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桃花债 第二十二章
  家里来的人已经离开好一会了,傅井然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
  钟离玥知道他此时的心情非常糟糕,她让他一个人静了静,自己把屋子里的东西都收拾好后从医药箱中拿出瓶碘酒来,走到傅井然面前,把手中的碘酒向他扬了扬,「你不愿去医院,家里就只有这个了。把衣服脱了,我看看哪里受伤了,我帮你上药。」
  傅井然抬头,静静地看了她半晌,那眼神又难过又有点压抑,看得钟离玥心里也难受起来,「井然,别这样。」
  傅井然把她手中的碘酒抽走,放到桌面上,然后把她抱进怀里,脸埋在她的颈窝处,脸颊一下下地蹭着她的颈侧,「小玥,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我是不是不应该隐瞒这件事晴?」
  哎,这种事哪有什么对的错的,不瞒着又能怎么样呢,撬她哥哥的墙角吗,真为了梁依婷跟她哥哥撕破脸,跟他们家老死不相往来吗。真是一子错,满盘皆落索,但是喜欢一个人这种事哪来的对错可分呢。
  「井然,你明知道今天发生这样的事不完全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梁依婷不是小孩子了,她都已经是当妈的人了,她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而且说实在的,我觉得她真自私,她怎么就不为她的孩子想一下呢,要是早跟我哥感情有问题,那就不应该这么早要孩子,大人的问题都还没处理好,这时候来要孩子真是太不理智了。」
  傅井然突然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好多年了,没有人像钟离玥现在这样护着他。梁依婷说他错了,钟离玥虽然没说,但看他的眼神,傅井然觉得应该也是与梁依婷相同的意思吧,就连他自己都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也只有钟离玥,一直站在自己身边,喋喋不休地说着别人的不好,似乎在她心里他就没有什么是不好的。
  从前他以为她一点都不满意他,原来是因为他太在意她对自己的看法而误会了她的情感。从梁依婷那里得知,原来在自己还不喜欢钟离玥时,她的心早就已经向着他了,他简直是狂喜难耐,只觉得终于能有自己喜欢,而恰巧又喜欢自己的人了。
  「你向来就爱钻牛角尖,有事也就会闷在心里,像现在这样跟人商量沟通的次数很少,所以刚刚你问我意见,其实我挺高兴的。」
  「对不起,小玥,我以后要是心里有事,都会试着跟你说。」

  钟离玥笑了笑,轻轻摸了摸他脸上贴了张OK绷的部位,「井然,别担心,我会陪着你的,不会再让你自己一个人。」
  「小玥,我爱你。」
  她还以为先跟对方说这句话的人是她才对,没想到到头来自己总算得偿所愿,「嗯,我也是。」
  终究还是忍不住,一滴液体从傅井然的眼眶挣脱而出,掉在了钟离玥的肩上。
  他的感情史很悲壮,有过一段失败艰辛的十年暗恋史,最后不仅失败了,场面还弄得非常糟糕。她的感情史也很悲催,有着一段痛苦煎熬的十年暗恋史,但最后的最后结局是好的,这也是他最庆幸的事。
  他最庆幸的是他的十年暗恋失败了,而她的十年暗恋成功了。
  【番外篇:后来的事】
  梁依婷被送去了医院后,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而影响到胎儿,导致早产。
  钟离玦请医生为梁依婷看过了,最后诊断她患有妄想症,医生说从她这次激动的行为来观察判断,她的妄想症已经患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钟离玦听了,半天无话。
  再后来,钟离玥从妈妈那里听说哥哥跟嫂嫂离婚了,嫂嫂……梁依婷没有要孩子,把孩子的抚养权放弃得干脆利落,临走时连还在襁褓的孩子也骂了,说这孩子也欠了她,毁了她的青春,毁了她一辈子,简直就是全世界都欠了她。
  虽说这次的事情他们全都脱不了关系,多多少少得负一定的责任,可要负主要责任的肯定不该是傅井然。但是发生了这种事,钟离玥目前是无法再坦然面对傅井然,他从前就知道傅井然也喜欢当时还是他女朋友的梁依婷,只是他一直自欺欺人,见傅井然一天没跟他摊牌,他也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没想到到头来居然成了这般局面。
  后来钟离玦辞了工作,带着自己瘦弱的几个月大的小丫头离开了这块伤心地。
  两家人的长辈终究还是不知道这事的前因,他们只了解梁依婷的病情,与她跟钟离玦离婚的事。不过也因着这件事,傅伯良倒像是看开了,傅家父子的关系出现破冰的苗头。
  钟离玦走的那天没特地告诉谁,只是在上飞机前给家人们发了封讯息,包括傅井然。
  当时傅井然跟钟离玥正在机场附近,他一看到讯息就将钟离玥赶到副驾驶座,自己一踩油门就向机场飙去,却也只来得及在登机口的外面堪堪看到钟离玦离开的背影。
  「我们在这里等着,哥哥他总归要回来的。」
  「嗯。」傅井然面容平静,似是真的接受了钟离玥安慰他的说词,但实际上,这事已经印在了他心底,不可磨灭了。
  从那以后,钟离玥能感觉到傅井然像是一夜间成熟了许多,说话、做事沉稳了,话少了,多了许多一个人静默的时间,那是历经了时光的洗礼,被时光磨砺出的成熟的味道。
  傅井然从跟她在一起后就对她很好,这次的事以后,他的话虽少了,但对她却是更好了,几乎是万事都以她为先,宠着她、事事迁就她,也多了静静抱着她什么也不做的时候。
  他们的感情如白开水,平淡、安静,却是两人都无法或缺的。
  后来他们结婚了,生了个健康的小男孩,脸颊圆嘟嘟的,还有个凸凸的小肚腩,活泼又开朗,名字叫傅钟离,是傅井然取的,取自他们两人的姓氏。
  钟离玥在傅钟离两岁的时候就取笑过傅井然,「难为你一个硕士生,居然把自己儿子的名字取成这样,以后儿子肯定怪你。」
  他笑着问:「名字哪不好了?」
  「以后儿子读书考试了,别人题目都写四五题了,你儿子肯定还在写名字。我跟我哥后来读完了本科就出来工作,没读个硕士就是这个原因,钟离这两字写起来太麻烦了。」
  「你不喜欢?我倒是挺喜欢的。」傅井然见她把车停好了,捏住她的手转头冲她笑,「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玥.」
  钟离玥也笑了。
  两人的儿子还小,不懂这些事,两岁的年纪还在吃饱就乐的时候,傅钟离见爸爸已经把车子停好了,可爸爸、妈妈都不解开安全带抱他下车,他自己自力更生地坐起来,想从婴儿座位上下来,「爸爸、妈妈,吃……」
  「哎哟,妈妈的宝贝,不急唷,好吃的正等着小宝贝呢,来,妈妈抱你下车。」快走到快餐店门口,傅井然加快了几步,先钟离玥几步走到门口帮她拉开大门,经过她时还不忘提醒她一句,「我才是你的宝贝。」
  钟离玥正哭笑不得要取笑他之际,只见迎面走来了一个许久不见的熟悉的人,他怀里抱着个可爱的小姑娘,闹着要他回车子里拿漂亮的橡皮筋来编辫子。
  「啊,是小玥啊。井然,好久不见,这是……我的小外甥?」
  「哥哥,好久不见。哥哥,这是傅钟离,我们的儿子。」
  钟离玥哄着哥哥怀里的小姑娘让她抱一抱,小姑娘看见了钟离玥头上漂亮的夹子,故作矜持地点点头同意了。
  钟离玦笑着道:「今天来我家吃饭吧,我跟馨馨刚回来这边几天,我又买了栋新房子,你们好来聚聚,吃吃饭。」
  「那当然了,我们这就买菜去。哎啊,不早说,我前阵子买了瓶藏了五十年的红酒呢。」
  「好东西,那赶紧去拿过来。」
  「行,一会到你那了,我就跟小玥回去拿一趟,那你帮忙看着我儿子。」
  「哎哟,你们都好了好几年了吧,怎么还一步也离不得的样子,真有出息。」
  傅井然只笑不语。
  最后的最后,事情的结果总归是好的,假如不好,那肯定还没到最后。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