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妻难宠 第二十四章
  「没事,你说得也没错。」
  「三婶,你也不太担心了,三叔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事……」
  内室的门忽然被人大力地推开,卫旬大步地走进来,衣袂微扬,掠起了一股尘土味道,「可我已经知道了!」
  房中的两个人均是一愣,卫金僖立刻站了起来,「三、三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卫旬阴着脸,「我回来得不是时候?」
  卫金僖结巴了起来,「没、没有,我只是……」
  卫旬的目光扫向桌上的瓶瓶罐罐,「这都是什么?」
  卫金僖道:「这、这……」
  他走上前,随手抓起来一罐,然后目光灼灼地审视着卫金僖,「说!」
  程元秀缓步走到卫金僖面前,挡住了卫旬的视线,「相公,你别吓坏了僖娘。」
  卫旬深深地看她一眼,「那你来说。」

  程元秀已经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于是匀了匀气,将有关自己不育的传言、程家夫妇来拜访的事都说了一遍。她的表情一直淡淡的,可心却悬了起来,在说完的那一瞬才重重放了下来,砸得她心口发疼,程元秀抬眼,毫不回避地看向卫旬,「所以这些都是调理身体、容易坐胎的良药。」
  「哦。」卫旬点了点头,低眸凝视着被他用力攥着的小瓶子,「我明白了。」
  程元秀看着卫旬,等待着他的反应。
  卫旬冷冷一笑,「我的老婆不能生育,可我自己却不知道?」
  卫金僖忍不住道:「我们是怕……」
  卫旬猛地抬头,厉声打断她,「你们?有你们什么事!」
  他抬手一丢,手中的瓷瓶从卫金僖的脸侧险险地飞过,吓得她惊呼了一声,不过卫旬的咆哮遮过了她的声音,「谁允许你们给她灌这些汤药的?这都是什么玩意!」
  他回身,将满桌的瓷瓶扫到地上,哗啦一声响,卫金僖索性吓得捂着耳朵蹲了下来,程元秀忙蹲过去搂住卫金僖。
  卫旬像是真的动了气,「老子不在家,你们就这么折腾老子媳妇。」
  卫金僖真是要委屈死了,泪汪汪地抬眼,「我……」
  卫旬怒道:「不许顶嘴!」他扫了眼程元秀,「你别护着她。」
  程元秀知道卫旬在气头上,也没有再劝,只是低声对卫金僖安抚了几句,然后扬声道:「颂安,来送僖小姐回去。」
  卫金僖抽抽搭搭地随着颂安走了出去。
  卫旬还没解气,刚想追上去拦住就被一双柔软的小手拉住了胳膊,「相公……」
  卫旬火大地转过身,「程元秀,你……」身后的程元秀痴痴地瞧着他,一双星眸温柔得要沁出水来,卫旬一愣,火气顿时就消了三分。
  程元秀没有放开他的胳膊,走近了几步,「何必这么骂僖娘?她们都是为了我好。」
  卫旬余气未消地瞅着她,「她们就算喂你毒药,你都觉得是好的。」
  程元秀仰视着他,「大哥、大嫂是怕你会嫌弃我,所以才支开你,想帮我调理好身体。」
  其实从刚才卫旬的暴怒之语中,她就已经听出了他的心意,可却还不敢确定,想要与他说得更明白些,「我大娘他们已经盘算好要把妹妹也嫁进来,帮你开枝散叶。」
  卫旬不屑地说:「谁说我会嫌弃你?少听他们放屁。」
  程元秀揪紧了他的衣袖,「你不介意吗?」
  她的眼神充满了期待与不安,卫旬心神微漾,望着她说:「介不介意,我确认一下。」
  程元秀一愣,「确……」话音未落,她的唇就被狠狠地吻住了。
  卫旬一手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一手用力地环着她的腰,好像要将这几日堆积的思念一下子灌入她的口中。
  当重新拥她入怀的时候,卫旬便更加清楚了,在围场时,他想她想到心痛,如今终于回来了,他的心又因为这强烈的满足感而涨疼。他真的好想她,真恨不得现在就立刻要了她,可事情还没有说清,他只好依依不舍地从这唇齿的缠绵中抽身。
  卫旬松开她的舌,却仍旧贴着她的红唇说:「我确认好了。」
  程元秀轻喘着,「嗯?」
  卫旬凝视着她的眼,「我不要孩子。」
  程元秀心一紧,「真的吗?」
  卫旬点头,「卫家已经有太多的人和我抢你,我不想再多一个。」
  程元秀的心像是被狠狠地揉了一下,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有些狼狈地垂眼,却看到卫旬身上还穿着那件自己做的棉袍,眼泪瞬间滚了下来,滑到唇边却又被她微扬的唇角给挡了回去。程元秀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又哭又笑。
  「伴驾还穿着这件衣服,不怕别人笑话吗?」
  卫旬勾起她的下巴,一面吻去她的泪一面笑着说:「这么好看,谁会笑话?」
  程元秀越哭越凶,「哪里好看……处处都对不齐……」
  她轻轻踮脚搂住卫旬的脖子,将满脸的泪水都蹭到他的唇上。程元秀的泪将卫旬的心都烫化了,忍不住捧住她的脸,断断续续地吻个不停,「没有孩子、没有大哥、没有大嫂,也没有子侄,就你和我,我们两个人,好不好?」他的吻终于落到程元秀的唇上,「这样你就完完全全地属于我,谁都抢不走了。」
  程元秀唔的一声哭得更厉害了。
  卫旬又吻上她的耳垂,搂着她往榻上走去。
  两个人交缠的身躯躺倒在床榻上,卫旬将她压在怀中,哑声说:「我好想你。」他的大手探入衣襟,掏住肚兜下滑软的高耸,「想这里。」接着沿着她曼妙地曲线来到小腹,「想这里。」然后挑起亵裤灵巧探入,用温热的掌心握住她的私处,用力一揉,「还有……这里。」
  程元秀嘤咛了一声,缓缓睁开眼,「唔,别……孩、孩子。」
  卫旬闭着眼,埋首在她的颈肩啃咬,「嗯,不要孩子。」
  程元秀试图把他的大手拉出来,「别、别碰到孩子……」
  卫旬的唇从她的颈肩往胸前划去,「嗯,不碰……」他动作一顿,抬起头,「什么?」程元秀轻咬着红唇,眼中是止不住的笑意。
  她垂下眼,将卫旬的大手拉到自己的小腹上,说:「恐怕还是要多个人和你抢我了。」
  卫旬愣住,看看她,又看看自己压在她小腹上的手,「你的意思是……」
  他迅速抬眼,似乎无法相信,「可是刚才……刚才你还不能生育啊!」
  就算是卫金僖她们的药起作用了,那也不会这么快啊!卫旬看了看自己胯下的鼓包,又看看彼此尚算完整的衣衫。他们还没开始,怎么就有孩子了?
  程元秀说:「已经两个月了。」
  卫旬眼睛瞠大,「两个月?」
  程元秀握紧他的大手,显得有些紧张,「我也是流言兴起之后才知道的。」
  卫旬愣住,片刻之后反应了过来,「你是在试探我?」
  程元秀把他的大手拉起来放在心口上,「我只是想知道,我爱的人,是不是也在乎我。」
  卫旬脸色微变,一言不发地瞧着她。
  程元秀紧张起来,「你生气了?」
  卫旬从她身上翻下来躺好,闷闷地不说话。
  程元秀凑上去,趴在他的肩头,可怜兮兮地说:「真的生气了?」
  卫旬绷着脸,斜她一眼,「你刚刚说,你爱的人……」
  程元秀脸一红,想从他肩头滑下去,结果却被卫旬一臂又搂了过来。卫旬把她夹在臂弯里,「你爱的人是谁?」
  程元秀鼓足了勇气,用那嫣红的红唇吐出两个字,「是你。」
  卫旬点头,「用三个字来说。」
  程元秀明白他是在使坏,却还是红着脸,「我爱你。」
  卫旬还是绷着脸,「再说。」
  「我爱你。」
  卫旬地唇抖了抖,「再一次。」
  「我爱你。」
  卫旬终于绷不住低笑了起来,「继续。」
  「我爱你。」
  卫旬侧身将她搂住,「嗯,我知道了。」
  程元秀不满道:「这就完了?」
  「没完呢。」
  「那你……唔,别弄,会碰到孩子的……」
  「我就是要提前会会他,告诉这个小屁孩出来之后不许缠着你。」
  日光温柔,映得满庭暖意浓浓,阁内软语嘤咛,阁外却一片寂静,庭院中的假山仍旧孤零零地立在角落,可那日日卧于其上的男主人,却不再孤独。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