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不是我 第十章
  圆满
  众里寻你千百度,
  只是,
  你是否已将我自你心中除名?
  好想好想,
  能有再一次的机会!
  「你不要再来了。」他终於对她说出口,看著她不敢置信的脸孔!他更进一步的强调,「我们分手吧!」
  杜心如放下手中正看得高兴的杂志,尖锐的反问:「你以为现在的你可以跟我分手吗?」也不想想他脚不能动、手不能提,要不是她来照顾,他会好得这麽快、这麽顺利吗?
  「当然可以。」他平静的看著心如,提出这样的决定後!心情反而出奇的平稳,好像早就该这麽做一般。
  她咬牙,虽然他说得淡淡的,但她可以感觉他是认真的,「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要是文正不要她,她就不能拿丁远才每个月付给她的十万块看顾费,到时她就变成身无分文了。不!她不要这样,她不要连续惨遭两个男人抛弃,她不该得到这样的遭遇的。
  「你没做错什么。」只是他愈来愈看清楚她了,说是来照顾他,但却是每天来医院看杂志、喝饮料,跟他的主治大夫谈天调情,至於推他去复健、散步且照顾他的是医院里的护土,还有他自己,他可以感觉到她的心不在他身上。

  以前,他会吃到她「精心」烹调的东西,但现在他住院,吃的不是医院的食物,就是她从外面买来的炸鸡和披萨!问她为什麽不再煮,她只是耸肩说她没心情,完全没注意到他根本不喜欢起司和油炸的东西。
  他忍不住怀疑起之前那些对他胃口的食物是心仪煮的。
  「那么就是你爱上别的女人了?」她愤怒的猜想,「谁?」难道赶走心仪还不够。
  「没有谁,我只是不再爱你了。」他疲惫的揉揉颈背,想起昨晚跟泰国的父亲通了电话,知道她来照顾他还有薪水拿後,心更寒了。
  「为什么?」她不敢相信的呼喊,「因为我曾经嫁给别人吗?我後悔了呀!我不该做出那样的决定,对不起,原谅我,我再也不会那样做了。」
  他看著她,想到当初知道她要嫁给别人时,他的确是痛苦,且不敢相信,甚至愤怒得要冲到美国,那时候,他相信他是爱她的。
  但是现在……他的心情沉淀了,所谓患难中见真情,他在她身上看不见真情,只有势利,想起与她携手走过的那几年,他发现一直都只是他在一头热,执意的欺骗自己她是美好无瑕的。
  「你该去找个另外的归宿,我不适合你,你走吧!」
  「你以为你可以就这样打发我吗?不行。」她狰狞的大喊,「你不可以这样对我,这些日子以来,我尽心尽力的照顾你,喂你吃药、陪你复建,我这样为你牺牲,不该得到这样的报偿。」
  「一个月十万应该很够了。」他终於忍不住冷冷的提醒。
  她惊骇的睁大眼,「你知道?」
  「当然。」
  「所以你要跟我分手?文正,我不要伯父的钱了,我只要跟你在一起,拜托你,不要赶我走。」这次杜心如流下泪水,可怜兮兮的握著他的手祈求。
  他把手抽出来,声音严厉的说:「够了,不要再要这种手段,你走吧,我已经请了新的看护,薪水比你低!但我相信他会比你用心。」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她不相信他会这麽铁石心肠,「如果离开了你,我会活不下去的。」
  「是吗?」他冷笑,「因为再也没有金主供你挥霍吗?心如,当你被乔夫·史登抛弃的时候,你怎么没要求赡养费?」
  「你也知道?」杜心如不敢相信他连这点都调查了,那么他也知道她的离婚是因为乔夫发现了她试图勾引全美连锁饭店的总裁?
  「当然,真相让我明白了你说谎的功夫。」把脸撇开,他不想看她做作的脸庞,「请你离开,至少让我们和平的结束。」只是遗憾父亲没能把调查报告早些透露给他。
  「不!」在她费了这么多心机,做了这么多努力後,不该是一无所获的,「我不该被抛弃,不该。」她慌乱的拿起桌上的水果刀,「那麽我把你从心仪身边抢回来就一点用都没有了,不要!」
  从心仪身边?
  他蓦然转头!看见刀光一闪,他敏捷的闪身,躲过致命的一刀,手臂却被划上一个伤口。
  「把话收回去,求我跟你在一起,我就饶你一命。」她狂乱的命令。
  她疯了?!
  「快、快来人呀!救命啊--」他放声大嚷,试图下床躲她。
  但是尚未痊愈的脚疼痛难当,他根本没办法站立,砰的一声跌倒在地,他奋力的爬,努力的往门口前进,「快来人呀!」他听到门外有纷乱的脚步声。
  但她靠近的更快,「快说,快求我。」
  「救人哪!」
  「不要再叫了。」杜心如执刀的手毫不留情的挥下。
  「啊……心仪?!」
  ***
  蓦然回首,耳边似乎响起他的声音,是她的幻听吗?都过了这么久,还无法将他遗忘啊!
  「怎麽了?」
  她转过头,嫣然的对身边的白常生微笑,「没什麽,只是好像听到有谁在叫我。」
  「你在作梦吧!」他淡淡的说。
  「大概是吧?」低首摸摸已经很大的肚子!再过两个礼拜,孩子就要落地了,她有著满心的期待以及欢喜。
  难得今天有空出来首都墨巴本,也亏得白常生这麽照顾她,陪她来买孩子未来要用的东西。
  她真的很感谢白常生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给了她另外一条生路走,让她来到这截然不同的地方改变心情!甚至让她忙得没有时间多想,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睡不著的时候,她还是会黯然的思想起过往。
  「我觉得这摇篮该用蓝色,男孩子适合这颜色。」白常生义正辞严的说,已经把她当作自己的妹妹!还已经说定了,他要认她肚子里的孩子当干儿子,只不过……
  「我喜欢粉红色,女孩子就该用这粉红色。」她希望生的是个女孩。
  「我比较喜欢干儿子,不是干女儿。」他瞪过去。
  她也回瞪,「女儿比儿子贴心。」多亏来这个地方,她的心情才能开朗,开朗到可以跟这个冰山医生斗嘴。
  「儿子可以陪我打球。」他说得可理直气壮了。
  「婴儿怎麽打球。」她笑他想得太久远了,「你起码也得再等五年,况且,谁规定女孩子就不能打球?」
  「这……」倒是把他问住了。
  ***
  这里有的是熟悉却又陌生的景色,他独自走过小桥,来到屋子前面,一种思念的情绪涌上。
  他想念她,心仪呀!
  「为什麽你要一个人流浪到那麽遥远的异国?」他想不明白。
  从口袋掏出钥匙,想起那个房地产经纪人的话,「这是杜小姐托我的,她要我定期找人去清扫,她说总有一天会回来的。真是奇怪,你们不是要结婚了吗?为什么不是一起出国?没关系,这钥匙你先拿去,我相信杜小姐不会反对的。」
  他跟心仪要结婚?在那段失落的日子里到底隐藏了什麽?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逃过心如的毒手,并且在医院经过一年的修养和复健後,他终於可以亲自来寻找答案了。
  把钥匙插进匙孔,他打开门,一步步的走进尘封已久的世界。
  这屋里的布置曾经在他梦里出现过,他梦见穿著围巾的心仪在厨房拿著勺子笑的对他说:「我煮了你最爱吃的蟹黄豆腐煲……」
  他梦见他跟她在小茶厅里并肩一起听屋外流水,看屋外流萤以及明月。
  踩著阶梯上去,推开一扇门,门内的那张床吸引了他的目光,脑海里浮现一幕幕跟她交颈热烈缠绵的景象,这是真的吗?
  他想相信却又不敢相信,深怕是自己想太多而引起的幻觉。
  他叹了一口气,转而来到书房,书房里的电脑已经覆上一层薄薄的灰尘,他吹了吹,耳朵彷佛响起她的声音!「瞧,上网就是这么简单,你试试。」
  他霍然坐直,这是以前的回忆吗?
  疑惑的後退,然後碰到了什麽似的,突然上面掉下来一本本的书混杂著沙尘,待一切沉淀之後,他看到敞开的书本里有一张张照片,张张都是他。
  当家庭教师的他、毕业典礼上的他、找到工作庆祝的他、到泰国旅行的他、过生日的他……还有好些看来是偷偷拍摄的他,统统只有他,没有心如,没有她。
  她是怎麽收集到这些相片的?
  翻过相片看,每张都注明了日期和拍摄的原因,然後有一张他正在微笑的照片後,她娟秀的字迹写著:
  多希望你能看见我,但是你的眼里却老是没有我!文正,但愿此生有机会让你正眼看我一次,让你知道我爱你。
  他将眼睛紧紧闭上,轻轻的叹息,叹息他的愚昧、叹息她的多情,他恨不得现在立刻能赶到她的身边,告诉她:我也爱你。
  ***
  「婴仔婴婴困,一暝大一寸,婴仔婴婴惜,一暝大一尺,一点亲骨肉,愈看愈心适,暝时按伊困,天光抱来惜……」她心满意足的摇著白色的婴儿摇篮,然後看著在里头熟睡的儿子。
  好可爱喔!小小的脸蛋、小小的手!小小的眼睛对著她眨呀眨,小嘴微张似乎在对她笑。
  「小宝贝,快点睡喔!」她轻声的哄道。
  小婴孩却反常的瞪大眼睛,双手兴奋的挥呀挥的。
  她立刻知道不对,猛转头!果然是白常生在她後面朝小家伙扮鬼脸逗他开心,「讨厌,他好不容易快睡了说。」她一手打过去。
  白常生敏捷的闪开,「怎麽可以现在睡,我好不容易看完了病人,来找我儿子玩说。」蹲下身子抱起了小家伙摇呀摇的。
  「呵!呵!呵!」小婴孩高兴的笑著。
  她没阻止,微笑的看著这一幕。
  可这却让不远处伫立的男人白了脸色,连退了好几步,原来他来迟了,迟到让她跟别的男人结婚,连孩子都生了。
  看著他们「一家人」在屋檐下幸福的模样!他感到心痛极了,痛到几乎不能呼吸。天哪!命运为何要这样折磨他?
  好不容易领悟,却是这样悲惨的下场,难道是要惩罚他以前的粗心大意吗?
  不过,他想--她是爱他的。
  如果她还爱著他,那他就还有机会!他可以说服她离婚,他可以把她的孩子当作是他亲生的抚养,不管怎麽样,这样就放弃只会令他终生遗憾,他不想遗憾。
  所以,他迈出脚步。
  白常生第一个看到他,愣了一下。
  「怎麽了?」发现白常生的不对,她顺著他的视线回头,然後看到了他,「天哪!」她不由的惊呼。
  他变得更瘦了,轮廓也更深了,但那神态却依然如记忆中的他。她满心的激动,从来没想过会在这里遇见他,是偶然,还是他是来找她的?
  「你们好好谈谈,我进去屋里,如果有事情,叫我一声。」白常生低语,带著小家伙打开门进去。
  她忘了点头,只是痴痴的看著他的接近,两人眼眸交会,时光好像在刹那间停止。
  「好久不见。」他首先打破沉默。
  他真的在这里,好怀念的声音呀!「好久不见。」她激动得泪水盈眶,颤抖的脚几乎无法承受,抓住白色的柱子,她哽咽的问:「你……你好吗?」
  他摇头,「不好。」
  「为……为什么?」
  「因为……你不见了。」
  她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为什么?我姊她……」
  「我跟你姊早就分手了。」他直直的看著她,「我终於看清楚了她,还有你。」
  「你……你想起来了?」她多么希望如此啊,
  他摇头!「没有,不过无所谓。」
  可对她却有所谓,他想不起来他曾经爱过她呀!
  「你可以告诉我。」
  「你不会相信的。」她苦涩的微笑。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只是……我还有那个机会吗?」
  「什么机会?」天哪!她不想再一次的失望。
  「爱你的机会。」他轻语。
  泪水沿著她的脸颊缓缓滑落,心里某一处死寂的地方开始动了。
  「我会不会太迟?」他迟疑的问。
  她摇头,很困难才发出声音!「不会。」
  「你爱他吗?那个男人?」
  「谁?」
  「你先生。」
  大抵猜出他误会了!「我没有结婚。」
  他讶异的睁眼,可是那个孩子……不过,无所谓,只要她没有结婚,还没有爱上其他人,不管她发生什麽都无所谓!他都接受。
  「那麽!我们可以让一切从头开始吗?」他朝她伸出手。
  她点点头,将颤抖的手放进他的掌中,「这次,不要忘了我。」
  「不会的。」将她轻轻一拉,拉进怀中,紧紧拥抱,「心仪,让我们从头开始,我们两个。」
  「还有孩子。」
  「对,你的孩子。」
  「不,是我们的孩子。」
  一股希望在他的胸壑中一下下的跳动,起先是微弱,後来渐渐强劲,真的会是如他所想的吗?她为他生了一个孩子?
  他好想相信,但是又害怕,今天能得回她的心已经是万幸,他不敢再多奢求什么,更何况早已下定决心,无论她遭遇什么,都无所谓了。
  「好,我们的孩子。」他露出开心的微笑,孩子是谁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回来了,回到了他的身边,「我爱你。」
  「我也是,文正,我也爱你。」
  在阳光下,两人热烈的拥吻!数年的相思成灾呀!终於让心彼此相印。
  只是眼红了在屋子里的白常生,「干儿子呀!你的正牌老爸回来了,你可不要有了新人忘旧人,不然,干爸我就不让你见你老妈。」嗯!这个主意不坏,不妨立刻实行,毕竟,他照顾他们母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借个几天慰藉慰藉他寂寞的心灵有何不可?
  「干儿子呀!干爸带你去西方部落见识见识。」他就这样把小家伙从後门带出去了。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