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娘嫁到 终章
  他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气。
  她眼睛一亮,忍不住激动的说:“你那营生不做了?”
  他笑着点了点头,没说因为那些伤,他也没办法再做了。
  阮龄娥笑得开怀,装得有些委屈的点了点头,“那……好吧,只不过这每个月赚的银两可不多,要知道我们也才刚开张而已。”
  孙绍鑫呵呵笑了几声后,装出一脸正经的说着,“明白,我只不过要碗饭吃不会花太多的,不过我还希望以后能够每晚抱着老板娘一起睡……”
  他这最后一句话是轻声附在她耳边说的,那不着调的话让她忍不住红了脸,随即不停的槌打着他,嘴里也不断的娇斥着,“不正经!”
  “嘿!我可没有不正经,这可是我最大的愿望了。来来来,老板娘让我唱首歌给你听,只愿与美人常相守啊,你来做饭我来守……”
  他不正经的唱着,她则是又羞又恼的不断躲避,两人的玩闹声慢慢的被越来越热闹的人声盖了过去,而那不断散发的食物香气就像是他们期待的新生活般美好他们的爱平凡而简单,却永远能够牵着彼此的手,享受幸福。
  几年后,在一处有着花园的小宅子里,孙绍鑫一个人在花园里东绕西绕,不时还抬头看看那关闭的房门,只觉得脑门全都是汗,在看到一盆盆血水不断从里头送出来,更是觉得脚软。
  从阮龄娥进了产房到现在,已迈入堂堂第二天,这一天一夜里,不只她在产房里痛得恨不得量过去,就是孙绍鑫这见过血的人也为从她身上留下那一盆盆的血水心痛,恨不得踹开那道门,直接冲到她身边去。
  产房里,阮龄娥咬着一条帕子,小脸痛得几乎都没有了血色,那帕子也因为她咬得太用力而染上自她嘴里渗出的点点血丝,一边来帮忙的稳婆还有郭大婶子都不断的朝她喊话,要她坚持下去。

  “这产道也开得太慢了,孩子不好落啊!”
  极有经验的稳婆有些担忧的皱眉说着,“把人搀起来走走吧,走走说不定就好生了!”
  郭大婶子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只是看着阮龄娥就是怀了孕也没丰腴多少的身子,又看到她那大得出奇的肚子,心底忍不住怀疑她都疼了这么久了,还有办法起身走走吗?
  阮龄娥听到稳婆这么说,别的都没说,只说了两句,“把那挺气的人篸给我含着,我走!”
  孩子在肚里太久不好这一点她是知道的,她也急着想把孩子生下来,现在有任何办法她都愿意去试一试。
  屋子里除了稳婆和郭大婶子,还有一个是阮龄娥后来买的一个小丫头,那小丫头见那一堆的血水本有些脚软,这时候听到这话,就是再怕也强撑着上前去搀阮龄娥起身。
  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给汗打湿了好几次,仍忍着不适,她咬牙让郭大婶子和那小丫头给撑了起来,然后不断绕着内室走。
  里头突然没了声音,也没见盆子送出来,孙绍鑫慌了,忍不住拍门喊着,“娘子、娘子!妳怎么没声音了?妳痛就叫啊!”
  里面一片静默,因为阮龄娥这时候尴尬得都抬不起头了,更羞得不敢去看稳婆还有郭大婶子那偷笑的表情,她只推了推丫头。
  “去让他闭嘴,说我没事呢!”
  丫头领命,小跑步到了门边,轻轻开了门,探出头来,“老爷,夫人让您别喊了,她没事呢!”
  说完,不等他有什么反应,马上又把门给关了。
  孙绍鑫听了丫头的话却一点都没被安慰到,只觉得她一定是疼得说不出话,才让一个丫头来传的。
  一这么想,他马上又拍起门板,“娘子、娘子!妳若疼得说不出话来就别忍着啊!我知道妳让丫头来传话定是因为肚子痛得受不了,可妳得喊喊我才知道妳的状况啊。”
  阮龄娥发誓,等她生完孩子之后,一定要先痛扁孙绍鑫一顿,因为他在外头乱喊,里头的稳婆还有郭大婶子都从偷笑变为明目张胆的大笑了啊,这让她怎么办啊!。
  这次她不敢再让丫头去传话,谁知道他又会说出什么来,于是她忍着痛,好不容易鼓足中气后便大声的喊着——
  “我若现在就大喊大叫的,等等怎么生孩子啊!你随便找个地方去吧,别来闹我了!”
  那稳婆听这小夫妻一问一答的,差点笑弯了腰,“哎哟,我这老婆子替那么多人接生过,就只遇过那种骂相公不在身边的,还真没看过赶着相公离开的!”
  “好好好,妳别生气,我就在外面等,哪里也不去!”孙绍鑫仍在门外吼叫着,顿了顿,又补喊了一句,“娘子,要是真的疼得受不了,妳就叫吧,可别强忍着!”
  他可是知道她有多能忍的,但是忍那些做什么?他宁可她像别人家的妻子一样骂个痛快,他也好过一点。
  阮龄娥真的想骂人了,但是肚子突然一阵剧烈疼痛,让她陡地软了脚,差点就坐到地上。
  “啊……”她忍不住低声呻吟着。
  本来在外头有些放松的孙绍鑫一听见那细微的呻吟声,忍不住又想拍门,但一想到拍门之后就更听不见里头的声音,也就强忍了下来,只是整个人改贴在门板上,恨不得那耳朵能够穿过门板,能马上听到里面的动静。
  店小二和阮龄年一收了店就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谁知一进院子就看到孙绍鑫用奇怪的姿势趴在门板上,顿时傻眼得不知道该怎么和他打声招呼,问问看里头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说外头三个人怎么沟通,里头的阮龄娥好不容易被三个人给撞上床时,只觉得肚子痛得与之前完全不同,那产婆摸了摸她的下体,严肃着说:“已经见头了,快!准备好剪子还有热水!”
  郭大婶子忙着准备东西,那稳婆则是看着阮龄娥说着,“好了,接下来听我的指示去做!吸气,用力吐气,再来一次!”
  阮龄娥第一次觉得自己像只离水的青蛙,不停重重的吸气吐气,每一次都带动肚子,只觉更加的疼痛,她的眼泪都快要和汗水一起流了出。来。
  稳婆忽然加大了音量,“好了!快!要出来了!用力——”
  “啊——”
  她一声惨叫,让郭大婶子、丫头和屋外的三个男人通通都吓了一大跳,尤其是孙绍鑫,几乎都要踹门而入了。
  店小二和阮龄年对视了一眼,不敢相信那个看起来娇弱的阮龄娥竟能够发出那样大的惨叫声,纷纷都咽了咽口水,同样集中精神看着那关起来的门板。
  “哇——哇——”
  突然,一道响亮的哭声响彻了这座小宅子,孙绍鑫等不及里头的人出来报信,就想自己踹开了门进去。
  然而,就在他准备实行踹门这个动作时,郭大婶子笑咪咪的抱了个红包裹出来。
  “恭喜恭喜,是个大胖小子……”
  没等她把话说完,就见孙绍鑫人已经冲了进去,让郭大婶子抱着孩子猛跺脚。
  屋里的稳婆见他闯入,急道:“哎哟,快快出去!还不能进来!这产房……”
  孙绍鑫无赖的说道:“我都已经进来了,就让我待着吧!”
  他坐到床边,看着一脸苍白又冒着汗的阮龄娥正闭眼休息,心疼地抚着她的颊。
  那稳婆看拦也拦不住,就随便他去了,径自带着那小丫头收拾这满屋子的血污脏乱。
  “妳还好吧?”他小心的看着她问。
  阮龄娥虚弱的睁开眼,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我忍不住想进来看看妳。”他深情的说着,一边用手温柔的撩开她额上凌乱的发丝。
  “女人生孩子有什么好看的?”
  “是妳就好看。”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就在阮龄娥慢慢闭上眼准备休息时,一阵剧痛传来,她忍不住又睁大了眼,双手捧着肚子,开始呻吟。
  孙绍鑫一见不对,马上对着那稳婆大喊,“快!我娘子又肚子痛了!”
  那稳婆一听到声音马上又绕了回来,翻开被子,于往她下体一摸,连忙站起身喊着,“小丫头!快把热水给端回来,还有剪子帕子也都拿回来!孙家夫人这肚子里还有一个!”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孙绍鑫在一边慌得直问同一句话。
  稳婆被吵得烦了,忍不住推了他一把,让他差点撞到后头正端热水来的小丫头。
  郭大嬉子把孩子包好放到一边的床上,一听阮龄娥似乎有些不对,连忙又净了手过来帮忙,正巧就看见他差点拦了那小丫头的路又翻倒热水。
  “唉,做什么在这里挡路啊!赶紧走!”
  孙绍鑫怎么可能三言两语就这样被赶走,他死死巴住床板,一手让阮龄娥握着,一边喊道:“我不走!我就是不走!”
  郭大婶子也懒得理这死皮赖脸的,没好气的哼着,“现在不走,一会儿就别怕得说不出话来!”
  稳婆看了下,发现里头这个已经入了盆,很快就能出来了,连忙又对阮龄娥喊了声,“好了,就是这样!吸气!用力!”
  又过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孙绍鑫就看到一个沾着血红,正挥舞着四肢的娃娃被稳婆给抱了出来,顿时只觉得头晕目眩、手抖脚软,好不容易转头看着也正在看着他的阮龄娥,他苍白着脸,勉强笑着,“娘子妳辛苦了……我、我们又有了一个……咦?是女儿还是儿子我去看……”
  话还没说完,他整个人往后倒在地上,那头撞到地的声音清脆响亮,让一边帮忙的丫头吓了一大跳。
  郭大婶子撇了撇嘴,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又忍不住好笑,“也真是奇了!两个孩子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顾着自己的娘子,还真是我第一次看见把娘子看得比孩子还要重要的。”
  稳婆笑着接话,“这才是亲亲爱爱的夫妻呢!我看这孙家少爷以前还被说是败家子的,现在看来不管是不是败家子,爱护娘子这件事是绝对没错的!”
  阮龄娥断断续续的听着她们说话,最后还是因为用力过度,忍不住昏睡了过去。
  等到她再次醒了过来,身上的脏污已被人给清理好,两个孩子也包好了襁褓,皆一脸安然的睡在她身边,她微微侧身看着孩子,才发现孙绍鑫也趴在床沿处沉睡。
  此刻,夕阳轻轻洒落进房,揉碎了一地的金光,阮龄娥满足的看着身边的孩子和相公,想到刚刚生产时孙绍鑫那紧张的模样,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满足而幸福的微笑。
  这或许就是她想要的幸福,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注:相关书籍推荐:
  1、一门好媳妇之一《厨娘嫁到》;
  2、一门好媳妇之二《掌柜嫁到》;
  3、一门好媳妇之三《丫鬟嫁到》。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