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聘糟糠妻 尾声
  一年后
  韩薰仪开的小餐馆内,座无虚席,客人进进出出的,让她财源滚滚,不过一年,她就不仅将开餐馆时赊贷的金钱还给左斯渊,还用赚的钱买了一间小而美的四合院,将她爹接来京城住,连照顾她多年的潘姨也一起接了过来,两个长辈目前也帮着她一起经营这家餐馆。
  “唉,看这人潮,你就算付上千金也难买回自称为糟糠妻的小丫头了。”左尚霖站在门外看着里面忙碌的韩薰仪,忍不住对着孙子道。
  “也是,她自己都赚大钱了,没丈夫,日子也能过,她还警告我说,若要来个无三不成礼的第三次下聘,聘礼可得好好琢磨琢磨,免得又被她退聘了。”左斯渊说得轻松,因为他已经有对策了。
  “这丫头怎么老是这么拗,不成,我跟她爹谈去。”他直接进门找站在柜台后方的一个长相斯文的中年人。
  那中年男子在看到女儿前去与左家酒坊来交货的何总管笑着交谈时,那双历尽风霜的老眼充满疼惜与愧疚。
  “我说韩老爹,你女儿到现在还不嫁给我孙子,简直太过分了嘛,我已经退让了,从两个妻妾,到只剩她一个孙媳妇人选,她还摆姿态?”
  韩老爹看着衣着华贵不俗的老太爷,“她不是那样的人,这丫头是那样善良,其实她大可不要我这个没尽过父职的爹,我也不敢有任何怨言,可她却处处替我想……过去,我没有支持她,现在,只要她做的决定,我都支持。”
  “算了、算了,我找另一个老太婆说去……”左尚霖气得吹胡子瞪眼。
  没想到,山上下来的人都很有“主见”。
  潘姨也说:“孩子的事,让孩子自己去解决嘛,反正你都有希儿这个曾孙了,看看我儿子——”她指了指开心招待客人的傻儿子,“我连媳妇儿在哪儿都不知道呢。”

  嗯,他好像有被安慰到,是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左尚霖顿悟的笑了。
  此刻,左斯渊已走到韩薰仪身边,看看何昆又看看心爱的人儿,“真是的,左家酒坊的事问我就成了,何必每回何总管来,你就问他一大堆问题?”
  还说呢!她粉脸羞红的瞪他一眼,“问何总管不必付出‘代价’,当然得多问点。”
  “那该怪谁?你一直不点头答应成亲,我就只能用商人的手腕要点福利了。”
  他也很可怜,好不好。
  面对这样的对话,何昆已经很习惯,笑着拱手,先行上了马车离去。
  这一对璧人随即避开餐馆内的客人,绕到后门,进到她专门用来做帐或小憩的房间,将门给上了栓后,他立即拥着她,汲取她身上的馨香,她也放松自己,轻轻依偎在他胸膛,感受此刻相依相偎的温馨。
  “又问到什么好情报了?”他笑问。这女人做生意竟做出兴趣来,而且还对酿酒有了兴趣!
  她甜甜一笑,“是问到了,像是酿酒时序多在晚秋及冬天,再来就是旧历的二月,宜寒不宜暖。”
  “还有?”他又问。
  “说左家酿酒的水是特别从易州、沧州运来的,因为易州的水清、而沧州的水虽浊,但河底有暗泉,水质特别,不过——”她离开他的怀抱,笑说:“他特别提醒我,来回运水的成本太高,而你特别在那里设了酒坊,就地生产,减少麻烦,不只如此,无锡的惠泉酒同样是因水闻名,所以你也在那里设了酒坊。”
  他明白了,有人没提供情报,而是在说好话。
  “左家酿的酒,不仅供应给皇家,也卖给富商名流、文人雅士,连一般百姓也喝得起的,左家酒坊能有如此规模,可全是你的功劳……”她笑看着卓尔不凡的他,“但我要说,要我也对你表现出无上的崇拜,那是绝无可能的,因为我不想你太高傲。”
  “无所谓,那种眼神太多,应声虫也太多,但像何昆那样的人还是可以多一些,”他笑看着她,“至于你,我就爱这样的你,诚实、坦白、率性。”
  他说他爱她?她眼眶微红。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古谚亦云,十年才能修得同船渡,百年才能修得共枕眠,如此深切的缘分发生在我们之间,你应该不忍心拒绝我的第三次求亲吧?”
  那张俊美的脸上,那双深邃眼眸里,有着令她无法忽视的深情,“但是求亲总要下聘吧?”她俏皮的反问。
  “我准备好了,也带在身上了。”他笑说。
  她一愣。他就一个人,哪有啥聘礼?
  “这是第三次下聘,但却是重复的聘礼。”他从袖口内,拿出第一次送给她的雕龙玉佩。
  韩薰仪一愣,“怎么可能?这块玉佩我明明卖掉了……”她好惊讶,见到代表两人回忆的玉佩,内心不禁一阵激荡,眼眶发热。
  “我派人到处去找,费时费力,好不好容易才找到,虽然给你的时候很匆忙,但是,那时的我和这时的我一样,绝对真心。”
  她眨眨泪眼,似乎捕捉到什么重要的话。
  “如果你答应了,我可否温习一下那天的事……”他俯身在她耳边说着八年前的那天,他是如何如何的爱她——
  她虽曾经因生气而脱口说出过往,却并未详述细节,他竟完全知晓,所以……所以……
  她眼眶湿润但嘴角含笑,“天啊,你记起来、记起来了?呜呜呜……”
  “是,在三个月前,一些片段画面猛地从我的脑海中跳了出来,慢慢的,画面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拼拼凑凑后,忽然就发现自己全想起来了,并不需要来一记狠狠的敲头或猛踹,知道吗?”说到后来,左斯渊还是有点恨得牙痒痒的。
  她忍不住噗哧一声的笑了出来,而下一瞬间,他的唇吻上了她带笑的樱唇,接下来,就如同分离的那一天,这个吻变得热烈而激狂,然后一点一滴、一寸一寸、完全仿照那一日,两人重温昔日的恩爱缠绵,春意浓浓,夜色也渐浓…
  注:相关书籍推荐:
  1、宝贝二夫人之一《小妾满堂飞》;
  2、宝贝二夫人之二《三聘糟糠妻》;
  3、宝贝二夫人之三《二娘煮饭婆》。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