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高嫁 下 第四十八章
  江淋抬头看向忙着搬箱笼的船夫,轻轻的微笑,她相信离开会是新生。
  孔夫人和老夫人并排站着,双眼朦胧的看着国公府的方向,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就这样离开了,心里说不出的惆怅。
  孔莫和国公爷并肩站在船头,良久国公爷开口道:「莫儿,你可知皇上的此番用意?」
  孔莫轻点头道:「我们孔氏世代忠良,现又主动交还兵权,若无声无息恩准我们回乡,势必会让那些在朝的老臣心生他想,认为皇上是不是要清洗一番朝堂。现在这样给了我们实地封赏,便从侧面打消了那些老臣的顾虑。」
  国公爷转头看着日渐成熟的儿子,点了点头道:「你只说对了一半,皇上的用意除了你说的之外,还一个便是从那未知的谋反还是以后的启用,来牵制我们。」
  孔莫闻言倏的瞪大眼睛,只是只一会又了然般笑开。可不就这个理,皇上一直如此厚待孔氏,若以后起了谋反之心,那便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若没有这个心,等到朝廷用到你时,你受了这么大的恩泽,定是不能推脱。帝皇之术被皇上运用的娴熟之极。
  海风阴冷而潮湿,从船舷穿过,熙攘的港口,慢慢的变成一个黑点,消失在碧波荡漾的海面上,迎着前方的太阳,孔莫相信,未来会是在他手中的……
  完结了各位亲,后面会有一篇他们之后的番外……
  「你到底会不会,会不会啊……」一个七八岁大的女娃,粉扑扑的脸上,一双墨瞳满是怒气。
  被呵斥的小家伙扭头,满脸委屈的看着姐姐:「我……我哪知道它跑这么快。」
  虹雨瞪着自己的弟弟,双手插着腰气鼓鼓道:「我不管,要是你耽误了我的手工课,我……我就揍你……」

  蹲在地上的小家伙一听,顿时泪眼汪汪的哭道:「你揍我,我就告诉祖母去,让祖母罚你。」
  虹雨昂着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道:「哼,我才不怕,你要是告诉祖母,我就告诉爹爹去,爹爹要是知道你一个男子汉连拔根鸡毛都不会,才不喜欢你。」
  小家伙闻言,一想到自家老爹那副孔武有力的训练场景,就害怕的缩了缩头。泪也不流了,蹲在地上捻着手指头,好似在惭愧什么似的。
  正在虹雨得意洋洋的时候,花园口,正走过来的江淋看到眼前的场景,无奈道:「虹雨,你是不是又欺负你弟弟了。」
  「娘,娘……姐姐她欺负我。」刚才还蹲在地上的小家伙,听到声音立马起身拔腿跑向江淋,一脸诉苦状。
  被告状的虹雨,对着那小家伙不满的吐吐舌头,随后才看向娘亲,微微嘟着嘴不满道:「娘总说我欺负弟弟,明明是弟弟弄坏了我的毽子。」
  江淋挑了挑左眉,看向抱着自己大腿的儿子道:「虹棋弄坏了姐姐的毽子吗?」
  被唤虹棋的小家伙,脸左瞧右瞧的最后直接把头闷在江淋的衣裙上闷声不吭。
  江淋一看就知道自己女儿说得不假,无奈的扯了下嘴角。搬来丰城9年了,在第一年年底生下了女儿虹雨后,第三年虹棋便跟着出生。前四年,江淋的生活基本是在儿女的吃喝拉撒中度过的。
  江淋伸手拉开儿子的身子,对着他的额头轻轻弹了一下指道:「瞧你,还学会恶人先告状了。难道不知道做错事要认错和道歉吗?」
  虹棋苦着脸,揉了揉额头呢喃道:「娘亲,我跟姐姐道过歉了的,可是姐姐非得让我给她拔鸡毛她要重新做一个,我……」
  虹雨哼哼两声,从后面走上来看着娘亲道:「琴夫子说了,今天手工课要看大家亲手制作的鸡毛毽子,难道要我作假吗?」
  江淋听了,看了看憋着嘴的虹棋,耸了下肩:「既然这样,虹棋就别哭鼻子,好好的给姐姐拔几根鸡毛,帮着姐姐完成功课。」
  虹雨听了一脸胜利的看着弟弟,虹棋哭丧着脸看着孩子院子里溜达的公鸡。
  江淋瞧了点了下虹雨的额头道:「你也是的,你弟弟从小到大哪抓过什么鸡,你这样火急火燎逼着他,哪能成。」
  虹雨被训了下,嘴巴撅的老高:「娘不是说,人要是做错了事情,就要自己承担吗?」
  江淋笑了笑,转头吩咐了□边的丫鬟后,才转过头道:「娘让丫鬟去领个仆人来,让他先教教你弟弟怎样抓,不然等到天黑,你的鸡毛毽子也不一定能完成。」
  说完,留了个丫鬟看着两人,江淋带着其余的婆子,去往外书房的方向。
  书房里,孔莫看着京城开国县公府的来信,信上的意思很明白,新皇登基曾经被降职的一些朝廷重员都慢慢的重新启用,言外之意是告诉孔莫,这些时候趁机去京里活动一番,说不定能重获实权。
  江淋敲了敲房门,抬脚进来,正看到孔莫把信纸折好放回信封,询问道:「是什么事情?」
  孔莫抬头冲着江淋笑了笑,伸手接过她手里的食盒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新皇登基一些被贬被降的老臣重新被启用。」
  江淋闻言不在意的点了点头:「帝皇惯用的帝皇之术,不多稀奇。你大姐夫是不是想让你也回去朝中?」
  孔莫点点头,打开食盒,伸手捻了一块绿豆膏放进嘴里嚼了嚼道:「恩,新皇登基正是一些新的党派建立的时候,他们府也是有些根底的大府,只是比不上其他几府,想必是想趁这个时候,多拉拢些,把府里的地位给提上去。」
  江淋听完摇了摇头,一脸不感兴趣道:「真不晓得要那么高的地位作何用,地位越高束缚越多。不高不低不是最合适吗?」
  孔莫捻了下江淋的鼻子,笑道:「都像你这般中庸,时代就不会进步了。其实今天还有一封书信是从宫里发出来的。」
  江淋闻言,眼瞪了许多看着孔莫:「宫里?」
  孔莫点点头:「这些年,我们两人弄的那个十全学校,一直被人津津乐道。你弄的那一套女子护理,那些姑娘一学完就成了达官贵人家的抢手人员。我组的那些工匠,这些年一共研制出各种各种,有用没有用的东西一大堆,早已名声在外了。那个老谋深算的皇帝怎么能在临死之前不给儿子铺好路呢。」
  江淋听完眉头皱了起来,有些担忧道:「不会是下了暗旨让你回朝廷吧。他之前可一直防着你?」
  孔莫看着担忧的江淋,轻道:「他是有这个意思,火枪在四年前已经开始在军队里运用起来,特种兵的训练方法也被哥个军队开始加入到日常训练里。很多东西一公开,便不会再是秘密,而我现在毫无实权,根本不具任何危险性。所以我如果回朝廷,对新皇的只有好处,也会让我对朝廷心生感激。」
  江淋听完嗤笑一声,斜眼看着孔莫:「那你的想法,是回去还是?」
  「回当然是不回的,只是也不能这样驳了新皇的面子,不然以后可没安生日子。」说完孔莫高深莫测的看着江淋:「以前皇帝就是担忧我知道一些超前的军事才能,会对他的皇朝有威胁,如果我把这些超前的军事才能像夫子教书般交给别人,是不是就不是弊端,而是益了呢?」
  江淋一脸惊讶的看着胸有成竹的孔莫:「你是不是早有这个打算?」
  孔莫点点头:「我一直在等时机,这种我为鱼肉的感觉,一直压在我心头。国公府因我而失了权,老太爷也因心病而提早逝去,这一切的一切,虽然无人指责,但是我却满心愧疚。我虽不想再回朝廷,但是我却要让我们国公府重振威风,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再也没有比育才更能流芳百世了。」
  跃朝国防军校,在天宝五年正式成立,第一批学员,由各家贵族子弟通过学识,体格选拔入学,一共50名,目的是着重培养军营高级将领,一入校既是入伍,一切按照军人习惯。
  当两年后,军校出来的军官,在一次次的对决和比赛中,节节胜出的时候,孔莫这个军校的创办人,名声也越来越响,慢慢的「军圣」的名号代替了国公,成为一代大儒。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