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赘娇夫 尾声
  【尾声】
  时光飞逝,转眼之间,几年过去了。
  这几年血夜门内风风雨雨,不断有人为了要抢夺凤鸟望月剑及密语,刻意挑衅,血夜门光是对付这些人便耗尽心力,宫门主在一次争夺中不敌,重伤而死,死前当然还是说不出那所谓的密语,而门主既亡,最后血夜门彻底瓦解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至于靳家——外出的马车缓缓停在守希宫门前,宫向晚身手闸落的跳下车,脸色淡漠的走入,速度之快,让跟随的侍者得大步追上,丝毫不敢有所怠慢。
  进到大殿,宫内管事一看到他出现,简直开心得不得了,完全没注意到他背后的侍者拼命朝他挤眉弄眼,想告诉他别在这个时候惹恼他。
  「太好了,宗主……」
  「够了!谁是你们宗主?」
  管事吓得闽退好几步,后知后觉的才发现宫向晚现在心情非常不好,因为他心情好的时候,大家唤他宗主时他懒得纠正,要是心情不好时,听到这个称号他绝对翻脸。
  这就得说到小希,把宗主的职务赖在他身上赖到食髓知味,生完儿子之后以要专心照颈孩子为由,要他继续代替她肩负宗主职务。因此众人从唤他「代宗主」,唤着唤着省略成「宗主」,小希乐见其成,大家也就这么默认了下来。
  说真的,他一站出去,那自然而然的高傲之气,足以镇压住所有人,要说他不是宗主,外人还不肯信,以为是在说笑。
  至于靳家其他旁系对这件事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反正宗主之位最后还是会传给小希的儿子靳昶,而她真的也不是当宗主的人才,「夫代妻职」也不是什么坏事,就别太计较了。

  「代……代宗主。」管事抹抹额上冷汗,说话小心翼翼起来。「欢迎代宗主回来,宫里有些紧急事情,需要代宗主来裁夺……」
  「难道你就不能让我先喘口气再说?」宫向晚一脸厌烦的瞪着无辜管事。「我才刚从外面回来,都还没坐下,你是故意想累死我吗?」
  他才去靳家各处产业视察五日回来,烦躁得很,只想先见见妻子孩子,抱抱他们,结果才到大厅就被这个不知好歹的管事拦下,他不发火才奇怪。
  「爹、爹,不好了啦……」
  就在这时,刚满四岁的小靳昶拿着一张纸,身手利落的跑进大厅里。他遗传了父亲的美貌和聪明,学什么东西都快,前途无可限量,让众人松一口气,要是他遗传了他娘那大而化之兼偶尔少根筋的个性,靳家未来堪虑啊。
  「昶儿,怎么了?」一看到儿子,宫向晚表情马上柔和不少。「出了什么事?慢漫说不要紧。」
  靳昶将纸笺交给他。「爹,娘又跑走了啦!」
  「什么?!」
  他赶紧把视线移到纸笺上,就见一行龙飞凤舞字迹,让他看了彻底抓狂——视察敦煌莫高窟,爱夫爱子莫挂怀,去去即回。
  「靳、小、希!」宫向晚火大的把纸笺捏得稀巴烂。「那个女人难道没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些改变,很可能又怀孕了,居然给我挑这个时候去莫高窟?」
  他答应过她,让她重新画完那一幅闇王出征图,而洞窟内剩下的壁画便交由其他画师接手,之后她就得乖乖的留在守希宫相夫教子,结果她却老是找借口溜到敦煌,美其名是视察其他画师的壁画进度,其实恨本就是对作画念念不忘,想再回去重操旧业。
  虽然她这几年出门都有梧宏跟着,安全无虞,但要等她玩开心了再回来,不知得等到何年何月,况且她现在肚子里很有可能又怀了一个孩子,他怎能放她继续在外头溜达?
  宫向晚丢下捏烂的纸笺,抱起儿子,往大门走去。「昶儿,要不要跟爹一起去把娘从敦煌带回来呀?」
  「咱们要出门去?好呀好呀,昶儿已经好久没离开幽陵……对了爹,在找到娘之后,咱们可以去京城看爷爷奶奶吗?」
  「你想念爷爷奶奶了?好呀,咱们就顺便回去一趟,住个几日再回来。」
  「好耶,咱们走吧走吧。」
  「代、代宗主……」管事傻眼的看着这对父子诩然离去,显然是打算藉着寻妻名义顺便逍遥去。
  可这下靳家无人主政怎么得了啊!
  「代宗主,等等呀,您这样一走,事清要由谁来做主呢?代宗主……」
  管事赶紧追出去,绝不能放他们父子俩就这样离开,至少也要等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完再走吧!不能学他们的正牌宗主装死逃避责任呀!
  「哈哈哈……」
  后头的管事拼命哀号,前头的父子倒是笑得很开心,悠闲的出门去,反正事情怎么处理也处理不完,还是赶紧去逮回那个女人比较实在。
  不知道接下来这一胎是男是女?宫向晚勾起期待的笑容,准备迎接另一个新的小生命来临……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