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人妻 第十章
  房里,有个女人已经哭好久了。
  盼釉直叹气,把水递到妹妹面前,“喝一点水吧,不要再哭了,你这样哭,很伤身体。”
  两个小时前,晶釉满脸泪水的来找她,她吓到了,听完原由之后,她很自责。
  晶釉自小就比任何人还保护她,而她这个姐姐却连她结婚了都没察觉,她实在太不关心晶釉了。
  “他带曾芷伶回去,他带她回去。你说他想做什么,这不是很清楚吗?我这个傻瓜,笨蛋,脑残, 还跑去煮什么咖哩饭,现在他们一定在看我的笑话了,我好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回去,好后悔……”
  盼釉轻轻拍抚着她的肩膀,“你有错在先,你应该回去没错,但他不该带女人回家。”
  这个男人也真狠心,明知道晶釉会难过,却一通电话也不打来,摆明了对她的心情漠不关心,也难 怪晶釉会哭得泪眼婆娑了。
  她对封桀一无所知,只透过晶釉的描述来认识他,可如果他爱晶釉,在乎晶釉,他应该要丢下那个 女人出来追她才对,至少向她解释那个女人为什么会跟他回家,但他没有。
  这么看来,晶釉是爱得比较多的那一方,封桀可能没那么爱她,也可能在享受脚踏两条船的快感。
  那种男人可以让晶釉托付终身吗?更何况还是一个条件那么好的男人,想要什么女人没有,她真的 很担心。
  “先吃一点东西吧……”盼釉劝道。

  晶釉摇头,她的脸色很苍白,“我没胃口。”
  她不想吃东西,她什么也不想做,当她看到封桀带着曾芷伶回家,她的心象被掏空了一样,好痛, 好痛……爱人的苦涩滋味她尝到了,她的心脏一直隐隐作痛,带给她快乐的是他,让她这么痛苦又伤心 也是他,他对她的影响居然这么大,她真不知道自己没遇到他以前是怎么活的?
  她好想当回以前的那个自己,不知道爱情为何物,不知道男人是什么东西,不知道婚姻是什么,也 不知道成为别人老婆的快乐,那么她现在就不会如此伤心了。
  不过,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地球不会因她的伤心而停止转动,她吸了吸鼻子,看着盼釉,幽幽地问 :“我可以在这里住几天吗?”
  这副鬼样子,她不能回家,她爸妈会看出来的。
  “你想住几天都行,住一辈子也可以。”盼釉握住她的手,“以前都是你保护我,现在就让我来当 你的避风港吧。”
  于是晶釉暂时住在姐姐家,姐妹两个的身材本来就差不多,她穿盼釉的衣服,用盼釉的保养品,请 了四天假。
  这几天只要一闭上眼睛,她就觉得五脏翻搅。
  她无法去上班,她怕自己在公司若遇到封桀会忍不住流泪。
  然而,她连请了四天假,封桀居然还是对她不闻不问,仿佛她真的只是海尔集团的一个小职员,请 假与否,不关他的事。
  他真的不知道她四天没去上班吗?还是他知道了,可是却不想关心?
  没错,一定是这样,他不想关心她,关于她的一切,他都不想知道,因为他已经有了新欢,但见新 人笑,哪闻旧人哭呢?
  她的心死了,也确定他已经变心了。
  现在他的心在曾芷伶身上,当然不会理她的感受,而她呢?她怎么办?
  不能再这样了,就算失去婚姻,失去爱情,失去男人,她也要保有工作,就算他是总裁,也不能无 故开除她吧?
  她要去上班,要象个成熟的女人,若无其事的约他出来谈离婚的事,他们短暂的情缘已经尽了,终 了了,该是潇洒结束的时候……
  晶釉走进人事部,几天没来,居然生疏了,不知道是她敏感还是 怎么样,她觉得气氛怪怪的。
  “怎么了?”她小声问莉雯,虽然莉雯的表情也很怪,但她们最要好,不问她问谁?
  “死女人,你居然连我也骗?”莉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你到底哪里可爱了?为什么总裁会看上 你,还娶你做老婆?从实招来,你是给总裁下了什么降头不成?”
  晶釉感觉自己心脏咚地一跳,她紧张的看着莉雯,声音压得更低了,“你怎么知道的?”
  “不必那么小声啦,大家都知道了啊.”莉雯放大音量,故意引人注意,而她也如愿了,大家都看 着她们。
  “什……什么?”晶釉结结巴巴地说:“怎么,怎么会?”
  莉雯更大声地道:“就是你请假的第一天啊,消息不知道怎么传出来的,大家传得沸沸扬扬,还有 人去求证,结果下班时,整栋大楼都知道我们人事部出了一位总裁夫人。”
  “天啊……”而她却毫不知情,还请了四天假。
  难怪她打电话向部长请假时,部长的态度那么客气了,还说她想请几天都行,要她好好休息,原来 是……她以为同事们会因此而排挤她,但是没有,他们只不过对她跟封桀的情事充满好奇,直追问她是 怎么办到的,而且还因为她是人事部的“背景”而感到骄傲不已。
  “别忘了关照我啊,总裁夫人。”莉雯挤眉弄眼的说,说完还哈哈一笑。
  没有失去莉雯这个朋友,晶釉总算可以放心了。
  只不过,她跟封桀的夫妻关系究竟是怎么传开的?他会不会认为是她挟怨放消息啊?如果他那么想 ,那可真冤枉她了。
  考虑了一下午,她终于在下班前来到二十五楼。
  她要见封桀,声明他们的夫妻关系不是她走漏的,另外这椿婚姻也该做个了断,他选择了适合他的 曾芷伶,她对改变自我所做的努力,真的变成一个大笑话。这同时也印证了封桀的话,她不需要努力, 反正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比不上曾芷伶,曾芷伶的条件是与生俱来的,她根本是白费功夫……他的话回荡 在她脑海里,现在想到还是会感到隐隐作痛。
  真是的,没必要啊,她根本没必要感到难过,大总裁跟小职员的结合本就是一场误会。
  象他那么棒的男人,原本就不属于她,她要潇洒一点,要潇洒一点。
  “何秘书,麻烦你通报一声,我想要见总裁。”她对何秘书说道,何秘书大概也知道她的身份了, 已经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
  “封总裁车祸住院,您不知道吗?”
  “什么?”晶釉几乎惊跳起来,“什么时候的事?是什么时候的事?”
  何秘书说道:“已经住院第六天了,是前几天晚上发生的车祸,还满严重的……”
  天啊!
  他车祸,还住院了,她却什么都不知道……“对了,您的身份已经公开了,您知道吗?”何秘书看着 她,“消息是我放的,是总裁要我这么做。”闻言,晶釉更是震惊得不能自己。
  他要何秘书透露他们结婚的消息,可为什么他要那么做?他不是不要她了吗?为什么又要公开他们 的关系?
  她心乱如麻的问何秘书,“他住在哪间医院?”
  “您直接到大门口吧,我会叫司机送您过去。”
  “谢谢你。何秘书。”
  封桀的伤势有多严重?他怎么会发生车祸呢?老天爷啊,求求你一定要让完好无缺,求求你!
  晶釉匆匆赶到医院,小何熟门熟路的带她来到封桀住的VIP病房,在病房口,他忽然激动的 对她说--“梁小姐,不知道您就是总裁夫人,之前跟您胡说八道的那些话,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全忘 了吧。”
  这几天得知她竟然就是总裁夫人,他简直恨不得把自己嘴巴缝起来,为什么他要那么多嘴啊。
  只是他不懂,她跟总裁是夫妻,为什么要搞得好象在偷情一样啊?虽然他也是年轻人,不过,他实 在不懂这对年轻夫妻在想什么耶。
  “你放心吧,小何,我根本不记得了,谢谢你送我过来。”
  说完,她推开病房门。
  她看到婆婆和曾芷伶,心里一紧,她们充满敌意的看着她。
  封桀人呢?
  病床空空的,他不在。
  “请问……封桀呢?”她们不知道她是封桀的妻子吧?她这么唐突的出现很奇怪,这点她也知道, 但她没办法不来,她好担心他。
  “你来做什么?你这个害封桀出车祸,差点死掉的罪魁祸首。”曾芷伶恼怒的瞪着她,“如果不是 你,封桀也不会出事,都是因为出去追你,他才会发生车祸。”
  晶釉愣住了,“你说……什么?”
  封桀是为了追她才出车祸的?
  天啊,她还以为他对她不闻不问,无关紧要,原来他一直没有找她是因为他发生了车祸……“听说 ……你是封桀的老婆?”姜林菁看着晶釉,最后眼光落在她腕上的玉镯。
  晶釉被婆婆一看,紧张得直吞口水,“是的,妈,之前的事,我很抱歉……”
  “我不会承认你是我的媳妇,”姜林菁冷冷打断她的话,“你没有资格当封家人,我属意的媳妇人 先是芷伶,你跟封桀不是已经分居了吗?要什么离婚条件说吧,我会全部答应你。”
  晶釉情急地道:“妈,我知道您的意思,不过,我不会跟封桀离婚的,除非他不要我。”
  姜林菁下巴一抬,“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他不要你。”
  “一派胡言。”这时外公刚好走进来,有专人陪他一起来探视孙子。
  “爸。”姜林菁看着父亲,蹙起了秀眉。
  “晶釉,你不要听你婆婆胡说八道,阿桀很需要你,你留下照顾他,只有你留下来,我才会安心。 ”
  “爸。”姜林菁对父亲的安排非常不满意。
  “外公……”晶釉眼睛一红,幸好还有人支持她,幸好。
  没多久后,躺在病房上的封桀被护士推了进来。
  “封先生的脑波很正常,其他也没有大问题,但距离完全复元还要一段时间,家属只要耐心照顾就 行了。”
  晶釉一看到他,眼眶就红了。
  天啊,他怎么伤得那么重?脸上,身上,到处缠着纱布,他闭着双眸,到底是有意识没有?
  护士说没问题,是真的没问题吗?
  “晶釉留下来,我们都出去吧。”
  外公下令了,两个心有不甘的女人也不得不听。
  几分钟之后,病房恢复了寂静。
  晶釉坐在病床畔,她焦急的看着封桀,他的嘴唇好干燥,他看起来好憔悴,胡碴都跑出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她把脸埋进他唯一没包起来的大掌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对不起, 是为了造成他的车祸而道歉吗?还是为他们之间这阵子的这一切?
  现在他为什么带着曾芷伶回家已经不重要了,她只希望他好起来。
  只要他好起来就好,只要他好起来。
  晶釉用心的照顾着封桀,一个星期之后,他已经好多了,只是仍然没有开口说话。
  他的眼睛早就睁开了,第一次看见他睁开眼睛,晶釉松了一大口气,他不是没有意识的,幸好。
  他常用复杂难懂的眼光看着她,象在思索着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
  医生说,可能是伤到下颚,开口说话会很痛,所以他才索性不开口,这只是小问题,不必放在心上 。
  好,这只是小问题,比较大的问题是,他想要她在身边照顾他吗?还是他根本不想要她照顾,他想 的另有其人。
  有一次,喂他吃完药,他又那样深奥的看着她了,她叹口气,直截了当的问他,“要我找曾芷伶来 吗?”
  没想到他竟然瞪她。
  她识趣的不再提起,心中暗自窃喜,他不要曾芷伶过来,这表示什么不言而喻。
  “恶……”医院的便当又让她感到恶心了。
  这几天她常这样,不只便当,就算她特别请小何去替她买速食,结果也是一样惨,她根本吃不下。
  “封夫人,你是不是要去验个孕啊?”发现她异状的巡房护士提醒她,“你的症状很象怀孕耶,妇 产科在二楼,去验个孕嘛,验孕很方便,马上就知道结果了。”
  她直觉地看向封桀,发现封桀也直勾勾地看着她,她蓦然脸红了。
  “呃……好,谢谢……谢谢你。”
  天啊,怀孕,她怎么猪头到没想到这个?这个月的小红没有来,她居然也忽略了。
  前阵子跟封桀那么密集的做人,难道真的中奖了?
  整个下午,她都在回避封桀的深深眸光,他破例的不睡午觉,一直在看她,她走到哪里,他就看到 哪里,害她好想拿张报纸把自己盖起来。
  终于,她被他的眼光策略逼得投降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下去验孕行了吧?你不要再看我了啦。”
  这下他总算满意了,收回雷达般的眸光,不再注视她。
  这男人哦,就算不能开口也很强势,她这个小小职员当然要听大总裁的,验就验吧,反正她也超想 知道,她一直觉得不舒服,如果跟怀孕没关系,那她就要去挂肠胃科了……“那天,我去外公家找我母 亲谈我跟你的事……”
  晶釉正在削苹果,要打成汁给他喝,却意外的听到他开口,她惊跳起来。
  老天,原来他可以说话啊,那为什么他一直都不出声呢?
  “你……你这样说话没问题吗?”她把削皮器放下,走到床畔看着他。
  封桀同样注视着她,“我一直可以说话,医生也知道,我不在你面前开口的原因只有一个--我不想 冒着你可能会走的风险,我要你在我身边。”
  晶釉迷惑了,“我不懂?我走不走跟你说话有关联吗?”
  “一开口,势必谈到那些不愉快的事,我不想在身体还没好转时跟你谈那些,如果你又一气之下走 了,我怎么抓得住你?”
  她深深的回视着他的双眸,看到他眼底的火焰,“那现在呢?难道你就抓得住我?”
  “我当然有把握才会开口.”
  他掀开被子,下了床,站在她面前,她扬起长睫,极度讶异的看着他,心跳加剧。
  这这这……她早上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扶他去洗手间,他整个人都靠在她身上,站也站不稳,现在 却可以好端端的站在她面前?
  所以说,他一直在骗她喽?
  而骗她的原因是,他希望她留在他身边?
  “过来。”他用瘖哑的声音说道,双眸瞬也不瞬的注视着她。
  晶釉不禁的走向他,直直走到他怀里。
  一靠向他的怀抱,她忍不住满足的叹息一声,这久违的怀抱,她好想念……“对不起,我不该提离 婚。”封桀紧紧将她搂在怀中,“我知道你为什么会拼命的想要改变自己,我都知道。但是我不希望你 为了我,变成另外一个人,我爱的就是你,你只要做你自己就行了。”
  她依偎着他,垂下了眼眸,在他的怀里,她又重生了。
  “你说的没错,是我不好,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希望我给自己无谓的压力,我却还是一意孤行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或许我太怕你会被抢走,所以我才拼命想改变自己。”
  好半晌,他们静静享受着对方的温暖。
  蓦然间,他抬起她的下巴,凝视着她眼睛好一会儿之后才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舌尖分开了她的唇瓣,长驱直入,她柔软的身体迎合地贴向他,感受他诱人的男性魅力,也感 受丈夫对妻子的爱意。
  许久之后,他才放开她,她满脸嫣红,心跳加速。
  “让我告诉你那天晚上的事。”他缓缓地说:“我到外公家,告诉我母亲,我们已经结婚了,她讶 异之余执意要到我们家,证明我所言不假,我同意了,我母亲要芷伶一起去,我不反对,心想正好可以 让她死心。”
  “我母亲在停车场遇到老朋友,她们聊了起来,芷伶却偏偏在那时候肚子不舒服,我只好先带她上 楼用洗手间,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晶釉松了口气。
  原来……只是这样啊,她完全释怀了,她就知道他不是那种会背着她带女人回家的男人,是她误会 他了,是她误会了……“你跑掉之后,我追出去,我狂乱的找着你,或许是自己在心情浮躁之下也没有 注意交通号志吧,就被一个喝醉的年轻人撞到了。”
  她打了个冷颤,当时的情景一定很恐怖,她害他差点丧命。
  “都是我不好,我害你出车祸……”晶釉把脸埋在他胸前,紧紧搂着他说道:“我们不要再分开了 ,彼此都不要再说离婚那种话了,没有你,我的生活一点意义,一点乐趣都没有,我好想你,我真的真 的好想你。”
  “我也一样。”封桀在她耳畔深情的低诉,“不要再离开我了。”
  晶釉从妇产科的诊间走出来,脸上净是梦幻般的微笑。
  她真的怀孕了。
  拿着医生给她的超音波照片,她奔回病房,急于和封桀分享这个好消息。
  他们要当爸爸妈妈了。要当爸爸妈妈了。
  “老公。”
  她的情绪太过喜悦,以至于眼里只有封桀,后来才看到婆婆。
  “妈,你来啦。你……好吗?”她很不自在的打招呼。
  今天封桀要出院,她当然会来,真是白问。
  她手中的照片引起姜林菁的注意,要对儿子老婆说的难听话先放一边,她咻地站起来,“你拿的是 超音波照片吗?”
  晶釉微微一愣,“是,是呀。”
  姜林菁屏息以待了起来,“你的?”
  晶釉看到她的表情都变了,似乎很激动,更象下了很多注,等待开奖的买彩人,“对,是我的。”
  “老天。”她晕眩了一下,“我的孙子,我期待多年的孙子……”
  封桀笑了,“妈,你不是说,今天一定要逼我跟晶釉离婚?”
  “我没有说。”孙子都有了,她才不会承认她说过,“我是说,怀了孩子,不要上班了,从今以后 只要好好待产就可以了。”
  晶釉露出了笑容,看来孩子的魅力很大哦,婆婆居然会笑了耶,看来她真是等孙子降临等得很苦。
  “晶釉,我们来了--”
  盼釉推门而入,后面跟着她爸妈,大哥和小姑姑。
  “爸,妈。”晶釉惊跳起来,“你们……你们怎么会来?”
  “盼釉都告诉我们了,”梁太太看着心虚的二女儿直摇头,“我的女儿居然会瞒着父母闪电结婚, 我们都被你吓傻了。”
  “那个……其实……呃……”叫她怎么解释啊?
  封桀沉稳的走到岳父母面前,深深颔首。“爸,妈,我是封桀,晶釉的丈夫,很抱歉先斩后奏,让 两位担心了。”
  梁海儿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啧啧两声,“好个极品祸水男啊,难怪我们家的二小姐会一头栽进去。 ”
  “小姑姑。”晶釉紧张的猛使眼色,她婆婆在耶,怎么可以说封桀是什么祸水男,不妥啦。
  “这位是……”梁明宇看向姜林菁。
  “我是封桀的母亲,幸会了,亲家公。”姜林菁看着媳妇的家人,“虽然迟了一点才见面,对两位 非常不好意思,不过,如果方便的话,可否移驾到咖啡厅,我想跟两位谈谈婚礼细节,孩子们不懂事, 草草结婚,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当然要大宴宾客了,您说是吗?”
  梁明宇频点头,“当然,当然。”
  当父母的,最乐意听到这种话了,这表示尊重啊。
  姜林菁说下去,“更何况晶釉有孕在身,婚礼千万不要冲到新娘跟宝宝才好,我们要特别注意…… ”
  “晶釉怀怀怀、怀孕了?”全家人都惊跳起来。
  晶釉羞赧地笑了,“刚刚才知道的。”
  梁海儿瞪大眼睛,“你这个丫头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默默闪电结婚,连孩子都有了。”
  人比人,气死人。真是好羡慕啊!
  当牧师宣布他们成为夫妻之后,封桀在众人面前温柔的掀起新娘的白纱,深深的吻着她动人的 唇瓣。
  观礼的宾客为他们洒着五颜六色的纸花,教堂里的气氛闹烘烘的,晶釉悄悄把手伸进丈夫的掌心里 ,与他十指紧扣。
  我爱你。
  她用含笑的眼睛传达爱的讯息。
  封桀回应着爱妻--我也爱你。
  *想知道梁盼釉和祸水男尉衡的不及格人夫情事?请看花园系列1152祸水男之一《菜鸟人夫》
  *想知道尉家另一个祸水男尉律挽回前妻的努力?请看花园系列1166祸水男之二《鲜味前妻》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