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成真 第10章
  "好啦,我现在赶去可以了吧。在哪里?"
  陈维育其实也很担心方巧文的伤势。他很快着装完毕,赶去医院......
  放下话筒,江华恩装出张笑容走向方巧文,因为她不想让方巧文知道,自己是费了多少唇舌才说服陈维育来。
  进手术室,江华恩就比着OK的手势道:
  "切搞定!待会儿男主角就上场了,你们准备得如何?台词记住了吗?"
  "记住了!"群人欢笑的回覆。
  "若文小姐,你别忘了要送我们亲笔签名的CD、海报哦!"群护士娇嗲道。
  "放心,我说话算话。"
  "那!太棒了。"护士们吵得医院闹烘烘。
  这时,又来了大群捧着照相机的医生,争着和江华恩合照,闹得医院喧闹不已,有如菜市场似的,江华恩只得以她的大嗓门喊道:
  "各位,待会儿这里有场重要的戏要演出,麻烦大家先回到岗位上,待此剧拍完后,我定和每人合照。所以,拜托请大家先回去,还得装作没事样、拜托!"可怜的江华恩,竞得牺牲自己做交换条件。

  "真的啊?"
  "若文小姐,你要守信才行呀!"
  "当然、当然,我定会遵守诺言。请快回去,否则时间会来不及的。"
  听到江华恩的保证后,大伙儿才不舍的离去。江华恩也才安心地松口气。
  "巧文,你都看到了,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你应该知道我都是为了什么。"
  "华恩,谢谢你!但......我真的好紧张,心跳都快停止了。"
  "别紧张,我来教你,先深吸口气,再慢慢的吐出来。很好,再遍。嗯,有没有好点?"
  方巧文听话地照着江华恩的指示做深呼吸。 "真的好多了。"
  "很好。巧文,你要记住,这种机会只有次,若是搞砸就真的没法挽回了,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尽心的演好。记得,不仅我、你干爹,就连你也要支持自己,不到最后秒,绝不轻言放弃。"
  江华恩的话,又招惹了方巧文的泪儿争先恐后的流出:她擦去眼泪,好不容易镇定自己的情绪后,道:
  "华恩,无论结局是好或坏,我都要衷心的向你说声,谢谢!"
  江华恩不再多言,只是向方巧文抛下个甜美的笑容就离去了。
  "哒哒哒!哒哒哒!"紧急又混乱的脚步声传人江华恩耳里。
  见到江华恩在手术室门前徘徊踱步,再加上泪眼汪汪的神情,陈维育迫不及待的问:
  "她现在怎么样了?"
  江华恩默然会,等到眼眶里的泪滴落下,故意再装出惊魂未定的表情道:
  "好可怕!好可怕!护土们来来回回拿了好几包血袋。你说.巧文会不会......"
  "不会的,别胡思乱想了。当初我们不也以为她出事。这次也样,不会有事的。"陈维育果然被江华恩逼真的演技骗过,完全没有怀疑。
  江华恩故意哭倒陈维育怀中,怕的是他会看到自己窃笑的嘴脸。
  "对了!"陈维育突然松手,害江华恩差点露出马脚 "你有没有通知巧文的爸妈啊?"
  "呃.........没......,有......"陈维育突击的问题令江华恩结结巴巴的。
  "怎么搞的,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通知他们?"
  "呃......因为......巧文现在的情况很糟啊,你别忘了,当初巧文离家时她父母很伤心,现在好不容易平静点,我要是告诉他们巧文回来了,可是却有生命危险,那他们不就得再受次沉重的打击?这么残忍的事我可办不到,如果你不怕两位老人家心痛的话,就自己和他们说吧。"
  江华恩起先还支支吾吾的不知该找何种借口,幸好自己反应够快、够机灵,才快速的圆了过来,而且她非常有把握陈维育不会做出这种伤人心的事。
  果然,就如江华恩所想,陈维育放弃了此念头,但又再度提出别的问题:
  "那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等到巧文完全康复后再告诉他们啊。"
  陈维育想了会儿,微微点头。
  "对了,她干爹呢?我就知道,那种人哪有什么情感可是,只不过玩玩罢了,玩腻了就把她甩在旁,只有巧文那笨女人,还直说他是好人。"
  江华恩没料到陈维育会说出这些话,担心里面的方巧文会听到,只好用更大的音量掩盖陈维育的声音。
  "维育,你不要什么事都只看表面啦!那是因为我接到巧文的消息就马上通知你,后来就直待在这里没走开过,直到前几分钟我才想到要告诉他。人家才不像你,他听到巧文出车祸,马上就追问我在哪家医院,哪像某人,要我劝那么久才肯来。"
  完了!完了,此话出,江华恩就深感不安。原本就想隐瞒这件事,没想到却因自己时冲动说溜了嘴。
  江华恩啊!拜托你改改冲动的脾气嘛,现在只好祈求巧文没听见,不然,这场戏根本不必再演下去。江华恩不断暗骂自己冲动误事。
  "江小姐,巧文现在怎么了?"
  太好了,巧文的干爹出现的正是时候。
  "真实的情况还不知道,得等到医生出来。"
  江华恩使了个眼色给同前来的孙映如,暗示她时机已经成熟了,该她上场了。
  "哟!想不到不速之客也来了,怎么,你不是嫌弃巧文码?"
  陈维育听就觉得刺耳,他虽然向和孙映如合不来.但未料她会在此情况、此场合开炮。
  为了维护他个大男人的尊严,于是开始攻击。
  "你是她同学,我也是她同学,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嗟!同学?请你自己撒泡尿照照,有人要就不错了。还敢挑拣?"
  陈维育原本想反驳,却被人插口打断了。
  "你就是陈维育先生?"
  "对啊。"陈维育瞪了眼这个斯文的中年男子。
  "我是巧文的干爹。"
  "我知道啊。"陈维育副"那又怎样"的表情。
  巧文的干爹看出陈维育不悦的神情,赶紧道:
  "你别误会,我并无恶意。我只是想告诉你,虽然巧文身在风尘,但她的心里却只有你。"
  陈维育露出怀疑的眼神,意谓着:你怎么知道?巧文的干爹当然也发觉了。
  "是这样的,巧文有写日记的习惯,有天,我无意中翻到,看到她对你满满的思念和抱歉,让我有想见你的冲动,瞧瞧你是个怎么样的人,竟能让巧文思念不已。但今日的相见,却今我大大的失望。"
  "失望?"
  "我想你应该明白巧文会踏进那个圈子的原因。她虽然身在别人怀里,但她的心却在你身上。你对巧文仍有意思,但知道她曾在那种地方上过班就不要她,我请问你,当你要追求巧文时,究竟是喜欢她什么?"
  陈维育低着头,静静思考,没有回答。
  巧文的干爹见状,乘胜追击,又道:
  "如果你是真心爱巧文,就该忘了她惨痛的过去,和她重新过个正常的生活。"
  大伙儿见陈维育的心似乎动摇,知道办法奏效了,于是江华恩赶紧进行日计划
  过了会儿,医生出来了,江华恩当然是抢先步说出老套的台词。
  "医生,我朋友没事吧?"
  医生并没有马上开口,制造了些紧张的气氛才道:
  "江小姐,手术虽然成功了,但病人还是有生命危险, 目前已送加护病房。坦白讲,她的求生意志很薄弱,所以是生是死,完全由病人自己掌控。对了,她在昏迷前,不停地叫着个人的名字。"
  "谁?"大家异口同声。
  "好像叫做......陈维育。"
  "维育!"大夥儿又很有默契地道。
  "对。假如你们认识这个人,就叫他快来吧,因为病人很重视他,他能来最好,也许能唤起病人的求生意志。"
  群人将目光全集中在陈维育身上,盼他有惊人的表现,幸好,他果然不负众望。
  "那我们现在可以看她了吗?"
  "可以,但是尽量不要动到她,以免伤口裂开。还有。尽量多说些鼓励的话,好让她早日醒来。"
  医生道完,陈维育就赶紧冲进病房。
  原本毫无发伤的方巧文,此刻倒真的像发生车祸的病人,包扎着石膏、面色苍白,动也不动地躺在病床上。
  江华恩故意照着医师的指示,在方巧文耳边说些激励的话,其他人也跟着说些鼓励安慰的话。
  好不容易,方巧文终于睁开了美丽的眼睛,但她见陈维育,面色就更苍白
  "你来做什么?"方巧文有气无力地质问陈维育。
  陈维青看着病恹恹的她,早就心疼不已。
  "巧文,对不起,我错了。"
  "你没有对不起我,不必说抱歉。"
  "我知道我对你说的话很过分,你恨我,我无话可说,因为直以来,我从不曾顾虑你的感受。你给我次机会补偿吧。"
  大家都想不到陈维育竟开口就是道歉,完全不用这些局外人再推波助澜。事情进行到此,似乎都满顺利的。
  "你没错,那些也都是实话。"
  "不,当初我根本没有设想到你的处境,而那些重话字字都刺伤你的心。华恩说得对,我总是以事情的表面就妄下定论,你就当做我说话不用大胆,忘了它吧。"
  方巧文装出很痛苦的表情,勉强地道:
  "你这么说,似乎是同情我、可怜我,还是你怕别人的言论,因为我的死让你成为间接凶手?就像当初华恩昏倒时,同学都把罪名往你身上推样,"
  难堪的往事,又再度被掀起。的确,此事直是陈维育的心结,道随时都会裂开、没有办法愈合的伤痕。
  陈维育的沉默,令在场的人全都肃静下来,不知道陈维育此刻的想法、心情。
  终于,有人打破这僵局。
  "维育,你怎么了?"江华恩问。
  陈维育像是想通了什么,突然又急急地道:
  "不,我没那么想过,真的!我的确有放下感情真心的爱你,但我不知道爱你的程度有多深,所以时才无法接受......接受......"
  "接受我当妓女的事实?"
  方巧文勇敢无畏地在众人面前揭开自己的疮疤。
  "对。当初我的自尊胜过我的真心,但我终于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情,其实是我直自欺欺人,是我不愿承认你在我心中的分量。"
  "那你现在又为什么要承认?"
  "因为......我的自尊已敌不过我的真心,我的真心载着我的真情,我的真情已经满满的溢出而流向大海,你愿意在情海和我起共度此生吗?"
  哇!好浪漫的真情告白哦,在场的人全被他的话感动了:
  "切都太晚、太迟了。"方巧文依旧拒绝他。好不容易知道了陈维育的真心话,所以她当然不能就此错过,希望能得到他更多的承诺。
  "不,点都不晚,只要你的原谅、我的灌溉,我们起努力,这朵情花终究会盛开的。"
  哇!在场的人没有不惊叹陈维育的甜言蜜语,简直可以出本情话大全了。
  "不,为什么现在才要对我说这些话?为什么要等我完全绝望时,又再度给我信心承诺?我不想再让自己的心从热血沸腾掉进冰天雪地,弄得自己孔疮,更不想令自己的爱从世外桃源掉入危崖绝壁,搞得自己遍体鳞伤。"
  "不,不会的。两年前,我无情的言语伤害你;两年后,我却又犯下相同的错,所以我要以更多的爱来补偿你。我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请你给我次机会证明我的话、实现我的诺言。让我用尽我的情来缝合你的伤:让我使尽我的爱来治愈你的痛;让我......"
  他深情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人堵住。
  方巧文红着脸,泛出抹笑容。
  "这里有人,还说这些净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什么花言巧语都没用啦,你要如何保证它是真的?"
  "保证......"
  陈维盲低下头专心的沉思,大伙儿也都趁机偷笑;怎么也料不到他竟落得如此下场,还说出那么多浪漫的情话。
  所以说喽,人的潜力是无穷的。
  突然,陈维育抬起头,指着在场的人,大家还以为事情拆穿了,直冒冷汗。
  "哪,这里这么多人全都听到我的话,他们可以当见证人啊。"
  "对呀。我们可以当见证人,但是......"江华恩道。
  "但是什么?"
  江华恩转转眼珠子,故意使坏:
  "但是你反悔了,我们又能拿你怎么办?而且空口说白话是不能相信的,必须白纸加黑字。我想,毒誓加证据才能够证明你的真心。"
  方巧文听,不安地道:
  "华恩,真的要这样吗?"
  见方巧文慌了,江华恩挤眉弄眼的示意她别出声。
  "好,我就写下我对你的山盟海誓永远不变。如果我违背,任凭在场的人给我的惩罚都欣然接受,毫无怨言。"
  陈维育真的说做就做,大家心理都快笑翻了。江华恩痛苦的忍着笑意,接着要陈维育发毒誓。
  陈锥育则话不说的跪在方巧文面前,举起手,开口发毒誓。
  "我,陈维青,愿心意待方巧文,否则......"
  话到此,原本躺在床上病恹恹的方巧文,立刻跳到陈维育面前,用她温热的唇封住他的口。
  刚开始陈维育有些吓到,但随即沉侵在无法自拔的香吻中。
  阵狂吻后,陈维育才恢复理智,看着生龙活虎的方巧文和捧腹大笑的众人,才知道自己上当了,直呼:
  "原来你们联合起来耍我!"
  "我们这不叫‘耍',而是‘试探'。再说你就算真的被我们耍了,也没有损失啊。"江华恩笑说。
  "我被你们耍了还说没损失?!"
  "当然,要不是我们合力演这出戏,你怎么能发现自己的心意,又怎么能抱得美人归呢?你感谢我们都来不及呢,"孙映如终于用柔和的口气对他说话了。
  陈维育左思右想的,才缓缓点头道:
  "说得没错,若不是你们,我和巧文根本不会在起。为了酬谢大家,我请吃宵夜。"
  "什么宵夜,我看是早点。"孙映如指指窗外。
  外面的太阳早己升起,仿佛是向他们这对有情人祝贺。
  年后。
  "当当当!当当当!"原来是教堂的钟声响起。
  "巧文,女同学里只剩华恩小姑独处,你待会儿记得将捧花丢给她啊。"
  自傲的江华恩听了,当然是为自己辩解。
  "嗟!凭我的条件,还怕找不到人吗?我要嘛就要最好的,否则宁愿做个单身贵族。"
  "华恩,别这样,接到捧花是好头,我会抛给你,你可要接住哦。"
  今天方巧文是新娘,她最大,江华恩只好无奈地点着头。
  结婚典礼开始了,陈维育和方巧文终于在大家的祝福下走进教堂,正式结为夫妻。
  "啊!这边!"
  "这里啦!"
  一群女人大呼小叫的盼着新娘捧花向她们抛来。
  "我要丢了哦!"方巧文故意大叫暗示江华恩准备。
  啊!捧花终于在女孩们的期待下抛出了。
  但方巧文的准度太差了,害得江华恩还得大跑数步才接到花,但也撞到了人。
  "啊!对不起!"江华恩赶紧低头道歉。
  "没关系。"
  虽然是短短的个字,但那低沉又有磁性的嗓音好熟悉。
  江华恩连忙抬起头,看,不禁惊喜地脱口而出:
  "靖......辰!"
  -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