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高嫁 上 第四十五章
  娇美点点头,就着绿袖的手慢慢的走下凉亭。只是没走几步,在曲径转弯处,猛的被来人撞了个正着,因力的作用,娇美和来人同时跌倒在地,两种不同的哀嚎同一时间响起。
  气急败坏的娇云猛的从地上爬起,甩开伸手过来相扶的丫鬟,怒气冲冲道:「哪个不长眼的挡了我的路?」
  在绿袖帮扶下站起来的娇美,也是满脸不忿,声音凉凉道:「姐姐撞了我,不仅不道歉,还恶人先夺声,可真是让妹妹我开眼了。」
  娇云暗道了声倒霉,撇了撇嘴,脸色有些不甘的说了声:「原来是娇美啊,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挡着我的路。既然是你那就没事了,还烦请妹妹给姐姐让个路,我——要过去。」
  说完也不等娇美有所动作,伸手推开挡着她的绿袖就抬脚要走。
  一旁的娇美瞬间脸黑了下来,扬声阻止道:「大姐姐这是怎了,这般小性,连一刻都等不及,这若让外人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姐姐连点谦让的规矩都不懂呢。」
  娇云闻此言停住脚步,转头道:「蜜蜂没把你蛰哑,倒把你嘴皮子给叮啰嗦了。小小年纪这般长舌,等以后去了婆家还不定是个长舌妇,让人生厌。」
  娇美怒瞪着眼睛反击道:「真是劳烦姐姐操心了,我这小小年纪连及笄都不道,何来婆家的说法。倒是姐姐这般年纪,还这样‘率性而为’,让外人知道,岂不是要道婶子教女无方,让人看笑话,那可就糟了。」
  这一来一往,夹枪带刺的话,让本身心里冒火的娇云,更是火上加油,正当她气的想要动手教训下娇美的时候,曲径的尽头跑来吴大夫人的贴身嬷嬷。
  「哎呀,可是巧了,大小姐也在啊,大夫人今天留宁夫人用膳,也请了二夫人一起。以为大小姐出去打马球没回来,正让奴婢去唤二小姐来作陪呢,这下可好了,二位主子一起随奴婢前去前厅吧。」
  娇美撇了撇嘴,一脸不在乎道:「我就不去了,身子不舒服,就麻烦嬷嬷帮我跟婶子告罪一声,不能出席了。」

  嬷嬷愣了一下,只来的及哎一声就看着娇美带着绿袖扬长而去。有些摸不着头脑道:「这三小姐怎么看似不高兴?」
  娇云从鼻子里冷哼一声道:「你管她作什么,一天十二个时辰,除了睡觉,她哪个时辰不犟点事做做,多对不起这日子。」
  嬷嬷抬眼看着俏脸唬唬的大小姐,憨笑两声不搭腔,在这府里这么多年,她哪还有不知道,这两位小姐根本是半斤八两,每天不顶上那么几句,就怕是不知道怎么说话般。
  大夫人这次留饭的宁夫人,其实是自己老爷的下面的一个门生夫人。因着官位外调,特意前来辞行,席间满是赞美之词,倒把一把怒火的娇云给拍的舒坦了许多。
  饭毕,吴大夫人留了娇云说话。
  吴大夫人和娇云坐在榻上,中间的小矮桌摆满了各式点心。
  吴大夫人一脸慈爱的看着娇云道,柔声道:「我听嬷嬷说,你中午又和娇美吵架了,你说说你多大的人了,怎还不改改这脾气,娘真是替你担心。」
  娇云皱皱鼻子道:「担心什么,我在别人那又不这样,还不是娇美每次都硬要和我扛上,我是姐姐她也从不晓得敬长。」
  吴大夫人伸手点了下娇云的额头:「你这孩子,说娇美的时候咋也不想想你有没有爱幼。行了也不说这个事情了。这些时候那江淋不在府里,你也别整天想着往外跑。多往你祖母面前走走,让祖母对你的疼爱给捡回来。」
  娇云听道江淋的名字,脸色愈发的不好。
  吴大夫人见了只当她是平常心里不舒服,开解道:「你看看你这副样子,完全小孩心性,什么高兴不高兴全在脸上。为娘可告诉你了,现在江淋受着大长公主的恩宠,今非昔比。你就是再怎么不喜欢,也不能象以往那样,轻易的表现出来。你这段时间多讨祖母欢心,多顺着你祖母喜欢听的话说,你又是长房的嫡女,这对你将来可是有好处的。」
  娇云目光闪了闪,微微侧了侧脑袋:「外祖母现在偏心的厉害,说的想的全是那村姑,不就仗着懂点医术,有什么了不起的。」
  吴大夫人脸色有些不愉,眉眼轻佻,侧身靠着软枕轻哼了声:「她说到底也是寄人篱下,以后就是再怎么发达,也不能忘了先有我们吴府才有了她后面的机会。」
  娇云嘟着嘴:「话是这样说,可是你瞧着现在她和那姑母,哪还把我们放在眼里,我看若不是祖母还健在,怕她们是理都不想理我们。」.
  吴大夫人眉眼低沉:「若不是你祖母健在,也不会有这几年的找寻。本想最多多了门普通亲戚,却不想招了对膈应货。你那个爹昨晚还跟我说,让我早些准备些庆祝礼,好等那江淋一从宫里回来就能收到自家人的祝贺。」
  娇云冷哼一声:「爹爹也真是的,这能不能治好都还不知道的事情,就这般急悻悻的让娘准备,未免也太重视那个江淋了。」脸上满是醋意。
  吴大夫人轻叹了一口气,眼底闪过一丝阴郁:「说来说去,还不是你爹太过重视手足之情,他成天的在我面前夸赞那姑奶奶女儿教的好,这不是打我和你们几个的脸吗?好似我教的你们有多差般。」
  娇云嘟着嘴,不甘心道:「至从这个江淋来我们府里后,样样出风头,现在大家一说我们吴府就会提起她的名字,我看再下去,保不齐吴府都改江府了。」
  吴大夫人闻言,摸了下女儿的头:「说什么昏话,那江淋再怎么出风头,吴府也不可能改姓江。行了,话就到这吧。为娘身子也有些乏了,你也回去休息。记得去祖母那多多走动,自有你的好处。」
  「哦知道了,那娘休息吧,女儿告退。」站起身,娇云福了福身子,便退出了院子。
  ……
  「孔莫,你说看病就看病,那大长公主把江淋拘在那宫里,还不让人探望,这算什么事情啊。我让我妹去探了两次口风,都被推回来了。也不知道治的咋样了,一点消息都没传出来,真是急死人了。哎……你那天过去真觉得江淋很有把握治好的样子吗?」
  杨罗等了等,都不见躺椅上的孔莫有所反应,最后伸出脚狠狠对着那椅子踹了一脚。
  躺椅猛的前后剧烈的晃动起来,孔莫懒懒的睁开眼睛,一脸不耐烦道:「你这话这两天问过几遍了,你有没数过?哎,我说杨罗,你烦还是不烦,成天的江淋江淋的,你腻歪不腻歪。皇上不是封你做今年科举的副考官,你怎么还有这么多时间去想这些儿女情长。」
  杨罗厚着脸皮道:「什么副考官,还不父王看我整天没个事情,你虽无官职,却总能帮着皇上出谋划策,怕别人拿你跟我一对比,他脸上无光,就给谋了这个事情。其实也不需要我作什么,反正到时往在那考场转个几圈,前面后面的事情全没我的份。」
  孔莫躺在椅子上冲天翻了个白眼,一动不动的作死状。其实这两天他也是心烦的很,那天丢了那个荷包后,路程多过去一个街了,他又让车夫掉头,硬是回去捡回这个荷包。好吧,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这个荷包。反正丢了后,心里就冒出各种念头,什么荷包会被谁捡去;什么江淋知道自己想要拿回的荷包就这样被自己丢了,会什么心情;又什么好歹自己带着这个荷包好几天,多少也是有些感情了吧,这说丢就丢是不是太没良心了……总之乱七八糟的一堆,搅得他心静不下来。
  最后只能回去捡回来,回去的时候又七担心八担心荷包会不会被人捡去,等看到荷包还是躺在那捡回到手心的时候,心里又很不平衡。凭啥这个荷包是送错到自己手上的……
  好吧,他发现他像个八婆一样开始钻牛角尖了,更悲催的是,他在面对杨罗一遍又一遍提起这个欠扁的女人名字的时候,心里除了烦躁外,竟然也在想她现在在干什么……
  双手掩面,如果这样子孔莫都还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那也枉为二十一世纪的情场老手了。
  现在孔莫纠结的是,除了杨罗,自己的命定之说外,最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对自己没感觉。这让一向顺风顺水的孔莫,很是挫折。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