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来生 上 第二十八章
  他蓦地有些喉咙发乾,目光不觉往下移,从她犹如半开芙蓉的俏脸,落向那一截莹腻洁白的侧颈,再到松了第一颗钮扣的睡衣前襟下若隐若现的锁骨……
  他呼吸一凝,狼狈地收回视线。「晚了,你去房间睡吧。」
  「嗯。」她轻声应道,却还是坐在沙发上不动。
  微湿的墨发披泻如瀑,几绺细发垂落额前,将她衬得宛如于海中歌唱的女妖,引诱迷航的水手。
  他心慌意乱,好不容易才克制住心猿意马。「对了,我先把我的枕头和棉被拿出来。」
  他转身欲走,一双小手却突如其来地由身后揽抱他。
  「小雪?」他心跳狂野。
  「明泽。」她轻轻地唤,嗓音柔腻娇甜,比酒精更芳香醉人。
  「你……放开我。」他嗓音发涩,可那双搂抱他的小手反而更加收紧,他能感觉到那清丽的脸蛋也正贴着自己后背。
  「你讨厌我吗?」她软绵绵地问。
  讨厌?怎么可能!傅明泽苦笑。「你今晚喝太多了,小雪。」

  「嗯,是有点多。」她承认。
  「你醉了。」他又说。
  「嗯,可能有一点。」她也没否认。
  所以他不能乘机欺负她。
  傅明泽深深呼吸,凝聚仅余的理智扯开那黏人的小手,她的反应却比他更快,轻盈地旋了个身,便换了个角度,正面投入他怀里。
  她扬起脸望他。「明泽,你送我的熊宝宝叫它「达令」好不好?」
  「达令?」他怔怔地望着她呈现粉红色泽的容颜,全身肌肉僵硬。
  「嗯,因为我觉得它是我「最最最亲爱的」宝贝。」
  「最最最亲爱的?」他像个呆子重复她的话。
  「因为是你送的。」她稍稍歪了头,凝睇他的神态爱娇。
  傅明泽的胸口狠狠撞了下。
  她敛下眸,「明泽,你可不可以亲亲我?」
  她说什么?他脑海瞬间空白。
  「只能我主动吗?」她的声调里藏不住委屈。
  他整个呆了。
  「那你不要推开我……」她咬咬牙,像是下定了决心,忽地踮起脚尖,主动送上柔软的嫩唇。
  他全身发热,隐约又有一股剌骨的冷,冰火交融,霎时如毁天灭地,他的世界崩将了。
  所有的理智,所有给自己定下的规则,所有为了警戒隔离外界而筑起的围栏,如骨牌似的被推倒。
  他记得很清楚,在她十七岁那年,他激烈地吻了她,换来的却是从此与她相隔两地。这次,他不能再犯同样的错了……
  「雪,小雪……」他呢喃着她的名,想推开她,唇舌却自有主张,贪恋着她软唇的温度,汲取她唇间的香津,就连一双大手也放肆着,急切地抚过她玲珑曼妙的胴体。
  「明泽……」她迷乱地与他相吻,玉手溜进他睡衣内,依恋地抚摸那结实的胸膛,她很清楚那古铜色的肌理有多魅惑性感,也能感觉到他下身的慾望有多火烫坚硬,那令她浑身也跟着热起来,如火焚烧。
  她将他推倒在沙发上,柔软如棉的娇躯紧贴着他。
  他一凛,理智有片刻清明。「你还没大学毕业,江叔会杀了我……」
  「就快毕业了。」她淘气地咬他耳垂,对着他耳洞挑逗地吹气,吹得他阵阵酥麻。「早就是成人了。」
  「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知道,我想要你……」她刻意在他怀里扭动磨蹭着,刺激他更加硬挺。
  「江、雪!」他咬牙嘶吼,双手擒住她纤肩,倏地弹坐起身,发红的眼眸狠狠地瞪她,似即将被惹火的野兽。
  他生气了?她迷惘,坐在他身上一动也不敢动,忽然想起前世她几次主动勾引,最后都惹恼了他,他不喜欢她这样吧!他是不是觉得她很淫 荡、很下贱?
  泪水刺痛着双阵,贝齿用力咬唇,咬出一个深深的月牙印,几乎破口流血。
  她含泪睇着他,娇容如雪般苍白,唇瓣如遭风吹雨打的花蕊零落颤抖,纤细的肩头一耸一耸,止不住颤栗。
  她看来像只受惊的小兔子,那么委屈,那么无辜可怜,眼神失去了自信的光采,迷离而恍惚。
  傅明泽心头那把火于是烧得更旺了,不仅仅是愤怒,也不只是对自己控制不住的懊恼。
  「江雪!」他又低吼了一声,吓得她一骨碌地从他身上下来想逃走。
  猿臂迅捷一伸,由身后箝住她纤腰,将她勾回自己怀里紧紧扣着,整个举动充满煞气。「你放了火还想逃?」
  「我……」她惶然不已。
  「有胆子放火就要有胆子收拾!」他低下头,学她方才一样在她耳畔吹拂着撩人的热气。
  她震颤,浑身酥软。
  他哑声一笑,大手将她脸蛋转过来,不由分说地吻住她,狠戾地、粗暴地,像是冲破栅栏的猛兽那样义无反顾。
  长夜未央……
  荒唐了大半夜,直到天快破晓,两人方相搂着沈沈睡去。
  江雪再醒来时,已将近中午时分,她从床上坐起,怔忡地环顾周遭,好一会儿,才领悟自己是睡在傅明泽卧房。
  脑海迅速浮现一幕幕激 情火热的画面,她羞得捣住发烧的脸颊,一时不知所措。
  好片刻,她才缓缓回复神智,床头的台灯下压着一张字条,写着磊落俊雅的字迹。
  去买早餐,马上回来。是傅明泽留下的。
  简简单单八个字,却宛如蕴含着说不出的无限情意,她看着,粉颊更热了,连忙用手拍了拍。
  「江雪,你争气点!」
  喃喃喝叱自己后,她翻身下床,先进浴室梳洗一番,换上一件颜色鲜嫩的碎花洋装,衬得她娇容更艳,宛如芙蓉花开。
  花了很长的时间,一边愣愣地发呆,一边用梳子将一头秀发梳得乌亮柔顺,戴上缀着珠花的发带。
  看看表,快十二点半了,他怎么还不回来呢?
  回来以后,她该如何面对他呢?
  想着,江雪忍不住慌张起来,抱着他送的泰迪熊宝宝,满屋子乱转。「达令你说,我应该跟他说什么?经过昨天晚上,我跟他应该……算是男女朋友了吧!」
  但,他会不会不承认?
  「会不会跟我说,其实只把我当妹妹,是昨天晚上喝多了才会禁不住我挑逗……达令,万一他这么说怎么办?」她慌得搂紧熊宝宝。「不,不会的,他是君子,对自己做的事一定会负责,而且我知道他喜欢我,对吧?达令,你是不是也觉得他喜欢我?」她举高熊宝宝,盯着那点漆般的乌瞳,很认真也很孩子气地问。
  「对吧,他喜欢我,昨天我们都是第一次,他明明自己也很痛,却只顾着不弄痛我,我看得出来他忍得很辛苦。」想着,她噗哧一笑,甜甜地、爱娇地,半边脸蛋搓揉着熊宝宝软软的绒毛。「真讨厌,害我觉得好像是我在欺负他这个处男。」
  她笑着,抱着熊宝宝转了个圈,裙摆如莲叶摇曳,接着仰倒在沙发上,星眸晶灿有神,碎着点点光芒。
  正幸福地出神,一串悦耳的铃音响起,她忙起身,从丢在沙发上的包包里取出手机。
  是傅明泽!
  她又羞又喜地接起电话。「喂。」
  耳边传来他清隽舒雅如中提琴的嗓音。「小雪,我刚出了点意外,现在人在医院……」
  「什么!」她震惊地坐正身子。「发生什么事了?你有没有受伤?」
  「你别担心,只是一点小伤。」
  教她怎么能不担心!江雪心急如焚。「你在哪间医院?我马上过去!」
  问清了住址,她抓起包包便奔出公寓,招了计程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护士引领她到诊疗间,说他手臂受伤,医生正在替他缝针。
  她焦急地掀起帘幔,只见他端坐在椅子上,额头贴了一块纱布,手臂伸出来让医生缝合伤口。
  依然是一派从容淡定,甚至能够谈笑风生。
  悬在心头的大石这才能安然落下,江雪轻轻吐了一口气。「明泽,你还好吧?」
  「小雪你来了。」见到她,傅明泽星眸灼亮,嘴角噙着笑意。
  她仿佛受磁石吸引,不觉便举步走向他,走了两步,蓦地察觉他身边还站着一个身姿娉停的女子。
  那女人仿佛看了她许久,见她目光投过来,对她嫣然一笑。
  江雪蓦地冻住,心房刮起狂风暴雪。
  是……谢清婉!
  她怔怔地望着眼前气质婉约、五官秀丽,带着几分古典美的女子,心口阵阵地抽痛,视线逐渐变得模糊。
  谢清婉,她前世今生最大的心魔,怎样也争不过的情敌,属于傅明泽的爱情故事里,真正的女主角……
  还是出现了!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