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花还无主 终章
  她默默地踱到活动室外面。通过和工作人员的闲聊,她才知道这些年来徐初阳一直在默默地做慈善事业,除了这家孤儿院以外,还有很多福利机构都得到过他的资助。
  他将自己收入的三分之一都用在了回馈社会上,可大家却一直误会他是个铁公鸡。就像他一直守护在自己身边,可她却一直在质疑他的真心。
  桑宁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目光牢牢地被拴在那个被孩子围在中心的男人身上。他正在给孩子们分带来的礼物,唇边笑意暖暖。
  徐初阳是英俊迷人的,可交往数月,却没有哪个瞬间比现在的他更让人动心。
  他脱掉西装席地而坐,高挽衣袖的健硕小臂正被几个孩子搂在怀中,宽阔的肩头还挂着一个尽情对他挥洒口水的小男孩。这温馨的情景令桑宁忍不住想要微笑,可唇角扬起的瞬间,眼泪却落了下来。
  一小时之后,徐初阳和桑宁离开了孤儿院。
  返程与来时一样,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只不过一个是该说的已经说尽,另一个则是因为强烈的愧疚与不安而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车子停妥之后,他徒步陪她走到公寓楼下才停下。
  徐初阳安静的陪伴给了桑宁勇气。在路上她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如果徐初阳挑明一切是想重新开始的话,那她一定会好好珍惜这段感情,再也不胡思乱想了,这个男人,她想要牢牢抓住。于是桑宁深吸了一口气,轻启红唇,「我……」
  「我就送你到这里。」徐初阳的声音如古井之波,无起无伏,「如非必要,以后就不用再见面了。」冷静地告别,「好好保重,桑宁。」说完潇洒转身。
  桑宁的整颗心都仿佛被高高地吊了起来,狂涌的不安与恐惧让她浑身颤抖,「等等!」徐初阳停步,却没有转过身。

  「为什么?」泪水疯狂涌出,抬脚的瞬间才知道自己的双腿是发软的。她走到徐初阳的身后,「如果再也不要见面的话,为什么今天还对我说那些话?」
  静默片刻之后,沉稳有力的男声从头顶上飘来,「因为不甘心。」
  「不甘心?」
  「没错。」徐初阳徐徐转身,「就算要分手,我也希望能把话说清楚。」
  桑宁怔怔地望着他,小脸上泪水肆意流淌。
  徐初阳的声音又冷又硬,仿若钉子般钉在她心头,「因为我爱你,不管曾经、不问未来,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我的爱全部都属于你。今天之所以会说那番话,是因为我不想爱到最后却连真心都遭到质疑。懂了吗?」她可以不爱他,却不可以质疑他的爱。
  桑宁捂着不断逸出呜咽的嘴,用力点头。她伤心的模样令人心疼。
  徐初阳强忍下轻抚她发丝的冲动,「就这样,再见吧。」说完决然转身,不想再多看她的泪水一眼。
  可才一迈步,便被一双手臂环住了腰际。她紧紧地搂着他,温热的泪水没办法浸透西装,却依然暖热了他的心。
  「放手。」徐初阳咬牙警告自己不可以心软。
  「我不要。」桑宁的声音被哽咽扭曲,「在听你说了那样的话之后,我怎么可能再放手。」
  「我说那些话不是要让你可怜我的,快放手。」
  「我不要放手,不要、不要!」
  徐初阳脸色阴沉地试图去扳开她的小手。手腕上传来的力量令她心慌,眼看着双手就要被扳开,她恐惧得大哭起来,「不要!不要让我走,你别这样……我好怕,真的好怕。」
  怕?当她决然提出分手的时候,她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吗。徐初阳紧咬牙根,「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桑宁搂紧他的腰,用力到浑身颤抖,「我要你、我要你回来,我们不分手了,好不好?太阳哥,我们不分手了,你回来吧……」
  「你忘记我曾经说过什么了吗。」
  仿佛知道他会说些什么,她的心瞬间跌落谷底。
  「离开就是离开、放弃就是放弃,我不会站在原地等着谁,即便那个人是你。」徐初阳终究还是扳开了她的手,「在你选择抛弃我的那一瞬,我们之间就完了。」
  空荡荡的双臂间完全失去了他的体温。徐初阳离开了,可桑宁却不肯轻易放弃,竟然跑上去再度将他缠住。宽阔的背脊被她用力一扑,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再离开你了,不会再提分手了……」
  「够了!」徐初阳低吼一声,吓得桑宁浑身一颤。眼前的男人豁然转身,大手用力地扣紧她的双肩,那双总是蕴着笑意的双眸被怒火烧得通红,「你的愧疚与同情,我统统不需要!」
  「那你要什么?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
  「我要你的爱。」徐初阳的俊脸凑得更近,「没有任何杂质的爱,即使我是穷光蛋、即使我是孤儿、即使我是杀人犯,你也不会离开的爱。」她能给吗,能吗?她说得很清楚了,她根本没那么爱他,她的生活有他没他都没有区别。
  「如果给不了,那就不要再纠缠我。」徐初阳素来温雅俊秀的面庞,此时此刻却阴森得如同鬼魅,「不然你就和那些曾经收养过我的人没什么两样,嘴上说着爱,心里却总是在盘算抛弃。」
  桑宁想要辩驳,可滚到舌尖的话却被哽咽冲击得乱七八糟。
  她爱他!她怎么可能不爱他,察觉到紧扣在肩头的力量逐渐消散,桑宁瞬间方寸大乱,他要走了吗,冲动之下,桑宁猛地扑上前环住徐初阳的脖子。
  「你……」愕然瞬间,薄唇已经被女人颤抖的红唇用力吻住,徐初阳不由得愣在原地。
  「我爱你,好爱、好爱你……」桑宁一面胡乱地亲吻,一面含糊不清地告白,「其实说分手的时候,我难过得要命。可我以为你不想结婚,所以强撑面子没有说实话……」
  徐初阳恢复理智后,用手推开她的小脸。幽黑的眼眸深处似平有火锺亮起,「你说什么?」
  「我说,我爱你爱得要死,分手之后我就后悔了。」桑宁的脸被推开,但双手却仍是死死地搂着他的脖子,丝毫不敢放松,「尤其是你刚刚说再也不要见面的时候,我真的很害怕……」
  徐初阳屏息确认,「你说你爱我?」
  「嗯……」
  「不是愧疚、不是同情?」
  「也不是因为你的家庭、不是因为你的工作,我爱的是你。就算你是穷光蛋、是孤儿、是杀人犯,我都……」
  话未说完,红唇已经被狠狠吻住。仿佛已经等待了千年、万年,经历了沧海桑田一般,他的吻炙热滚烫,热烈得几乎要将她的理智燃尽,最终情难自已的他索性将桑宁压到旁边的路灯灯柱上恣意狂吻。
  一吻过后,两人额头相抵、呼吸凌乱。
  「你相信我了吗?」桑宁捧住他棱角分明的脸,仿佛要多说几次才能放心,「我是真的爱你,很爱、很爱。」
  徐初阳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抹去她眼角残留的泪。
  桑宁不安地握住他的手,将自己的脸颊贴入他温柔的掌心,「不要再放开我的手了,好不好?」
  他还可以再放开吗,此时此刻即便桑宁说的是谎话,他也愿意去相信,「好。」轻舒一口气之后,附着在眼底的冷漠终于散去,露出她最熟悉的温暖眼神来,「这是最后一次。」
  「什么?」
  「如果下一次,你再和我提分手的话……」
  「我知道,那你就真的不会回头了。」这样的恐惧,她绝对不要再经历一次。
  「不。」长指轻抚上她的下巴,「就算下一次你再和我提分手,我也是绝对不会放你走的,知道吗?」
  桑宁素净小脸上泪痕未干,笑意却先漫了上来。
  「所以这是你最后的机会,真的确定要回到我身边?现在反悔还来得……」
  紧贴的两片唇同时微微勾起。徐初阳抚在她腰际的铁臂用力圏紧,将桑宁拥往怀抱深处的同时,又将她的红唇封缄。
  静静伫立的路灯下,热恋中的爱人吻得难舍难分。昏暗的光芒将他们的身影映照在地面上,缱绻纠缠,永不分离。
  注:相关书籍推荐:
  1、两相错之一《有花不见叶》;
  2、两相错之二《叶生不见花》;
  3、两相错之三《名花还无主》;
  4、两相错之四《娇花谁不爱》。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