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游戏 尾声
  江雨欢怔怔地目送父母离去。房内一片幽静,就连她最宠爱的猫咪也不知溜哪儿去了,只留她孤伶伶地独守香闺,还有怀里这本日记。
  她颤着手指,抚过那么蓝色的书皮。这么色,确实是他喜欢的。
  么何他会请她父母将这本日记烧给她呢?这里头是否藏了什么无法言说的秘密?
  她恍惚地盯着封面,许久,许久,一直无法鼓起勇气打开—
  5月7日,睛。
  我遇见一个女孩。
  很爱笑的女孩,笑起来两颊有小小的酒窝,很甜。
  不知道她么什么笑得那么开心?
  一般人不会在走在喷水池边上的时候,还那么蹦蹦跳跳的,然后跌进水里,还嘻嘻哈哈地笑吧?
  她的朋友骂她发神经,她说心情不好的时候泡泡水最幸福了。
  奇怪的女孩。

  5月11日,晴。
  原来她叫江善庭,是我们公司董事长的独生女。
  千金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地长大,不过个性还不坏,有点任性,但不难相处。
  看得出来她很喜欢我。
  7月7日,阵雨。
  要追求她实在太简单了,只要照着教科书步骤去做,她的反应完全在意料当中,老实说有点无趣。
  晚上送她回家,下雨了,在伞下吻了她,她的唇软软的,很甜。
  11月13日,有雾。
  诗诗说她不能理解我怎么受得了那么无聊的女生?太单纯天真,一眼就看透,没一点挑战性。
  其实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或许是因么我打定了王意要成么江家女婿。人要追求什么,总是要有点牺牲。
  11月24日,雨。
  江善庭是个很好哄的女孩,请她吃顿亲手做的烛光晚餐,带她去高高的圣诞树下拍照,她就感动得掉眼泪。
  傻丫头!有时候真不晓得拿她怎么办好?
  她让我觉得自己很恶劣。
  1月27日,晴。
  善庭帮我过生日。
  自从十岁那年爸妈去世后,我再也没过过生日了。这不是值得庆祝的日子,我跟诗诗都很痛恨自己的出生。
  可是那傻丫头坚持要替我过生日,还亲手做了个蛋糕,她做的蛋糕外观真的很丑,奶油都塌了。
  但是,很好吃。
  她一直吵着要我许愿,拿她没辙,我只好许了。
  第一个愿望,希望董事长交办我的新任务,能圆满达成。
  第二个愿望,希望公司今年业绩能超标。
  她大发娇镇,说我许的愿都跟工作有关,好杀风景,要我在心里暗暗许一个特别的愿望。
  我想了很久,只想到一个—
  希望能常常看到她有酒窝的笑容。
  4月14日,阵雨。
  诗诗来日本找我,善庭也来了,我不确定善庭是不是看见我跟诗诗在一起,她又哭又闹的,有点奇怪。
  不能让她发现我接近她的居心,我怕她会跟我分手。
  该是向她求婚的时候了。
  4月15日,晴。
  善庭接受了我的求婚,把她的清白之身给了我。
  我想我以后会有报应。
  4月20日,雨。
  善庭死了?!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她不可能死,该死的人是我!
  是我!
  4月30日,晴。
  善庭的葬礼。
  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听说她出车祸时,车体发生了爆炸,她身体受到严重灼伤,当晚,他们便决定将她火葬。
  么什么连最后一面也不让我见?么什么他们能那么狠,就让她孤孤单单地到另一个世界?
  至少让我看看她,我有好多话要跟她说,我欠她一个道歉—不对,我有什么资格跟她说抱歉?我是罪人,不配得到她的原谅。
  幸好她死去的时候,以么我是真心爱她的,我不敢想象如果她知道真相……
  对不起,善庭,对不起。
  如果时间能重来,我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宁愿一开始就不要接近你,或许这悲惨的事就不会发生在你身上。
  我是不祥之人,我爸、我妈,还有你,所有跟我最亲近的人都死了,我这人身上一定有某种诅咒。
  我现在知道了,什么生日愿望都是假的,这世界是残酷的,否则老天爷不会这样狠狠打击我!
  我再也看不到她的笑容了,再也看不到了……
  我恨我自己!
  5月7日,阴雨。
  去年的今天,我遇见她,今年这天,她已不在。
  原来失去一个人,是这样的滋味。常常我会以么自己听见她的声音,看见她的影子,一回头,什么也没有。
  她已经完全在我的生活里消失了,要到什么时候,我才会彻底觉悟这一点?
  下了一整天的雨,失去她,好像连阳光也不见了。
  我讨厌雨。
  雨,绵绵地落着。
  机场大厅,人来人往,狄在风在柜台划好位,挂了行李,信步走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
  又是这阴郁灰暗的天气,跟他以么她去世那天一样。
  只是那天,他心痛欲狂,今日,唯有淡淡离愁。
  虽然不能留她在身边,虽然或许再也没机会见她,但至少他知道,她依然在这世上某个角落好好活着,她的家人朋友会逗她笑,有一天,会有某个男人给她幸福。
  这就够了。
  他祈愿她幸福,愿她颊畔永远有甜蜜的酒窝飞舞,愿她快快乐乐、开开心心。
  她是适合如此愉悦开朗地活着的,只要没有他这么个坏男人骚扰她、伤害她。
  只要他离开了,她便能变回从前那个江善庭,无忧无虑的江善庭。
  只要他离开就好……
  「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他喃喃自语,最后依恋地瞧了迷蒙的雨景一眼,缓缓旋身。
  这一走,也不知何时能再回到台湾,即便他做好了心理准备,一颗心还是悬着,舍不得。
  舍不得这从小孕育他成长的岛屿,舍不得曾在此点点滴滴的回忆,舍不得她。
  最最舍不下的就是她,偏偏最必须舍下的也是她。
  狄在风深深叹息,取出口袋里的机票与护照,准备入关。
  他站上电动手扶梯,向上移动,忽地,身后传来一声呼唤。
  「狄在风!」
  他震了雳。这声音太熟悉,莫非是……
  他旁徨地回首,视线下落,眼瞳映入一道聘婷倩影,是她。
  「善庭?!」他不敢相信。
  她像是一路匆匆跑来的,娇喘细细,颊染霞色,身旁还站着沈继宗,显然是他开车送她来机场的。
  「快去吧。」沈继宗推了推她。
  她这才很不好意思似地踏上手扶梯。
  他站在梯顶等着她,心韵随着她一级一级地接近,一下一下地震颤,渐趋狂野。
  两人四目相凝,他在她眼里看见清楚的泪光,于是他的眼眸也酸痛了,心海波涛汹涌。
  终于,她在他面前落定,亭亭玉立,风姿楚楚。
  「你来送我的吗?」他哑声问。
  她摇摇头,定定地凝望他,含泪而笑,那笑,好美、好淡雅,柔情似水。
  他蓦地恍然大悟。
  她不是来送他的,是来留他的!
  「你……肯原谅我了吗?」他嗓音发颤。
  她浅浅地笑,剔透的泪珠落下,映着小巧可爱的酒窝口
  「那就要看你接下来怎么做了。」
  他心弦牵紧,再也克制不住,展臂与她深情相拥。
  这一刻,无须任何言语,心意相通,便是最完美无瑕的幸福。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dbbb.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