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爱上红牌医生 第十章
  两人来到饭厅,沈筠芝热情的招呼唐晨皓落座。“别客气,多吃些。长得这么瘦,以后有空就来我家吃饭,我保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妈,妳不公平,那我呢?”龙啸天忍不住向母亲抗议。
  “你啊,谁要你好好的一个家不住,偏偏要搬出去自己一个人住,你是自作自受。”沈筠芝完全不理会龙啸大的抗议,反而削了他一顿。
  “哇,晨皓,你看我妈居然说出这种话,我到底还是不是她的儿子啊?”
  得不到母亲的怜悯,龙啸天一脸无辜的看向一旁的唐晨皓。
  “你这个不肖子,敢说这种话,看我不打死你才怪!”沈筠芝作势举起手往龙啸天的身体打去。
  “哇,母亲大人,我以后不敢了,妳就饶了我吧!”龙啸天一个闪身,躲过母亲的巴掌。
  看着龙啸天母子二人,唐晨皓觉得他们母子俩的个性很像,让他觉得挺温馨的。
  “呃!对不起,让你看笑话。”沈筠芝意识到家里还有旁人在,她不好意思的说。
  唐晨皓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能面带笑容的看着沈筠芝。
  “吃饭了。”龙啸天一屁股坐回位子,开始吃起饭来。

  “你要多吃些。”龙母又夹菜放到唐晨皓的碗里。
  这个举动让龙啸天再度吃味地抗议,而唐晨皓则是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母子斗嘴。
  一顿饭下来,沈筠芝边和儿子斗嘴边观察着唐晨皓,她非常喜欢他,直叫他要多来家里玩。
  回到龙啸天的住处,唐晨皓终于放下心中的大石,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和感受。
  “你看,我妈很好相处吧。”龙啸天看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唐晨皓。
  “那是她还不知道我们之间的真正关系。”唐晨皓低头轻声呢喃。
  他心想还好啸天今天没有说出两人的关系,要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自处。
  “你在想什么?说给我听听。”龙啸天走到沙发旁,依着唐晨皓坐下。
  “没什么。我累了,想去洗澡好准备休息。”唐晨皓站了起来住浴室走。
  “我也要洗,我们一起洗鸳鸯裕”龙啸天马上站起来,表明要和唐晨皓共裕
  “不行,要不你先洗,要不我先洗,我不要和你一起洗。”唐晨皓一副没得商量的表示。
  “为什么?”龙啸天不满的问。
  “没有为什么,如果这么做你不高兴,我也没办法。”唐晨皓一副无所谓的看着龙啸天。
  “不行,你一定要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不然我就不让你去洗澡。”能啸天上前抱住唐晨皓,不让他有机会离开。
  “我说不为什么就不为什么,不要逼我。”唐晨皓的话中隐约透露着不悦。
  “别这样,我只是想知道你在想什么?回到家后你整个人就怪怪的,我很担心你。”龙啸天放柔语气,低声诉说着他的担忧。
  “我没事,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唐晨皓也放柔声音的回答能啸天,并伸出双手回抱他。
  “真的吗?你没骗我?”龙啸天再次询问。
  “真的,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吗?”唐晨皓勉强扯出一个的笑容问着龙啸天。
  虽然知道唐晨皓没有说实话,但龙啸天也不想过于勉强他,只好放开唐晨皓。
  “谢谢你,等一下我洗好顺便帮你放水。”唐晨皓对站在各厅的龙啸天说,然后回房间拿换洗的衣物。
  龙啸天并没有回答唐晨皓,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呆。
  唐晨皓见状也没再多说些什么,拿好换洗的衣物后便走进浴室。
  夜晚。两人躺在床上,各自怀着不同的心事,辗转反侧无法成眠。
  “晨皓.你醒着吗?”龙啸天终于受不了的开口。
  “嗯,睡不着。”唐晨皓转过身看着身旁的龙啸天。
  “你有心事,告诉我好吗?我可以帮你想办法解决。”龙啸天爱怜的抚摸唐晨皓的脸颊。
  “我没有什么心事,是你多虑了。”唐晨皓有点僵硬的回答。
  “别骗我,我知道你有心事,你是担心我妈不能接受我们俩的关系吗?”龙啸天用手固定住唐晨皓的脸,不让他有逃避的机会。
  唐晨皓什么也没说,无言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居然能懂他的心,这让他不禁有些动容。
  “怎么了、突然不说话,是我说中你的心事?”
  听到龙啸天的话,唐晨皓只是往他的怀里钻,不停的在他怀里摇头,什么话也不说。
  看到这种情形,龙啸天知道自己八成是猜中了唐晨皓的心事,他不忍逼他面对他所不想面对的事,心想再给他一点时间好调适心情。
  因此,龙啸天不再说些什么,只温柔的搂着唐晨皓入眠。
  日子又这么无风无浪的过去,唐晨皓的心情却始终没有好过,他勉强自己面对龙啸天的痴情、龙母的热情对待,他的心正一天一天的沉沦。
  这天,两人又到龙家吃饭。席间龙啸天亲昵的帮唐晨皓夹菜,更不时有意无意的表现出暧昧的味道。
  沈筠芝再怎么迟钝也发现了两人之间的不对劲,她开口对龙啸天说:“儿子,待会见我有话想和你单独谈谈,吃完饭到书房好吗?”
  “有什么事不能在客厅说,一定要到书房吗?”龙啸天抬起头不解的回问龙母。
  “我说到书房,就是到书房!”龙母口气强硬的说。
  这让唐晨皓觉得很尴尬,他悄悄扯了扯龙啸天的衣袖,要他听母亲的话。
  “好吧。”龙啸天嘟着嘴回答。
  吃完饭后,龙啸天心不甘情不愿地来到书房,开口问:“到底是什么事,不能在晨皓面前说吗?”
  “我是想问你,你和晨皓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对他表现得那么亲密?”沈筠芝提出心中的疑问。
  “妳就是想问这个?”龙啸天好笑的看着母亲,看来是该告诉母亲实话的时候了。
  只是,他没能先和晨皓商量,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希望他的小脑袋不要因此而胡思乱想才好。
  “没错,这几天你们常回家吃饭,我也观察很久,你能告诉我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我和晨皓是一对情侣,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希望妈能成全我跟晨皓。”龙啸天毫不隐瞒的说出两人的关系。
  这吓得沈筠芝跌坐在椅子上,不敢置信的看着宝贝儿子。
  “不可能,你们两个都是男的,怎么可以在一起,你一定只是一时胡涂。”沈筠芝大声的反驳龙啸天的话。
  “妈,我说的都是真的,在看到晨皓的第一眼时我就喜欢上他了,这辈子我是非他不可。”龙啸天假装无视于母亲的震惊。
  “不行,我绝对不答应,你是我们龙家的独子,你不娶妻生子,那我们龙家不就绝后了吗?”沈筠芝一口回绝,并搬出大道理来压制龙啸天。
  “要孩子,我可以和晨皓去孤见院领养,看妳是要男的还是女的都有。”
  “我说不答应就是不答应,你这么做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吗?妳要我死后怎么面对龙家的列祖列宗。”她声泪俱下的劝着龙啸天。
  “妈,妳不要这样,我是真的爱晨皓,我这辈子不能没有他,妳就成全我们吧。”龙啸天伸手握住母亲的手,希望她能认同他们。
  “我死都不答应。”沈筠芝哭着抽掉龙啸天的手。
  龙啸天只能无奈的看着母亲,他该怎么做才能让母亲接受晨皓呢?
  龙啸天母子俩完全没有想到,他们的一番争执已全落人另一个人的耳中。
  唐晨皓全身无力的沿着书房外的墙壁跌坐在地上。
  龙啸天的母亲还是知道了!虽然这是迟早都要面对的事情,但是,他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让他在毫无心理准备之下面对这件事。
  在餐桌上,沈筠芝的态度让他觉得她好像已经察觉到什么,所以他心慌地悄悄跟上楼,只是他没想到事情会在这种情形下爆发。
  他该怎么办?离开啸天吗?他的心像是被人撕成碎片般,痛到早已失去知觉。
  他慢慢站起身子,缓缓的下楼。他知道龙啸天应该快从书房出来,他不能让他看到他在这里。
  “妈,我知道现在跟妳说什么妳都听不进去,等妳平静一点,我们再好好谈一谈。”龙啸天对哭泣中的母亲说。
  然后他下楼找唐晨皓,准备回去两人的住处。
  “晨皓,我们走了,我妈不舒服,所以就不下楼了。”龙啸天对坐在沙发上的唐晨皓说。
  唐晨皓完全陷入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听到龙啸天的呼唤。
  龙啸天觉得唐晨皓怪怪的,走到他前面,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晨皓,你怎么了,怎么发起呆来?”
  “呃!没……没事,伯母呢?怎么没看到她。”回过神,唐晨皓打起精神问。
  “晨皓,你心不在焉喔,我刚才说过她人不舒服所以不下楼来。”龙啸天宠溺的摸了摸唐晨皓的头。
  “啸天,不要这样,会被看到的。”唐晨皓不自然的躲开龙啸天的碰触。
  “怎么啦?你好像不开心。”龙啸天察觉唐晨皓微微的抗拒。
  “没有。我们回去吧,不要打扰伯母休息。”唐晨皓站起身对能啸天说。
  “嗯,我们走吧。”龙啸天搂住唐晨皓的腰往门外走。
  唐晨皓挣扎着想逃脱龙啸天的拥抱。
  “啸天,放开我,会被别人看到的。”
  “这里只有我们,不会有人看到的。”龙啸天更用力的拥着唐晨皓的腰,一点也不在意的往车库走。
  沈筠芝躲在楼悌间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她得想办法让他们两个分开,不能任由自己唯一的儿子走上不归路。
  既然见子那里她没有办法说服,那么她就转移目标找唐晨皓下于,相信他不会想害啸天一辈子。
  回家的途中,车上的两人都沉默不语,唐晨皓看着车外川流不息的车潮,心绪渐渐地飘向远处。
  龙啸天则是在想为什么唐晨皓从母亲家出来以后,心好像不见了一半,整个人恍恍惚惚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时的龙啸天全然不知自己和母亲的谈话,已让唐晨皓一字不漏的听到。
  “晨皓,到家了。”龙啸天轻轻叫唤着沉睡中的人儿。
  “嗯。”唐晨皓缓缓睁开眼睛。到家了?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下车了,想睡回房里睡,睡在车上会感冒的。”龙啸天看着才刚睡醒神智还不是很清楚的唐晨皓。
  龙啸大长臂一伸,抱起了尚在发呆的唐晨皓往屋里走。
  突然被人抱起,唐晨皓下意识的抱住龙啸天的脖子。“你在做什么?我自己自走,放我下来。”
  “看你在发呆,所以,我只好亲自抱你下车啰。”龙啸天没好气的说。
  “呃!对不起。”唐晨皓吶吶的道歉。
  “说什么对不起,那么见外。”龙啸天低声咕哝。
  “你可以做我下来,我想到房里休息。”到了屋内,唐晨皓再度开口。
  “那我们就一起休息,我也好累呢。”
  没有给唐晨皓反驳的机会,龙啸天抱着唐晨皓往两人的卧室迈进。
  唐晨皓没多说些什么,任由龙啸天抱着自己走进属于他们两人的卧房。
  半夜,唐晨皓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索性起身到阳台吹吹夜风。
  他轻轻移开龙啸天环在自己腰间的大掌,悄悄地下了床,推开落地窗来到阳台上。
  他轻巧地跳上栏杆,整个人半倚在墙住上,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车阵。
  他的思绪不禁又飘回在龙家听到的事情上。他是应该选择离开啸天的,但是,他的心好痛,他不想和啸天分开,想起他对自己的百般体贴及温柔,他真的不知道要怎样做才好。
  他整个思绪已经乱成一团,看着天上的星空,整个人陷入了冥想当中。
  而留在房内的龙啸天,一个反身往床边一抱却扑了个空,他睡眼惺忪的起身,寻找着唐晨皓的身影。
  一个转身,他看见唐晨皓只穿件单薄的睡衣,一个人倚坐在栏杆上。
  栏杆!?晨皓竟然坐在栏杆上?
  龙啸天心惊的冲往阳台,想抱住他,又怕一个不小心会吓着晨皓,可是他这样子很危险,他生怕一个不注意唐晨皓便会跌下楼。
  于是,他轻声的开口叫唤唐晨皓,希望能唤回他的注意力。
  “晨皓,你可以下来吗?坐在那里很危险的。”
  唐晨皓完全没有听到身后龙啸天焦急的声音,一个人看着夜空发呆。
  “晨皓,晨皓!”龙啸天加大了音量,希望能唤回唐晨皓的注意力。
  唐晨皓依旧没理会身后的叫唤声,低声的吟起了柳永的“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眠,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怎么好端端的吟起诗来了?龙啸天不禁满心疑问,但是,眼前最重要的是怎样把晨皓弄下栏杆。
  “晨皓,你有听见我说的话吗?快下来好不好?”龙啸天继续加入音量叫着唐晨皓。
  恍惚中,唐晨皓隐约感觉到龙啸天的呼唤,他像是回魂似的,将视线转向能啸天,心想也该是放手的时候了。
  突然回头的唐晨皓忘记自己坐在栏杆上,一时失去平衡,身子直住下坠。
  还好,龙啸天眼捷手快的一把捞起他下坠的身子,惊吓过度的唐晨皓双手紧紧抓着龙啸天不放。
  “没事,不要怕了。”龙啸天惊魂未定的安抚着怀中颤抖不已的唐晨皓。
  唐晨皓只是一古脑儿的抓着龙啸天不放。
  就让他再享受一下他温暖的怀抱吧!
  他决定要离开龙啸天,他不能自私的霸占着他不放,龙啸天他是家中的独子,必须负起传宗接代的责任。
  “你差点吓死我了,我以为会就这样失去了你,求你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龙啸天强自稳下心中的波涛,开口要唐晨皓别再做傻事。
  唐晨皓无话,他只是窝在龙啸天怀里,感觉着他有力的心跳和温暖的体温,只可惜这样的情景,他在不久的将来就永远享受不到。
  看着唐晨皓的举动,龙啸天觉得心里不太对劲,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压下心中的疑问。
  他抱着唐晨皓回到房里,拥着他入眠,生怕刚才的情况会再度重演。
  唐晨皓仔细的看着龙啸天的睡脸,泪不自觉地悄然滑落两颊。
  第二天一早。唐晨皓强打起精神送能啸天出门上班。
  可是,龙啸天不放心的说要在家里陪他,死赖在唐晨皓身旁不肯出门。
  “啸天,不要这样,我很好,你快点出门去上班。”唐晨皓扯出一笑意安慰他。
  “不要,我要在家里陪你,今天我绝对不离开你。”龙啸天执拗的坐在床上不肯起来,他怕昨晚的事情会再次发生。
  “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我走了。”说完,唐晨皓头也不回的住门外走。
  “好啦,好啦,我去上班就是了,你不要生气。”龙啸天清楚唐晨皓不是说说而已,他真的会这么做。
  “这才对,赶紧起来梳洗,迟到就不好。”唐晨皓回过头对龙啸天一笑。
  这一笑,让龙啸天呆愣了好半晌,最后在唐晨皓的催促声中,才赶紧下床。
  好不容易送走了龙啸天,唐晨皓正准备回屋里,却被一个声音叫祝
  他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是龙啸天的母亲来找他。虽然,他早已有心里准备,但……她来得太快了。
  “对不起,可以和你聊聊吗?晨皓。”沈筠芝不太自然的询问。
  “当然可以,先进屋子里再说吧。”唐晨皓欠身让她进入屋内。
  沈筠芝打量着屋内的摆设,感觉非常温馨,很有家的感觉……呃!今天不是来看他们的住处装潢得如何,她还有要紧事要讲呢。
  “伯母,妳是要谈我跟啸天的事吗?妳希望我能离开啸天对不对?”唐晨皓开门见山的一语道破她今天来的目的。
  “呃?你知道我今天来的目的!?”沈筠芝错愕的看着唐晨皓,好不容易才挤出这两句话。
  “妳和啸天昨晚在书房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我知道妳的意思,我会离开啸天的。”
  唐晨皓努方维持着表面上的冷静,其实他的心正在淌血。
  “那有什么事是我可以为你做的,你尽管开口,我会做到的。”沈筠芝有些不舍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不用了,我只希望妳帮我好好看着啸天,我怕他会做傻事虐待自己。”
  唐晨皓别无所求,他只希望能啸天能谅解他的决定,好好爱惜自己。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