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儿真难管教 第二十章
  “师父,我们成亲真的好吗?”上官珞望著空酒杯的眼神空洞,宋妍华的话她全听见了。
  “我们都拜堂了你才这样问,难道不嫌太迟吗?”轩辕凌薄唇勾笑,俊颜因酒意微微泛红。
  “可是──”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轩辕凌握住她冰凉的手,话中有话。“珞儿,我永远不会放弃你的。”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上官珞低头没出声,若有所思。师父的声音总忽远忽近,脑中嗡嗡一片让她思绪不能集中。
  “风把窗吹开了,我去关。”轩辕凌起身,正好让她看见放在柜上的金色匕首。
  杀了轩辕凌!快杀了轩辕凌!
  熟悉的声音又开始在脑中呐喊,上官珞无声无息地走到柜边拿起匕首。
  杀了轩辕凌!快杀了轩辕凌!
  看著背对自己而立的颀长身影,泪珠自上官珞眼角淌落。

  杀了他!
  脑中不断呐喊的声音逼得她快发狂,上官珞如傀儡娃娃般僵硬地高举匕首,脸上挂著清泪两行。
  快杀了他!
  握住匕首的手像有自我意识,狠狠地朝轩辕凌刺下……
  鲜血溅到上官珞脸上,她直觉闭眸,而后脑中吵杂的声音不见了。她迟疑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沭目惊心的红。
  “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事,上官珞哭喊出声,凄厉声音画破黑夜。“不要!”
  她做了什么,她到底做了什么……
  紧抱住轩辕凌,她看见他苍白的俊颜挂著一抹笑。
  师父为什么笑,难道师父早就知情?知道她会杀他?
  为什么?
  既然知情的话为何不阻止?或者干脆不要救她就好了呀!
  “珞儿,别哭。”轩辕凌抬手抹去她的泪,黑眸盈满不舍。“我说过,我不会轻易放弃你的。”
  什么意思?她完全听不懂,她不明白师父为何要如此残忍地待她!
  她宁愿自己死,也不要伤害师父啊!
  “不!”眼看轩辕凌缓缓闭上双眼,上官珞心碎的哭喊。
  “这东西是少爷要我交给你的。”尚钟将断玉玦轻轻放入上官珞的掌心,拍了拍她的肩。“不是你的错,少爷早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这是……”望著掌心的断玉玦,上官珞的眼泪掉得更凶。
  这断玉玦她不会认错,和她的刚好拼成一块。
  “别哭,别哭了,少爷只是受了伤,没有大碍,你快进房看看他。”尚钟诱哄。
  “是我伤了师父,我哪有脸去见他?”
  “唉!就说一切是少爷布好的局,你只是照著他安排的去走。乖,快进去见少爷。”尚钟摸摸她的头。
  上官珞犹豫了下,总算拿著断玉玦进房。
  “师父,对不起。”一看见轩辕凌面色苍白的靠在床边,上官珞哭得像个泪人儿,鼻涕眼泪全混在一块儿。
  大麻烦,她果然是大麻烦,当年师父跟她恩断义绝果然是对的。
  “怎么还在哭?把眼睛都哭肿了,尚钟没把原由告诉你?”轩辕凌叹气,抬手要她在身侧坐下。
  日子拖得越久蛊毒越难拔除,最后珞儿会完全丧失自我的意识,唯一能牵绊住她的,只有她对他的感情。所以说他在赌,赌珞儿会手下留情,结果他不是赌赢了?
  下手不重,蛊毒无法解;下手太重,珞儿会自责一辈子,他这个师父可真是机关算尽,都是为了她呀!
  欠多少就得还多少,欠太多当心连命都得赔给人家。这是易谷子当初对他说的话,如今他有些明白了。
  “师父,我还是离开吧!我只会给你带来麻烦,我……”
  “我们都成亲了,你还想一个人去哪里?”头顶上传来轩辕凌有气无力的低骂。“难道才成亲不到两天,你就想抛弃夫君?”
  夫君?!
  听见这两个字,上官珞红了脸,热烫烫的。
  “这不是权宜之计吗?”
  “有人会把婚姻大事当作权宜之计吗?咳咳……”轩辕凌瞪她。
  “所以师父……是真的想跟我成亲?”上官珞惊愕地睁圆明眸。
  “我说过永远不会放弃你。”
  太过兴奋,上官珞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愣愣看著轩辕凌,然后眼泪又开始氾滥成灾。师父不在身边的时候,她没掉过一滴泪;待在师父身边的时候,她就会变成爱哭鬼。
  至少师父是真的想娶她,这样就够了。
  “珞儿,我们离开傲剑山庄吧!不然会替宋庄主他们带来麻烦。”轩辕凌轻语。
  “我明白。”上官珞点点头。
  师徒成亲会遭千夫所指,向来遵循正道的傲剑山庄不能受他们牵连。
  “只要能待在师父身边,到哪里都好。”抹抹泪,她笑道。
  天空刚翻起鱼肚白,三人两骑悄悄奔出傲剑山庄。
  “师父,我们这样不告而别好吗?”上官珞抱住轩辕凌劲瘦的腰身,频频向后望,狂风吹乱她的发。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轩辕凌回眸望她,微笑。“还是你想留下来?”
  凝睇师父澄澈如水的眸,上官珞摇摇头。
  就算宋庄主不介意,她和师父再留下来也只会替他们招惹麻烦,谁教师父和宋庄主都是江湖名人呢!
  打从爱上师父那一天,她就已经有自知之明,她的情路会走得比旁人来得艰辛。
  “上官娃娃,别难过,他们会谅解的。”尚钟回头笑说。“更何况,现下要紧的是得赶紧去找七色莲,少爷的身子才能复原啊!”
  “嗯。”
  上官珞用力点头,而后将螓首轻轻搁在他肩头,这是她第一次和师父这么贴近,感觉好不真实。
  “师父,你的伤口还痛吗?”
  “不碍事。”
  “师父,对不起,我──”上官珞未说完的话被温热的唇瓣吻住了,她愣了愣,粉颊飞起红晕。
  师父吻她?!
  “珞儿,我们都是夫妻了,你还打算继续叫我师父?”轩辕凌凤眸魔魅诱人,含笑问。
  “那……那要叫什么?”这句话很小声,根本和她平时的形象不符。
  “你可以唤我的名字。”又是一个诱惑的吻,害上官珞差点融化。
  唤师父的名字?!
  “……凌。”好不容易从嘴里吐出这个字,上官珞羞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骑在一旁的尚钟忍不住窃笑,少爷与上官娃娃的感情终于修成正果,最高兴的莫过于他了。
  他用力一夹马腹,骏马立刻拔蹄狂奔,让这对有情人可以好好的诉说爱语。
  “啊……”
  近午,黄小蓉惊天动地的尖叫画破傲剑山庄的平静,她望著空空如也的房间,整个人显得呆滞。
  “黄姑娘,发生什么事了?”宋允文听见叫声,第一个赶到客房。
  “他们不见了!轩辕前辈、上官姊姊和尚钟都不见了。”黄小蓉泪眼汪汪的回头,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他们不说一声就走了。”
  看著空无一人的卧房,再看向瞧起来可怜的黄小蓉,宋允文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我正想告诉上官姊姊好消息,有人在树林里的山洞找到邢媵的尸体,结果……”
  “我想他们会不告而别是怕连累我们吧!”宋允文安慰她。“别难过,有缘的话,大伙会再见面的。”
  “什么时候?”黄小蓉扁著嘴问。
  “我也不知道。”宋允文摇摇头。
  闻言,黄小蓉嘟起嘴。忽地,她眼眸一亮。“对了!我想到法子了。”
  “黄姑娘,你想到什么法子?”
  “我要去找他们,跟他们一起浪迹天涯!”黄小蓉眼睛闪闪发亮。
  “黄姑娘,你千万别冲动行事,你一个姑娘家在外行走是很危险的。”宋允文赶忙劝她打消这可怕的想法。
  “我知道,所以我没打算一个人去。”黄小蓉贼贼的笑。
  “没打算一个人去,那黄姑娘……”话到舌尖倏然顿住,因为他发现有人正用乞求的眼神望住他。
  “黄、黄姑娘,我想这样不太好吧!”宋允文结巴,她的眼神在告诉他,她在邀请他。
  他可不愿意,和这鬼灵精怪的丫头一起出门,绝对会很麻烦。
  黄小蓉完全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小手推推推,把他推出门。“宋公子,你快去收拾行囊,拖越久越不容易赶上他们哩!”
  嘿嘿!她早就知道无论走到哪里都要找靠山罩著的道理,她怎么可能一个人去呢?
  “什么?!”被推著出门的宋允文一脸错愕。
  他刚刚有答应吗?
  “我们去找轩辕前辈,顺便闯荡江湖!”
  闯荡江湖……听见她的话,宋允文的脸黑了半边。
  他不该第一个赶过来的,真的不该啊??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dbbb.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版:www.dddbbb.net;手机版:m.dddbbb.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