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千金 第十章
  「睿儿!别和这人计较了!」慕容夫人眼见自己的儿子和别人打斗着,不禁担心地想要唤回慕容睿,可是现在的慕容睿正被昱翔激得战意正盛,如何听得见母亲的话呢?
  昱翔见到鱼儿已经上钩,虽然明的是和慕容睿对招着,但是却一步步、且战且退的将慕容睿渐渐的引到秋月亭来了。
  「臭小子!有种就别逃!」慕容睿见到昱翔这且战且逃的样子,心上有气出口也不饶人:「有胆量站着和我一较高下!」
  「你这小伙子口气还真不小!」昱翔笑着说道:「才说几句话而已你便气成这样,真是没啥耐性啊!」
  「你对我无礼却不道歉!」慕容睿将剑向昱翔刺来,但是不论他的剑势再如何绵密、严谨,都没有办法近昱翔的身,昱翔仍然是那般平心气和的模样,反观自己倒是气喘吁吁了。「你……你给我站住!我一定要杀了你!」
  「怎么?累了啊?」昱翔抬头望见秋月亭已在前方,他不能再和慕容睿在此打斗下去了。他转了话锋、变了态度说道:「慕容公子,昱翔得罪之处,请多多包涵!」话一说完,昱翔便闪入秋月亭中躲藏了起来。
  「昱翔——」湘涵见到自门外闪进来的一条白影,她便料定是昱翔已经引来慕容睿了;她柔声的唤着老鸨道:「嬷嬷,请你去将外面的公子请进来,好吗?」这位老鸨亦知道湘涵此次的行动,既然琉璃郡主都已经开口说请了,自己哪有不遵从的道理?「是!我即刻将那名贵公子请来!」
  「多谢嬷嬷了!」湘涵在房里头行礼道:「还请你务必将他带来,就说欧阳山庄的故人与他有事相商。」嬷嬷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出外寻找那名湘涵口中的「公子」.「臭小子!你给我出来!」慕容睿站在秋月亭的门口喊道:「躲进这种地方隐藏,算什么英雄好汉!」
  「公子啊!您为何一直待在这儿呢?」老鸨出来便见到打扮得极为光鲜的慕容睿正提着一把长剑站在门口破口大骂。「既然来到秋月亭,应该进入让姑娘们与你温存温存啊!」
  「这——您误会了!」慕容睿收起长剑对老鸨行了一揖道:「我只是追一个人追到这儿他突然不见了,并非是来——」
  「我明白、我明白!」老鸨摇摇手说道:「你是否看上我们哪位姑娘的姿色,特意来此寻找呢?来来来!让老嬷嬷我为你介绍吧!」说完,她拉着慕容睿便要往秋月亭走去。「先让你见见我们这边最出名的花魁吧!」

  「老嬷嬷!你真的误会了!」慕容睿甩开老鸨,「放开我好吗?我并非是来——」
  「公子!有位欧阳山庄的故人有事和你商谈。」老鸨小声地说道:「这是我那亲爱的女儿要我转达给你的。」
  「欧阳——」慕容睿一听到这个名字,魂都飞了一半。是翎霜吗?她不是已经投水自尽了吗?难道她真的没死?如果真是她,为何会沦落至如斯的风月场所呢?
  「女儿啊!该出来见客了!」老鸨引着慕容睿来到了秋月亭之后,便往里头的厢房呼唤着:「你要找的人,嬷嬷给你带来了!」
  「我明白了!嬷嬷,这没有您的事了。」湘涵娇声地说道:「您先下去吧!有事我会叫您的,我想和慕容公子单独谈心。」老鸨退下去之后,那房门的珠帘由二名女婢卷了起来,自里面步出一名绝丽的少女——如花瓣般的脸颊、加上那彷佛经过精雕细琢的灵秀五官、曼妙轻盈的身段只有一袭锦纱包着,透出了令人目眩的光芒!这人不是花魁碧霞——而是李湘涵。
  慕容睿见到这样混身散发着诱人气息的绝代佳人,心上不由地一跳,他脸红的问道:「姑娘你——你找在下何事?」
  「传言中,慕容公子为了一名欧阳山庄的遗孤,甘犯冒名顶替的罪名,进入唐庄中骗婚。」湘涵娇声地说道,一边说着、她的身躯也直往慕容睿靠近,以试验慕容睿的定力。「不知此事是否属实呢?慕容公子。」
  「你——姑娘请你尊重些!」慕容睿将湘涵轻轻推开,可是湘涵却顺势倒在慕容睿的身上:「你说啊——慕容公子!」
  「这……姑娘如何知情的呢?」慕容睿疑惑的问道,他将几乎已经是「黏」在自己身上的湘涵推开来。
  「我就是知道又如何!」一时间,湘涵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搪塞慕容睿的问题,只有再度撒娇道:「你告诉我嘛!是不是真的呢?」
  「是又如何呢?」慕容睿不否认的说道:「姑娘你和此事有关吗?」
  「当然啰!」湘涵说完,作势被椅子绊倒,整个人倒向慕容睿——
  慕容睿眼明手快,他见到湘涵分明是向自己扑来,他身子一侧;这下好玩了,湘涵因为落势太猛而脚踩了个空——
  「哎唷!」湘涵虽然是假意跌倒,但倒也真的让她的脚给扭伤了,这扭伤脚的痛楚令她短时间内站不起来,而且又兼刺痛不已,她不禁惊叫出声。「好疼!」
  「姑娘怎么了?」慕容睿原本以为她可以爬起来的,却没有想到她那汗珠一滴滴的滚落,而表情也甚为痛苦的模样,似乎不像是在开玩笑。
  「都是你害的啦!」湘涵索性赖在地上不起来,「你是不是存心害我跌倒呢?否则为什么不来扶我?」
  「姑娘——」慕容睿无奈的说道:「男女授受不亲啊!在下岂可冒犯姑娘呢?」湘涵听到慕容睿口出此言心上放心许多,看来他的确是一名正人君子,不过呢——他害自己跌倒,不再整整他哪行呢?
  「那你现在可以扶我起来吗?」湘涵娇柔的请求慕容睿,而慕容睿也深知方才是自己的过失,不得不将湘涵扶了起来。
  可是,没有想到湘涵竟然扒开了自己的外衣,然后扑倒在慕容睿的身上大声地喊着:「救命啊!有人想要非礼我啊!」湘涵边哭边叫着,让慕容睿一时慌了手脚。
  天啊——自已怎么这么倒霉去遇到这种女子呢?他硬是要将湘涵推开,可是湘涵趴在慕容睿的身上,死也不肯离开,而慕容睿无奈,但又不能对女孩子动粗。
  「慕容睿——」昱翔听到湘涵的叫唤声,赶忙跑过来一看,他见到这般情景,虽然明知是湘涵搞的鬼,但是还是气不过。昱翔扶起了湘涵之后,便重重地给了慕容睿一巴掌……
  湘涵见到昱翔为自己出头打慕容睿,她在一旁高兴得直拍手。虽然她不知道昱翔到底是为了什么把慕容睿打得鼻青脸肿的,但是,她总觉得自己方才跌倒时的楣气都消除了。不过,如果照这样打下去的话,慕容睿肯定会被昱翔打死。
  「昱翔——」湘涵见到慕容睿的伤已经东一块西一块的,自己方才的怒气也消了不少,便制止昱翔道:「住手了啦!你再这样打下去的话,慕容公子会被你给打死的。」湘涵走过去想要拉开他们二人,可是……她才走不到一步的时候,便又跌倒了——
  「你……」昱翔见到湘涵跌跤,他顾不得慕容睿,便即刻赶过来看看湘涵的情况。「你的脚怎么了?」
  「我没事啊!」湘涵忍着痛笑着说:「只是不小心被绊倒了而已。」
  「脚伸出来,我瞧瞧!」昱翔以命令的语气说道:「快点!」
  「不要!」湘涵才不愿意让别人看她的脚呢!「我没事的,你先把慕容公子扶起来吧!」
  「不用了!」慕容睿此时已经站了起来,现在的他理智也较为恢复,他向湘涵行了一揖道:「姑娘,方才我多有得罪,就此告辞。」
  「你给我站住!」湘涵厉声的命令道:「你这样就想要走了吗?」
  「难道姑娘还有事吗?」慕容睿头也不回地说道:「还是姑娘还想要演出一场闹剧呢?」
  「你——」昱翔见到慕容睿竟然对湘涵如此无礼,正要打过去的时候,被湘涵给挡了下来。
  「昱翔,你先出去吧!」湘涵挥挥手说道:「我有一些事情想要和慕容公子谈谈。」
  「可是——」昱翔不放心的看着慕容睿,他深怕以湘涵现在的这副模样,会引得慕容睿兽性大发。
  「放心吧!」湘涵笑着说道:「我在翠环山又不是白待的!更何况慕容公子的为人极为光明正大,你大可放心。我和他要谈些正经事,你不方便在一旁听吧!」
  「嗯!」昱翔笑了笑之后便退了出去。
  「姑娘,你究竟是什么身分?」慕容睿望着一脸正经的湘涵,此时他才发觉到这名少女身上散发着一股令人不可侵犯的贵气。
  他以直觉断定,这少女绝非寻常人,而且她又提及翠环山,这令他不由得想起下落不明的欧阳翎霜。
  「我嘛——」湘涵笑笑地拿出挂在颈上的「琉璃剑」,正式地表明身分道:「琉璃郡主李湘涵便是我啰!慕容兄!好久不见了。」
  「郡主」慕容睿简直吓傻了眼,为何自己迟迟没有察觉——这名行动奇特的少女便是那位整遍宫中贵夫人的琉璃郡主。其实早在她靠近自己的时候,自己便应该要察觉了,只是——天啊!莫非此次她要整的对象便是自己不成?
  「你这副打扮,又待在这种地方,你——」
  「我这些都是特地为了你。」湘涵一脸无辜的说道:「本来想撮合一位天仙佳人与你配对的,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狠心的让我跌了一跤。」她说罢晃了晃脚说道:「真是可恶!」
  「郡主,不劳你费心了!」慕容睿一听到结婚的事便无精打采的说道:「家母已经为我谈好亲事了。」
  「慕容睿!」湘涵不禁讶异道:「你已经忘了霜姊了?你想要另娶别的女子吗?难道你真是这么忘恩负义的人?」
  「郡主你方才说谁?」慕容睿一听到湘涵口中的「霜姊」忙追问道:「你说的「霜姊」可是欧阳翎霜吗?她真的还在世上?」
  「是啊!慕容兄,你的口德很差哦!动不动就咒人家死。」湘涵笑着说:「想不到你还记得那件事!我还以为一夜夫妻之后,你便忘了霜姊这个人了。慕容兄,你也真是的,有需要她的时候,百般的好话说尽,一旦利用完了之后,便将她忘得一干二净,你可真是厉害呢!」
  「我……那件事情过后,我一直想要和翎霜解释。」慕容睿低头说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翎霜她都一直躲着我,不愿意和我谈谈,所以我也没有办法。」
  「是吗?」湘涵笑着说道:「可是我听霜姊她不是这么说的哦——」
  「那她有跟你说什么吗?」慕容睿急着问道。
  「她是告诉我说,那天晚上你说了好多的甜言蜜语哄她开心,并且再三的保证你绝对不会伤害她,你是真的喜欢她。可是到了隔日的时候,你却又告诉她那时的话并非是你的真心话。」
  「这——」慕容睿此时才猛地知道,为何翎霜都不愿意听自己解释的原因了。「原来翎霜她并非是——」
  「霜姊并不是怪你轻薄!」湘涵笑着说道:「而是你对自己所说过的话不负责任。而且当她最危急的时候,你却正在谈论婚事。你可知道,当霜姊明白你当晚的行踪后,是多么的伤心吗?」
  「 我……当晚其实我最后还是到唐庄去了。」慕容睿低声说道:「可是却晚了一步,我到之时,只找到翎霜的外衣和鞋子罢了!当时我以为翎霜姑娘真的……」
  「那是当然的了!」湘涵拍手说道:「师父他早就将霜姊救到安全的地方去了,怎么可能让霜姊待在那可怕的地方呢?」
  「郡主,翎霜她……在何处呢?」慕容睿连忙问道:「虽然我曾经数度寻找翎霜但苦无收获,我实在太想她了,我也曾到翠环山欲请教萧师伯,但是不知为何,就是无法找到翠环山的入口,请你告诉我,要如何才能见到翎霜呢?」
  「要见霜姊不容易哦!」湘涵拍拍慕容睿的肩说道:「不久前我和昱翔正好待在翠环山中,也许是昱翔在山的附近布下了阵局吧!寻常人是无法得知翠环山的入口的。现在我问你一句话,你愿意娶霜姊吗?」
  「当然的!」慕容睿想也不想的说道:「今生今世我非翎霜不娶!」
  「那么柳莹莹呢?」湘涵促狭地笑着说道:「她可是令堂真正想要的媳妇哦!而且我不允许你娶二房,所以你考虑清楚吧!」
  「既然得知翎霜的下落。」慕容睿断然地说:「我誓必会和娘亲争取,我一定要娶翎霜姑娘为正妻。」
  「好!有志气!」湘涵用力一拍慕容睿的肩,「就冲着你这一句话,我就当你们这对牛郎织女的喜鹊吧!」
  「郡主有何妙计呢?」慕容睿见到湘涵一脸信心满满的模样,他心知湘涵已经藏有妙计。「可否告知在下呢?」
  「你附耳过来!」湘涵笑着在慕容睿耳边说道:「……如此这般,我包你娶得美娇娘。」
  「嗯!果然妙计!」慕容睿听完点点头说道:「不愧是皇上赐封的琉璃郡主。」
  「这么一来——」湘涵和慕容睿打着勾勾,笑着说道:「靖南王想不承认霜姊的身分也难了!你回去等我的消息,我会叫昱翔和你保持联系,若有什么情况的话,昱翔便立即通知你。」
  「好的!」慕容睿点头答应。
  「昱翔,我们也该离开了。」湘涵唤着站在房外的昱翔说道:「我们还有要事要办呢!」
  「郡主请留步——」慕容睿拿出一瓶小小黑色的瓶子说道:「这里头是专门医治扭伤的膏药,请你敷药再上路吧!在下先回王府去了。」
  「嗯!谢谢你啦!」湘涵笑着拿过慕容睿的小瓶子,慕容睿见状亦回了湘涵一笑便离开了。
  「你们谈了这么久,都在谈些什么呢?」昱翔等到慕容睿走了之后对湘涵问道:「为何这般神秘的说悄悄话?」
  「这是秘密啊!」湘涵笑得粲然:「是我和慕容公子二人之间的秘密哦!嘻嘻——」
  湘涵面授机宜给慕容睿之后,便回到家中,去找爹爹李纬,请求李纬收翎霜为义女。
  「爹!」湘涵苦苦的哀求道:「女儿求求您嘛!如果您答应收霜姊为义女的话,孩儿以后一定什么事都听您的。」
  「如果你的话能听的话——」少杰笑着说道:「那么太阳就打从西边出来了。」
  「哥!你不帮我求爹也就罢了!」湘涵恶狠很地瞪着少杰,「你怎么可以还在旁边说这些风凉话呢?」
  「我——我又没有说什么!」少杰一脸无辜的表情。
  「湘涵——」李纬开口问:「你为什么一定要我收欧阳翎霜为义女呢?她并非是——」
  「如果她是姓李的话,女儿就无需要爹您收她为义女了。」湘涵打断父亲的话接口说道:「就是因为她姓欧阳嘛!而且她对女儿来说就如同是亲姊姊一般的,您也知道自小孩儿便没有个姊妹可以一同玩耍,而且您不是常常要女儿像个大家闺秀吗?况且——您每次找来教导孩儿的都是一些啰唆的妇人,现在女儿好不容易找到这位情同姊妹又不失淑女风范的女子,她懂得好多哦!如果请她来教导孩儿的话,孩儿一定会尽力学习的。爹爹您难道不想要孩儿成为一位真正的郡主吗?」
  「这——」李纬被湘涵这几句话说得有些心动。「可是如果——我不是说欧阳姑娘不好!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了!」湘涵再度打断李纬的话,「反正我就是一定要爹爹您收霜姊为义女,否则的话,孩儿就离家出走,一辈子都不回来!反正爹爹都不疼女儿嘛!」
  「湘涵——」李纬实在拿这个调皮的女儿没法子,他叹了口气说道:「你要我收欧阳翎霜为义女,也应该要让我先见见她吧!」
  「好啊!」湘涵点头答应道:「那么就请爹爹明儿个随同孩儿前往翠环山吧!孩儿包准您一见到霜姊的时候,便会舍不得让她离开您了,说不定日后连孩儿都不看一眼了。」
  「瞧你说这是什么话?」李纬笑着说道。收欧阳翎霜为义女吗?也好!反正自己只有湘涵这么一个女儿似乎也嫌太少了。只是湘涵这娃儿真是单纯只为了找个玩伴和老师,就如此的大费周章吗?李纬可不敢太过于安心!这娃儿一定又在动什么歪脑筋了!
  隔日一大早,李纬便带着象征卫国公的权仗;由少杰、世杰二兄弟和湘涵陪伴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前往翠环山,欲见见那位湘涵所极力推举的女子——欧阳翎霜。
  当逸寒和柔云在茶亭上正喝着茶的时候,突然有人敲叩山门,并且人声喧哗——看来是有大批的人马上翠环山来了。
  「大哥,今日翠环山挺热闹的哦!」翎柔倒了杯茶,细酌之后说道:「您今天可有得忙了。」
  「忙的不是我!」逸寒彷佛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似的,他一派自若的说道:「是湘涵!」
  「哦?莫非是慕容家的人吗?」翎柔笑着说道。
  「不是!应该是卫国公的人马。」逸寒话一说完,便扯动机关打开了山门,让李纬等一行人进入翠环山。「未知公侯驾临,有失远迎,请卫国公见谅!」
  「不敢当!」李纬谦逊地说道:「小儿及小女都曾打扰清修,本就应该亲至此地向您致意的,只因公务繁忙,抽不开身,所以——」
  「别这么客气!」逸寒摆摆手说道:「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不知卫国公至此有何贵干呢?」
  「萧先生真是聪明人!」李纬笑着说道:「今日特来到翠环山,是因为小女湘涵和令高徒欧阳翎霜感情甚笃,所以向老夫提议要收令高徒为义女,今天特来此地,一方面是向您致意,另一方面——」
  「是要见见翎霜是吗?」逸寒笑着接口说道:「柔云,你去请翎霜出来吧!就说湘涵来访便是了。」
  「是!大哥!」柔云进入内室不久,便将已经打扮妥当的欧阳翎霜带出,众人一看经过打扮梳妆的欧阳翎霜,个个眼睛都直了——翎霜那灰色的发丝梳起了髻、并贴着羽状的饰品;身上穿着水蓝色的绣裙;脸上淡淡地上了色彩,比起素面时的她更显得光彩耀人。举手投足之间,那不凡气质流露无疑——真彷若深谷中的幽兰。
  「好一名天仙佳人啊!」少杰出口称赞道:「以后如果谁娶得这位佳人,可真是三生有幸啊!」
  「真是一位秀丽又端庄的女子。」李纬也赞不绝口:「湘涵的确没说错,真是一名大家风范的淑女。」
  「欧阳翎霜拜见伯父,以及各位。」翎霜婷婷袅袅的盈盈下拜。
  「要改口了!」少杰见到父亲似乎对翎霜感到很满意,便笑着对翎霜说道:「不能再称呼伯父了,应该要改称为」义父「才对。」
  「义父?」翎霜被弄得一头雾水。「为什么?」
  「因为霜姊你呀——」湘涵跑过来拉着翎霜的手说道:「便是我名正言顺的姊姊了哦!从现在开始,你便是卫国公府的郡主了!身分地位在小王爷之上,看谁还敢轻视你。」
  「这——」翎霜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成为卫国公府的郡主。
  「别发怔了!」湘涵推着翎霜说道:「快点去拜见义父啊!还呆站在那儿做什么呢?」
  「是啊!翎霜!」逸寒亦笑着说道:「你痛苦了前半生,自现在起你便要开始你幸福的下半生了。」
  「师父——」翎霜泪眼盈眶的说道:「您——」
  「翎霜,师父祝你幸福了!」逸寒笑着说道:「师父看了你十年了,这十年来,你一直是师父最乖巧的女弟子,师父就当你是自己的女儿一般的疼爱着。日后你到卫国公府,他们也会这么对你的。」
  「多谢师父——」翎霜跪地拜别萧逸寒,并由李纬手中接过象征郡主地位的玉佩。李纬见到翎霜接受玉佩之后,有感而发地说道:「当初皇上钦赐二块玉佩,要给郡主佩戴,然而我膝下却只有一名女儿,既然你已经接受了这象征郡主身分地位的玉佩,你便是我的女儿了!」
  「伯——义父!」翎霜感动得无以复加。「请受女儿三拜!」
  「哈哈哈——好好!」李纬见到自己多了这名乖巧柔顺的女儿,开心的笑了起来,「真是我的乖女儿,快起来吧!别这么多礼了!」
  「是——」翎霜叩完三个响头之后,便起身来。
  「那么——爹!」湘涵跑出来问李纬道:「霜姊是什么封号呢?虽然霜姊是您的义女,没有办法得到钦赐封号,但是每个郡主都有封号的,不是吗?」
  「不如这样吧!」逸寒开口说道:「如果卫国公不介意的话,就称呼翎霜为紫翎君吧!这是我替她取的别号。」
  「好啊!」李纬爽快地答应:「众人听着,日后欧阳翎霜郡主便称之为『紫翎君』,又名紫翎郡主。听到了吗?」
  「是!恭喜紫翎君!恭喜王爷!」众人们异口同声的祝贺着。
  正当翠环山众人等庆祝着李纬收了紫翎君这名义女的时候,靖南王府的人马也冲上了翠环山了。
  「今天翠环山还真是热闹非凡啊!」逸寒笑着说道:「众人不妨一探究竟吧!瞧瞧到底是何人闯入翠环山了!」
  「也好啊!」李纬说罢,牵着翎霜随同逸寒前往一观,而众侍卫们则是跟在王爷的身后保护着。
  「真准时啊!」湘涵走在最后头,她低声笑着说道:「这慕容睿可真是急着想要娶回美娇娘啊!做事这般精准!」
  「湘涵——」昱翔听到湘涵自言自语的说着,他问道:「莫非这便是你昨夜硬要我到靖南王府通知慕容睿今日之行的真正原因,这是你和慕容睿那日私语的结果。」
  「有吗?」湘涵东张西望的说道:「哪有什么结果呢?」
  「湘涵——」昱翔快被气炸了。
  当紫翎君他们一行人,来到了翠环山门口的时候,便见到一群兵马正追着一名骑马的青年。这名青年正是照着湘涵计划而来的慕容睿,此时他正向翠环山策马奔来。
  「睿儿——」慕容夫人急着叫唤道:「娘亲不再逼你迎娶莹莹便是了,你不要离开娘啊!你一人独自到翠环山去,叫娘如何放心呢?」
  「我不再相信娘亲的话了!」慕容睿边跑边叫道:「为了您上次的缘故,我置翎霜姑娘身陷险境而不顾,现在我得知她的下落了,我一定要和她在一起,就算是放弃小王爷的地位也无所谓。」
  「睿儿——欧阳翎霜那娃儿有什么好」慕容夫人和慕容睿对峙着,「她顶多是和你共度一宵罢了!大不了我们给她些银子便是了,你何必为了她和娘作对呢?人家莹莹可是名门闺秀,只有她才配得上你那高贵的身分。」
  「我才不管什么身分地位呢!」慕容睿跃下马来说道:「我不管翎霜是什么身分、我是什么地位,反正我就只要她陪我生生世世。」
  「你说这是什么话?」若瑄发怒道:「就凭欧阳翎霜那个身分低微的臭丫头……」
  「放肆!」原本站在一旁的少杰,听到这个穿着一品服色的夫人口口声声的骂着自己的义妹,便怒火中烧的说道:「胆敢出言不逊!你是何人?」
  「哼!我才要问你是什么人呢!」若瑄傲气凌人的说着,她并不明白这名和她谈话的青年便是卫国公李纬的公子——李少杰,她犹自不知死活的骂着:「你这无礼的小伙子,见到我靖南王夫人胆敢不下跪」
  「靖南王夫人?」少杰仰天大笑道:「就凭你那小小的头衔,也敢对我的义妹无礼,你的眼睛可得放亮点!」
  「那你又是何人?」若瑄反问少杰道。
  「我嘛——我是卫国公府的少爷李少杰。」少杰很神气的亮出名号。「而你口口声声骂着毫无身分地位的欧阳翎霜则是我的义妹,她可是卫国公府的紫翎郡主,你屈屈一名王侯夫人,竟然敢对卫国公府的郡主无礼,你说谁无礼呢?」
  「她不过是卫国公的义女罢了!」若瑄依然不松口的说道:「凭什么以郡主身分自居!」
  「哦?是吗?那么你瞧瞧这个。」湘涵取出翎霜手中的玉佩说道:「你该不会不认得这个钦赐的玉佩吧!慕容睿手上不是也有一块吗?只不过他手上的是小王爷身分的象征、而紫翎郡主手上的是公侯府郡主的象征,如此一比之下,你认为谁的身分低微呢?」
  「什么?」若瑄一见到湘涵拿出翎霜手上的玉佩时,她的脸色整个转青了;那可是当今皇上所赐予公侯宅邸的凤凰玉佩呀!拥有这个玉佩之人的身分地位可比皇族血统的公主,这可是她所惹不起的人啊!只不过数日的时间而已,为什么欧阳翎霜的身分……
  「靖南王夫人!」湘涵走到脸色惨白的若瑄面前说道:「以下冒上,身犯何罪你可知情?」
  「这……」若瑄见到身着郡主正式服装的湘涵,深知此女亦是高贵无比的人,不如向她求情吧!「是我有眼无珠,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哦?」湘涵笑着说道:「向我求情?你搞错对象了吧!你应该去求紫翎郡主才是。」
  「这……」若瑄听到要向欧阳翎霜低头,她犹疑了一下……
  「怎么?不想去啊!」湘涵笑着,然后俯身靠在若瑄的耳际小声地说道:「其实你可以叫慕容睿前往啊!郡主总不可能下手杀害自己的」婆婆「吧!」
  「这……好吧!」性命攸关,若瑄走近慕容睿说道:「睿儿!你——你不是说想要娶欧阳翎霜吗?现下她便在你的眼前,你还不去向她表白吗?」
  「真的」慕容睿喜出望外的说道:「娘亲答应了?」
  「嗯!」若瑄叹了口气,「是我不对,当初狗眼看人低,所以才会导致现在这般下场,请你去求求郡主,请她大人不计小人过。」
  「我会的。」慕容睿答应了之后,便走向翎霜,准备向她求婚。
  「翎霜姑娘——不!现在应该称呼你为紫翎郡主了!」慕容睿深深作了一揖说道:「也许现在对你来说,我已经是地位比你来得低的小王爷了,也不够资格向你求婚,但是,我还是只有一句话想问你。你愿意让我保护你吗?还有,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太喜欢你了。这些话想必你应该明白吧!」
  「慕容公子——」翎霜见到慕容睿这突如其来的求婚,她一时也不知要作何决定。
  「霜姊!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喔!」湘涵走到翎霜后面,拉着她的衣角说道:「如果放弃了,就没有下一次了。」
  「嗯——」翎霜听到湘涵的话,她至此方才明白,今日这一切的安排及巧合,都是湘涵的计谋,如果不是有湘涵的话,或许她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和慕容睿同结连理。她含着泪望着李纬,李纬点点头,她深深作了一揖后才转身对慕容睿娇羞地回答道:「多谢公子不弃。」慕容睿得到翎霜的应允,快乐的抱起翎霜说道:「经过了这几番的折磨,我终于可以娶到美娇娘了!」
  「公子,请将我放下来好吗?」翎霜红着脸儿说道:「这么多人,我们这样不太好吧!」
  「不!绝不!」慕容睿开怀的大笑道:「我要就此将你抱回靖南王府,与你拜堂成亲。」他话一说完,对李纬行了礼之后说道:「丈人在上,恕小婿日后再登堂拜访。」说完便跃身上马,慕容睿就此抱着翎霜回转王府去了。
  「湘涵——」李纬发觉到今天这事好像安排得太巧了些,八成是这娃儿搞的鬼。「湘涵,你给我出来!这事你给我好好地解释清楚。」
  「爹,不用叫了!」少杰笑弯腰了,「湘涵早就和昱翔溜掉了!」
  「什么——又给跑了!」李纬气得跳脚,「湘涵——」
  月色朦胧,夜凉如水。「公子,为什么你愿意娶我呢?是因为愧疚吗?」在一处静谧的湖边,翎霜突然问道。
  「不!」慕容睿摇头说道:「只因为当初我在悦来客栈见到你时便被你给吸引住了……」说罢,二人互相深吻着……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