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鹤唳-逃亡卷 尾声
  独孤宁耳诧异地远远打量着风星野的这身装扮,一个豪气凌云的武林霸主,竟然穿成了“小丑”,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岫出又在整人了。看来,岫出时不时就爱恶作剧的嗜好,还是一点都没改啊。不过风星野能这样纵容他,倒是有些出乎独孤宁耳的意料。
  这样多看了几眼,已经惊动了风星野,一双如闪电般犀利的眸子立时盯了过来,让他无所遁形,只有坦然不惧地瞪了回去。
  已经多久没有受到这样的挑衅了?五年的蛰伏,没能让他遗忘王者的威严,从出生就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已经浸透他骨髓的威严。风星野此时的挑衅,竟让他无比兴奋,连血液都为之沸腾!
  目光对决,谁也不弱于谁,谁也不愿示弱!
  幸好,两个人都还没有太过忘形,这里毕竟不是解决私人恩怨的合适地方。不能引起别人注意,这个认知竟让他们同时不屑地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云岫出早已察觉气氛不对,不露声色地后退一步,靠近风星野,低声询问:“出什么事了?”
  正要回答,眼角余光忽然瞟见远处的独孤宁耳频频在向他摇头示意,虽然不解,但他还是瞒了下来,只说:“下一个就该你了,小心点,等我提示。”
  云岫出轻轻点头,正要上前,风星野心里一动,突然又加了一句:“岫出,你往左后方看一眼!”话一出口,心里就在懊恼,妈的,他可是我夫人,干什么要同情独孤那小子?可是不这样做,似乎又有什么事情会让自己以后更加后悔!
  云岫出不懂,出于本能他依言向后方转过头去,凝神细听,嘈杂的声音响成一片,什么也听不出来。可是有一点他心里明白,风星野虽然怪怪地,有什么事在瞒着他,可是他绝对是想为自己好。算了,有什么事等过了这关再慢慢问吧,浅浅一笑,回过头来不再追究。
  他不知道,此刻就在他的正前方,独孤宁耳正呆呆地看着他。虽然易过容,云岫出的五官轮廓仍然清晰地从他心底摹刻了出来。他看着岫出茫然地回头,看着他聆听,看着他眉头一蹙紧接着却又释然一笑的纯净笑容,内心五味俱全。
  相处十年,独孤宁耳自然知道云岫出是如何将所有感情都隐藏在了笑容下。他见过他的各种笑容,悲伤时的笑容,孤独时的笑容,被人羞辱时的笑容,甚至还有恶作剧得逞时的笑容。他可以在越难过越痛苦时,笑得越灿烂,反而是像这样纯净恬淡的微笑,十年时间,独孤宁耳竟没有见过多少次。嫉妒,可是又能怨谁呢?老天已经给了他十年的时间,只能说他们当时都太年轻,还不懂爱,也不会爱。他不该一边爱着他,一边保护他,一边却又要压制他,有些人是永远也不甘被压制的,看来风星野要比自己更聪明,更懂得岫出。

  终于轮到云岫出受检查,独孤宁耳的神色也凝重起来。过了今天,岫出,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你永远也无法将我从心里抹去了……
  云岫出老实巴交地走了过去,当兵的刚刚掏出一本书,他立刻惶恐地承认道:“军爷,小的不识字啊!”
  当兵的一脸不奈烦,随手一指,道:“喏,过去,把这个字照着画下来!”
  点头哈腰地接过书,心里却有些着急,风星野在他后面一丈开外,不知他看没看见指的是个什么字?正要往旁边放笔墨的案台走去,突然一声长长的马嘶吸引了众人……
  独孤宁耳的白马,嘶吼一声,立起了双脚。
  众人举目望去,一个白衣儒士正在努力控制白马,双腕用力,两腿一夹,白马竟就乖乖地重新站稳。马上的白衣人,清俊的面容,威严的气势,睥睨众生的笑容……一个聪明的晋军脑中灵光一闪,大喊道:“快捉住他,他一定就是燕国的云王!”
  随着吼声,晋军铺天盖地如潮水般从大街小巷涌了出来,独孤宁耳不慌不忙,向前掷出一枚霹雳弹,炸开一条血路,拨转马头飞驰而去……
  变起顷刻。
  云王?晋军会把什么人误会成我?难道是风星野特意安排来吸引他们注意的?
  云岫出狐疑之下脚步略一停顿,风星野低沈的声音飘进耳中,“那个字是‘杨柳春风’的‘杨’。”
  他点点头,提起笔,故意写下了一个拙劣的“杨”字。
  仍然坚守岗位的晋军,注意力显然已经不在这里,他们急急忙忙将这几个已经通过检查的人轰出城外,然后立即关上城门,专心致志地去围追堵截“燕国云王”。
  出了城门,连风星野也不得不暗呼一声“侥幸!”
  城外,驻扎着连绵一里长的军营,估计人数绝不在五千以下。如果他们真是杀出城门,想要通过这五千晋军的剿杀,不死也得脱成皮!可是如此一来,欠独孤宁耳的人情可就真欠大了,风星野默默地祈祷,保佑那臭小子能逃过此劫吧,他可不想欠他一辈子……
  一路顺畅地穿过敌营,也就是说,独孤宁耳的身份还没有被拆穿,晋军仍然认为真的云王还在城内,否则这城外的大营不会如此安静,风星野心中渐渐升起了希望。
  四大护卫在城外的接应准备得非常充分,先是快马,赶到坠月湖边时,甚至悄悄备好了一艘快船。坐船横穿坠月湖,至少可以为他们节约半天的时间,若后面有追兵,也可与之拉开距离。
  坠月湖。
  故地重游,湖水仍然如记忆中的冰冷刺骨。几只水鸟掠过水面,溅起几点水花,落在脸颊上,让人神清气爽。
  心情稍一松弛,云岫出立刻想到了一个问题:“说吧,你刚刚到底瞒了我什么!”
  犹豫,事情尚未明朗,独孤宁耳仍然有希望活下来,要不要等有了结果再告诉岫出呢?
  云岫出不悦了,“怎么,你到现在还不准备告诉我吗?”
  鲁大海突然指着后方叫道:“城主,快看,狼烟!”
  狼烟!从远处朝阳城燃起的狼烟,一处接一处点燃的烽火,比风还快的速度将警讯迅速传到了远方。
  事情已经败露。独孤宁耳凶多吉少!
  云岫出的脸色刷地变成雪白,他想起宁耳对他说的话:出城他有办法!
  这就是他的办法?!宁耳除了练过几天布库,有些臂力外,他连自保的办法都没有,所以他只有凭着他们是兄弟,凭着他们身材相貌有几分相似来冒充他!
  原来,那天他吻中的决别,是为了现在!
  心口如刀剜一样的疼痛,他怎么会这样迟钝,宁耳已经表现得这样明白了,孩子托给了他,最喜欢的琴还是送给了他,甚至向他郑重地告了别。
  为什么他想不到?如果是别人,如果是风星野,哪怕只作出了这一半的一半,他也会马上猜到的啊!为什么?就因为他是宁耳吗,所以他才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在他心中,宁耳应该是自私的,皇家的孩子有谁会不自私呢?有谁会不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呢?在他心中,宁耳应该永远不会有这样英勇的行为,这种事,不是只应该由他们的臣民去做的吗!
  可能,他根本就从来没有了解过独孤宁耳!
  十年,独孤宁耳是他的君主,是他不能不服从的人,是有机会就欺负压榨他的人,是夺去他父亲全部父爱的人,是他可以利用来对付皇后的人,是他的一把保护伞,是他想要爬上去就必须踢倒的人……
  而现在,独孤宁耳只是一个单纯的仍然爱着他的人!
  迷惘,爱一个人,究竟能为他做到什么地步……
  风星野将他揽进怀里,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背脊,无言地安慰着他。
  此时此刻,风星野的怀抱,竟是他心中惟一的温暖。
  再过三天,如果他们一切顺利,就可以回到燕国。
  山雨欲来风满楼。
  此时的燕国,已经是风雨飘摇,他能撑起这片天空吗……
  宁耳曾经说过:你不能让我这个天才被你白白地牺牲掉!仅仅是为了宁耳,他也只有将这条路一直走到头了……
  END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