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儿女皇 下 番外二
  【番外篇:现代外一章】
  月皎银辉,透过庭院林树筛落在二楼的书房。
  书房里,男子慵懒坐在沙发上,独自品着红酒,透过水晶高脚杯看着摆在茶几上约莫一尺宽的石版。
  石版上刻着潦草文字,看得出来,只是拿着砖石在上头随意写下字罢了,看在这位古董品鉴家眼里,半点艺术、甚至古董价值都没有,但却足以撼动他一向自持冷静的心。
  书房的门悄悄被打开,他注意到了,却懒得抬头。
  「……欸,凤雏,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进门的年轻男子开了灯后,明显一愕,只因书房内并没有亮灯,他以为里头无人。
  凤雏凉凉抬眼。「碍着你了?」房内通亮,映照出他俊魅出色的五官。
  「不……」年轻男子面对他,总有说不出的拘谨和恭敬,打算赶紧离开。
  「李峻,你过来。」搁下酒杯,凤雏坐在椅上,抬眼轻睐的举措是浑然天成的霸气。
  「是。」
  「你瞧,这是怎么回事。」他动也不动,以眼示意他看向石版。

  「这石版不是从宫殿后头挖出的吗?」李峻不敢坐下,只是站在茶几旁看着,知道这块石版是一个月前从祈连山上带下来的,原本是块大石头,但凤雏嫌麻烦,当场将它劈成薄版状。
  可看完上头的文字后,李峻不禁轻呀了声。
  不等他开口,凤雏已经凉声说:「把凤衔月环拿去丢了。」他指向搁在石版旁,正在闪耀着光痕的凤衔月环。
  「可是——」
  「是谁把凤衔月环一并埋下的?」凉声带点戏谑讥诮。
  「……」
  「谁搞的鬼,谁就给我负责善后。」
  李峻只得无奈地拿起凤衔月环,又看了凤皱一眼,才无声地离开书房。
  凤皱垂睫看着石版,上头写着的文字,莫名的让他心生不安。
  妈,我是雪尹,我过得很好,不要为我担心,凤衔月环带着我在金雀找到命定之人,现在我要跟着他一道去衔月城。
  妈,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我会很幸福的。
  在金雀皇朝的传说中,凤衔月环为开朝皇帝送给皇后的定情物,以情喂养,具有灵性,会寻找主人,且一定是李家后代的子女,一旦戴上月环,在主人辞世之前绝不脱落,而这期间,它也会带领主人寻找她的真命天子。
  凤衔月环是凤皱在宫殿后头挖出的,因为有个自作主张的混蛋,硬是把这东西埋下,以为终有一天,他的后代可以代替他回到金雀。
  他向来不以为意,但一块无意间挖出的石版,令他内心警铃大作,为杜绝任何可能,他更要那混蛋处理掉那东西。
  一个月后,凰此产下一女,他立即为女儿取名为落尘。
  他这一生就这么一个女儿,他小心守护着她长大、出嫁、产女……
  「……已经取名了?」刚从国外赶回,一路冲进医院的凤皱,精烁俊眸眨也不眨地瞪着向来很不对他味的女婿。如果不是他搞大落尘的肚子,落尘也不会大学一毕业就嫁给他!
  「嗯,爸,照廷帮她取名为雪尹。」凤落尘唇角勾动着幸福的光痕。
  闻言,凤雏心里凉了大半,马上大吼,「改名!」早说了名字由他取,谁知道女儿预产期提早,他人又在国外赶不回来……这是命中注定吗?
  「爸,你怎么了,不喜欢这个名字吗?」舒照廷赶忙起身。
  凤雏乌不见底的瞳眸瞪得他浑身发毛,连退数步。
  「两条路,去改名,不然就会失去她,你要挑哪一条?」他冷声问。
  「爸?」凤落尘一头雾水。
  可他不再开口,直到女儿坐完月子,回到家中,他才将石版交给她,告诉她所有原由。
  听完父亲的话,凤落尘想了许久,最终还是没去改雪尹这个名字,只因凤衔月环早已交给峻叔叔处理掉了。
  生性乐观的她,以乐观积极的方式教养女儿长大,因此才六岁大的舒雪尹已经很懂得关爱每个人,于是乎,她现在正卖力地拖着被子,一路从房间拖到书房,打算盖在睡在沙发上的昭颖舅公身上。
  昭颖舅公昨晚到外公家作客,却在书房里不小心睡着了。
  小身子轻手轻脚地移动,将被子盖妥之后,挥挥汗,她满意地笑开。
  正准备功成身退去睡觉觉,却瞥见沙发旁的茶几上有个很漂亮的手镯。
  应该是昭颖舅公的吧?她拿起手镯看了好几眼,想了下,爱漂亮的她,偷偷把手镯往自己手腕一套,手镯立即闪耀出光辉。
  「真的好漂酿!」小嘴微张,水眸笑眯,余光却不意瞥见门口一脸错愕的峻叔公。「对不起,雪尹马上还给昭颖舅公。」
  小雪尹被抓包,急得马上哭丧了脸,可是……
  「拔不下来——」
  李峻闻言,更加震惊,然后极其缓慢的看向旁边的凤雏,脸色异常苍白。
  「皇叔……」
  「谁是你皇叔!」凤雏铁青着脸怒斥,一把捞过小孙女,狠狠地瞪着他。「不是要你丢了?」小孙女在场,他再恼也发不得脾气。
  「那里贵重的东西,我哪可能丢?只好送给昭颖,以为这样、这样……」李峻支吾的看了眼睡得八风不动的冉昭颖。
  「外公外公,是雪尹不对,你不要骂峻叔公~」小雪尹大大的眼里已经盈满了泪水。
  凤雏欲言又止,最后只能怜惜地将她搂进怀里。
  想起这身子不好的女孩终有一天要离开他,他就不舍,他就担心,可这凤衔月环已跟着命运之轮转动,还由得他阻止吗?
  若真阻止不了,也只剩下一个法子了。
  「皇叔……你看这样好吗?」
  「谁是你皇叔!」不知几年了,凤雏不承认就是不承认,尤其在他发火时。
  「……你看,这样写,好吗?」李峻硬着头皮将宣纸递到他面前。
  扫过一眼,凤雏冷哼了声,收起宣纸就要走人。
  「皇……凤雏,你拿这个做什么?」
  「我要做的事,由得你问?」他哼了声,头也不回。
  李峻无奈地垂下头。「我知道你气我,但我当初会这么做也是因为希望——」
  「你的希望真令人憎恶!」凤雏回头,冷眼透着锐光,随即收敛。「这字,是我要拿来当扇面的字,拿来恫吓用的,幸好你雕得出传国玉玺的字样,否则我绝饶不了你!」
  「可是雪尹还小,这么早就开始准备……」
  「我宁可先把准备做足,也不要她毫无准备地到陌生之地。」将她身子养好,教她足以自保的武功,给她能够保护自己的武器,是他这个外公唯一能帮上忙的事了,就算心疼不舍,他也必须懂得放手,因为她有她自己的路要走。
  「你可以跟她说一些关系皇朝的事,让她有点心理准备。」
  「那些令心憎恶的记忆,我早忘了。」他冷声低斥,尽管已过半百,却俊魅依旧。「皇朝断嗣就断嗣,与我何干?你有本事,就生个女孩代替我的雪刁回到朝啊!」
  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李峻叹气。
  「办不到就给我闭嘴!」凤雏转头就走。「我待会还赶着到道场去接雪尹回家。」
  「与其把雪尹送去道场,你为何不亲自教她?」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以为我没试过?可看她不舒服成这样,我怎么教得下去?!」凤雏缓缓地回头,入鬓浓眉微扬,乌瞳沉不见底,有股无形的压力逼向李峻。
  李峻这一回不敢再搭任何话,只能目送他远离。
  唉,虽说始作俑者是他,但他不知道雪尹一旦回朝,会面临什么样状况,可石版上既然写了她过得很幸福,那……应该一切都好吧。
  注:相关书籍推荐:
  1、金雀皇朝之一《地下皇帝 上》;
  2、金雀皇朝之一《地下皇帝 下》;
  3、金雀皇朝之二《奴儿女皇 上》;
  4、金雀皇朝之二《奴儿女皇 下》。
  5、金雀皇朝之前传《小满皇后 上》。
  6、金雀皇朝之前传《小满皇后 下》。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