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床上的答应 第四十章
  「我都活过来啦,那些什么狗屁心愿,就当是脑袋不清楚时说的话,做不得数的!」曹默默抓着裙摆逃命,毫无王后的样子。
  「可王上茶具都备好了,就等您过去啊,您不去,那茶谁喝?」
  「谁爱喝谁喝去,我死也不喝!」
  「可王上是为您沏的,您不能辜负……」
  「告诉王上,我说谎,我后悔了,他沏的茶难喝死了,我绝不奉陪!」
  「到底有多难喝,让你打死不喝?还不给朕过来!」某人亲自来逮人了。
  她一吓,差点跌跤,幸亏某人眼捷手快,接得正着。
  「成天就像兔子一样跳跳跳,都有孕在身了,万一出了什么差池,你有脸见人吗?瞧不自缢向臣民谢罪能了事吗?」他教训她。
  这么一说让她冷汗直流,她有三个月身孕了,肚子里的孩子是全民的期盼、天下的依归、弦月的未来,她身负重任,万一有个闪失,她真得以死谢罪,否则不能平息民怒。
  他用自己的龙袍袖子,帮她擦去额上的汗。「你给朕安分点,别出娄子,不然朕有你好看!」他恶狠狠地警告。
  她不敢回嘴,只得呵呵干笑点头,「是是是……」

  「哼,真不懂,朕的茶是毒药吗?这可是岭南进贡来的上好茶叶沏出来的,居然还嫌弃?」他边为她擦汗边道。
  曹默默拧了眉,她也觉得奇怪啊,怎么这样顶级名贵的茶让他沏来会这么令人难以下咽?
  不过这白目的话,她可不敢说出来,只让骨碌碌的眼珠子低低垂下,像是正在认错反省。
  他果然没再继续骂下去。「既然你不想喝,那便算了,等孩子生了再喝,反正这茶朕随时可以为你沏,你这「遗愿」朕总有一日会替你达成的。」
  她瞪大了水亮明眸,想批评或澄清又不敢说,表情尴尬转折,最后只能抓耳挠腮,模样真是笔墨难以形容。
  冶策似笑非笑地瞅着她,犀利的黑眸藏着宠溺。
  「怎么,有话要说?」他托起她尖尖的下巴问。大家都说他的王后美,五官精致,更是少见的纤细美人,但他却怀念她丰润饱满,胖乎乎、肥嫩嫩的时候,那抱起来多有质感,舒服得教人舍不得放手,可自从她解去藻毒后,便恢复正常,身子变得皮包骨,让他怎么摸来就是少些滋味,如今怀孕了,他一心想喂胖她,不过成果也不彰,如果能够,他真希望在她身上再养只食虫,好恢复她那圆滚滚的美妙身材。
  「没话说的……」这时她哪敢再说什么。
  半年前她以为自己死定了,遗言说出想再喝他沏的茶,那实在是七月半的鸭子不知死活,如今简直悔青肠子了。
  「父皇与母后今日会悄悄回宫探咱们,得知你有孕,两人应该欢欣得很,尤其是母后,她一直遗憾不能再为父皇多生几个孩子,这会就要有孩孙可抱了,瞧她不笑得阖不了嘴。」父皇与母后已过惯闲云野鹤的生活,此次回来并不想惊动众人,目的只是想探探媳妇以及未出世的孙子,之后他们就又要继续云游去,过足他们两人清幽的日子。
  过去,他被父皇苦荼,后来得知父皇是为了训练他接位,好早日带着母后离开享清福,因此让他气得迁怒红颜,从此爱江山不爱美人,对女人避如蛇蝎,可如今,自己依然被女人套牢,难道这真是冶家男子的宿命吗?
  再瞧瞧自己女人微微隆起的肚子,最好这胎就一举得男,那么……哼,他也要学父皇一样,好好给他栽培教育教育,将来轮到自己媳妇熬成婆,再带着娘子逍遥去!
  「臣妾能活下,还能顺利为您怀上孩子,这都是母后的功劳,见到她我得当面谢恩才行。」听见大帝与世后要回来,曹默默立刻兴奋的说,不过瞧见他瞧她肚子的眼光带着杀气,不禁心里一毛,抱着小腹往后轻挪了一步去,有了不祥的预感。
  这人是在打什么主意?不会也想荼毒自己的亲儿吧?
  「嗯,这次连朕也要好好感激母后了,多亏了她的解药,才能救你一命。」他由姑母口中得知母后也中过藻毒,去书询问母后解毒法,谁知母后竟然怪他怎不早问她,原来她有解药。
  当年在弦月的立后大典上,她遭宿星王子癸天星下药掳去宿星想逼娶她,后来获得解药解毒,人也随即被父皇出兵夺回,之后宿星王为弥补儿子犯下的过错,将当初王子为讨好她赠予的大批宝物,全数命人送来弦月给她,而这其中就有藻毒的解药。
  而随着宿星王族灭亡,她以为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使用藻毒了,这瓶解药便一直被收藏在月华殿的密室里,待她告知他后,他立即去取出,带去默默身边,喂她服下,终于捡回她一条命。
  说起这个,曹默默不住瞪视他。这人真是可恶,那日在桃花林里明明他已经喂食她解药了,她这才能清醒过来说话,但他却还让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两人是最后相见,生死诀别,害她心情悲酸得很,哭得眼泪簌簌、凄凄楚楚,却哪里知道自己白哭了。
  事后虽恼,但小命都捡回来了,还能怪他吗?
  而且这家伙虽说疼她,平常也忍她,但当恼怒的时候也很吓人,骂她不嘴软,自己这说穿了,就是惧夫,他脸一拉下她就怕了,溜逃第一名,没用得哪敢啰唆什么。
  唉,她大概是弦月史上最窝囊的王后吧,她多羡慕婆婆啊,在弦月有权有势,丈夫又听她的,这等驭夫术,等见到婆婆自己可得记得好好讨教,学个几招,日后傍身,必要时当成救命锦囊用。
  「你在想什么呢?」冶策阴森森的问,睨她的眼光带着不容造反的警告。
  这股寒气灌得她冷得直发抖。「没想什么、没想什么……呃,王上,臣妾突然想起一件事,说是女人不能议政,可女人能议「家政」吧?臣妾想,时代不同了,三妻四妾不合时宜了,是不是也该规定大臣们不得纳妾,以保家和万事兴……」她勾起他的手臂往下弦宫去,一脸的讨好涎笑。
  「禁止纳妾?这不让他们立刻「家变」,这哪来家和万事兴?」
  「欸,革新都有阵痛期,家变之后就能兴家了,只要过了这关,自然就万事太平,咱们家不也这样……」
  「哪是这样,朕可没纳其它嫔妃。」他哼声,任由她拉着走。
  「就是说嘛,你可是最好的典范,自己都以身作则了,大臣们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到了下弦宫,她拉着他往大床上坐,清亮带点诡计的眼瞳笑意盈盈地诱惑着他。
  「嗯,是有点道理……」拥过她秾纤合度的身子,她这媚态对他向来受用,倾身朝她细白的颈项上吻了上去,之后自是发生令人脸红心跳的事,小全子早知情知趣的不知闪哪去了,晚霞两姊妹以及一干在下弦宫伺候的宫女,也不敢妨碍两人发展发乎情之事,识趣的也全跑光光。
  两人一番纒缠绵绵后,她趴在他身上,贼贼地在他胸口上画圈圈。「王上,你说方才臣妾的提议可好?不如发个「禁妾令」如何?」
  他身子满足后,心情放松的闭目养神,「嗯……」
  「嗯的意思是?」目的快达到,她兴奋的问。
  「意思是,以其昭昭,致人昏昏的枕边风不可取,朕不是昏君,帝王不能让女人牵着鼻子走,你的提议朕会记上心头,此事,再议!」这就是拒绝了。
  曹默默愕然。这不是白白被睡了?
  「你……」
  「怎么,这会床也上了,事儿也做了,你还不满意?」
  「我……」
  「这‘禁妾令’朕是不可能发布的,不过,你若私下想对朕下这道王后懿旨,朕可以考虑接旨,但这就得瞧你这次怎么表现了!」他再度覆上她的身子。
  可恶!这奸诈小人,就知占她便宜、欺她善良!
  她气得想骂人,却被他吻得酥软,再加上长期畏夫,又贪图他的男色淫威,本想为全国妇女谋福利的,瞧来,只好要她们自求多福了,「禁妾令」就只好私下自己受惠了。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