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里的秘密 第十九章
  什么?她不敢置信,一把抢过报纸,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她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那是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就因为她是个私生女?
  「我什么也没做,他知道的。」梅若曦喃喃自语,推开男记者,转身拦下一辆出租车,她要去找靳承轩,她不要他误会。
  站在办公室俯视着窗外,靳承轩的脸上带着疲惫且满意的微笑,靳氏商贸和梅家最近的境遇,在媒体的笔下简直可以说一波三折、山重水复。
  先是传言靳氏将被恶意收购、企业内人心惶惶,然后梅家老三、老四义正辞严的出来主持大局,要企业的员工相信梅家不会抛弃姻亲,一定会来帮肋大家走出难关,接着义被爆收购靳氏商贸的公司,背后的老板其实就是梅家老四,他们只不过是在猫哭耗子假慈悲。
  就在大家都以为靳氏商贸这次要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靳承轩先下台南、后去香港,带回了香港某财团的巨额投资,不但瞬间稳定了局面,反而在不知名的助力下趁势追击,将梅家相关的子公司逐一吞并,给这场沸沸扬扬的商战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到今天为止,他终于可以宣布他胜了,大获全胜,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赶紧回家,好好和他的小妻子温存一下,为了这场商战,他太忙、太累,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她温暖的体温了。
  他知道她在担心他,今晚回家他要告诉她,不再有梅家的干扰,她永远拥有自由,当然,是在他的身边。
  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打在墙上,靳承轩先是皱眉随后惊喜,敢这样打开他办公室的只有一个人。
  他转头淡笑,「你怎么来了?」挂在嘴角的笑容在看到她之后立刻隐去,门口的女人满脸是泪、小脸惨白,眼睛比兔子还红。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靳承轩几步走到她身边,确认她全身上下没有什么伤口后才略略放下心来,「为什么哭成这样?」
  「我没有,你不要相信,他们都乱说。」梅若曦哽咽地解释,「报纸上说的不是真的,我不是梅家的卧底。」她该怎么办?往她身上泼脏水的是她的娘家,她百口莫辩啊。

  「我知道,你先别哭,冷静一下。」靳承轩立刻了解她在说什么,那份报导他早上就看到了,不过是败军之将最后的哀号罢了,梅若曦的脾气、秉性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全然地相信她。
  「我、我是私生女,什么都没有,可是我不会做对你不利的事情。」她还有好多话要跟他解释,她不想离开他,哪怕他的公司已经安全了。
  昨天她终于打开奶奶留给她的木盒子,里面除了一些简单的小首饰,还有奶奶留给她的一封信,除去其它的关怀叮嘱,只有一句话让她牢牢记住。
  在你爱的人身边,妹才有真正的自由。
  她已经找到了她爱的人,她找到了她的自由。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他搂住她,放柔了声音安慰。
  「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她捉住他的手臂,不安和惶恐在她的胸口蔓延,他为什么不说话?他不再相信她了吗?
  「别动。」靳承轩心里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刚开始他以为梅若曦的脸色不好是因为哭泣,可是他把她抱在怀里后才发现,她全身发冷,皮肤又冰又湿,「你先别说话,我叫医生来。」
  「我没事,你听我说。」梅若曦觉得头晕晕的,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是她要把话说完,「我、我爱你,我好爱你。」终于说完这句最重要的话,梅若曦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倒在靳承轩的怀中,什么都不知道了。
  靳承轩一把抱起她,冲着外面吼:「徐浩呢?开车,去医院!」
  望着她沉睡的小脸,靳承轩爱怜地替梅若曦拉好被单,还好有惊无险,她只是心中郁结过度,所以晕倒而已,不是什么大病。
  刚才听到她告白的喜悦被她这一晕给冲得烟消云散,直到此时他才能放下心来,回味她说过的话。
  按照她往常的作息时间,她应该是在家里吧,大概是从什么地方看到报纸上的消息,所以哭着跑来找他解释。
  这个傻乎乎的小女人,他在她的心里这么重要吗,重要到她一刻也无法等待?
  靳承轩忍不住在她额头轻吻,大概是没控制好力道,梅若曦不舒服地动了动,醒了过来,怯怯地张开眼睛。
  「感觉怎么样?会不会难受?医生说了你没事,睡一觉就好了。」他摸着她的脸颊,虽然在打点滴,可是她的小脸还是偏白,不像平时那么健康有活力。
  「不难受,稍微有一点头晕。」她乖乖地蹭着他的指尖,眼泪忍不住又掉下来,他还是对她这么温柔,他真的没有相信那些报纸上的瞎编乱造吗?
  「傻瓜。」他替她拭去眼泪,宠溺的浅笑,「你只看了早上的新闻,还没有看晚上的呢。」
  「呃?」她张大美目,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我赢了,所以他们要散布点谣言,让一些傻乎乎的小丫头自乱阵脚。」他点点她的鼻尖,猜到这个新闻八成是梅若玲散布出来的,能让梅若曦不高兴的事情,梅若玲一定会兴高采烈的去做。
  「我哪里傻了。」来不及消化他说话的内容,梅若曦反射性地抗议。
  被他笑话太多次,现在的她只要一听到谁说傻这个字,就会忍不住反驳,于是她的注意力又一次被靳承轩成功地引开。
  「嗯,不傻,你最乖了。」靳承轩低笑着吻上他日思夜想的唇,将她抗议的话堵在嘴里,他实在是好想念她的味道。
  梅若曦的脑海中有个角落觉得不太对劲,不傻的反义难道是乖吗?可是他的吻对她来说一向是迷药,没几秒钟,梅若曦就晕乎乎地搞不清楚今天是星期几了。
  「咳咳,你们两位最近还是克制点吧。」煞风景的声音在门边响起,冉少源摇着头走过来,「喏,怀孕刚一个月,胎儿需要稳定一下。」
  「你说什么?」两人同时愣住。
  「你们都不知道?」冉少源无语,「靳太太怀孕啦,已经怀孕一个月了,为了胎儿的安全,最近不要亲热……我说的话你们听到没有?」
  看着那两个一脸痴呆模样的傻瓜,冉少源决定等过一会再来叮嘱他们。
  「你……你有孩子了?」靳承轩维持不了脸上冷静的表情。
  他们最近只有一次,刚好是在她非安全期的时候,那时他没有采取措施,居然就中奖了,不过这个奖中得好,他非常满意。
  「我不知道啊。」梅若曦更是呆住了,孩子?天啊,她的肚子里有个小宝宝,她要当妈妈了,可是他还没有回答她,他是不是还要她?
  「我、我们以前说好的,等公司安全了,我们就离婚……」她咬住下唇,泪意涌上来,让她几乎无法说下去。
  「离个屁!」靳承轩凶巴巴地在她的小鼻子上一咬,「你把我当什么?又把肚子里的孩子放在哪里?你说离婚就离婚?我告诉你,把你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都给我丢一边去,给我记住了,你是我靳承轩的妻子,没有人会更改这一点!」
  梅若曦被他凶了一顿,心里却暖得好幸福,只不过幸福的一角还有一点点不满足,他说了这么多话,却独独没有说出她最想听的那一句。
  小手揪住他的衣角,她眼巴巴地看着他小声地说:「那、那为什么啊?」
  「嗯,什么为什么?」靳承轩看到她期待的眼神,故意不如她所愿。
  「你……你真讨厌,我不理你了!」
  梅若曦气鼓鼓地背过身去,靳承轩的眼中浮起笑意,她是他的宝,他将一生钟爱。
  抱起她娇小的身子,在她的惊呼中烙下一吻,还有他一生的承诺。
  「宝贝,我爱你。」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