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难缠 第十章
  华朵端着装满水果的盘子走进厢房,见他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一手支撑下颚,姿态慵懒的晒着温暖的阳光,不禁看痴了。
  罗宁乐是个天生的王者,不论做什么都很抢眼,很有存在感,就连打瞌睡的模样都是如此的优雅而高贵。
  这等美男子真的是属她所有吗?她摇头,却难掩脸上甜蜜的笑容。
  「朵儿。」
  她听话的上前,「为什么不去床上睡呢?」柔声问。
  大手拉过她,让她坐在他的怀里。「这里可以晒到阳光,很舒服。」脸就窝在她的颈项,满足的逸出一口气。
  华朵很担心他的伤势,要他在伤好之前不准乱跑,只能待在房里休养。
  在房里待了两个月,他都快闷坏了,还好有华朵在他身边陪伴,否则他真会疯掉。
  在她细心的照料下,他的伤势逐渐好转,再过几天就可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要吃什么水果?」
  「都好。」他放开她。

  她拿起桔子剥皮,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宁乐,你要怎么处理我的事?」
  武林中人依旧不愿放过她,可看在罗宁乐在养伤的分上,答应不来庄园吵闹,但等他伤好必须给出一个众人都满意的交代。
  虽然她也不愿扫他的兴,可她总得面对现实。
  他一想到这件事,俊颜顿时变得阴沉。「那些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他不喜欢看到她愁眉苦脸的模样,这让他的慵懒在瞬间消失殆尽。
  「你的伤已好得差不多了,事情总要解决啊!」她拿着一片桔子凑近他的嘴边。
  他大口咬住,还顽皮的咬着她的手指,看着她害羞的模样,他才笑颜逐开。
  「别闹!」她急忙抽回手,脸颊绯红。
  他挑眉,「想到要对付那些人,我就好想一直装病喔!每天都有漂亮又可爱的朵儿陪我,还温柔的伺候我,好幸福耶!」撒娇的说:「我们干脆逃跑吧?跑到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就不需要管他们了。」
  她听了只觉得哭笑不得,略微推开他。「你可是义凛公子耶!说这种孩子气的话,万一被人听到多好笑啊?」
  「义凛公子也是人啊!又不是神。」他哼了一声,觉得快被这个头衔给烦死了。
  她收起嬉笑,认真的说:「宁乐,这次不要把我藏在身后保护着,我们一起面对吧!」她不想让他一个人去面对大家的责难,她想跟他一起对抗,挺身保护他。
  「朵儿,那些人很烦,我已习惯去面对他们,还是由我来吧!」他舍不得让她被人责骂。
  「每次都是你挨骂,而我却一点事都没有,你知道吗?你这么做让我感觉很难过,你是想让我愧疚死吗?」
  「我没那个意思……」
  他急着想辩解,她的小手却立刻捂住他的嘴。「我明白你的心意,不过你也换个立场想想嘛!我也会舍不得你呀!」生性害羞的华朵,红着脸说出这句话。
  「舍不得我?」他缓缓的重复,像个傻小子般笑出声。
  「对啦!」她小声的回应。
  大手抬起她的下颚,盯着眼前这张娇艳的小脸,心头一暖,嘴角上扬。「好,我们一起面对。」他妥协了。
  「嗯。」她点了头,又想起另一件事,「等这件事处理完,记得回京城去向伯父道歉呢!」
  「道歉?」他挑眉,脑中浮现爹亲那固执的脸庞。「我又没做错事,干嘛道歉?」嘴硬的说。
  上次他不顾义凛公子的身份,坚持要插手黑狱剑的事让他爹十分生气,那阵子一直在跟他冷战。
  直到他受伤,他爹心急如焚的赶来看他,确定他没生命危险后,想起是华朵的关系才会导致一连串事件,又气急败坏的赶回京城。
  接着还不顾他的意愿,坚持到黄府去提亲,幸好黄翠儿被他吓跑,哭着要退婚才解决了那桩婚事。
  也因此,让他爹对他与华朵愈来愈不谅解。
  「你别这样,伯父会生气也是应该的,谁教我让他的宝贝独生子一再的受伤,为人父母总是心疼自己的孩子啊!」
  「我知道,可是我也很难过啊!他们心疼我,那谁来心疼朵儿?」他摸着她的脸庞,不舍的说。
  华朵一出生就没了双亲,养育她长大的爹亲又被拜河给杀害;她不过是个年仅十八岁的姑娘,怎么都没人同情她,还要怪罪她呢?
  她的眼眶一红,感动了。「我不需要大家的心疼,我只需要罗宁乐的爱。」很快收起眼泪,微微一笑。
  遭遇过事变,她的性子变得更成熟、更坚强。「只要你心疼我就够了。」
  「朵儿……」他抱紧她。
  「宁乐,别再跟伯父呕气了,他也是为了你好,我们一起去求他原谅好吗?」她柔声劝说:「如果伯父不原谅我们,那我们的婚事该怎么办?难道要一辈子不成亲吗?」
  不成亲?!「这可不行!」他大声说道,连忙放开她。「好,我听你的,等处理完事情就回京城去求爹的原谅。」
  他可是日夜盼望能和华朵成亲耶!这件事可不能再拖下去了。
  「你想通就好。」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对了,今天擦药了没?」
  「擦药?还没。」
  她皱眉,担心的责备几句。「怎么老是忘记擦药?我来帮你。」走向床边的柜子,从里头拿出药罐。「要每天擦药,伤疤才会淡掉嘛!」
  「呃,你要帮我?朵儿,我自己来就好。」俊颜出现在了不自然的红晕,神情难得很慌张。
  「每次都说你自己来,哪一次真正记得擦药过?」她坚持不肯把药罐给他,坐在他的面前。「喏,衣服掀开。」
  「朵儿,我自己来啦!」他一脸无奈,面对她正经的神情,只能暗自叹气。
  她愈是正经严肃,他愈觉得羞愧……她一定不知道每次当她帮他上药时,他的脑中都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
  他可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耶!对他而言,她白嫩的小手在他胸前摸来摸去的,简直是种煎熬!
  这就是所谓的朵儿的诱惑。
  「少啰嗦!」她眯起眼,不听他的哀叫,动手扯开他的衣衫。
  「朵儿,朵儿~~」终究抵不过她的力气,他只能无奈的她扒开衣服,敞开结实的胸膛,一副任由她蹂躏的模样。「来吧!我认了。」
  他会咬牙忍住心中对她的蠢蠢欲动。
  手指沾上药膏,轻柔的在他的伤口上药——这道从锁骨蔓延到腹部的伤口又粗又丑陋,无论怎么擦似乎都无法消除。
  「只要每天擦,疤痕一定会消失的。」她满怀希望的说。
  罗宁乐很清楚这道疤痕是不可能消失的,但听到她愧疚的语气,也跟着点头。「嗯,朵儿每天这么用心的帮我上药,一定会消失的。」
  其实他一点都不在乎身上多了丑陋的疤痕,甚至还很自豪他用这道疤痕换回了华朵,可她总是感到很自责,这让他觉得很心疼。
  「对不起。」她忍住泪水,语气颤抖。
  「我说过不喜欢听到这句话!」大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我就是怕你会泪眼汪汪,才不想让你帮忙上药。」
  除了对她炙热的欲望外,也有这个理由啦!
  「对不……呃,我不说了。」她低着头,认真的帮他上药。
  他深吸一口气,感受她柔软的小手就在他的胸前恣意的来去游走,连耳根子都开始变红。「朵儿,我还是自己来。」抓住她的手指,红着脸挤出这句话。
  再继续摸下去,他会变成大色魔扑倒她的!
  她眨眼,一脸无辜。「为什么每次擦药,你的脸都会这么红?是身子不舒服吗?」这问题困扰她好久了。
  「不是。」他尴尬的摇头。
  「不是不舒服,那是为什么?」
  他叹气,大手揉着她的头。「朵儿,不要问,答案很可怕的。」说出来只会让他郁闷到想撞墙。
  他怎能让她积善成德他满脑子都是对她遐想呢?这、这太没形象了。
  她偏着头盯着他……答案到底是什么?
  「唉!朵儿,咱们快点成亲好不好?」双手掩面,不敢对上她清澈的双眼,他只能哀号。
  各路的英雄好汉、豪杰侠客统统出现在义庄的避暑胜地庄园中,看见多月以来总算养好伤的义凛公子现身,纷纷提出要求要罗宁乐交出华朵。
  罗宁乐坐在椅子上,看着在大厅中各个名门正派人士大声嚷嚷着,一抹无奈的笑意跃于嘴角。
  「各位都说完了吗?」他终于开口了,等现场安静下来又说:「可以换我说了吗?」
  众人一起点了头。
  「关于因黑狱剑而牺牲的英雄豪杰们,我也感到十分遗憾,还好事情总算结束,不会再有人为此而牺牲。」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本以为拜河的死,祈星教的灭亡可以平息众怒,一切已经过去,没想到是我想得太容易了。」
  「义凛公子,牺牲了这么多人,那个罪魁祸首也得付出代价吧?」
  他挑眉,「罪魁祸首?!」他的语气很平静,「原来拜河并不是罪魁祸首,华朵才是吗?我怎么记得华朵是被拜河所控制,是毫无意识的在杀人呢?」
  「就算是被控制,杀人就是杀人,事实是不能被抹来的!」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怒火,但很快就消失,继续挂着笑容,「我没有要抹杀事实啊!不过我有一点觉得很好奇,不论是替天行道,可是失手错杀,难道在场的各位都不曾杀过人吗?」
  此话一出,众人的脸色丕变。
  「义凛公子,这话……」
  「不曾杀过人吗?」打断他的话,罗宁乐轻声提问,眼见众人都噤口不语,不禁勾起嘴角。「看来大家都有啊!既然都有,各位有什么资格要华朵牺牲性命来赔罪呢?她也是个受害者,她受到的伤害并不比各位少,而且拜河已死,各位难道不能放下恩怨吗?
  放下仇恨并非易事,可不这样,又会害多少无辜的人再因此牺牲性命呢?
  「这、这……」义凛公子的态度还真是强硬,其中一名侠客不满的说:「义凛公子,这也算是武林中的事,老实说,我们对你过于保护华朵的行为深感不解,为了一个姑娘而与所有武林中人为敌,似乎有些不妥。」
  哼!罗宁乐的俊颜在瞬间变得阴沉——这些人有事就搬出义凛公子,来求他帮忙;没事就要他滚到一旁,不准他插手任何事?
  这个义凛公子当得还真是窝囊!
  「她不是普通姑娘。」看了众人一眼,他喊着,「朵儿!」
  话落,一道身影从里头走了出来,在走近罗宁乐身边,面对他伸过来的手,她犹豫了一下才握住。
  他们亲密的举动立刻引起现场一片哗然。
  「丈夫保护妻子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他挑眉,对他们目瞪口呆的神情感到满意极了。「华朵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从拜河的事尚未发生之前,我跟她就已认定了彼此;原以为我俩可以过着幸福又快乐的日子,谁知竟会碰到黑狱剑!」
  他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拼死救回我的妻子,现在又得新手将她推出去让大家审判吗?这对我来说未免太残忍了。」
  他哀凄的神情,怨叹的语气令众人听得鼻酸,当下不禁同情起义凛公子。
  「不过这位侠客说得对,我是义凛公子,不可任性妄为,做错事当然要付出代价。」他闭上眼,哀伤的说:「娘子的错,就由我这个做夫君的来承担吧!」
  「义凛公子这放是什么意思?」
  「我愿意代替华朵以死谢罪。」说完朝旁边招手。
  丁步立刻双手捧着剑出现,等待指示。
  众人惊呼,脸色大变,骇然说不出话;而坐在一旁的华朵也瞪大眼,猛摇头,正要开口时,小手突然被罗宁乐捏得好紧。
  蓦地,她想起罗宁乐之前叮咛她的话语——
  「无论我说什么都不要慌张,也不要开口,相信我就行了,明白吗?朵儿。」对上他真挚的眼眸,她听话的闭紧嘴巴。
  「这是什么话呢!」众人急忙摇头,不敢置信。
  「看来这惩罚对各位来说太刺激了。」罗宁乐偏头,目光闪烁。「其实还有另一个法子。」停顿一下,吊足他们的胃口。
  「义凛公子请说吧!」
  「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就表示我的能力不足,我实在是愧对义凛公子的头衔;为了向大家赔罪,我罗宁乐在此宣布退下义凛公子的位置以示负责。」
  众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觑,不断冒着冷汗——他们只是要华朵给个交代,可没想过要把义凛公子给逼下台啊?这、这会不会闹太大啦?何况罗宁乐不当义凛公子,对武林可是天大的损失耶!
  糟糕!这下该怎么办?
  这时,方才那位侠客率先开口,「罢了!义凛公子说得没错,拜河已死,不该再追究华朵的错误,我们应该要让仇恨过去,忙放下恩怨才对。」站起来摇头。「这事在下不追究了。」
  他的话一出,其他人也跟着出声赞同——
  「这位少侠说得对,我也不追究了。」
  「我也是。」
  「唉!大家都不追究,那我也……」
  所有人纷纷站起身,表达立场后一起走出庄园。
  「呃,不觉得我的提议很好吗?」罗宁乐皱眉,急忙出声,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大厅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唉!还以为能摆脱义凛公子的位置,可恶!」不满的碎碎念着。
  「少爷,你还是死心吧!」丁步笑着出声,他太清楚罗宁乐的心思。
  「啧,真麻烦。」他一副很无奈的模样。
  华朵终于出声,「别胡闹了。」
  「我很认真。」他多想抛弃义凛公子的头衔呀!天下人都不懂他的心愿啦!
  华朵抱住他,「宁乐,谢谢你。」她不会再对他说对不起,而改说谢谢——谢谢他拼命保护她,谢谢他如此深爱她,更谢谢他愿意留在她身边。
  他微笑,「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事了。」
  「是啊!」
  「朵儿,我们立刻启程回京城求我爹答应婚事。」
  「立刻?」太快了吧!
  「当然,我已是迫不及待了。」男人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
  一解决完武林纷争,罗宁乐立刻带着华朵回到京城义庄,一踏进大厅就看到罗父和罗母等待着。
  他二话不说先道歉,接着提起亲事,态度既诚恳、又认真。
  罗父的神情很复杂——他早已从丁叔那里听说罗宁乐与华朵的事,明白他的一片痴情,只是身为父亲不好拉下面子跟儿子和发,如今儿子先让步,他还坚持什么呢?
  「你确定要跟华姑娘成亲吗?不会后悔?」他看了华朵一眼,慎重的问。
  「爹,我非她不可,绝不后悔。」罗宁乐很坚定的说。
  「伯父,我会做宁乐的好妻子,求你答应我们的婚事。」
  罗父凝望他们许久,和妻子交换了眼神,「既然么坚决,为父还能说什么呢?好吧!」他点头答应了。
  「谢谢伯父。」华朵松了一口气,率先道谢。
  「爹、娘,谢谢。」罗宁乐握住华朵的手,与她相视而笑。
  从这一刻起,他们的婚事就此定下……同时义凛庄也陷入忙碌,开始着手准备义凛公子的喜事。
  终于在两个月后的某个良辰吉时,在众人的祝福下,这场隆重而盛大的婚事在京城热闹的举行。
  许多在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统统出现,不论是江湖人士或是名门后代都齐聚一个堂,纷纷向义凛公子祝贺、道喜。
  夜深了,罗宁乐被拉着敬酒好几巡后,总算摆脱了众人,踏进喜气洋洋的新房,见到心爱的新娘子。
  「吁!一群缠人的家伙。」他呼出一口气,甩头想甩去酒气,瞧见坐在床上的她,勾起嘴角。
  「朵儿。」掀开她头上的喜帕,呆呆的盯着眼前这张娇艳的容颜。「你好漂亮。」她害羞的低下头。
  她则是微笑回应,「你也是,很帅气。」他一直以来都很耀眼,大喜之日更是俊得她的心跳都快失控。
  他握住她的手,「你终于是我的妻子了。」语气好复杂,有种苦尽甘来的情绪涌上心头。
  「是啊!这不是梦,是真的。」
  他眯起眼,「朵儿,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边说边将手在她的嫁衣上游移。
  「宁乐,你先等一下,我们还没喝交杯酒呢!」急忙抓住他不安分的手指。
  「啊!还有这个。」暂时停手,从桌上端来两杯酒与她喝完交杯酒。「好了,继续。」
  「呃,宁乐……」她低下头,挑起眉。「会不会太快了?」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俊颜显得很无辜,「会吗?」大手仍旧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直接挑开她的衣襟,惹得她惊呼连连。
  「等、等一下……」她眨眼,只觉得脸红心跳。
  「我已经等太久,等不及了。」说完,唇已堵上她的,不让她有机会思考。
  「唔……嗯……」她无法阻止,也无法说话,被他直接扑倒。
  事实上,以她的力气,想抵抗的话,他早就被踹下床啦……她可是心甘情愿配合她的丈夫呢!
  小手搂住她的颈项,沉醉在他的深吻里——这个吻比起以往更加的缠绵、火辣……
  接着一个比一个更大胆的动作持续上演,她羞红了脸,却暗自期待着他的下一步。
  罗宁乐抱紧怀中的佳人,突然想起一件事。「朵儿。」
  「嗯?」她意乱情迷,呻吟出声。
  「你好像一直都没跟我说过那句话。」他亲吻着她的脸颊,嗓音沙哑的问着。
  「我……」那句话?!她眨眼,看着他心急的模样,不禁笑出声。「你想听吗?」
  「当然,我对你说过上千回,你却连一次说过,真不公平!」
  「呵。」他真像个孩子。「我说、我说。」凑近他的耳边,她轻声说:「我爱你,宁乐。」
  他听了感到万分欣喜,「我也是。」
  她主动吻上他的唇,让气氛又变得火热起来,继续着他们的新婚之夜——
  他褪去她身上的衣衫,当一具雪白无瑕的身子映入他的眼帘,他当下只能猛力的深呼吸,心跳早已失控。
  心中热切的欲望全都化为动作,于是他恣意在她的身上胡来!
  她的各种表情、情绪反应全都牵动着他的心思,让他失去理智……她可知道他早已为她痴狂啊!
  他们拥吻,紧抱着彼此,感受着这得来不易的爱情。
  对他们而言,甜蜜的日子才正要开始……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