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妾满堂飞 尾声
  “玄羲,快冷静下心神——”
  让我可以正大光明的保护你、照顾你,成为你的依靠,往后你再遇到任何困难,不必一个人苦苦承担,我会一肩挑起你的所有重担,只要你愿意相信我、愿意依赖我,我会让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且再也不会有任何烦恼。
  到底是谁?他想给予幸福的人,到底……是谁?
  清音……我的清音……
  “对了,清音!”
  原本遗忘的记忆在这一刻冲破迷障,重新回归脑海,苍衣少年的身形也立即出现改变,回复成二十五岁的成熟男子样貌。
  他终于抓回了自我,意识到现在是在梦境里,并非真实,在现实世界还有人正等着他回去,他一定得离开这里!
  闻人玄羲眼前的祝如山影像接着扭曲、淡化、消失,竹林内开始刮起大风,无数的竹叶在空中飞舞,随着盘旋在他幽周的风势,将他团团包围,让他哪里也去不得。
  “玄羲……”
  “清音!”闻人玄羲对着天空呐喊,“再等等我,清音!”
  他想要闯出旋风,但他只要一靠近风墙,就会被风墙内的竹叶刮痛身子,只能又退回原地。

  “何必出去?永远待在美梦里不是很好?这不是你原本最期待向往的生活?”一道分不出是男是女的奇怪嗓音回响在半空中,纳闷的问。
  “那已经是过去了,现在我有重要的东西必须守护,所以我一定要回去!”
  他对清音承诺过的,他要保护她、照顾她,成为她一辈子的依靠,有了这样的信念,过去的种种都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是未来,是有她陪伴的日子。
  之前的他之所以甘于遗世独立,那是因为他找不到可以倾注自己心意的目标,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找到自己留在红尘俗世中打滚的原因,不再有任何迟疑。
  那就是他心爱的女人,他想共度一生的,他的季清音!
  “这些对我来说已经不是美梦了,结束吧,全部都消失!”
  狂风骤乱,吹得闻人玄羲几乎要睁不开眼,四方的翠绿竹林开始灰暗下来,直至完全消失,成为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他感觉到双手传来难受的灼热感,拉起衣袖,发现双臂上泛着红光的咒文正一个字一个字的掉落,一脱离手臂,红光就即刻黯淡,隐没在黑暗当中。
  黑暗内的狂风继续奔腾,当他双手的咒文全都脱离后,整个人突然间往下猛力一坠,猝不及防,像是坠入无止境的黑洞。
  他不知自己到底坠落了多久,最后终于感觉到身子像是撞到地面,停了下来,原本的虚浮感尽数消失,全身变得好沉、好重,想动却没有任何力气。
  他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已经从梦境中苏醒,床旁的清音与师父一直紧握着他的手,师父始终闭眸念念有词,而清音是即刻发现他苏醒,眼眶瞬间泛红,开心的落下泪来。
  “玄羲!”她一边落泪,一边笑着轻抚他消瘦的脸颊,“太好了,你可终于醒过来了……”
  她刚才的声声呼唤,他都听到了吗?她盼了一个月,几乎盼得心力交瘁,终于见到他睁开双眼,不再是毫无反应的一直沉睡下去。
  所有的心酸苦痛全在这一刻消散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激动喜悦,彻底松下一口气。
  听到闻人玄羲已经苏醒,祝如山便停止念咒,睁开眼,脸上已经有些许薄汗,淡淡一笑,“你这个小子,可让不少人替你担心,终于甘心醒过来了?”
  “清音……师父……”他同样扬起一抹淡笑,虚弱的回答,“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苏醒过来的感觉真好,他又能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而不再只是孤独的待在竹林内,心房没有一个依归之处。
  他为她回来了,要与她相守、相伴、相爱一生,再也不会离去……
  闻人玄羲苏醒的事情,很快就传遍开来,众人莫不替他们开心,也庆幸他福大命大,能够顺利度过这场劫难。
  只不过他昏睡太久,消瘦下来的身子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因此这段日子他都在府内静养,也鲜少见客,除了——
  闻人白萦一得知五皇兄清醒,连忙赶来静王府,一看到他,也不管他身体还未恢复,就扑上来抱着他大哭,边哭还边自责,惹得众人又好笑又心疼。
  至于太子闻人玄卿对于害他和季清音身陷危险也颇为愧疚,下定决心必会找到证据,严厉处置伤害他们的人。不过他也知道经过这一次的事件,五弟对于朝廷之事想必更懒得多管,一心只想和妻儿安稳的过日子,既然如此,这些令人烦忧的国事,就无须让五弟知晓太多,他一人烦心即可。
  而祝如山难得来京城一趟,再加上徒儿的身子尚未痊愈,干脆就暂时在静王府内住下来,不急着离开。
  “你瞧,我不就早告诉过你了,等你哪一日遇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哪里还能继续心如止水下去,肯定春心一动,沉浸在情爱当中,乐不思蜀,恐怕连我这个师父都要给忘了。”
  他坐在桌边悠闲喝茶,还不时调佩徒儿几句,见到徒儿觅得好姻缘,还即将当父亲了,他这个师父当然高兴,也不枉费他当年好说歹说的将徒儿赶下山,才没错过这段姻缘。
  闻人玄羲坐在床上休养,听到师父的调侃,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加以反驳。
  的确,他很感激师父当年这他下山,要不然他不会遇到清音,不会明白爱一个人的酸甜苦辣,虽然过程有苦有甜,并非全然美好,但要是让他能有重来一次的选择机会,他还是会踏上这一条感情路,与清音结下生生世世的缘分。
  此时季清音领着丫鬟进到房内,见祝如山也在里头,即刻漾起笑意,尊敬的打招呼,“师父,这几日在府里住得还习惯吗?”
  “太舒服了,就怕在这儿再多待久一点,我就懒得离开,直接赖在这儿了。”
  他朗笑出声,起身准备离房,“既然你来了,我就到其它地方散步去,不打扰你们夫妻相处了。”
  祝如山离开后,丫鬟在将补汤放到桌上后也识相的退出房。
  季清音舀了一小碗汤,坐到床边,亲自喂他,“玄羲,来吧。”
  “我可以自己来。”他接过她手中的碗,不忍心她为了他而劳累,“你别总是只顾着我,也得好好照顾你自己。别忘了,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在苏醒之后,知道她怀有身孕,他同样开心不已,更是庆幸自己能够从恶梦咒中解脱,能陪伴她经历这一段怀孕的路程,不致缺席。
  季清音轻笑出声。“你放心,我现在的身子,有其它人帮忙顾着,大家都比我还要紧张。”
  因为是头一胎,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就怕有任何闪失,她什么都不必做,所有事情自有身旁的人帮她打点好,盯着她吃食,没有一顿漏掉的。
  闻人玄羲轻握住她的手,温柔浅笑,眼神一直落在她的娇颜上头,百看不腻,“母后派人传话过来,说头一个孩子都快出生了,我这座府里还连一个当家主母都没有,慢吞吞到她快看不下去了,你说,我该如何回答母后?”
  就算她不在意妻或妾的虚名,他还是希望能给她一个正式的名分,在皇室的女眷中也不会矮人一截。
  季清音当然明白他提这件事是什么意思,没有多想便回道:“你想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吧,我全都依你。”
  她不会离开他了,当然他想怎样都好,若是将她扶正能够除去他心中始终介意的事情,也能安抚他的不安,她为什么要拒绝?
  闻人玄羲欣喜一笑,即刻将她轻拥入怀,喜不自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绝不能反悔。”
  “当然,绝不反悔。”她柔顺的依偎在他怀里,漾着甜美的笑意,感到无比的幸福美满。
  过去的事情已经无须在意,最重要的是当下以及将来,而她相信,她能够与玄羲一同编织出美好的将来,不离不弃,这一生都不会改变。
  他们不需要虚幻的美梦,因为现在的他们就是最幸福的,是前所未有的满足、快乐……
  注:相关书籍推荐:
  1、宝贝二夫人之一《小妾满堂飞》;
  2、宝贝二夫人之二《三聘糟糠妻》;
  3、宝贝二夫人之三《二娘煮饭婆》。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