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皇后 上 第三十四章
  闻言,段询神色复杂,但也只能谢谢他的恩赐。
  「那么,乌灵——」
  「皇上,臣不需要封官赐爵,只要皇上允诺一事。」乌灵打断他未竟的话,目光转向上官凌。
  「喔,什么事?」
  「臣要与上官凌成亲。」乌灵说得铿锵有力,却震得上官凌瞪大眼,百官更是吓得猛抽气。
  上官凌简直不敢相信这人的胆子居然大到这种地步,竟然选择在皇帝登基之时提出这种无视他意愿,强迫他低头的要求。
  「准。」
  李彧炎话落,百官更是哗然。
  「皇上,他俩皆是男人,要怎么成亲?」段询无力地说。
  「谁说乌灵是男人?」李彧炎似笑非笑地道,最后目光落在上官凌脸上。「乌灵是个姑娘家,国师,你知道吧?」
  上官凌只能咬牙切齿地瞪着身为罪魁祸首的李彧炎。

  如今想来,他当初将媚药交给乌灵,根本就是在阴他!
  那一夜,一颗媚药,毁了他的一生,也让他知道了乌灵不为人知的秘密,然而他更想不到的是,乌灵竟为了逼他成亲,不惜在朝堂上自掀底牌。文武百官至此已是一个个都快要瞪瞎了眼,从没想过朝夕相处的同袍、一个征战多年的将军,竟是个姑娘家!
  「朕会择日替两人举行亲事,西防将军一职由傅寻桦接下,而京城总都统则由兵从戎接任……接下来请百官和诸国君王一道参与皇朝庆宴。」结束所有封赐后,李彧炎迳自道。
  底下官员早已是冷汗涔涔,只能说这是他们遇到最可怕的登基大典,根本完全颠覆正统朝纲。
  泰漠太子穆纳岳也见识到不同凡响的金雀皇帝,更想看看往后,李彧炎要如何带领金雀皇朝进入盛世。
  庆宴上官员与外宾狂欢不休,丝竹缭绕,舞伶飞天,而金雀帝后却早早回到寝殿。李彧炎差来宫人替两人褪下厚重的礼服,解开头上金冠,从头到尾,明小满的双眼始终落在腕间的凤衔月环上。
  「喜欢吗?」他轻坐在她身旁。
  「嗯。」她用力点点头。
  「这里头有一百零八个字。」
  「真的?」她眯起眼,怎么也瞧不出上头雕着那么多字。「怎么可能?我什么也没瞧见。」
  她只瞧得见栩栩如生的双凤衔着环戒,压根没见到半个字。
  「这要有点慧根。」
  明小满眯眼瞪他,却见他逼近,吻上她的唇,充满试探,并存心勾引,让她不自觉地张开粉嫩菱唇。
  然而当他的吻逐渐加重,大手滑入她的中衣底下时,她又蓦地一颤,教李彧炎沉拧浓眉。
  「直到现在,你还这么怕我?」
  「我、我没怕你。」她粉颊烧烫。
  「那为何不让我碰你?」
  「我……」她欲言又止,最终无奈地垂下脸。「凌说我有身孕了,不可以和你行房。」
  「你有身孕?」突来的惊喜让李彧炎惊诧不已。
  「嗯。」
  「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凌说,要满三个月再说,他怕我动了胎气。」李彧炎瞅着她,激动地将她轻搂入怀。「我的小满儿有我的孩子了。」这是一股难以形容的喜悦,只因那是从他身上延续下去的一部分。
  「可是,我不知道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
  他蓦地一震,略推开她,直瞅着她水柔的眉眼。「你不要我的孩子?」
  「……这孩子一出生就会有月环印,大家会发现他是玄人之后。」她抿着唇,神色担忧。「这里的百姓对玄人并不友善,就算你想改变,也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扭转的。」
  李彧炎望着她,轻掐她的嫩颊。「小满儿,你知道为何我甘心登基为帝?」
  「不是顺应天命吗?」他是应天命而生的天子,她却是比奴还不如的玄人……
  「不,是因为我想要为你打造一个,可以绝对接受玄人的皇朝。」他吻上她的唇。「这天下如此之大,总有你容身之处,要真没有,就由我亲手打造,在我的皇朝底下,不会有人蔑视玄人。」
  只是现阶段,他不打算让人知道她是玄人,诚如她所说的,改变需要时间,而在时机成熟之前,只能用隐瞒的方式保住她。
  明小满动容地看着他。「哥哥,从此以后,你就要被绑在你最讨厌的宫殿里了。」
  「只要有你,哪里都好。」
  「哥哥,从此以后,我们绝对不分离。」她主动环过他的颈项,蹭着他撒娇。
  「当然。」命运如何千回百转都无所谓,只要有她为伴,他不怕苦。
  「可是,你不该将凤凰赶走,这样真的很不好。」
  「那是金雀。」他坚持。
  她不懂他再见凤凰有多恐惧,多怕上官叔叔的话会因而成谶。好不容易可以与她厮守,要他怎能接受凤凰将她带走?
  明小满叹口气,「哥哥就是这么霸道。」
  「早点睡吧。」他拉妥被子,将她盖得密不透风,才轻柔地把人搂进怀里。她安心地偎在他怀中,又突地想到什么,一脸好奇,「对了,哥哥怎么会知道乌灵是个姑娘家?」
  「这个嘛,说来话长……」
  京城李宅。
  「小时候我曾经和李彧炎一起泅泳过,我看见全裸的他,发现他身上有我没有的,觉得古怪,所以——」
  「……你该不会笨得把自己也脱光吧?」
  「……」坐在上官凌的寝房里,乌灵只是耸耸肩。
  李彧炎准备将自家改为国师府,于是从今以后,这里将是属于上官凌的住所,再加上两人已有婚约,乌灵自然随着他一道离开宫宴,来到李宅。
  只是没料到上官凌会问起这些陈年往事。瞪着她,他气到连骂人都不想骂,突见房门被人推开,褚善端了热茶进来。
  「请两位主子喝点热茶,祛酒意,早点歇息。」
  「褚善,你真的不跟你主子进宫?」上官凌无处发泄,只好逗他出气。
  看了他一眼,褚善毕恭毕敬地垂首。「皇上自有人照料。」所以他现在成了国师府未来的总管,这是主子替他铺的路。
  「进宫不就行了?要不要我帮你?我这里有上好的麻沸散,吃了绝对感觉不到痛。」
  「……多谢爷儿的建言,但小的一、点都不想进宫。」褚善不与他计较,快快退出房外。「早点歇息。」
  「啧!」上官凌没好气的拿起热茶,先递给乌灵,自己再端起一碗轻啜。乌灵大口饮茶,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打小被当成男子养大,真以为自己是男子,又未曾见过同年者的裸体,怎会知道自己与男人不同?」
  「那你应该叫李彧炎负责娶你。」
  「但毁我清白的是你。」
  「……」该死的媚药!他抹了抹脸,俊魅瞳眸直瞅着她。「你明知道我心里有人,何必非要我不可?」
  「与其等个永远等不着的人,为何不给我还有你自己一个机会?」乌灵外冷内热,性情和男人一样豪气大胆,面对所爱便是立即出手,绝不后悔。
  只见她蓦地欺近他,常年习武的粗糙指尖滑过他光滑玉面,霎时引起阵阵激烈麻栗。
  上官凌愣了下,手心覆着心口,感觉心跳得莫名急促,这滋味俨然像是——
  「褚善!」他暴咆,「该死的,你居然在茶里下药!」
  「凌,我觉得好热。」
  「你别再靠过来!」
  「凌……」
  「该死的褚善,我要杀了你!」
  「我没听见、没听见。」房外,褚善捂着耳朵,笑咧了嘴。
  呵呵呵,君子报仇,十年都不嫌晚的。
  同样城东,宰相府。
  内室里传来劈哩啪啦的碗盘破碎声,只见前宰相扫下一桌饭菜,青瓷盘、玉瓷杯全都碎了一地。
  「爹,你别恼、别恼!」
  「我一手支撑着他当上皇帝,如今他竟这样对待我?」
  「爹!别恼,咱们段家有本事让他登基,自然有法子可以让他殡落,你等着,孩儿一定要将他从皇位上拉下!」
  注:相关书籍推荐:
  1、金雀皇朝之一《地下皇帝 上》;
  2、金雀皇朝之一《地下皇帝 下》;
  3、金雀皇朝之二《奴儿女皇 上》;
  4、金雀皇朝之二《奴儿女皇 下》。
  5、金雀皇朝之前传《小满皇后 上》。
  6、金雀皇朝之前传《小满皇后 下》。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