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与逃犯 第十一章
  无库似乎明白了什么,自己对弱弱态度不好,部部就会生气的打人,所以无库变得更加逆来顺受起来。孩子拉着他的头发站起来咬着他的耳朵向上爬无库都不动如山的了。
  看着几十厘米高的孩子在无库身上从头顶爬到脚上然后跟猴子一样抱着无库的大腿前行,陆小安就觉得好好玩。
  人类的孩子跟雪人相处久了,也学到他们的一些生活技巧,比如如何登岩爬高,如何在雪地上行走,他甚至可以跟其它小雪人一样,突然从爸爸的肩膀上爬到地上去追逐逗弄他的兄弟小乖。
  他学会了雪人的雪山生存之道,也学会了陆小安身上人类的一些文明。
  陆小安把自己还想得起的知识都交给了他,跟他讲人类现在的社会,告诉他,如果他跟雪人同时被人类发现,他可以跳出去掩护雪人朋友先走,因为他被抓住对人类来说毫无意义,对自己也没什么伤害,毕竟人抓到一个人不是新闻。何况他会人类的语言可以沟通。
  孩子会说话以后几乎成为了无库跟陆小安之间交流的媒介。
  「无库现在多大了?」
  陆小安三十五岁的时候让弱弱如是问无库。
  无库掰着手指头脚指头想了半天。
  「无库说十一不过我看他数错了,明明脚指头数过两遍的,怎么数了手指以后又数出一个脚指头变成十一了呢,该是三十一才对啊。」
  「还是我们若若聪明。」

  陆小安给了无库后脑勺一巴掌。
  「笨蛋!」
  「咕咕恩。」
  「无库又在嘟囔什么?」
  「他说为什么又打他。」
  「因为他笨的可爱。」
  弱弱转头对无库说。
  「部部喔喔。」
  部部说你可爱才打你。
  无库咧嘴笑,晃了晃大脑袋,嘿嘿部部说他可爱呢。
  「小乖那小子又哪里去了?」
  「他去找奴奴。」
  「那两个小东西不会谈恋爱吧?他们才十几岁啊。」
  陆小安小声念叨着。
  「爸爸你说什么?」
  「说你哥哥小乖是不是喜欢奴奴啊。」
  「我有看到哥哥跟奴奴求爱,奴奴接受了,只是很奇怪,他们怎么还没离家出走啊?」
  「离家出走?为什么离家出走?」
  「无库说的那是雪人的传统,远远跟家人打个招呼然后两个人就要离开家独立生活了,雪人要这样才算成家啊。」
  「小乖才多大十六最多十七,也对按照雪人的寿命算来他算成年了,转眼十五年了,我在雪山上呆了十五个年头了。原来那时候无库才十六啊怪不得那么幼稚,不过现在也幼稚。」
  陆小安突然毫无预兆的打了无库后脑勺一巴掌,快得无库都没看清楚谁打的。
  无库左看右看,他晒太阳发呆发的好好的,谁打他啊。莫名其妙的摸了摸后脑勺,无库全当头顶上掉东西了。
  「哈哈。」
  有时候捉弄无库这个傻瓜也是很好玩的。
  「爸爸不要总欺负无库,你自己也说雪人智商没有我们高,欺负比自己弱的人不厚道。」
  「无库不弱啊,你看他肌肉多发达,能吃能叫的哪里弱。」
  陆小安狡辩着,闪开了若若不赞同的目光。
  陆小安有些安抚性质的用手胡摞几下无库头上被打的地方,顺路帮无库挠挠痒,无库开心的在陆小安肩膀上蹭。
  「无库呼呼。」
  无库你不要这样好打发好不好。
  弱弱觉得无库很没面子的。
  「咕咕?」
  怎么了?
  无库最幸福的时刻就是跟部部亲亲我我,可以不作爱,只是蹭一蹭抱一抱无库就很快乐了。
  「真没面子。」
  弱弱打算出去看看自己做的陷阱上有没有猎物,不要看弱弱个子小,头脑还是很好的,自己不知道怎么设计的,做了很多不同的陷阱还时常有所收获。
  弱弱才出山洞就听后面陆小安喊。
  「不做,无库你给我一边去。」
  弱弱庆幸自己出来的是时候,否则无库也会把他赶出来的。无库的警惕性太高了,不然弱弱还真想看看把他们都赶出去,两个大人在做什么呢。
  小乖已经半宿加上半天没回来了,弱弱知道小乖昨天夜里就不在了,只是爸爸没有发现,以为他是一早出去的,他也没说破。
  洞里传出扑通一声响,无库一定被爸爸踹下床了。
  「无库加油啊。」
  弱弱看着洞口给无库鼓劲。
  「咕咕。」
  我只是想要摸摸你也不成啊?听起来无库的声音很委屈。
  「无库你这样是不成的。」
  恶人之所以飞扬跋扈,都是软弱的人惯出来的,你今天让他一步,明天他就会逼着你退后两步,然后三步……,一直到把你压到最底下永远没有翻身的可能。
  「哈哈。」
  紧接着是爸爸嚣张的笑声。
  弱弱怜悯的看看洞口。
  「可怜的无库,让爸爸欺负你为乐。」
  弱弱自懂事起就看着无库被爸爸陆小安欺负。
  爸爸不开心的时候无库想靠过去安慰他还要被他吼叫。
  爸爸开心又骑到无库脖子上让他扛着四处走,还说什么欣赏雪景。其实雪山上除了雪还有什么可以看的,他们家四周除了白雪就是石头。
  爸爸以欺负无库为乐,无库以被欺负为乐,说起来爸爸不理无库的时候,无库似乎比被欺负时还要表情凝重,总怕爸爸不理他了。
  弱弱真想漏他爸爸的底,没有无库,他喝西北风吧,更不要说抵抗雪山上的冬季严寒。
  弱弱想自己还是赶紧上路吧,还要去一个小时外那架飞机坠毁的地方看看,他要翻找一些可以利用的材料运回来做个什么工具或者给山洞做个挡风的门。
  弱弱很快翻过了洞前的矮坡,如果再慢几步又可以听到让他百思不解的貌似痛苦又貌似舒服的叫声了。
  「啊!无库,抱紧我。」
  弱弱隐约听到一句什么,回头。
  爸爸还说无库他们的叫声刺耳,其实有时候他的叫声也是高分贝的。
  弱弱回头又看到有女雪人在附近转了,无库还有小乖哥哥的魅力真的这么大么?
  「咕咕,嗷嗷。」
  走吧,不要看了,他们都有爱人了。
  小乖费尽力气拖着几块铁板回来,就看到无库抱着衣衫不整的爸爸坐在草堆上摸啊摸的。
  陆小安把无库的手拍掉。
  「不准乱摸。」
  转回头看到弱弱。
  「若若你又去飞机残骸那边了,今天又拖了什么回来?」
  「几块铁板,我想做个洞门,然后做个划雪车。」
  「我一直想说你小子聪明的有点怪。」
  「那里奇怪?」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似乎想不到这么多。」
  「那就说我比爸爸小时候聪明了。」
  「算是吧。」
  无库在陆小安肩膀裸露的地方上啃来啃去。
  陆小安把无库的头推开。
  「你就不能老实一会儿,越大怎么越黏糊啊,看哪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你怎么办。」
  「咕咕?」
  什么,无库听不懂。
  弱弱好心解释。
  「咕咕,库苦?」
  爸爸问哪天他离开了你不在你身边你会怎么办?
  「啊啊。」
  无库听到这话,突然抱着陆小安站起来,不安的在洞里打转。
  「无库你做什么?」
  「咕咕。」
  无库不放手,无库要把小可爱藏起来。
  无库的反常举动也让弱弱看不过去。
  无库看着墙壁两眼圆睁。
  「咕咕啊欧。无库恩恩。」
  爸爸只是打个比方,没说要离开你,无库冷静一下。
  「咕咕部部呼呼?」
  真的吗?小可爱不会不见的?
  「咕咕。」
  不会,你要冷静。
  无库慢慢挪回草堆上。
  弱弱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若若无库怎么了?」
  「都是你说什么离开他的话,无库都要疯了,雪人对爱人都是很执着的,爱人不见了他们会疯掉的,如果是爱人跑掉了,他们就会摧毁所有爱人留下的痕迹,包括小孩然后自杀,刚才无库以为你要离开他想抱着你撞壁。」
  「啊!」
  陆小安从来不知道雪人的爱这么的疯狂,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过想想这也是雪人单纯之处,最爱的人都没了,要那个爱的结晶做什么,那是一种讽刺,一种刺激。
  「部部呼呼,无库嗷嗷。」
  小可爱不要离开我,无库以后都听你的。
  无库双眼含泪的抱着陆小安在他胸口蹭。显得可怜兮兮的。
  「可怜的无库,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无库的爱很让陆小安感动,自己只是一个杀人逃犯,落在无库手里却成了他的宝贝。
  无库很努力的要给他温饱,做个男人他是合格的丈夫。虽然无库比自己还要小四五岁,可是他的心智比自己还成熟。
  包容自己的坏脾气,做事勤奋。
  拉扯拉扯。
  陆小安正在感动,发现无库又在动手动脚了,陆小安的脸色立马沉下来。
  「刚做完又动手动脚的,你让不让我活啊。」
  「弱弱呼呼。」
  弱弱出去。
  若若回头,爸爸的手又在推拒无库的大脑袋了,不过他知道爸爸的力气赢不了无库的他支持不了多久的。
  若若拖着铁皮出去。
  他还不想留在这里呢。他要爬到洞上面去把门安上。
  「啊,无库你这个禽兽。」
  若若在洞壁都听到爸爸的叫声了。若若以为无库跟陆小安打架占了上风大喊一声。
  「无库加油。」
  「嗷嗷,欧欧。」
  无库兴奋到顶点的叫声高低起伏着。
  当一个杀人在逃犯陆小安遇到了传说中的雪人无库,两个人都是不能出去见人的,结合成一对,在人烟罕至的雪山深处生活也过的快快乐乐、其乐融融的。
  ——全文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