谁敢阻挡他便会要了谁的命似的。
  「你不跟本王走,难不成你真要留下当女皇,真要和李劭在一块?!」他低吼着,明显气喘吁吁。
  舒雪尹这才发现他浑身大汗,脸色异样苍白。
  「王爷,你——」她看向他的脚,蓦然发现点溅在地的血竟是黑的。「王爷,你的伤口有毒!」
  「本王知道。」就是知道才要赶紧离开宫中。
  「可是如果你跑愈快,毒也会跟着跑愈快的。」她开始挣扎,可惜他的臂弯如铁。「王爷,我跟你走,我慢慢跑,你放下我吧。」
  他充耳未闻,然而才跑过一道垂花拱门,他突地听见一阵风声破空而来,想也不想地朝前疾飞,瞬地箭翎如雨落下,划过他的衣袍。
  「啊——」舒雪尹吓得放声尖叫。
  李弼只分神看了她一眼,一阵烈风便又急至,来不及闪避,他顶多只能翻过身子,眨眼间,箭翎已经扎入他的右肩上。
  「王爷!」
  「不碍事!」李弼闷声哼了声,蹬步跃起,数道身影自两旁殿檐落下,追逐着他们。
  体内的毒沿着血液逆蚀而上,李弼面色铁黑,目光却依旧似雪冰冷。
  几道身影奔至眼前,他持剑反击,反挑侧提,全都不留活口。
  他的脸上身上皆溅着血,杀得更野,一个回身,剑身隐没在来都胸口,他一脚踹开,疲惫地踉跄数下,以剑拄地才稳住身形。
  「王爷……」舒雪尹早已经泪流满面,小手不断擦拭他脸上的血迹。
  「没事。」他气息已乱,却力持平稳不让她发现。
  她抽噎地看着他。「上官家的诅咒一点都不准!哪来的孤老,根本就是我拖累你!」
  闻言,李弼唇角微勾。「这听来,还不赖。」
  他闭了闭眼,想调匀气息,却发现毒性已侵蚀到底,眼前一片花白,宽敞的路在他眼前变得歪斜扭曲,他眯紧黑眸,想要确认身在何处,却力不从心,甚至连要站直身子都要费尽所有气力。
  舒雪尹的身子缓缓滑落,她连忙从他身上跳下,紧紧将他抱住。
  「王爷,你要赶快就医!」他的脸色愈来愈黑,浑身发着高烧,显示其毒剧烈,说不定会要人命的!
  「不成。」他用力闭了闭眼,咬牙强迫自己站直身子。「继续走。」
  怎么走?他连站都站不稳了!
  「王爷,后头没有追兵了,我们先找一处躲起来好不好?」她左看右看,瞧见一处花园。「王爷,那里有一片花园,我们到花丛后躲一下好不好?」
  李弼眯眼看去,眼角余瞥见一抹锐闪过,他不假思索地将她推开,尖锐的痛楚立即从肌肤狠绝穿透,在他体内狠狠爆开,教他瞠圆了赤红魅眸。
  「王爷!」舒雪尹尖喊,水眸里满是激动的泪水,清楚看见他胸口被人一剑穿透。
  杀手看向她,欲抽出剑对付她,却突地发现抽不出长剑,对上李弼的眼,就看见他紧握着锋锐的剑刃,目色暴瞠地瞪着他。
  他心间一跳,下一瞬,李弼竟大步走向他,任剑刺得更深,直到胸口近抵剑柄,大手扣上他的颈项,啪的一声,将他的颈骨碎断。
  李弼恍若没察觉杀手已死,力道依旧紧扣着,魅眸怒瞠,动也不动。
  「王爷、王爷!」长剑只余三分之一留在外头,其他的皆穿过他的身体,位置在胸膛上,不知道有没有伤及心脏?
  舒雪尹急着想要察看他的伤势,而他却置若罔闻。
  「王爷?」看着他怒瞠的眼,她试探性地探手轻挥,他连眨眼都没有。「王爷……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
  她浑身发颤,一股恶寒袭上脑门,小手抖了又抖,轻扯他的手臂。
  「王爷,放手,放手!」
  李弼这才像是回过神,松开了手,伟岸的身影也跟着一倒,舒雪尹二话不说将他抱住,搂进怀里。
  「雪尹……」他哑声唤,纯黑的血水不断自嘴角逸出。
  「不要说话。」她不断抹去他逸落的血,泪也不断落下。「我带你去找大夫,你跟我说伯父住在哪里,我带你去找他好不好……」
  她只是个护士,不是医生,他的伤势这么重,她完全无法处理。
  她想要假装坚强,可是一个下午风云变色,她惊呆了,哭得无助,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雪尹,往南走……出后宫围墙后往东走凤还门……」
  「不要,要走一起走!」
  「听……话,凤还门出去后躲起来,少秦察觉不对,会去找你……」李弼气息紊乱,眼前已是一片黑暗,「出城……往南……衔月城……」
  「不要,我不会放下你一个人的,绝不!」说什么孤老,骗人,全都是骗人的!她才是真正的祸星!
  「雪尹……」
  她奏近他,泪水滴滴答答落在他脸上,只见他唇角掀动着,勾着迷人春晓。
  「我说了,一定会保护你……」他气若游丝。
  「我不要你这样保护我……」
  他探手想轻触她的颊,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她赶紧抓住他的手,贴在自己的颊上,听着他说:「雪尹,我爱你……」
  她才要回答,便见他双眼一闭,她胸口登时一窒,无法呼吸,只能傻傻地瞪着他。
  「王爷?」没有回应。「王爷……」她轻声唤着,心口像是破了个大洞,不知道流在地上的,到底是谁的血。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来到金雀,不是为了寻找命定之人吗?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的命运?她穿越时空的意义在哪里?!
  她是为何而来?目睹他的死吗?!
  「不!」
  她要他活下去,为她活下去!
  注:相关书籍推荐:
  1、金雀皇朝之一《地下皇帝 上》;
  2、金雀皇朝之一《地下皇帝 下》;
  3、金雀皇朝之二《奴儿女皇 上》;
  4、金雀皇朝之二《奴儿女皇 下》。
  5、金雀皇朝之前传《小满皇后 上》。
  6、金雀皇朝之前传《小满皇后 下》。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